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医流才女》作者:田芝蔓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123 | 回复1 | 2020-3-22 21:1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医流才女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田芝蔓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04日
【内容简介】
严婳熙穿越后最走运的事便是遇上毅王夏景烨,让她能发挥宿世所学,
他不像才智肤浅的世人,总以为年青女子没本事,
当她急着为羊角风发作的患者进行急救时,是他挡下周遭的贰言,
她提出能谋福大众的医疗新准则,他也愿意在麾下军医营施行,
为此她竭尽心力帮他排忧解难,替他的戎行特制绝无仅有的内伤药丸,
乃至在他的封地发作地动灾祸时,施行耸人听闻的缝合术救治病患,
面临如此一心一意信赖她的伯乐,她的一颗心不由落在了他身上,
但是,且不说爹爹一心想将她嫁给一贯勾勾缠的药行少东,
单说他们之间的身分,那但是天与地的间隔……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3-22 21:12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第一章 惊马抵触毅王军

  大庆,毅州津凌郊外—— 

  「妳在想什么?想得这么专注。」

  这番问话让骑着马的严婳熙由神游之中抽离,望向一旁趴在马车窗边看着自己的娇俏女子。

  女子年方十五,出落得像朵小白花相同,纯洁单纯、柔嫩心爱。

  严婳熙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有人向她们打款待。

  「严姑娘、于姑娘,要出城去巡视药田吗?」驾着驴车载着杂货的壮年男人晒得乌黑的脸上显露了一口白牙,十分热心的打着款待。

  严婳熙的父亲严长纮是个大夫,在津凌城中颇富盛名,严婳熙深得父亲的真传,虽然还未经过医署考试,不能正式坐堂行医,但已在严家医馆里见习。

  而于静萱是严长纮的学徒,首要担任严家药铺的运营,虽然年岁轻轻,已是严家药田的主事者,也是严长纮的左右手。

  「是的,我正要送师妹去药田呢!」

  杂货郎拍了拍死后驴车上的货,笑着对她们说:「我这车上载了一些严大夫上回托我带的货,正要给医馆送去,其他有两盒水粉是新鲜货,要送给两位姑娘的,一瞬间我一起交给严大夫。」

  「这怎样善意思,咱们不能收。」

  「上回我媳妇儿急病,若不是严姑娘及时急救,哪挨得到送到医馆去,这大恩大德哪里是一盒小小的水粉比得上的。」

  「那就先谢过了,但若我爹让人给你包两包炖补的药材,你可不许再推托了,不然你下回再送货来,我就把水粉给退了。」

  因为严长纮收费合理,城里的困苦人多会找上他,等他们得了些好东西就往医馆送。严长纮不想占人廉价,后来严婳熙想了个办法,让他开方剂针对各种炖补药材做了些药材包,价格不高,但足以作为回礼。

  杂货郎笑得腼腆,「好好好,这样的好东西推了岂不惋惜,我必定收下。」

  两方相别而去,严婳熙骑马前行,马车车夫则在后头跟着。

  严婳熙看见于静萱笑着一贯盯着她看,便问:「笑什么啊?」

  「我常常想,婳熙妳真的跟我相同大吗?」

  于静萱的话像是触动了严婳熙心中的什么,她愣了愣,就听于静萱自顾自的继续说—— 

  「咱们是一起开端学医的,现在妳的医术已是能跟师父一起商讨的程度。」

  于静萱六岁时因故落水,被救上岸时已吃水太多,没了呼吸,是经过的严婳熙出手救了她。

  那年严婳熙也是六岁,或许是从小生在医馆潜移默化,她上前压了压于静萱的胸腹让她吐出了不少水,康复了呼吸,没成为小水鬼。

  之后严婳熙忽然向严长纮表达想学医的志愿,他听了大喜,又见女儿救回的女娃是个孤女,便让两人做伴一起开端学医。

  「妳对药材的栽培和药性也很是凶猛啊。」

  「我说妳别忧虑医考的事,妳定心,以妳的才干必定能经过的。」

  严婳熙倒没有如此自傲,只淡淡笑了笑,「我会极力的。」

  「等妳考过,坐堂看诊的第一天要穿我做的新衣裳,我给妳绣新把戏。」

  于静萱有时刻时就爱捣鼓这些,比方刺绣,并且绣功不差。

  现在她穿戴的白色衣裳,袖口处的精美绣花便是出于她之手,严婳熙身上的靛色衣裳袖口也有她所绣的把戏。

  「好,都听妳的,不过妳可别光想着绣花,这回去药田要好好观察,别断了我需求的药材。」

  「遵命!师姊大人!」

  于静萱抱拳作揖的容貌有些怪姿态,逗得严婳熙笑了。

  严长纮虽是名医,但名下的田产并不是他靠着行医赚来的,而是祖辈留下来的。他把那些地拿来栽培药材,一开端都是种高价的,直到严婳熙提出了新主见。

  她奉告严长纮,虽然栽培高价药材能够平抑医馆开支,乃至能够卖钱获利,但常用药材用量大,有的栽培期还短,持久下来并不比高价药材效果小。

  最终她压服了严长纮,只保存少部分的地继续栽培高价药材,因而严家可说是自产自销,自家药铺的药材有多半是出自自家药田,也让严长纮在面临贫病病人时无后顾之忧。

  远方传来跶跶马蹄声,严婳熙一看,发现大老远的有一队行伍骑马而来,卷起漫天的烟尘。

  那支行伍个个身着戎装,严婳熙认出战士扛着的、代表身分的旗号,那是毅王夏景烨麾下的毅军。

  本年二十五岁的七皇子夏景烨征战疆场多年,是大庆有名的战神,很得皇帝信赖,直到前一两年战役平定,受封后便前来封地久居,他麾下的戎行让皇帝赐名为毅军。

  毅军的兵营在郊外市郊,毅王府则在津凌城中,所以大众常常见到毅王带着亲兵回毅王府。

  严婳熙及车夫很有自觉地让出路途让毅王的人马通行,巨大的部队让她胯下的马儿起了骚乱,她只能一夹马背,驾着马儿退得远些。

  不知何来变故,马儿竟忽然发狂,一头冲进了毅军的部队里。

  甭说严婳熙自己吓著,就连不远处的杂货郎也被吓著了,他看见严婳熙被毅军押住,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帮不上忙,马上挥动手上的鞭子让驴车前行,要去严家奉告这个音讯,让严家人来救人。

  严婳熙脸上虽然有着慌乱之色,但即使被战士押住了,也还算得上处变不惊,定神之后朗声开口解说,「几位军爷,小女子不是有意的,马儿不睬解人意,哪里知道眼前的人显贵。小女子没掌控好马儿是有过错,但请几位军爷明察,小女子真不是有意抵触,更不是刺客。」

  为首的夏景烨听她口气从容不迫,文质彬彬且头头是道,多留心的扫了她一眼。

  「铺开她。」

  战士见夏景烨发话,天然不再为难,放了严婳熙。

  失了箝制的严婳熙马上行礼致意,「多谢毅王殿下。」

  「姑娘若对马儿脾性不熟,仍是少骑马为佳,所幸今日抵触的是本王的行伍,一众反响极快,若是一般大众,恐怕不死即伤,届时姑娘一句『不是有意抵触』也不能卸责。」

  严婳熙其实十分了解这匹马儿的性格,被巨大人马所惊吓有或许,如此失控却是罕见,但她知道解说就像推卸职责,厚道听话便是了,「民女理解,谨遵毅王教导。」说完偏头就见自己的马儿鼻子喷气,异常的行为让她心惊。

  马前还站着两名战士,冲上前想安慰马儿的她只来得及对他们喊了句「当心」,就遭忽然扬蹄的马儿给踢飞数尺远。

  突发的变故逼使夏景烨下马,及时扶住了严婳熙,没让她倒落尘土,但因为碰击力道过大,她一口气没缓过来,晕倒在他怀中。

  那匹马跑了几步后侧倒下去,夏景烨皱了皱眉头,忧虑马儿再次失控会有风险,一个目光,他的心腹副将徐天磊便理解了他的意思。

  「把那匹马杀了。」

  「不!请毅王殿下饶命!」

  被一连串开展吓傻的于静萱冲下马车,来到才刚撑起严婳熙身子的夏景烨身边跪下行礼,「毅王殿下,婳熙她骑马多年,绝不是不谙马儿脾性,这马儿异常或许是病了仍是哪里伤了,请毅王殿下饶了马儿一命,不然婳熙会十分悲伤。」

  严婳熙刚才及时示警,算是救了他的两名部属一命,夏景烨便还她一个情面,让人退下,并问:「妳又是何人?」

  「民女于静萱,严婳熙是民女的师姊。」

  「于姑娘,这马儿终究是抵触了人,我有必要把马儿带回查询,若真是病了或伤了,马儿的命能够留下,但若是这马儿无故张狂,依律该杀,妳可理解?」

  「民女理解。」于静萱上前想扶起严婳熙,可她终究是个弱女子,哪里扶得动现已晕厥的人。

  虽然男女有别,但大庆男女大防不至于过火苛刻,更况且事出紧迫,夏景烨仍是折腰将严婳熙横抱起来。

  「殿下!」于静萱一惊,手足无措。

  「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的时分,我刚才目击事发经过,严姑娘怕是内伤不轻,得送医。」

  「严家是医馆,就在津凌城中。」

  「那就走吧。」

  夏景烨几个大步抱着严婳熙走向马车,于静萱先一步跳上去,在马车里铺好了软垫,让夏景烨将严婳熙放置其上。

  她托起了严婳熙的手腕诊脉,夏景烨就在一旁看着。

  严婳熙有一张精美的脸庞,额上有一些不知是晒出的薄汗仍是被吓出的盗汗,为她的肌肤染上一层晶亮之色。她虽然穿戴俐落胡装,但却有几分楚楚韵致。

  大庆是个敞开的国度,与邦邻交游频频,穿戴胡装对华夏仕女而言现已成了一种潮流,但草原上的胡装穿在华夏女子身上大多有些违和,唯有在严婳熙的身上,夏景烨看出了一些不同的神韵。

  其实严婳熙是觉得裤装俐落,所以素日才喜穿胡装,和一般仕女为了潮流而穿是彻底不相同的。

  见于静萱放下手,虽然仍是一脸忧虑,但眉头多少松开了些,想来应无大碍,但夏景烨仍是问了,「怎样?」

  「一般内伤,虽然伤得不轻,但于性命应是无碍。」

  「于姑娘原先跋涉的方向看来是要出城,若有急事,就由我送严姑娘前往医馆吧。」

  于静萱想了想,这儿间隔药田还有一段路,假如她先送婳熙回去再出发去药田,怕是抵达的时分都天黑了,虽然能够在庄子住一晚,但会影响到隔天的观察行程。

  可婳熙伤得这么重,她不能就这么放下婳熙,所以仍是决议撤销这回的行程。并且,若她没跟着,而是让毅王把婳熙给送回去,非得吓傻了师父不行。

  「我的事暂时缓下,先把婳熙送回医馆吧。」

  杂货郎所驾的终究是驴车,哪里比得上马车的速度,当杂货郎来到严家医馆奉告刚才郊外的变故,严长纮正要与正巧来访问的世交、冯家药行的少东冯承绍前往探查状况时,就见到自家马车现已驶回,周围还跟着两名骑马之人。

  冯承绍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毅王及其副将徐天磊。

  夏景烨已让亲兵先回王府,只带着副将亲身陪于静萱回来医馆,一方面是不定心严婳熙的伤势,一方面是因为她是为了救自己的部属而伤,总得前来致意。

  一见夏景烨,冯承绍就自动上前几步,向他行礼,与严长纮比较,看来是有意等著的。

  夏景烨远远就看见了冯承绍,他不记得此人,但此人看来是知道自己的,不只如此,他觉得自己也该认得他。

  夏景烨皱了皱眉头,看向徐天磊。

  徐天磊不愧是从十三岁就跟在夏景烨身边的心腹,一看他的目光就知道他有什么疑问,趋前附耳道:「这是担任供给军医营药材的药商之一,冯家药行的少东。说是少东,老东家现已不论事了,药行的事都是冯少东在办理。」

  夏景烨点了允许,来到冯承绍面前时,他扯了缰绳停下马儿,道:「冯少东,良久不见。」

  「今日草民来访问严父执,正好听见有人来报,世家妹妹在郊外意外抵触了毅王殿下的行伍,还请毅王殿下大人大量,宽恕她的无心之举。」

  严长纮也上前见礼,不睬解夏景烨怎会亲身来这一趟,难道是为了追查婳熙抵触行伍一事?

  不承想他死后忽然冒出了一句话—— 

  「冯少东,你疑心了,毅王殿下斤斤计较,并没有想问罪于师姊。」

  冯承绍没有想到自己眼巴巴的抢著体现,其实底子是不需求的,当下有些为难,好像平白把毅王当成心胸狭窄的小人了。

  「是草民失礼,在这儿向毅王殿下道歉。」

  「本王已然没有计较严姑娘的抵触之罪,天然也不会计较你说错话。」

  冯承绍自知理亏,又是重重一揖。

  于静萱顾不上想献殷勤的冯承绍,下了马车,约略说了严婳熙被马儿所伤的事,严长纮马上命人把严婳熙给抬进了医馆。

  于静萱见师父着急师姊,彻底忘了毅王大驾,只好暂代主人之职,请夏景烨及徐天磊入内。

  因为刚才严长纮要前去探问状况,早就请走了上门求诊的病患,现在医馆里除了招聘的人,就只需夏景烨几人。

  经过了一段时刻的医治,严长纮才松开眉头走出诊间,见夏景烨还等著,这才想起自己失礼,「草民一时心急小女伤势,怠慢了毅王—— 」

  夏景烨扬手打断了严长纮的话,「严大夫,严姑娘状况怎样?」

  「因是被马儿所抵触,内伤不轻,血气窒碍,这才一时晕厥,但并无性命之危,只需多加保养。」

  「婳熙妹妹她……受这伤会影响她参与医考吗?」冯承绍问。

  于静萱看了冯承绍一眼,要说世交,两家交游并不是真的那么亲近,是冯承绍成了药行管事者之后才真的与严家热络起来,而这份热络多半是因为他对严婳熙的心意。

  「不会有影响,承绍,有事咱们暗里再说,别担误了毅王殿下。」

  夏景烨倒也和顺,在毅州,大众皆知他爱民如子,仅仅身分摆在那里,总是不敢造次。

  「不妨,严姑娘是为了救本王的战士而伤,若是为此而错失医考,本王也过意不去。」

  「殿下这么说是折煞小女了,是咱们自家马儿失控惹的祸。」

  「说到那马……」夏景烨康复了公事公办的神色,「依律,马儿无故失控有伤人之虞,须处死。本王会让人检视马匹,若不是有什么原因导致今日之事,本王有必要依律而行,你等可理解?」

  「草民理解。」

  知道严婳熙没事,夏景烨又把话说清楚了,今日这起意外也算告一段落,他便不多留,「那么,本王就先行脱离了。」

  「草民送殿下。」

  夏景烨领着徐天磊走出了严家医馆,上马后没有多做逗留,驾马往毅王府而去。

  徐天磊多留心了医馆几眼,其实这种小事,殿下派个小兵来转达便是。殿下谦让,说严婳熙是为了战士所伤,但说到底也是她自己的马闯祸,她自该承受。殿下如此注重,还让他这堂堂副将担任与医馆连络,怕是看在严婳熙那张美丽的脸蛋上才这么行事的吧!

  徐天磊不由得显露了戏弄的笑,「殿下……似是很关怀严姑娘?」

  「她总是救了本王两名亲兵,本王不应关怀?」

  「以您的身分,派个亲兵来查查状况也就算了,还有那马,杀了就得了,马儿确实失控也确实伤人,这要放在一般衙门里也是这么处置的,属下能知道……殿下『特别』关怀此事的原因吗?」

  夏景烨看了一眼这个没大没小的心腹副将,面无表情的说:「敢情你还会读心术了?那你猜猜我现在心里计划让你练几遍拳,猜中就照往常练三遍,没猜中的话……」

  「属下错了!请殿下高抬贵手,就三遍可行?」

  「猜错了,练十遍。」

  徐天磊苦着一张脸,谁让他仗着与殿下是十多年过命的友谊,就忘了尺度,竟戏弄起殿下来了,但令行禁止,是不能讨价还价的,「属下遵命。」

  没有人留心到医馆对面那间茶馆的二楼,一贯有人留心著医馆里的状况,天然也没有人发现,看见成果不如预期,那人脸上显露了怎样的表情。

  「这个严婳熙怎样就逃过一劫了?」

  那人想到自家主子听见这音讯会呈现的反响,忽然感到毛骨悚然。

  严家医馆是个三进院,门面广大,一进院改成了两间铺面,一是药铺,一是医馆,医馆因为另隔出了几间诊间,所以占地宽些。

  一进及二进之间是一座小而精美的宅院,西厢房门户紧锁,因严家只需一男主人,房前又隔了一小块地铺晒药材,想来是严大夫的房间无误。中堂是大客厅,用来款待贵客,东厢房这边则是几间客室,是生意商谈所运用的厅室。

  而以夏景烨的身分,天然是被请进客厅里。

  夏景烨今日领了个人过来,不是徐天磊,而是毅军军医童格,原因是前几日徐天磊来到严家医馆听见了一事,这才让夏景烨亲身带着军医前来处理。

  严婳熙的马儿经过查询,发现马鞍里头藏了短钉,短钉穿过马鞍,不夹马腹没有异常,若暂时有什么变故要让马儿加快前行,马背上的人一夹马腹的一起,短钉就会刺进马儿体内,致使马儿发狂。

  夏景烨最初把这事奉告给徐天磊就没再干预,只让他处理稳当,所以徐天磊倒也没有特别向他陈述此事。已然马儿无辜,便算是免了马儿的死罪。

  徐天磊计划在把马送还给严家时,便一起将马鞍藏钉的事奉告严长纮,让他留心,必定是有人要对严婳熙倒霉才会对她的爱马下手。

  徐天磊原想着道义上奉告完这过后,他的作业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过在见到严长纮之前却发作了一段小插曲……

  那日,徐天磊在客室等候时,听到另一间客室有人发作争持。他并不是偷听,仅仅动态大得他想不听也不行。

  徐天磊听出其间一人是严长纮,另一人乃是城中第一大药商柳敬忠。

  柳敬忠也是毅军运用药材的供货商之一,由他们的争持中,他听出童格好像有意替换药商,弃柳家改而挑选严家,如此柳家将遭受巨大丢失,所以柳敬忠上门质疑严家以残次药材凑数,靠着贱价抢生意,而严长纮被诬赖自是不悦,因而发作了争辩。

  徐天磊并没有因而而不信赖严家,终究生意之间的竞赛,总有一方或许说出诽谤的话。

  柳敬忠与严长纮不欢而散,柳敬忠临离去前看见徐天磊在另一处客室,当下便找徐天磊评评理。

  毅军的军医营由童格主事,徐天磊知道夏景烨十分信赖童格,不会过火介入他的决议计划,童格已然有意替换药商,那就代表严家是更好的挑选,但柳敬忠言之凿凿,又说严长纮不知在药田里盖了个怪房子捣鼓著什么,总能运出一捆又一捆的药材,直要徐天磊禀告毅王注重此事。

  这些药材联系著毅军全部弟兄的身体健康及性命,不行不注重,徐天磊难免为难。

  严长纮显得十分磊落,自动提起可承受军医营查验,还说能够到他家药田去观察。

  徐天磊见严长纮没有一丝心虚,先是答复会将此事上报,请走了柳敬忠,跟严长纮奉告惊马一过后才脱离。

  一回毅王府,徐天磊就向夏景烨陈述了此事。

  这便是夏景烨会呈现在严家医馆的原因,他并不是真不信赖严长纮,相反的,他先把童格叫来问了清楚,得知其实是童格自动找上严家的,终究毅军运用药材甚多,只会集向一家药行收购没有退路,反而简略有问题,所以除了冯家及柳家,童格正计划找第三家药行接洽,没想到柳家就先沉不住气。

  协作的事终究是毅军自动找上的,若又真的前往观察,倒像是毅军信赖人言一般。不过童格倒真对那座呈现在药田的「房子」很感爱好,已然严长纮自动提出能够去观察,他还真想去一趟。

  夏景烨为防止误解,只好亲身带着童格走一遭,一方面是表达毅军并没有信赖毁谤,另一方面则表明想观赏「药田房子」的志愿。

  夏景烨来的时分看见医馆里病患不少,便让严长纮先闭门,暂不承受后来的病患,把现已来到医馆的病患诊治完毕后他们再谈。

  严长纮觉得这不是待客之道,但夏景烨一贯亲民,坚持让他以病患为先,他这才定心回医馆坐堂。

  严家二进院的宅院小而精美,夏景烨偷得浮生半日闲,伫立于树下赏花,倒也怡然自得。

  不久后,前头又领了一名客人进了客室,夏景烨站的当地偏远,那人并没有看见他,但他却是认出对方了,便是上回送严婳熙回来时遇上的冯承绍。

  夏景烨与冯承绍并无任何友谊,便没想现身,仅仅不久之后,他便看见于静萱以轮椅推著严婳熙,也进了宅院里。

  「好了,咱们就只能到这儿,妳说在后院里闷得慌,我就推妳来宅院里逛逛,妳可别想到前头去看诊。」

  「我不在医馆,爹爹想必很忙吧?」

  「师父宁可自己忙也不许妳有过失,妳内伤还没养好呢,胸口青了一大片。」

  严婳熙一叹,知道有于静萱守着,她是去不了医馆的,只好道:「那么推我去看看那些铺晒的药材总行了吧!」

  于静萱点允许,推著严婳熙前去。

  严婳熙查看著药材铺晒的状况,该翻面的翻面,于静萱则在一旁帮忙。

  「说来爹爹真该好好考虑我主张的成药制及分检制,这样爹爹的作业会轻松许多,病患就医质量也会进步。」

  于静萱无法的看了严婳熙一眼,说来婳熙从小就有一堆新颖的点子,虽然后来实施起来确实都不错,但一开端要压服师父承受总是有些难度,有时师父听完她说的,只回给了她一句「歪门邪道」,她有必要不断想方设法才干压服师父、被师父所承受。

  这回她所提的那两种准则,是要让师父把病患丢著不论,那可真是推翻师父一贯的准则。

  「妳仍是缓一缓,曩昔妳提出的点子师父也不是彻底不睬,但这一回师父不肯听是因为觉得如此太唐塞上门来求诊的患者,妳仍是想出了更好的说词再压服师父吧!」

  「静萱,我的主见是禁得起检测的,特别是面临医者显着敷衍不了病患人数的状况下。」

  夏景烨听到严婳熙有点子能处理医者及病患份额悬殊的问题,特别有爱好,其实他的毅军,或说全部戎行,都有这样的问题。

  毅军军医营只需三名军医,却要担任数万毅军的医治,并且军医营可不是只担任治病开药这样的问题算了,药品的收购也需求他们担任。

  夏景烨信赖童格,所以军医营里的大小事简直放权给童格办理,童格只需定时向他报告即可。但童格的作业多,军医便又算是少了一名,导致军中弟兄身上有了病痛也不肯去军医营,最终延误了医治。

  合理夏景烨想听清严婳熙的点子时,有一名不速之客介入了……

  第二章 提出医治新准则

  严婳熙小时分身子十分欠好,连严长纮都没有掌握能把她养过十岁,但她在六岁那年大病一场简直没了性命后,身子却开端逐渐好转。严长纮十分高兴,觉得全部都将苦尽甘来。

  康复后的严婳熙生动许多,许多曩昔不能做的、不敢做的,例如骑马,后来她都一一去测验,让虚长她五岁的冯承绍逐渐喜爱上这个世交妹妹。

  可自小严婳熙就爱躲着他,在有其他家人的状况下,她才肯见他,他若说了相似表达心迹的话,她总装做听不睬解。

  所以,冯承绍分明是带着补品来探望严婳熙的,却只能说是来访问严长纮,然后再托严长纮把补品拿给她。

  冯承绍没想到他在等严长纮的空档里竟然能见到严婳熙,高兴的走上前来,「婳熙妹妹。」

  严婳熙却是有礼而疏离地允许款待,「冯令郎。」

  这冷淡的情绪让冯承绍想起严婳熙并不喜爱他称号她「婳熙妹妹」,所以他为难的改了口,「严姑娘,身子可好些了?」

  「谢冯令郎挂怀,现已没有大碍。」

  于静萱作声辩驳了严婳熙说的话,「谁说没有大碍,师父说了,妳至少还得疗养十天半个月的,我看妳就借着这段时刻预备医考吧。」

  冯承绍其实并不信赖严婳熙有实力能考过医考,至少一次就经过是不或许的。虽然往常严婳熙都在医馆里做见习大夫,但他以为她顶多是小有所成,要经过医考真实做坐堂大夫仍是有少许间隔的。

  「是啊!妳就好好在家里疗养,我给妳带来了十年野山参,是可遇不行求的好补药,让妳保养伤体。医考不急的,本年没考过还有下一年。」

  于静萱白了冯承绍一眼,说来冯承绍虽是个好人,且对婳熙很不错,但便是很没眼力见,竟然不睬解对婳熙来说,经过医考是多么重要的事,还说出这种话。

  他这句话必定会惹怒婳熙。于静萱在心里这么想着。

  果不其然,当严婳熙听见冯承绍这么说后,虽然脸上仍是挂著浅笑,但那仅仅因为礼貌,事实上她体现得更为疏离了。

  「多谢冯令郎善意,但你也知道,爹爹及静萱都要我多疗养,现在的我是虚不受补,用这么好的野山参来入药是糟蹋了,冯令郎仍是将野山参带回去吧,总有更需求它的人。」

  冯承绍的笑脸有些生硬,但仍锲而不舍的想将这份礼送出,「礼物已然现已送出手了,哪有再回收的道理,严姑娘能够等身子好些了再进补。」

  「身子若好些了就更没道理进补了,只会白白糟蹋这野山参……」严婳熙想了想,有了一举两得的办法,「冯令郎知道的,我爹爹不久就要办寿宴了,不如这野山参就当是送给爹爹的寿礼,我爹爹独爱保藏上好的药材了。」

  冯承绍压根忘了严长纮生日的事,这礼也朴实是为了严婳熙预备的,但她话现已说到这个分上,他再多说也无用,他想,若严婳熙的身子真的需求,严长纮也不会藏私,想想便释怀了,「就依严姑娘说的办吧。」

  「那我就替爹爹多谢冯令郎了。」

  在客厅里等了良久的童格没比及严长纮也算了,连说到宅院逛逛的夏景烨也一贯没回来,他等得简直打瞌睡,便想着也去晃晃,安知到了宅院就见有三个人正在说话,而夏景烨却站在清静的一角。

  童格的呈现引起了宅院里三个人的留心,严婳熙一回头,看见夏景烨也在,想要动身行礼,被夏景烨拦住了。

  「严姑娘身子欠好,礼数可免。」

  「谢殿下。」严婳熙承受了夏景烨的善意,又坐回轮椅上。

  「因为欠好作声打扰,本王刚才在一旁听见了三位的说话,期望三位不要介意。」

  严婳熙毫无嫌隙的笑了笑,「也不是说什么祕密,不妨的。」

  「本王听见严姑娘提起成药制及分检制,觉得十分感爱好,不知道严姑娘是否能给本王讲讲?」

  一般都是她自动说起自己的点子,却是第一次有人向她问询,她整个眼眸都亮了起来。

  「这当然没问题,仅仅欠好让各位都在宅院里站着,咱们进厅里说?」

  「好。」

  严婳熙做为主人,将全部人都请进了客厅后,才慢慢说道:「所谓的成药制,便是根据常见的疾病预先开立药方,只需经过开端的断定,也便是分检,确认是这样的疾病无误,就能够直接拿取成药。」

  「为什么要采纳这样的准则?大夫的职责便是为人治病,假如人人只拿药,那还需求大夫吗?当然,这对咱们药行来说没有影响,但对妳家的医馆影响不行说不大。」

  这是冯承绍的疑问,当然也是童格的。

  夏景烨没有马上问询,而是很细心的等著严婳熙的答案。

  严婳熙不经意看见他细心倾听的表情,能有人如此细心的听取自己的主见,真的是个不错的感觉。

  「来医馆治病的病患,各种大病小病都有,人一多很耗时,但时刻的糟蹋仅仅可看见的丢失,还有些人每天睁开眼就得去赚钱吃饭,哪里有空排队等治病,所以时日久了,有些人就不爱上医馆,想靠着多疗养来治病。小病靠着人体自身反抗,恢复了还好,但没照顾好的话,变成大病的也大有人在。」

  夏景烨闻言点了允许,他确实忧虑毅军里头有这样的问题,很显然的,严婳熙好像有处理的办法。

  冯承绍看见两人一人解说、一人允许,对两人的默契有些膈应,「医者少、患者多,这是无法改动的,不得不说,患病也得有患病的本钱,若连这点时刻也等不了,那并不是大夫的职责,没有人生来便是相等的。」

  冯承绍出生于富有人家,严婳熙无法改动他的主见,所幸身为皇子的夏景烨好像不将此事以为天经地义,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眼前的可不仅仅一个受封在外的亲王算了,好像也是储君呼声最高的人选,若他能苦民所苦,未来又真的继位,至少这和平之治应该能继续下去。

  「人生来确实不相等,我知道即使千百年之后,这点也不会有所改动,但他们不应因这样的生存环境导致无法承受公正的医疗,我说的办法虽然不必定最好,却必定能暂时处理这样的问题。」

  夏景烨总算开口了,「请严姑娘跟本王说说怎样处理吧!」

  「殿下,医馆里除了正式的坐堂大夫,还会有其他的见习大夫,一般只需不是太严峻的病,他们诊脉都能诊出来,由他们先开端为病患诊治,小病可直接拿成药,复诊时也不需再经过大夫,直接依相同药方拿取成药就好。

  「若第一次就诊时真的有见习大夫诊不出来或是比较严峻的疾病,再让正式的坐堂大夫来诊治、开药。成药所针对的病当然仅仅一些小病,例如风寒、腹泻、止痛这种症状,病患能够直接拿药,支付药钱即可,不必付诊金,如此大夫不必辛苦的看一整天病患,病患也能省一些钱,对两边都有优点。」

  夏景烨听了,颇认同这样的办法,他以为童格听了也能心照不宣,一回头想问询他的意思,却看见他皱着眉头好像不甚满足。

  童格是听过严长纮名号的,所以当他需求第三家药行合作时,才会在许多药行之中挑选了严家。而严婳熙名不见经传,并且提出的分检制他不太能承受,她终究只需十五岁,有些主见真实过火单纯也过火儿戏。

  「严姑娘,不经大夫诊治怎能拿药,又怎能信赖那些见习大夫?我知道严姑娘也在医馆见习,但严姑娘终究年岁尚轻,或许对与自己相同的见习大夫过火自傲。」

  夏景烨倒不认同童格这话,他说确实实是一个问题,却无关年岁,「本王以为这个分检制的问题出在见习大夫的医德而非才干。严姑娘或许年青,但她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就代表于医德上她并不让人质疑,有医德的见习大夫对自己没有掌握的疾病会慎重看待,天然不会随便给病患开药。

  「严姑娘,本王却是有个提议。不能否定,有些疾病的症状或许与一些小病相同形成误诊,所以在分检制之下,最好初度拿药不宜超越三天份,若三天之后症状并没有改进,那么仍是该转给坐堂大夫看诊,若有改进才可续拿成药。」

  严婳熙很意外,她确实是订下了三日份药量的规矩,仅仅这是细则,因而她并没有阐明,没想到夏景烨并非医者,竟然也能想到这一点。

  夏景烨看见严婳熙先是惊奇,然后显露了笑脸,大约也理解她的意思了,「想必严姑娘早就想到了,是本王多嘴了。」

  「请殿下别这么说,殿下爱民如子,设身处地的为大众想,民女对殿下身居高位能有此胸襟,觉得十分敬重。」

  「严姑娘谬赞。」

  严婳熙看夏景烨好像十分有爱好,她不由得想多说一些,「所谓成药,为了时刻上精简,也为了防止药材的囤积或是受潮蜕变,我会将药材炼制成药丸。」

  「药丸?怎样制造药丸?」

  这是一个别致的名词,甭说冯承绍、童格及夏景烨这种外人,连于静萱都是第一次听严婳熙说起。

  严婳熙之前向严长纮提起时,严长纮也十分意外,他说他曾在学医时听师父提起过,但从没人真实制造药丸来贩售。

  「把药材研磨成粉,加上煮过的蜂蜜揉成丸,晒干之后便是蜜丸。若蜂蜜的本钱太高,也能够浇水去摇,像做元宵那样,做成水丸。」

  夏景烨原想着煎药是一个不小的作业量,可若有了药丸,确实能够减轻军医营的担负。

  「严姑娘,妳所说的分检制适用于具有少量坐堂大夫调配多位见习大夫的医馆,不知像军医营这样共有三名正式大夫的当地,妳是否有办法做调整?」

  「能够的,能够依专科来分类。」

  「本王期望妳组织一个时刻,好好向毅军军医营阐明妳的准则,药丸制造完成后,本王期望妳也能一起向军医营介绍。」

  童格对这样的准则还有疑问,若严婳熙能更细心地阐明,最好再说一说药丸的事,或许真能对军医营现在吃重的作业发作帮忙。

  严长纮入内时向夏景烨一揖,夏景烨便马上让他入座,并暗示童格解说来意。

  「严大夫,关于徐副将日前来医馆时听到您与柳老板争辩一事,殿下及军医营都没有不信赖您的意思。」

  严长纮历来磊落,已然柳敬忠那时这么说了,就代表或许有其他人也如此质疑,他不能容许严家的招牌被抹黑,「请军医营前往药田观察是为了杜悠悠众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我严家的名声,所以童大夫不必介意,虽然组织便是。」

  「此外还有一事,柳老板曾提起药田里有座怪房子,您解说说那能让药材的质量变得更好,这一点我却是颇有爱好,仅仅碍于这或许是严家的祕法,不能别传……」

  严家医馆及药铺虽然有什么决议计划都要严长纮允许,可实践管事的是严婳熙,所以他便道:「那并非我严家祕法,不过确实是小女的主见。」

  严婳熙一贯不藏私,大方说道:「童大夫无须介意,若童大夫想观赏,药田的事宜由我师妹担任,就看童大夫何时有空,我让师妹去组织观察,我也会伴随。」

  童格望向了夏景烨,他能作主军医营的全部事,但要离营仍是得夏景烨赞同,不然便是擅离职守。

  「如此甚好,仅仅现在严姑娘受着伤,又要预备医考,不如待医考完毕后再组织时刻,仅仅先将此事定下,严大夫及严姑娘觉得怎样?」

  严婳熙天然赞同了夏景烨的主张,「就依殿下说的做吧!」

  正事已谈完,夏景烨本要告辞,之后忽然想起刚才严婳熙与冯承绍的对话,便决议表达一下自己的恭喜,「传闻严大夫生日将至?可会举行寿宴?」

  严长纮并不爱高调行事,起先并不年年过寿,但严婳熙六岁那年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之后她就变得十分注重生辰,或许是怕过了本年不知是否会有下一年,所以严长纮便依了她。

  严婳熙及于静萱是小辈,往往只在家里过寿,但关于严长纮,严婳熙就十分注重,年年都非得办寿宴不行,况且本年是他的整寿,严婳熙及于静萱更计划大举筹办。

  「小女计划举行,但是草民以为并不必要。」

  「严大伯,您本年是整寿,怎样也该好好办个寿宴。」冯家是年年过寿的,冯承绍天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当。

  夏景烨听到是整寿,也加入了劝说,「大众能过上好日子,年年过寿,那代表陛下之治风调雨顺、安居乐业,本王天然是乐见的。」

  严长纮被这么一说,倒不敢再说不办了,「殿下这么说,那草民不办就罪过了。」

  于静萱掩嘴轻笑,其实就算师父不愿意,婳熙也现已着手组织,仅仅婳熙忙着医考,因而她先把这事揽了下来。

  「已然此事已定,严大夫,届时给本王一张帖子,本王定当亲身前往恭喜。」

  「怎好劳烦殿下,草民愧不敢当。」

  「若严姑娘的分检制、成药制真能在毅军里实施,那但是帮了军医营一个大忙,本王焉有不来致意的道理?请严大夫莫推托。」

  严长纮闻言,只好恭顺的应了。

  如此作业皆已谈妥,夏景烨便领着童格脱离。

  眼看严婳熙笑着送他,冯承绍心里总觉得不太舒畅。他不否定毅王身为皇子,位高权重,并且本年已二十五岁的毅王与他比较,在严婳熙眼中必定老练慎重许多。

  严婳熙有一种气质,让她看起来有着超龄的正经、老练,能受她喜爱的想来也是年岁要大上许多的男人。

  虽然知道夏景烨与严婳熙是两个国际的人,不会有交集,但冯承绍总是期望严婳熙能少看其他的男人,多看自己一眼。

  可他该怎样让她改动主见,改进他们现在甚是疏离的联系呢?

  冯承绍知道这不是一蹴可几的事,把那株野山参留下便也告辞脱离。

  严长纮收下了那株野山参,听于静萱解说后,知道这野山参的由来,不由得叹了口气,「婳熙,妳长进了,我都没诊出妳虚不受补,妳倒自己能诊出来了?」

  严婳熙看着父亲,没有一点困顿的感觉,「爹爹还不知道女儿的心思吗?就仅仅找个托言回绝冯令郎算了。」

  「我觉得承绍这孩子不错,妳也到了该议亲的年岁—— 」

  「爹!女儿说过了,女儿知道他的时分他才那么一丁点大,女儿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严长纮觉得无法,怎样女儿的口气像在说一个小辈相同,「妳也不想想,妳知道他的时分,自己也只需一丁点大。」

  严婳熙愣了愣,好像有什么话没说出口,最终仍是回绝,「总归,我与冯令郎之间不或许。」

  「那妳说说,妳想要多大年岁的才看得上眼,妳可别跟爹爹说,想嫁像爹爹这样四旬的男人。」

  「女儿要真想嫁年过四十的男人,爹爹能赞同?」

  「当然不赞同!」

  严婳熙噗哧一笑,再说出口的话也只能让严长纮稍稍定心一点,「人家都说女大三,抱金砖,我算算啊……年岁最小的,女儿至多能承遭到二十五岁,再小就不行了。」

  「我是不是把妳养傻了,妳才十五岁,女大三的话,妳能承受的最小年岁应该是十二岁。」

  「爹爹,您不睬解,总归,年岁小于二十五的我不要,请爹爹记住了。」

  严长纮看着她那满足的表情,他怎样觉得这是女儿不想嫁的托言,二十五岁了还没成亲的人选确实不多,她该不会是变相的拒婚,是为了让他找不到能够帮她议亲的目标而采纳的作法吧?

  「妳啊!我就等著看,看届时缘分来了,对方仍是个小于二十五岁的,妳怎样无懈可击。」

  「爹爹先别忧虑我的婚事了,先忧虑我能不能考过医考吧。」

  「妳终归是要嫁人的,我能容许妳看诊,但妳未来的夫家可不必定容许妳出头露面。」

  「哼!想绑着我一辈子的男人,我才不嫁。」

  「妳啊……」严长纮较为无法,是不是他把女儿给宠坏了?

  于静萱看这又是一场无果的争辩,出头缓颊道:「师父,您就别忧虑了,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的,婳熙的美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您就别逼她了。」

  「欸……我又能怎样?难不成绑着她上花轿?妳啊!别一贯挑、一贯挑,挑到嫁不出去才好。」

  第三章 报名医考受刁难

  今日是医署医考报名开端的第二天,严婳熙也是直到此刻,才知道要报考医考并不如她一开端想像的那么简略。

  严婳熙一贯寻求满有把握,所以当她决议要报考时,就现已细心研读了医署的条件,在必定自己契合资历后才决议报名,却没想到她仍是遭到了刁难。

  昨日她就来报名了,虽然医署考试不限年岁,但因为她是女子,担任受理报名的官员底子就不屑让她报名,只说她超越了时刻。

  严婳熙以为真是自己的问题,今日特意早点来,但那官员又以时刻太早还没开端报名为由回绝了。

  当严婳熙脱离报名处往回走时,却见一个男人前来报考,并且他的报名被受理了,这让她开端置疑,自己是不是遭到刁难了?

  是因为年岁?仍是因为她的女儿身?

  在医馆当见习大夫时,这两点一贯是初度前来的病患不信赖她的原因,但医署的官员不应也存在成见才是。

  「妳想……咱们是不是得送些银子疏通?」于静萱说著,她管的是药铺的生意,偶然是要用些小手法才干让生意顺顺利利的进行。

  严婳熙想了想,觉得仍是得站在有道理的这一方,送钱是不行的,「交给我吧!我今日非要报名成功。」

  「嗯,就依妳,报名成功了,我给妳买灌糖香庆祝。」

  「灌糖香」有一个严婳熙比较了解的姓名,叫做糖炒栗子。她酷爱吃栗子,对这小点心但是爱不释手,惋惜整个津凌城只需一家茶室有卖,并且还每日定量。

  「这但是妳说的喔!」

  「嗯,必定。」

  「那咱们走吧,为了糖炒栗子,我必定要报名成功。」

  于静萱不由得笑了,她这个师姊看上去超龄老练,却总是会在某些时分显露这么单纯心爱的姿态。

  说得好像报考是为了吃灌糖香相同,分明便是为了能考医考,将来当坐堂大夫啊!

  大庆中央集权,虽然有功皇子或亲王能具有封地,但仅止于虚封,皇帝赐予封地仅仅一个荣耀的标志,皇子及亲王并不享有控制封地的实权及食邑。

  已然仅仅种荣耀,封地之主天然也不存在所谓无诏不得脱离封地或不得回京的约束,所以夏景烨由战场回归之后便在各地置产,特别是他封地地点的毅州津凌城。

  这些工业他并没有亲身办理,大多交给信赖的管事,而各地管事则向一位总管报告,该总管名为羽娘,是夏景烨一名军中心腹的遗孀。

  最初他仅仅为了给老部属的遗孀一个安居乐业的当地,没想到她才干甚佳,这几年他便定心让她当了总管,并办理着他在津凌城的工业。

  今日是羽娘例行向夏景烨报告的日子,夏景烨与徐天磊身着常服,骑马前往津凌城中的一间铺子。

  两人经过医署时,看见门前有人争辩,夏景烨被招引了留心力,扯动缰绳停下马匹。

  徐天磊也跟着停了下来,「殿下?」

  「那儿在做什么?」

  「大约是医考开端报名了吧!」

  夏景烨定睛一看,竟然看见起争辩的是医署的官员及严婳熙。

  间隔上回在严家碰头已有半个月的时刻,严婳熙的伤看来好了许多,至少能自行走路,无须依靠轮椅,并且还有力气与人争持了。

  夏景烨下了马,把马交给徐天磊栓好,自己则静静的走向报名处,想了解状况。

  一般来报名医考的人只需把报名文Casino交上即可,而严婳熙却是卡在了缴交文Casino这一关。

  医署的报名并没有多大的门槛,但识字及懂得经络是必要的,这文Casino说来便是一个初试,有必要要报名的人亲填,上头除了得写上身分材料外,还得填写半身图上标示的五个穴道称号,穴道正确就受理。

  严婳熙看那官员不理睬她,便清了清嗓,「怎样了?我交规费的银子是假钱吗?」

  「钱是真的。」

  「仍是这文Casino有问题?」

  那官员没有理她,端了一杯凉水喝了一口,死后还有小厮拿着扇子为他搧风。

  「我具体看过规章,只需是亲填报名文Casino,并且穴道填写正确,都可报名,请问……我穴道填得可正确?」

  那官员垂头一看,五个都正确,字仍是簪花小楷,规矩极了,一点错处都挑不出。他只能斜睨严婳熙一眼,口气不善的说著,「填正确了又怎样?」

  「那怎样不受理?还有疑问?」

  「人身上的穴道就那几个,妳会填不代表妳的医术就好。」

  严婳熙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人体身上的穴道大大小小几百处,哪里是他说的「就那几个」。虽然这个初试对会来报考医考的人来说门槛并不高,但咱们都承受了相同程度的初试,就有必要天公地道才是。

  严婳熙随意拉了一个人站在官员面前,「这位大人,您看看这人,觉得他医术好吗?」

  「我又不知道他,怎样知道他医术好欠好?」

  被严婳熙拉住的人怕被牵连,甩开了她的手,远远的站到了后头。

  「那您要怎样知道他医术好欠好呢?」

  「妳是傻子吗?没考过医考,我怎样知道他医术好欠好?」

  「您说得好极了,我十分认同您的说法。」严婳熙说完,就看见那名官员一脸满足的姿态,她便是要这样引他入彀,让他不能辩驳自己的话。

  「已然知道,那就速速离去,别在这儿糟蹋我的时刻。」

  「您刚才也说了,光是看表面,您并不知道一个人的医术好欠好,要经过医考来判定,已然如此,您只看我表面,又怎样知道我来报考医考是糟蹋时刻?总得让我考了,您才干知道我有没有资历当一名大夫吧!」

  那名官员一时哑口无言,想了半天才挤出话来,「妳看看来报考的人,就没一个像妳这样仍是个娃儿的,如此儿戏。」

  「医署已然要根绝我这样的『娃儿』来报考,就该进步报考的门槛,已然医署订了这样的初试,就代表医署确定只需能经过都能够报考,已然如此,怎样能怪我这个『娃儿』跟其他人懂得相同多,相同能经过初试呢?大人您到底是质疑我,仍是质疑医署的规章?」

  那名官员发现自己被扣了一顶大帽子,除了无法辩驳以外,还看见其他人一脸看好戏的神态,当然也有看来似在质疑他的人。

  她才干过不过得了,自有医考能够检定,难不成他以为医考是虚设的,会让这名女子即使才干缺乏也能经过?

  那名官员最终只得咬著牙,横眉竖意图收下了严婳熙的报名文Casino。

  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全部的徐天磊由衷的说道:「想不到严姑娘挺伶牙利齿的,面临刁难也能化解。」

  夏景烨由上回惊马作业时就发现严婳熙处变不惊,现在遭受刁难也懂得以理服人、力排众议,确实颇让他冷艳。

  那头的师姊妹两人并没有发现夏景烨及徐天磊在旮旯看着她们,还沉浸在成功的高兴中。

  严婳熙高兴得不得了,一脸成功的笑脸,她回头关于静萱说:「静萱,我成功报名了,别忘了我要吃沁馨楼的糖炒栗子。」

  在一旁听见的夏景烨挑了眉,本来……灌糖香也能够叫做「糖炒栗子」?严格说来,灌糖香除了糖,也有用碎石子炒,这姓名却是恰当……

  「好好好,咱们这就去买,不过灌糖香是定量的,被这么一担搁,也不知道买不买得到。」

  「我不论,我独爱吃糖炒栗子了,就算今日买不到,明日也得给我买。」

  「好,买买买。」于静萱边说边拉着严婳熙走,带着无法的笑脸,都不知道谁才是师姊呢!

  得知严婳熙喜爱沁馨楼的灌糖香,徐天磊悄悄看了夏景烨一眼,只看见他抿嘴轻笑。

  夏景烨发现了徐天磊的视野,便作声指令,「你去奉告一下,满足严姑娘的需求。」

  「包含定量的灌糖香?」徐天磊有些意外,能让殿下破例的人不多。

  「对!让掌柜尽量合作,有问题能够提出来处理。」

  「属下理解。」

  徐天磊脱离之后,夏景烨走到报名处旁。

  医署的人见毅王亲身前来,虽然不解他为何大驾光临,但仍是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而那个刚刚收了严婳熙的报名文Casino,正发怒想揉成一团的官员也在其间。

  夏景烨看着他手上的文Casino,那名官员这才放下,在桌上好好摊平。

  他拿起那份文Casino,看见了上头清秀的笔迹,问道:「这名姑娘的报名文Casino有问题吗?」

  那名官员出了一身也不知是热的仍是吓出来的盗汗,报名文Casino就在毅王手里,他可不敢蛮干,「毅王殿下在此,下官哪敢有什么疑问。」

  「等等,这话本王不睬解,是因为本王在,这份文Casino才被受理?」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那就好,本王跟这份文Casino可没有联系,别让本王听到不应听的。」

  「是是是!」那官员又拭了拭汗。

  「所以,这份文Casino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

  「那么她能报名吧?本王不期望届时这位姑娘因为不能参与医考而有贰言,那对医署的名声可欠好。」

  「下官理解。」

  那名官员不敢再造次了,他想,就让她报名吧,不过是一个小姑娘,没本事考上也说不定。

  夏景烨这才满足的脱离了报名处,说来,刚才看见严婳熙遭到刁难,他本想上前相助,可他发现严婳熙说出的话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他若出头反而像是来施压的,倒不如让她自己处理。

  而严婳熙也没让他绝望,她确实凭著自己的才干让官员受理报名,仅仅她防不了这官员的暗里动作。

  这么多报名文Casino,总会有一两个遗漏的,这名官员大约是想用这样的托言搪塞,而他已然正好看见了,就不会无视,让这种作业发作。

  与此一起,沁馨楼那头,当于静萱及严婳熙走到门口时,徐天磊现已拿着一大包灌糖香等在那里了。

  「这是殿下为了恭喜严姑娘在报名处展示的机敏体现,得以报名成功所送上的贺礼。」

  「刚才毅王殿下也在?」

  「是,在一旁看着呢!」

  严婳熙高兴的接下一大包灌糖香,这么一大包,早就超越了约束的数量,看来毅王亲身出马,定量两个字好像虚词。

  「太棒了,请替我谢谢毅王殿下,若不是他,怕是买不到这么多呢!」

  「严姑娘这话不假,整个津凌城内除了殿下,沁馨楼谁都不会买帐。」

  「沁馨楼的布景这么硬?除了殿下谁的体面也不卖?」

  徐天磊忍俊不住,终究殿下不是那种会把自己名下工业拿来说嘴的人,「沁馨楼的布景当然硬,除了殿下,大约只需皇帝陛下的体面肯卖了。」

  严婳熙震动的瞪大眼,正想问是什么布景,然后她忽然想到了一个或许,「这沁馨楼……该不会是殿下的工业吧?」

  「没错。」

  「那么……不知殿下能不能给我一个小小的便利,我特别爱吃灌糖香,可不行以允我不必定量?」

  「婳熙……」于静萱对这个师姊颇无法,她什么都好,便是有一缺点—— 「吃」,只需有好吃的,怕是都能把她给拐到大山里去住。

  徐天磊好像早知道她会有此一问,道:「殿下现已让我奉告沁馨楼的掌柜了,只需严姑娘来的时分灌糖香还没卖完,都没有定量的问题,乃至严姑娘若能提早奉告,沁馨楼也能为严姑娘备好妳要买的数量。」

  「真的?太好了!请替我慎重的感谢毅王殿下。」

  「我还有事得陪着殿下去办,就先告辞了。」

  「送徐副将。」

  「不必。」

  徐天磊脱离后,严婳熙抱着大大的一包糖炒栗子,高兴得不得了,想着能知道一个有特权的人仍是挺不错的。

  于静萱看着严婳熙那高兴的姿态,又想想身为人中龙凤的夏景烨,觉得除了身分,两人倒还挺相配的。

  严婳熙因为报名了医考,所以晚上都在熬夜看医Casino做预备。

  一日,她夜里看Casino看得累了,到宅院里逛逛,这才发现一进院的灯还亮着。

  她到前头一看,却见严长纮熬夜收拾脉案,竟收拾到病倒了。

  前来严家医馆看诊的人一贯许多,严长纮历来只能在晚上收拾脉案,这才把自己累病了。

  严婳熙正好借着这个时机,再次试着压服严长纮采行分检制。

  分检制、成药制是一种新的主见,严长纮忧虑病患的承受度,因而起先并没有赞同。但发作这过后,他躺在床上考虑了几天,想到自己病了反而更不能为病患看诊,总算承受了严婳熙的主张。

  严家医馆的见习大夫是严婳熙,所以病患前来看诊都由她做开端的分检,于静萱则担任药铺那儿的作业,由她凭严婳熙写下的脉案,决议开给病患药丸或药材。

  一开端大都病患都不太能承受,坚持只想让严长纮诊脉,严婳熙却据守准则,表明愿意承受分检制的病患能够优先看诊,其他不肯承受的病患得比及严长纮看完正规送到他那里的病患才干替其他人诊脉。

  因仅有少量病患承受这办法,而严婳熙诊脉的才干不弱,大部分的人都是拿了成药就能够的,因而不想经过火检制的病患不必等太久,承受的病患人数便没有增加。

  可经由分检制拿药回家的病患发现这个准则也不差,有些病其实是无须诊脉也知道的小缺点,只需到于静萱那里说了自己的症状,于静萱便会给他们一些药方,节约许多看诊时刻,看诊费用更是降低了不少,关于那些较为贫穷或是整日赚钱都没时刻治病的普通老大众来说,成药制确实更契合他们的需求,严家医馆所选用的办法因而逐渐被病患所承受。

  如此,严长纮的作业担负总算轻了些,脉案能够在看诊完毕后马上收拾,再也不会有熬夜收拾的状况了。

  不过要采行分检制,药丸的需求量不小,准则才实施没多久,就又到了要制造新药丸的时分。

  严长纮本不想担误严婳熙备考,却发现她花了许多的时刻研发原先不在他组织内的药丸及药散,连备考的事都暂时压下了。

  「婳熙,妳做这些是……」严长纮把严婳熙正在参阅的医Casino及药材拿起来细看,不解道:「这药材……好像是针对内伤及外创,乃至还有麻药?为什么研发这些?」

  「我想做一些内伤药丸及外创药散,至于麻药……我有其他主见。」

  「外创药散药铺里本就有,但妳研发的好似是专门针对大创伤的,还有这内伤药丸……若是内伤,仍是服用汤剂最佳。」

  「总有些人不方便利、不得已得服用药丸的。」严婳熙扭扭捏捏的便是不说出用处。

  严长纮虽然不解,但看女儿扭捏的容貌,也猜出这是女儿心思,再想到这些药的用处,马上就想到了一个或许—— 

  「妳是为毅军预备的?」

  好像是意外父亲马上就猜出来,严婳熙显露了惊奇的表情,继而发现自己这真是屈打成招,只好认了,「是……是为毅军预备的。」

  「妳为毅军这么用心,乃至担误了备考,是有什么原因吗?」严长纮不得不问。

  毅王是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因为经常交游毅军兵营及毅王府,津凌城大众有不少人都见过他玉人一般的容貌。在交游时他总是身着戎装,一身正气,而穿戴戎装容色都如此摄人,换身常服或正装想来更是颠倒众生。

  毅王虽然是个皇子,却毫不傲慢,且或许是因为终年在外征战,不光皇族的贵气未失,还有一股坚毅之气,津凌城里不知有多少高门贵女心仪于他,仅仅他早年在外征战因而一贯未娶妻。

  若女儿对毅王有了其他心思……严长纮实不肯见。

  严婳熙看着父亲不甚认同的表情,知道父亲误解她对毅王的心思了,急速解说,「爹爹您别误解,我会这么用心是因为受了毅王欣赏,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严婳熙身为女子,确实有许多不得已之处,父亲很支撑她,但那是因为他是她的父亲,出了严家,多的是不认同她才干的人。

  她知道自己有资历也有才干成为医者,但即使是像冯承绍这样倾慕着她的人,都不以为她具有这样的实力,但是毅王这个只见过几面的生疏人却是如此认同她,她怎能不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他说军医缺乏是军中常见的问题,行军时煎药不方便,她便特别为毅军调制出了内伤药丸及外创药散。

  「确实如此?」严长纮算是个开通的人,什么儿女的婚事有必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从不认同,他期望女儿美好,当然觉得女儿的婚事得她自己赞同了才算,但若对方是毅王,他着实不敢想,也期望女儿不要想。

  皇家……不是那么简略进的。

  「爹爹,女儿现在连交个朋友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天然不是,妳……好自为之。」

  冯承绍自从那日在严家医馆见到严婳熙因为毅王的必定而欢喜的姿态,心里便一贯不是味道。

  奴隶阿保看得出来近来他家少爷闷闷不乐,也知道少爷很喜爱严姑娘,不过见过两人共处的人,都知道严姑娘底子对少爷无心。

  「阿保,你说我该怎样讨一个女子欢心?」

  少爷这真是病急乱投医啊,我自己都还没娶媳妇呢!阿保心里这么想着,但他是忠仆,必定得帮少爷好好想想的。

  「要不……看看严姑娘最喜爱什么,少爷依样送个小礼物给严姑娘?」

  严婳熙喜爱什么?她总是穿戴俐落,发上鲜少戴着饰物,天生丽质的她更是不像其他女子会略施薄粉,身上总是带着药香,并不运用香粉、香料,她能喜爱什么?

  要说她真的喜爱什么,那便是对医术的寻求吧!难不成……他得送严婳熙一本医Casino?

  「严姑娘她……怕是看不上素日里送给女子的那种俗物。」

  阿保想了想,只能认同的点允许,「要说这严姑娘,现在最注重的应该是医考了,仅仅严姑娘虽然往常在医馆当见习大夫,可她的医术终究到什么程度?真能考过吗?」

  阿保这话却是提醒了冯承绍,严婳熙现在最注重确实实是医署的考试,而偏偏……

  他对她是不是能考过并不抱太大的决心,因为他知道这并不简略,特别她才十五岁,从来没有传闻有谁能够在十五岁的年岁就考过,就算是严大夫,也是过了二旬才经过医考的。

  仅仅冯承绍不知道,严长纮他四岁启蒙,得先学学识再学医术。或许在他来说这么年青经过医考是天才、是神医,但严婳熙与严长纮的起点本就不相同。

  冯承绍想,若能在这事上头帮上忙呢?是否能让严婳熙感谢他,从而拉近他们的间隔?

  「阿保,明日你替我去送拜帖。」

  刚说到医署,少爷便说要送拜帖,阿保马上联想到那一位,「少爷是说傅大人吗?」

  医署在各城都设有分署,担任当地事宜,若衙门遇到与医事相关的刑案,也会请医署的官员帮忙处理,而阿保口中的傅大人名为傅鸿钰,便是医署里的官员之一。

  他的官职不大,便是七品小官,但在分署仍是出得上力的。冯家是药商,有时会有律法上的问题,所以会送些贡献曩昔。当然冯家并不是什么市侩,仅仅送了贡献便不简略遭到刁难。

  已然是往常就有交游的冯家,傅鸿钰一知道冯承绍想访问他便没回绝,约在了闻名酒楼东来阁。

  冯承绍不光先订了包厢,还有酒有菜的设宴款待傅鸿钰,之后才奉告了傅鸿钰他的意图。

  严婳熙这个姓名,傅鸿钰并不生疏,他听担任受理报名的人说有个十五岁的女子想报考,他听了较为不屑,甭说她是个女子,更况且她才只需十五岁。

  虽然本朝关于女子的捆绑并不如前朝严峻,但像傅鸿钰这种在医署里浸淫终身的老医者,是不觉得女子学医能有多大成果的,特别能在弱冠之龄获得大夫资历的他可没见过几个,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能考得过?

  不过……虽是受理报名了,却不代表他不能在冯承绍面前伪装一下,得些优点。

  「你说的这位考生本官有形象,她报考时用了些手法……」

  不出所料吗?冯承绍本就在想严婳熙怎样得以报考成功,本来她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法啊!医署里有傅鸿钰这样的官员,她怕是以银子疏通的吧,不过已然有异声,想必她是银子没送足,有些人分不到,才想刁难她。

  「傅大人若有什么话,请虽然说。」

  「医署里不是没有人提起过要撤销她的报考资历。」

  「傅大人有法子处理吧?」

  傅鸿钰看得出来冯承绍的心思,想着已然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他不剥一层皮不是太对不住自己了,「本官能保证她能应考,当然……若想再有其他,就得多支付一点价值了。」

  若严婳熙幸运真的经过了,那是她的本事,他又白白拿了冯承绍的贡献,这么大的功德他怎样会放过。至于她若过不了,这也正常,届时推给由医署本署派来的官员就好。

  每回医考,朝廷都会派一名本署的官员进行检查,本年正好轮到津凌。本署的官员一般仅仅督察,大多不会介入医考事宜,只需严婳熙不做什么出格的事,倒也不至于被他给抽出卷子撤销资历,所以刚才的许诺仍是能做到的。

  傅鸿钰早就打定了主见,严婳熙没经过就让那个官员揹黑锅吧!总归冯承绍自己送贿,也不或许去跟自己对质。

  冯承绍理解,傅鸿钰是在跟他要贡献,并且这样的说法,怕是这回得疏通的人不只他一个,看来是要花上一大笔银子了。

  城中一富贾的宅子里有一座精美的园子,园子之中坐着一名容貌秀美的佳人,但这佳人脸上却有不协调的丑恶恨意。

  她是柳敬忠的千金柳文心,严格说来,她才是冯承绍的「世家妹妹」。

  在津凌城中有两大药商,一是冯家,另一便是柳家,津凌城的药铺所用的药材简直都是向这两家药商批发而来。

  冯柳两家都是药商大盘,也有协作联系,算到现在已是总共三代几十年的友谊了。因为友谊匪浅,柳敬忠曾向女儿提过要让两家亲上加亲,而柳文心从小就一贯暗恋着冯承绍,自是愿意,她却意外发现冯承绍心仪的人是严婳熙。

  自从严家药田改种常用药材后,与各家药行的生意就完毕了多半,这不打紧,可因为严家药田产值高、质量好、价格又合理,不光足以自用,还能盘给其他药铺,多少冲击了大盘药商的生意。

  严家与冯家药材品项重复的少,所以和冯家还能保持协作联系,但与柳家的重复性高,那可就成竞赛联系了,所以两家的千金偶然相见,柳文心找届时机就会寻严婳熙的倒霉。

  可想而知,柳文心知道冯承绍心仪的人是严婳熙后,该有多么嫉恨,所以她一贯深思考虑给严婳熙一个经验,也真的动了点小四肢。

  上回严婳熙的马鞍藏针便是她让人做的,其时她听到奴隶回复说严婳熙抵触了毅王的行伍,自己还受了伤时,便高兴的想着严婳熙此次必定吃不完兜著走,哪里知道接着没看到严婳熙被毅王问罪也就算了,反倒还听见冯承绍对严家人献殷勤,她当下气得发昏。

  「你说……她报考了医考?」

  去探问严婳熙音讯的奴隶答复,「是的,大小姐。」

  「严家与毅军近来触摸频频?」

  「是的,这是由老爷那里听来的。」

  柳文心显露了冷笑,若只针对冯承绍对严婳熙献殷勤一事,父亲并不必定会采纳多大的举动,终究在父亲眼中,结亲目标并不是非得冯家不行,没必要特别针对严家,但严家与毅军触摸频频,这事必定让父亲忌讳。

  她知道,自己得想个办法推父亲一把了。
您需求登录后才干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医流才女》作者:田芝蔓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医流才女》作者:田芝蔓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