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收录] 《总裁老公请留下》作者:凌兮兮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175 | 回复3 | 2020-5-23 10:3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Casino  名】总裁老公请留下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凌兮兮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内容简介】
  
总裁老公说,他的老婆不用最美,他爱着就好;
秘Casino老婆说,她的老公不用有钱,她喜欢就好。

意外失忆的宁慕安醒来后,不但多了一位萌哒哒的宝贝儿子,
还凭空生出一位帅出天际的总裁老公。
人家都说, 夫妻是床头吵床尾和,她跟唐洛凛失忆前肯定在冷战,
不然怎么会分居?再说她跟老公是多久没上床了,
这男人怎么可以每次上床就把她折腾得腿软下不了床。
唐洛凛这位长年不近女色,近三十岁不曾交过女朋友,
怎么都没想到,当年一见钟情,想追没追上的宁慕安,
连手都没牵过,竟扬言儿子是他的种。
当一夜床单滚过了,处女老婆被他弄疼哭得他心慌,
这笔帐该找谁算?他该吃了不认帐,或是生米都煮成熟饭?
宁慕安他确实喜欢,不如假戏成真,夜夜压她上床折腾。

【链  接】
上一主题: 已无主题
下一主题: 《辣妻不侍寝》作者:朱轻
沙发
泪娃儿 | 2020-5-23 10:35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痛……」昏迷中的宁慕安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头好痛!她想睁开眼,可是眼皮好重,根本撑不开来。

  「妈妈,妈妈……」焦急的声音。

  是谁在叫她?是谁在摇晃她?

  困意席卷而来,稚嫩的声音越来越远,她的意识再一次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意识终于复苏,宁慕安睁开眼,对上一双明亮又水汪汪的大眼睛,面前的小团子看到她醒来,惊喜地唤她,「妈妈,妳醒了?」

  宁慕安惊讶地望着他,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他正对她咧开大大的笑容,露出雪白的贝齿。他小小的一只,看起来约莫五六岁,五官精致,白皙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粉红色。

  「你是谁?」宁慕安的声音略微沙哑,她天生对这种软萌萌的物种没有抵抗力,忍不住抬手,捏了一下他那肉嘟嘟的小脸蛋。

  「我是言言啊,妈妈。」他乖巧地回答,声音脆生生,软糯糯。

  宁慕安怔住。

  这时候,穿着白衣的护士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笑着说道:「妳终于醒了,妳儿子都快急哭了。」

  「儿子?」宁慕安一脸迷茫地望着站在床边的小团子,她只不过睡了一觉,怎么就多出来一个儿子了?

  「妳不记得了?」护士见她这副怔忪的模样,不由解释说道:「妳先前从楼梯上摔下来,摔了头,还好小朋友聪明,叫了救护车。」

  宁慕安皱着眉摇了摇头,心里头直打鼓,她明明记得自己辞了工作,从南部回台北,可她怎么受伤,怎么去医院,她完全不记得了。而且她什么时候还有这么大一个儿子?她是失忆了吗?甚至失去了几年的记忆?

  护士帮她摇起床,给她量了体温,一切正常,「我去找医生过来检查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妳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很快就过来给宁慕安作检查,「妳的伤口已经没有什么问题,检查后所有的指数都正常。至于妳记不清之前发生的事……一小部份的病人脑部受到重创之后,可能会丢失某一段记忆,不过这段记忆有可能过几天就回来了,也有可能过几年,这个要看妳后期的恢复情况。」

  言言在一边听得懵懵懂懂。

  宁慕安虽然有点懵,还是道:「谢谢医生。」

  ◎◎◎

  医生刚走,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女孩子风风火火都从外面跑过来,「安安,发生什么事了?我一接到医院的电话就赶过来了。」

  面前这个女孩子,是她的好闺蜜,曾雅梦。可能是因为她回来时和雅梦联络过,最近连络人里有她的名字,所以医院打电话找了她来。

  「听说妳头部伤到了?怎么样,还痛不痛?可别留下疤才好。」曾雅梦看到宁慕安的额头上包扎著绷带,忍不住有点心疼。

  「好多了……就是头还有点沉。」

  「那就好,我都吓死了……咦?这是谁?」曾雅梦一眼就看到边上站着的小孩,忍不住弯腰捏了捏他的脸蛋,「这小孩太可爱了吧!」

  「姨姨。」小团子对着曾雅梦友好地笑笑,眼睛弯弯,一副熟稔的模样。

  「哇,好有礼貌的小孩,真想抱回家养。」曾雅梦对他爱不释手,想伸手抱抱他。未料到,小孩往宁慕安方向扑,一副娇羞的样子,「妈妈抱。」

  「妈妈?」曾雅梦忍不住抬高声音,不可思议地问道:「安安,妳什么时候生孩子?」

  宁慕安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我摔坏了脑子,很多事情记不清楚了,妳知道吗?」

  小孩这个时候听明白了,眼圈一红,声音带着哭腔,「妈妈不记得言言了吗?」

  「别哭,别哭,小宝贝。」看到言言委屈兮兮的模样,宁慕安心尖微疼。明明她没有关于言言的记忆,可……看到他难受,她莫名地会很不忍心。

  曾雅梦是宁慕安的好闺蜜,她虽然大学毕业后和宁慕安都没怎么见面,但两人时常有联络,宁慕安突然有孩子这件事对她的惊吓太大了!曾雅梦对宁慕安忍不住想责怪,毕竟生孩子那么大的事,她做为好朋友却一无所知。

  可她看到宁慕安一脸茫然的表情,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她忍不住转向小孩,甜甜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言言一脸不解,「言言。」因为名字不难,还用手在空中写了下,可见有人教过他怎么写自己的名字。

  「妈妈叫什么名字?」

  言言口齿清楚地回道:「宁慕安。」

  「你可以给妈妈打个电话吗?」曾雅梦递上自己的手机,她心里有疑惑,还是忍不住想试探一下。

  言言拿起电话,细嫩的小手指头缓慢又坚决地按下一连串的数字。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响起。

  宁慕安发现自己搁在边上的手机响个不停,萤幕上显示的是曾雅梦的名字。她疑惑地接起,一个软糯糯的声音从电话的另外一头传来,正好和边上软软的声音重合在一起,「喂?妈妈。」

  这下两人都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

  「真是妳的小孩,我看妳跟这孩子还真有些像,特别是眼睛一样漂亮。妳真的太不够意思了……为什么没有跟我说……」曾雅梦仔细来回打量著宁慕安和言言,然后下意识地为她开脱,「是不是和他爸爸有关?」

  言言一听到爸爸两个字,突然就很生气地说道:「爸爸,坏蛋!」

  「对啊,你爸爸呢?」曾雅梦问道。

  言言气呼呼地鼓著脸,「我给爸爸打了很多电话,爸爸都不接,护士阿姨这才帮我拨了姨姨的电话。」

  宁慕安疑惑地看向言言,「爸爸?」

  曾雅梦望向宁慕安,「妳老公?」

  「我再给爸爸打电话,他再不接言言的电话,言言要生气了!」言言拿了宁慕安的手机拨过去,没想到这次对方很快就接了。

  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对方传来,微微地有些不耐,「你好,你为什么会有我的号码?」

  ◎◎◎

  电话终于接通,言言并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什么,开心地喊了一句,「爸爸!」

  对方怔住!

  言言连忙喊道:「你快来医院,妈妈受伤了!」

  对方沉默了一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一些,「小朋友,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爸爸叫唐洛凛!」言言眼圈一红,一字一顿地叫他的名字!

  对方再一次怔住!

  「言言……」宁慕安看到言言委屈的模样,忍不住一把将他揽在怀里,「别哭,我……妈妈在这里。」

  「爸爸坏!」言言将手机丢给宁慕安,一副拒绝接电话的模样。

  宁慕安接过电话,电话里头的男人正在说:「你妈妈在身边吗?」

  对方的声音清冽好听,宁慕安莫名地觉得紧张,「你好,我是宁慕安。」

  对方顿了顿,「我们认识?」

  「难道我们不该认识?」这和预想的有点不一样,宁慕安此刻有点摸不著头脑,她想了想又快速地接了一句,「我摔到头,可能记不清一些事。」

  「等一下……」对方似乎在忙,空了几秒才回她,他的语气令人不容置疑,「这样……我现在在出差,明晚回台北,到时候我们见上一面。」

  「……好。」

  曾雅梦看着宁慕安挂了电话,不由好奇地问道:「怎么说?」

  「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情总觉得很奇怪,但是我又完全没有头绪。」宁慕安眨了眨眼,不知道头部受创的缘故,现在脑子里一片浆糊,「算了,反正等和他见面了再说。」

  言言软萌萌地蹭了蹭宁慕安,「爸爸一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到时候我帮妈妈打他!」

  宁慕安不由失笑,她的儿子好贴心。

  宁慕安突然想到了什么,「雅梦,我可以出院了,方便去妳那里住两天吗?我好些年没回来,突然这个样子回去怕吓着我妈。」

  她垂下眼,和妈妈之间本来就在冷战,如今她还带着个孩子,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曾雅梦理满口答应,「当然方便,我家里就我一个人。」

  ◎◎◎

  曾雅梦很快就替她办理了出院手续,三人一同离开医院。经过一家蛋糕店的时候,言言眼馋地指着边上的蛋糕店,「妈妈……」

  「你要吃蛋糕?」宁慕安见言言驻足不动,一眨不眨地望着玻璃柜里诱人的蛋糕,就牵着他的手往里面去,「走吧,正好我也想吃。」

  三人在位置上坐定,服务生送上漂亮的餐点目录,马上被言言一把抢了去,他一页页翻看,短短的手指指著一个抹茶卷的图片,「妈妈,吃这个。」

  他又指了指一个黑森林蛋糕,「姨姨,吃这个。」

  他最后指了指一个小猪形状的乾酪蛋糕,笑得特别可爱,「言言,吃,猪猪。」

  宁慕安和曾雅梦对望,彼此眼中都有惊讶,这个小朋友竟然对她们的口味那么了解!

  宁慕安忍不住问道:「言言,你怎么知道妈妈和姨姨喜欢吃什么?」

  「就是知道呀。」言言不解地说道。

  不过宁慕安很快释然了,雅梦是她的好朋友,言言呢是她的儿子,所以知道她们的口味很正常嘛!

  ◎◎◎

  回去的出租车上,宁慕安,曾雅梦和言言三人坐在出租车后座。

  言言刚开始还兴奋地趴着窗户往外看,没过多久他就开始打起了哈欠。然后,他挨过来靠到宁慕安的身上,蹭了蹭小脑袋,「妈妈。」

  宁慕安还没反应过来,言言已经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这么快睡着了!」宁慕安低头看着他纯真的睡颜,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心尖微动。他这样无条件相信她,她的心莫名地觉得柔软,她身体微微后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他。

  「言言的睫毛好长!」曾雅梦盯着他看,「他真的是个好漂亮的孩子,看来他爸爸应该是个大帅哥!不过我总觉得……你们有点夫妻不和谐的样子,听电话里的语气很生疏。」

  夫妻不和谐吗?宁慕安皱皱眉,「雅梦,我之前和妳什么话都没有透露吗?」

  「我想想,妳只说妳工作很忙,都没有时间交男朋友,否则也不会辞职,哦,对了,妳说有个同事在追求妳,但是妳对他没有感觉,并没有答应。」

  「还有这种事?我不记得了……可即便这样,言言怎么来的?」

  曾雅梦无奈地摇了摇头,「妳啊……什么重要忘记什么,这还真是头大……」

  ◎◎◎

  毕竟记忆里没有照顾孩子的记忆,一开始宁慕安怕自己应付不过来。好在言言被教得很好,虽然不乏顽皮,却也懂事规矩,没有给她们增加太大的麻烦,只是教她奇怪的是,她家里没有任何言言的东西,言言说因为妈妈不小心搬家时弄丢了,妈妈说要全部买新的。

  宁慕安有些纳闷,却还是选择相信言言的话,毕竟一个小孩没必要骗她,所以就带着言言采买了一些需要的日常用品。

  如此一晃两天就过去了。

  一大早接着陌生电话打来,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妳好,总裁要见妳,请问妳现在在哪里,我派车去接妳。」

  「见面的地点是?」

  对方说了个地址,是台北市一家五星高级饭店。

  「那不用麻烦了,离这里很近,我们自己过去。」

  曾雅梦凑过来,好奇地问道:「是妳老公打电话来吗?」

  宁慕安摇摇头,「不是……可能是他的员工,他称呼我老公总裁?」

  「总裁?」曾雅梦摸了摸下巴,「看来妳老公很有钱。」

  正在玩玩具的言言点点头,他夸张地做了个手势,「爸爸有很多钱,还有大房子。」

  「哇,那可要好好打扮了!」曾雅梦连忙打开化妆包要替宁慕安化妆,「既然儿子有了,老公又还不错……我是绝对不允许妳和妳老公夫妻不和的。」

  「喂、喂……我现在自己都还是云里雾里,或许我和他……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那又有什么关系?至少夫妻久别相见,总要给人家好印象!」曾雅梦说服宁慕安,很快替她化好了妆。宁慕安长得不错,化好妆之后皮肤更显得白皙细嫩,五官看起来更加妩媚,特别是那双杏眼水汪汪的。

  宁慕安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也忍不住弯起眼来,她好似好久没有这样好好打扮了,好看的自己真令人心情愉悦。

  「真漂亮!」曾雅梦由衷地赞美道:「只是遗憾额头这里……没事,我们带个帽子好了。」

  宁慕安的头上被加上一顶不显夸张的宽沿帽子之后,额头的纱布正好完美地被盖住一些,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整个人透著些富家小姐的气质。

  言言开心地拍手,「妈妈好漂亮,爸爸肯定喜欢!」

  ◎◎◎

  高级饭店的咖啡厅,里面流淌著舒缓的钢琴音乐。

  玻璃窗边,一个体态修长的男人端正地坐着,时不时地品尝一口咖啡。他身着白色衬衫,神色冷漠淡然,他的凤眸望着窗外的风景,漆黑的眸子深邃。

  这个时候,一个和他长相相似的男人从外面快步朝他走去,有些不满地说道:「唐洛凛,你一早就叫我过来,你最好有重要的事。」

  唐洛凛偏头来,不苟言笑地看向他,语气淡淡地说道:「唐洛冽,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替你擦屁股。」

  「什么擦屁股?」唐洛冽夸张地摊了摊手,「最近我干什么了事?我认真谈恋爱,乖乖上班,做什么错事了?」

  「呵呵!」唐洛凛冷笑一声,一副并不赞同的模样。

  他们虽然是双胞胎兄弟,出生时间相差不过几分钟。可从小到大,唐洛冽就是很怕这个双胞胎哥哥,特别是他发出冷笑时,他的心头忍不住一颤。唐洛冽不由反思一下最近到底做错什么事,难道是昨天上班迟到的事被发现了?

  「他们过来了。」唐洛凛突然说道。

  唐洛冽顺着唐洛凛的方向望过去,就见到一个年轻的女子牵着个小孩子从外面走进来。他定睛一看,那女子身材婀娜,鹅蛋脸虽然被帽檐遮住一半看不清楚,但看的出来她肌肤雪白,五官精致小巧,特别是帽檐下露出的那张红唇,性感而妖娆。

  再看边上的男孩子。不过一眼,唐洛冽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那张小脸……

  他看看唐洛凛,再看看小孩,完全就是他们的缩小版,那张脸,下眼睑的弧度,鼻子,嘴巴,简直是一模一样。唐洛冽的脸上露出见鬼一般的吃惊表情,「这……这……太像了吧,你什么时候生的孩子?」

  毕竟,前不久,唐洛冽还嘲笑唐洛凛就是个工作狂,年纪一把了还不交女朋友,再这么下去会变成老光棍。

  当时唐洛凛是怎么回答他的,「若你少惹是生非,好好在公司里帮我,我可能还能抽空给你找个大嫂。」

  只是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不对,这孩子都那么大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相对唐洛冽的震惊,唐洛凛虽然也惊讶,可表情淡然得多,他瞥了他一眼,冷冷道:「这话,应该我问你!」

  唐洛冽瞪大眼睛,语气夸张,「你的意思是,这孩子是我的?」

  「还装!还想以我的名义招摇撞骗到几时?」

  唐洛冽惊呼,「冤枉啊!」

  就在这个时候,眼尖的言言看到这边,他松开了宁慕安的手,冲著唐洛凛跑过来,他张开手,扑向唐洛凛,「爸爸,抱抱!」

  宁慕安望向被言言抱住的男人,他有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五官俊朗精致,气质倨傲矜贵。他的凤眸低垂,眼睛像海水一样深邃,他的眉宇之间透著疏离和淡漠。

  好英俊帅气的男人,宁慕安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一跳!只是……边上穿着浅灰色衬衫的男人怎么和他长得那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她的视线忍不住在两人身上看了一下,竟没有看出什么不同来。

  唐洛凛见言言扑到他身上,心头莫名地觉得一暖。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对着边上的唐洛冽微扬下巴,「小朋友,你认错了吧?」

  言言愣了一下,捂著嘴巴笑得很可爱,「爸爸和叔叔,你们很好分的。」

  唐洛冽还没有从错愕的神色里恢复,他好奇地凑过来,「你怎么认出我来的?」毕竟连他们的员工都偶尔会将他们两人认错,更何况这个他从没见过的小孩子。

  言言亲暱地捏住他的耳朵,「因为你耳朵这里有颗黑痣啊。」

  唐洛冽惊讶了,这事只有和他们很亲近的人或者洞察力很强的人才知晓。

  言言看看神色未明的唐洛凛,再看略显尴尬的宁慕安,他脑子一动,一把抓住唐洛冽的手,「叔叔,你陪我去儿童区玩。」

  这家饭店的大厅有间有隔音的隔间,供儿童玩乐,造型奇特的玩具,很受孩子的喜欢。

  唐洛冽根本不想离开这个八卦地,他啊了一声,「不是,我……」

  「走嘛,走嘛,陪我玩嘛!」言言抱着他的大腿撒娇著,唐洛冽被他一缠,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带着他走了。

  ◎◎◎

  桌边顿时是只剩下唐洛凛和宁慕安两人,空气中一度安静下来。

  当唐洛凛的视线落在宁慕安的脸上,因为近距离,他看清了她的面容,不由地有些意外。怪不得那天听到宁慕安三个字,他觉得如此熟悉,原来真的是她,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第一眼乍见时,起了想追求的心思,只是后来错过了。

  「坐。」

  宁慕安坐下,明明她做过业务,面对多陌生的人都能侃侃而谈,如今在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面前,除了拘谨还有紧张。

  「有什么想说的?」唐洛凛淡淡地开口,他招来服务生,「给这位小姐……嗯,妳想要喝点什么?」

  「一杯柠檬水,谢谢。」

  服务生离去后,宁慕安疑惑地微挑眼角,「你不认识我?」

  唐洛凛紧紧地盯着她的双眸,她双眸清澈,并没有撒谎的痕迹。也就是这双清澈的眸曾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底,一晃多少年过去了,她对他毫无印象。

  「我应该认识妳?」他的表情中带着一丝玩味,一双深邃漂亮的眼睛慵懒地望着她,「毕竟我没有失忆。」

  宁慕安盯了他半晌,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孩子不会说谎,那说谎的定然是大人了,她失忆是真,他会不会借着她失忆顺势而为就不知道了。面前这个人,她没有半分印象,虽然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即便假装不认识她,其实也影响不了她。

  她随即站起来,「既然不认识,那就不打扰你了。」

  见状,唐洛凛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的口气淡漠,黑眸中没有一丝表情,「我的私人医生已经赶过来了,他若是我们唐家的孩子,我们定不会亏待。」

  胸口莫名地多了一股怒气,面前的男人看向她,宁慕安觉得自己是来自取其辱的,她突然想或许是这段感情太让人伤心,所以她选择性忘记,「我还有事,你只当我今日没有来过。」

  他的手紧紧地箍紧她的手腕,她根本挣脱不开。
板凳
彩茶1 | 2020-7-16 23:33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什么时候有完整版
地板
mkkk444 | 2020-8-6 15:47 | 只看该作者
期待,什么时候有完整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Casino吧发布的《总裁老公请留下》作者:凌兮兮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总裁老公请留下》作者:凌兮兮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