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已收录] 《状元家的二嫁妻》作者:金晶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258 | 回复1 | 2020-2-23 18:4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泪娃儿 于 2020-3-14 17:26 编辑

【Casino  名】状元家的二嫁妻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金晶
【出版日期】2020年02月21日
【内容简介】
自己的娘子不能宠,宠多了,受罪的还是男人;
自己的相公不好哄,哄过头,吃苦的还是女人。

京城里谁不知,路家小姐刚与首富前夫和离, 如今和离一个月竟又要再嫁,
看上眼的, 还是个穷到家里只剩四面墙壁的秀才。
路家老爷哪舍得,路菀之可是他捧在手心的闺女,
第一次没嫁好,第二次再嫁,怎么说也要挑个人品好, 家底丰厚的郎君,
秦执一个教Casino先生,他也配? 身为官家小姐,路菀之从小要什么有什么,
第一次嫁人是交易,她不爱前夫,也未曾洞房, 第二次再嫁,
是她看上秦执,还非他不嫁, 可这男人却扬言不攀高门。
路菀之为了嫁秦执, 也管不了羞不羞人了,
直接半路拦人, 霸气问:「秦公子,你为什么不娶我?」
【链  接】https://www.pink2.net/thread-114746-1-1.html
沙发
泪娃儿 | 2020-2-23 18:46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路府。

  户部侍郎路老爷叹了一口气,对着坐在他前面的女儿,语重心长,「当初妳说要和离,好,听妳的,如今妳说妳要再嫁,妳才和离一个月左右就又要嫁?妳可是看中了谁?不管妳看中了谁,哪有马上和离,马上就要再嫁的道理。」

  路菀之抿了抿唇,「也不是我急,还不是怕他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路老爷一听这话,脸黑了,敢情是早就看对了眼,「是谁?」

  「爹也是知道。」路菀之楚楚可怜地说。

  路老爷深吸一口气,「说吧。」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只怕那人极其一般,眼里闪过一抹犹豫,「妳该不会是看上了有家室的男子吧?」

  让他知道是哪一个臭小子拐了他的好女儿,他非把那人的腿给打折了!兔崽子,居然敢拐他女儿!说不得这和离背后还有兔崽子的因素,他一时间心里风云涌起,阴谋阳谋在脑海里交叉地闪过。

  「他还没成家。」路菀之一说到心上人,脸颊泛红,「是秦执呀。」说完,她羞涩地低头了。

  路老爷当场愣住了,「那个穷到家里只剩四面墙壁的秀才?」

  路菀之点点头,眼神略微不满,「也没有很穷,爹,你莫欺少年穷。」

  人还没嫁过去,都已经要为他说话了?路老爷脸色极其不好,「那样一个人家,妳要嫁过去?妳是疯了不成,便是二嫁,也不至于嫁得这般差!」

  一听路老爷的口吻,就知道他是嫌弃秦执穷,至于秦执的人品,他倒是挑不出错,这个人至多就是古板,其他方面倒是光明磊落,想到女儿看上的是这样一个破落户,他的头就疼。

  「爹,娶妻要娶贤,嫁人也要看人品,他是穷了些,但女儿不穷呀,女儿有钱又有爹你给女儿撑腰,钱财这类的黄白之物又有什么打紧的!」路菀之撒娇地伸手扯著路老爷的袖子,「爹,你说,如果再嫁,自然要嫁一个我能管得住的,否则还嫁什么,不如就剪了头发去住水月庵去好了。」

  这是地地道道的威胁了,路老爷一个人精哪里就听不出来了,女儿这是威胁他,要是不答应就要出家做姑子去了,他的脸一阵黑一阵白,「你们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他就差说出私相授受了。

  路菀之嘟著嘴,「女儿倒是想,不过他对女儿只怕陌生的很。」她对他有意,他倒不见得会喜欢她,说不定还不记得她了。

  「偏生看上了一个穷酸秀才,妳、妳真的是有眼无珠。」路老爷心口都疼。

  「呵,那李燚德就好了?」她说的是她的前夫,「看的人模人样,哪里就是一个好夫君了,都不疼人,还要纳妾!」

  「当初要给妳作主,妳不肯。」路老爷又不傻,仔细一想就想明白了,「妳这是瞄准了机会跟李燚德和离了,是不是?」

  「他待我无意,我待他无情。」路菀之淡淡地说,以她的身分,她早晚要嫁人,但嫁的并不一定是自己心仪的人,既然如此她就跟李燚德作了交易,本以为做一个有名无实的李夫人就好了,谁知道,她会对秦执动了心。

  这人一旦动了心,就忍不住了。

  从那丧尽天良到了最后还要坑她的李燚德嘴里知道,秦执打算要娶妻,这还要她怎么忍得下去!立刻派人去查清楚,这一查就证实了李燚德说的并不是假话。

  既然她和李燚德都有心要和离,不如就好聚好散,反正当初也是交易关系,这话自然是不能告诉路家人,否则她真的要被扒一层皮下来不可,实在是她太大胆的。

  可路菀之这样的性子,也是家人宠出来的,能怨谁呢!

  路老爷气的脸色发红,喝了一口茶,压下了怒火,「妳真的要嫁?」

  「真的。」路菀之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事情有余地了。

  「那妳可想清楚了?秦执的父母早年去世,一个人孤苦伶仃,一步一步地走上来,这人的韧性和坚毅爹都是欣赏的,可也就是这样的人,妳就不怕与虎谋皮吗?」最怕的就是男人步步登高之后翻脸不认人,到时候苦的还是他的女儿。

  「爹,他再如何也斗不过你呀。」路菀之好话不要钱地丢了出去。

  路老爷又气又想笑,「这事也不是不行。」

  「那……」

  「但他也得做出一些名堂来,否则你们就不要在一起了。」

  「爹是什么意思?」

  「来年,他要中举才行。」

  还好,只是中举,路菀之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话,路老爷露出一抹高盛莫测的笑,「也只有状元郎才能配的上我的女儿。」

  路菀之脸色一僵,这状元郎也不是想考中就能考中的呀!

  「若是考不上,你们就趁早和离,回来再寻一门好亲事。」路老爷深知女儿性子倔强,不撞南墙不回头,于是开出了条件。

  路菀之就知道自家的爹是一只几千年的老狐狸,她咬咬牙,「好啊!」秦执学问不差,差就差在没门路,但有路家在,人脉银子都不会缺,她不要脸地说:「那爹可要多帮忙,嫁妆可别少了。」

  「……」路老爷默然。

  他真的是欠了这个小祖宗的!

  不过秦执此人,路老爷也算是满意,除了穷之外,路老爷也担心秦执他日发达之后是否会一心待他的女儿。

  唉,人倒是不差,就是隐患多多。

  ◎◎◎

  此时,秦执听了京城有名的陈媒婆的话,神色未变,陈媒婆一张嘴就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说了半天,「你可别嫌弃那路家大小姐嫁过人,这还得怪那人宠妾过度,连累她一个官家小姐和离,要是不和离,只怕骨头都要被吃没了,说来也是可怜,但她模样周正,家境如何你就是随便想也能想到。」

  陈媒婆说著,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前面摆着的茶水,真的是粗茶啊,那上面的茶叶沫子看着都寒心,她可从未喝过这么差的茶,可面上不显,继续说:「吃亏就吃亏在她成过一次亲,你一个大男人,家里要是没个女人把持,这可怎么办!不过你也别小看了这一位路大小姐,人家不仅有才有貌,更是有不少产业,你们以后两口子过日子,就不愁吃穿了。」

  秦执淡淡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有在听,又端起自己前面的水,喝了一口,好似没有注意到陈媒婆的眼神。

  陈媒婆看了看那水里连茶叶也没有,再看看自己,得了得了,这一位秀才相公起码还知道给她倒一杯茶,即使这茶差得她都不喝,但面子是给足她了,「我也就跟你透个底。」她压低了声音,「人家也不计较你家里如何,就是看中你是一个老实的读Casino人。」

  秦执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未变,陈媒婆说得口干舌燥,他总算木讷地点了下头,「只怕秦执不才,配不上路家大小姐。」

  陈媒婆一时间愣住,这是没看上?那为何没看上呢?

  陈媒婆直至被秦执给请出了门,也没从秦执的嘴里挖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哎哟,她这要怎么回去跟路老爷路夫人交代呢!她唉声叹气地跺跺脚,最后只能先离开了。

  ◎◎◎

  秦执送了人离开之后,收拾了桌子,就拿了一本Casino出来,趁著天色还未暗,赶紧看起了Casino,否则晚上看Casino,费蜡烛。至于他的婚事,他是想着年纪差不多了,是该成亲,没想过攀高门。虽然陈媒婆说了这么多,但是他有自知之明,这婚事不成。

  他不是一个想飞黄腾达的人,若是真的要往上走,自然要靠自己的能力。

  秦执这人,说好听一点是光明正大之人,有自己的抱负,说得简单些,那就是一个不懂得圆滑婉转的人。偏偏他这样的性子,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

  但他就是这样的人。

  本以为这件事也就这么算了,哪里知道,过了几日,他去Casino院上课的时候,又被院长给喊了过去,「秦先生还未说亲吧。」

  秦执也是想成亲,家中有妻,好替他安顿好一切,于是他也点头,「是。」

  「秦先生,说实话,我这儿有一位姑娘……」院长口若悬河地说了那一位姑娘多好,到了最后,他停了一下,「就是所嫁非人,成过一次亲。」

  成过一次亲?秦执本来一直望着窗外的黑眸闪了闪,这说辞有点耳熟?

  「她是户部侍郎的嫡长女,路大小姐。」

  秦执点了点头,怪不得耳熟,这不是前几日就有人同他说过吗?但他也拒绝了,怎么又……

  「我也与你说说话吧,路家很看中你。」院长挤眉弄眼,就希望能让这个傻乎乎的先生明白他的意思。

  可秦执就站的直挺挺的,显然是没领会院长的意思。

  院长叹了一声,「直白点,你若是娶了她,那就可以一步登天,省了不少力气。」

  秦执沉默不语,院长可不认为秦执心动了,以他对秦执的了解,只怕……

  「不妥,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依靠女子,简直是胡来!」秦执挺直了背部,一脸的坚定,「多谢院长的好意,但在下……」

  「你先别拒绝。」院长摇了摇头,「可要想清楚了,若是你不愿的话,这京城可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

  秦执抿了抿唇,眼神坚定,正要说什么,院长挥挥手,要他回去想好了再过来,他安静地退了出去,隐约听到院长低声道:「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他的脚步微顿,男子汉岂能依仗着女子站稳根基,如何他都不会妥协的。

  但院长的意思也很明显了,路侍郎这是以权压人了!

  他不虞地往外走,家徒四壁,家中早已没亲人了,但他当初了为了能争一口气,硬是向村里的人借了不少银子去赴考。幸好他也是一个节俭的,省吃俭用之下,最后清了那一笔钱,但他如今是身无分文,没有一点积蓄。

  每月三两银子,房租就占了二两去,他平时除了省就是省,偶尔在街上摆个摊子帮人写个信什么的赚点小银子做补贴

  本以为在Casino院做先生是一个稳定的事儿,可如今看来是要变了,若是变了,他就要再去找下一家才是,否则他连饱腹都做不到了。

  他叹了一口气,如何都是不愿违心娶了那路家大小姐。

  甭管她是不是嫁过人,他自不是嫌弃这一点,他是从京城最穷的小村子走出来的,那儿不缺寡妇和鳏夫,再娶就是了。

  他不过是有着读Casino人的骨气罢了。

  怎么能靠着女人往上爬!

  ◎◎◎

  路菀之气得这几日都没睡好,吃也没吃好,还是身边的丫鬟木香劝着她,「大小姐莫要生气了,这读Casino人都是死脑筋,一时转不过弯,这才会拒绝,等他冷静想一想,只怕他要后悔得不得了了。」

  「真的吗?」路菀之咬著唇。

  「定然是这样的。」木香笑着说。

  沉香端著一盘紫黑葡萄走了进来,「大小姐,刚送来的葡萄,妳快尝尝看。」

  「唉,没什么胃口。」

  沉香将葡萄放在桌上,「那大小姐要不要出去逛一逛?」

  路菀之无精打采,「我如今只要想到他拒绝了我,我就难受,哪儿也不想去。」

  「大小姐,这不是说明秦秀才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吗?」沉香温柔地说:「是个有骨气的人。」

  「呸,我看是迂腐。」木香哼了哼。

  路菀之噗嗤一声笑了,「妳们也别替我忧,我去会会他,说不定他看在我花容月貌,就改变主意了呢?」

  沉香和木香一脸的为难,木香低声道:「大小姐,这不好吧?」

  「妳们自幼是在我身边照顾的,也知道我的性子,让我坐以待毙,我可不行。」路菀之知道秦执这人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否则她也不会看上他。

  但他太有原则了,弄得她头有些大,既然如此,她便亲自会一会他,说服他娶她好了。

  路菀之的胆子大的很,说做就做,换了一套衣衫,带着沉香和两个侍卫出门了。她知道秦执住哪儿,京方巷的租金便宜,同样也鱼龙混杂,她一心念著情郎,倒没多想。

  可还没走到秦执住的地方,几个市井流氓走了过来,

  路菀之自然也注意到他们,两个侍卫就护着两旁,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沉香说了一句,「大小姐,奴婢的钱袋被摸走了。」

  路菀之敛眉,狠狠地瞪了那几个男人,他们倒不急着跑,反而站在一旁大剌剌地打量着他们一行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淫浪露骨,她沉了脸下来。

  她走到了那几人面前,声音阴沉,「把钱袋交出来!」

  几个男人中的一个身材矮小,长得猥琐的男人笑着说:「哪里来的千金大小姐,一张嘴就不饶人,什么钱袋,我们可不知道。」

  「就是。」

  「哈哈……」

  路菀之冷笑一声,朝两个侍卫看了过去,两个侍卫立刻上前围住他们,也亏得他们胆子够大,居然敢在她带了侍卫的情况下,还敢上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诶,这是干什么?」

  「放开!」

  几个男人也不是好惹,但两个侍卫功夫也自然是好的,只是这几个地痞流氓,尽是用着下三滥的小人招式,跟侍卫们缠在一起,其中矮小的男人眼里放著精光,在后面看了一眼路菀之,就见路菀之仰著下颚,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呸了一声,突然身体灵敏地往前,臭娘们!擒贼先擒王,搞定了这个女的,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嘿,要是能趁机揩油,占占便宜,那更是再好不过,姑娘家的最要脸面了,大庭广众之下,被他上下其手,说不定他还能多捞些好处。

  矮小男人正作著美梦,可下一刻却被一脚狠狠地给踢中了下腹,他眼朝上,啪地一下给摔在了地上了,那一脚没用多少力气,可也怪疼的,差点就踢到他的子孙袋,他躺在地上喊疼。

  一切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路菀之踢完人,气呼呼地说:「把他们拿下,送到官府去。」

  两个侍卫正好将人都控制住了,低声道:「是。」

  沉香扶著路菀之,「大小姐,妳可好?这种事渣让奴婢来就行了,免得脏了妳的脚。」

  「哼,我看他很不爽。」路菀之性情直爽地说。

  可下一刻,路菀之就似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嘎嘎!正对面那个长的很像她意中人的人是谁?

  不对,根本就是她的意中人!她心虚地脚尖抵在地上,这个时候装柔软,还来得及吗?

  ◎◎◎

  秦执跟旁人一样,是被吵闹声吸引过来的,等看到这位小姐身边有两个侍卫,也就没动作了,这种情况下,是不会吃亏的,可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男子会冲著那位小姐而去。

  他本就不是一个坐视不管的人,正要上前帮忙,就见那小姐踹飞了那男人,真的不是他夸张地说,是踹飞了,再一看那踢到的部位,作为男人,他都有些疼了,差点就要断子绝孙了。

  他轻咳了一声,打算转身要走的时候,就见那位小姐楚楚可怜,眼眶发红地望着他,他,认识她吗?

  只见她身段袅袅而来,在他面前停了下来,福了福身体,「小女子见过秦先生。」

  他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妳……」

  「秦先生,这儿不便说话,不如我们换一个地方吧?」

  她的声音娇媚动人,就如那树枝上的黄鹂,可秦执没有忘记她刚才凶悍的模样,这一位怕是不简单,他心想,既然是来找他,他自然应下,正要打算请她去附近的茶馆,没想到她含羞带怯地望着他。

  「秦先生的家是哪一个方向?」她心中知道,却打算作不知。

  秦执再一次愣住了,眉头一皱,略带强势地引着她去了附近的茶馆,「这边请。」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带一个姑娘去他家中。

  到了茶馆,秦执正打算坐一楼大堂的时候,就见她娇羞小声地开口,「秦先生,我要与你说一些话,旁人最好听不得。」

  秦执想到了他的钱袋子,再看了看这一位诡异的姑娘,面不改色地去了二楼的厢房。

  他只要最下等的茶,心中盘算著今日这一笔银子一出,怕是要勒紧裤带子过日子了,Casino院的事儿怕是要丢了,他虽然为斗米忧愁,可也没流露出半分小气,淡定地正要开口,就见那姑娘把她身边的人赶出了厢房,甚至要丫鬟关上门,他立刻开口,「这位小姐,孤男寡女,不宜一室。」

  这才打消了路菀之的念头,她打算让沉香进来,秦执却道:「门敞开就是了。」

  路菀之忍不住笑了,她又不会对他做什么,他担心个什么呀!但是看他这么正经的样子,她又欢喜得不得了,「都听秦先生的。」

  秦执咳了一声,避开了她过分明媚的水眸,低声道:「不知道小姐找在下有什么事?」

  他,并不认识她。或者说,他根本没认识的姑娘家,他一向秉承着要与女子划清界限,不得逾越的原则,毕竟男未婚女未嫁的情况,太容易被人非议,尽管同窗常常取笑他,他若是能剃掉胡子,那绝对能被高门小姐看上,在仕途上少奋斗好几年。

  但……他没剃掉胡子,怎么也被那一位户部侍郎的女儿看上了呢,怪哉!他如今年纪尚轻,有了胡子看上去老了不少,但少年老成总不会让人小看,以前少不得有人看他面嫩开口取笑的。

  路菀之偷偷地打量著秦执,就连到了嘴里那差极了的茶都没喝出涩口,只觉得甘甜。秦执其人,颀长精瘦,模样看不出来,胡子占住了半边脸,可那眼璀璨有神,一看就是一个敞亮的人。

  若不是之前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挺身而出地替她解了围,她也不知道这个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教Casino先生能打动她的心。她也曾如一般的姑娘家,喜欢貌美的少年郎君,可是少年郎君却不及眼前这个男子的一半好。

  「秦先生好,我姓路,闺名菀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Casino吧发布的《状元家的二嫁妻》作者:金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状元家的二嫁妻》作者:金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