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睡了总裁不认帐》作者:金晶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97 | 回复1 | 2020-4-18 20:1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睡了总裁不认帐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金晶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22日
【内容简介】
男人的霸气,不必甜言蜜语,要把女性拐上床办了;
女性的固执,不是娇气撒泼,是把男人拐回家收了。

乖乖女陈宝珠一辈子做过最背叛的事,竟是跑去一夜情,
完过后,还欢快地丢下那男人逃了。
由于失恋喝酒, 她醉得压根没看清楚男人的长相,
只觉得这男人床事太骁勇, 变着把戏地折腾,
教她双腿虚软地沾地直打颤。 仅仅她没想过,
压了她做了一夜的男人,不光认出她是谁, 还很清楚地撂话,
他要追她。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为了追上她,
贺珩不光搬来跟她当街坊,还害小心肝犯起花痴, 没办法,
这男人长得实在是她的菜,五官坚毅, 胸膛宽厚,腰身挺立,
笑起来直接把她的心给勾走, 连个渣都没留下。成果不必他追,
她自己傻得送上门, 床布滚了一件又一件,把戏一招一招地变。
她认为, 贺珩会是她的真命天子,谁知,他竟要跟他人成婚了?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4-18 20:12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第一章

  「嗯……啊……不要了,好难过!」

  男人宽宽的手掌紧紧地捏著女性纤细的腰肢,从背面,一下一下地狠狠地撞入女性的身体里。

  女性低下头,就能看到那一根长得不像话的巨物往她身下的蜜穴里钻,每一次插进去都能刺进她身体里的最深处,刁钻地在她体内磨著各个视点。

  一丝混著赤色的浊液被巨物给逼出了她的身体外,顺着交合的当地,一点一点地流出来,淫靡地滴落在她的脚踝处,会聚成一朵美丽的水花。

  她又痛又麻,却奇异地觉得很舒畅,这种舒畅对立地令她踡缩着脚趾,仰著后脑杓,无助地娇喘著。

  「妳叫什么姓名?」男人性感的声响在她的耳边响起。

  「宝、宝珠!」她忽然啊的一声趴了下去,身体剧烈地颤抖著,身体某处被他的巨物顶端顶弄到了,她瞬间就软了。

  「宝珠?」男人好听的嗓音跟着他落在她细长脖颈处的吻,低声道:「很心爱的姓名。」

  她被夸得浑身泛红,历来没有人说过她的姓名好听。

  她在高潮中颤抖著,待那一阵快感曩昔之后,紧窒的花穴似乎有了自我意识般,自动地夹着在甬道中缓慢活动的巨物。

  男人的动作一顿,一手捉住她的脚踝,一手操控着她的腰身,她只觉得眼前一花,目光从白色的床布移到了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上。

  而他的巨物在她体内旋转了一圈,变得愈加的硬挺了,犹自沉浸在快感之中的她无法自己地宣布娇吟,「啊!别、别这样,我不可了,呜!」

  「能够的,宝珠,妳能够的。」

  她的目光从水晶吊灯上往男人的身上移动,可还不等她看清那个男人长什么容貌,炙热的大掌一边一个地捏住了她饱满的胸乳,他的腰身如波涛般上上下下地崎岖。

  失去了他的禁闭,她如小舟般在他制造出的波浪中摇晃着,她娇娇地吟哦著,双腿忙不跌地勾住他的腰身,以免被他撞出去了。

  可即便这样,他仍旧力气大的惊人,每一次一撞她,她就无法自己地往上移动,她连洗澡时,自己都羞于碰触的胸部和花穴,皆被男人强占著,被他任意地戏弄著。

  她咬著唇,操控着身体里那一道骁勇的情欲,「你轻点,呜,求你了,轻一点,啊!」

  「怎样轻?」他的声响里带着一丝揶揄,「妳放松点,嗯?」

  她认为这样会快点,所以她点允许,听话地将双腿张得更开,柔韧性极好地张到了最大的标准。

  模糊间,她如同听到他轻轻地笑了一下,听他夸了她一句,「乖女孩。」

  乖女孩应该有奖赏,而他的奖赏便是松开那一对勾引着他捏爆的胸部,移到她的大腿上,压着她的双腿,精瘦的腰腹在她白嫩大开的双腿间大起大落。

  「啊……骗、骗子!」她大声地泣诉著。

  他不闻不问,垂头吻住她的唇,巨物吞噬般地插进去,再狠戾地带出来,激得她浑身轻颤,蜜穴的水流个不断。

  她模模糊糊,半瞇著脸,看不清男人的脸,却看见男人半垂著的眼,长长的睫毛让女性都要妒忌,如茸毛般轻晃着,无声地撩着她的心弦。

  「啊……我……」

  在他骁勇的冲击下,她溃不成军,哭着在一片白光中达到了高潮,花心迎来一阵炙热的液体,浇灌着她颤抖不已。

  「宝珠。」他喘着气,喊着她的姓名。

  她昏昏沉沉,尽力睁开眼,想看清他长什么姿态……

  ◎◎◎

  蕾丝窗布在清风中轻轻起浮,陈宝珠睁开眼,看着外面的亮光,打了一个呵欠,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坐着搓了搓眼睛,叹了一声息,又作梦了,作到了那一个春梦,真的好讨人厌啊!

  一个月前,大学刚结业的她被喜爱的学长拒绝了,又被家人怒斥了一顿,跑去喝酒,喝完了酒就回饭馆,成果走错了门,还发了酒疯,跟了一个男人上床,仍是她自动的。

  但,她不记住那个男人是谁了。

  她脸微红,她只记住那个男人很猛,她是被做晕曩昔的,第二天一醒来,男人不在了,她鬼鬼祟祟像做贼相同赶忙回家了。

  一向是乖乖女的她,生平第一次做出这么胆大妄为的作业来,清醒过来都快吓死了,但隐约又有一种背叛之后的直爽。

  她掀开被子,捧著发烫的脸,下了床往澡堂走去,看着镜子里肌肤白净的自己,她又想起那一天回家洗澡时,身上的草莓印,淡粉的,深红的,布满了她的身体,特别是腰间被男人的手掐得瘀青。

  最可怕的便是双腿间,男人应该帮她清洗过了,可是红肿的凶猛,她走路两条腿都在颤栗,像踩在棉花上相同。

  不能想了,她摇摇头,垂头看了看时刻,快十点了,她的Casino店十一点要开门的。

  她开了一间复合式Casino店,叫无家可归,店里供给简略的点心、咖啡、饮料及Casino籍借阅和生意服务,早上十一点经营到晚上十一点,离她住的公寓很近,走十分钟就到了。

  快速地洗漱,换上衣服,喝了一杯水,她拎着包就去Casino店了。她先开了门,挂上open的牌子在门上,又地拿出咖啡豆研磨,预备煮咖啡。

  这时,跟她协作的蛋糕店也送来了甜点和一些面包主食,她拿进来放在橱柜里。

  她不拿手厨艺,唯一会的便是煮咖啡,所以其他的食物要跟其他商家协作,她自己也是挑嘴的人,最初花了很长时刻,吃了不少商家的食物,才决议这一家。

  「小乐,谢谢你,你等一会,我咖啡马上就煮好了,请你喝咖啡。」

  「宝珠姐,我还要送货,下次妳再请我。」

  「好。」陈宝珠允许容许,挥手目送他脱离。

  ◎◎◎

  Casino店里一会儿又安静了,她静静地煮咖啡,没一会,咖啡好了,她放在一旁,然后简略的清扫一下Casino店。

  一般作业日没什么人会过来,可是午休会有人过来喝杯咖啡放松一下。她开Casino店不是为了挣钱,而是找一份作业来做,也是由于爱好。

  她喜爱这样无拘无束的日子。

  从前的日子太拘谨了,她脱离家快一个月了,很少回去,偶然会去看看爷爷、奶奶,可是其他人,她就不太想理睬。

  她很小的时分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直到明理了才回到爸爸妈妈身边。爷爷、奶奶说,是由于爸爸妈妈要忙着照料姊姊,以及那时分她妈又怀孕的原因,底子没办法再带一个孩子。

  可是,她家并不是普通家庭。

  她家,很有钱。

  什么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呢?什么叫带她会很辛苦?全部都是托言,小时分不明理,她还能随意听一听。

  可是现在长大了,她知道,大人喜爱说谎,特别喜爱对小孩子说谎,为他们假造一个夸姣的故事。

  所以小时分,她一向认为,真的认为,是爸爸妈妈太忙了没办法。被带回爸爸妈妈身边之后,她体现的很灵巧,但再灵巧,她也知道爸爸妈妈并不是很心爱她。

  她在家中排行老二,上有姊姊,下有弟弟,她自然地被忽视了,更由于从小是被爷爷、奶奶带在身边的,爸爸妈妈对她的爱情也很淡。

  这一份淡就继续到一个月前。

  那一天,她迸发了,她永久忘不了她的亲生爸爸妈妈对她说的话。

  「宝珠,宝珍是妳亲姊姊,妳什么情绪?当着咱们的面临妳姊姊这么凶,咱们看不到的时分,妳是不是悄悄欺凌她,不要认为妳爷爷、奶奶喜爱妳多一点,妳就恃宠而骄!」这是陈母说的话。

  「我没有!她抢我喜爱的男生……」

  「我没有抢他,宝珠,是他自己对我表白的,说喜爱我。」陈宝珍偎依在陈母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陈母一脸心爱地拍着她的背,「陈宝珠,跟妳姊姊抱歉!」

  「妳分明知道我喜爱学长,陈宝珍,我忍妳很久了,这是第几个了?我喜爱谁,妳就抢谁,妳是不是有病!」陈宝珠红着眼,想着每一次她有了好感的男生都被陈宝珠抢走,她心里就有气。

  也怪她傻,对男生有好感会跟陈宝珍说,陈宝珍很体贴地鼓舞她寻求真爱,可最终,她喜爱的男生都被陈宝珍抢走了。

  她再傻也知道不对劲了。

  就算她后来学聪明晰,喜爱学长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但陈宝珍竟然知道了,乃至又抢人!

  「陈宝珠,妳跟那个男生来往了?」陈父严峻地问。

  「没有。」

  「那怎样能算抢?在爱情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有做挑选的权力,在妳和宝珍之间,那个男生更喜爱宝珍,挑选了宝珍,怎样能够怪宝珍?」

  「我……」陈宝珠眼角湿润,有一种想哭,一回头,就看到陈宝珍妩媚动人的姿态,但她偏偏看到陈宝珍眼角没有泪水,陈宝珍在装哭!

  这样的场景,陈宝珠从小到大,简直天天都会碰到,爸爸妈妈对陈宝珍的偏疼,对她的冷酷,只需她和陈宝珍之间有抵触,他们总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了陈宝珍那一边。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终一次。

  但陈宝珠受够了,「所以陈宝珍一点问题都没有,全部问题都是我?」

  「妳没宝珍好,人家不喜爱妳,挑选宝珍,很正常啊。」陈母冷著脸说。

  一颗泪从陈宝珠的眼角滑落,在她的爸爸妈妈眼中,她什么都不可,什么都不如陈宝珍。

  大吵一架之后,她头也不回地离家了。

  她没有忘掉,在她发现自己喜爱的男生被姊姊陈宝珍抢走时,全部人都说陈宝珍没有错,是她有问题,才留不住男生的。

  同样是他们的女儿,莫非她真的有问题,他们就很高兴?他们说出这种话的时分,她的底线被触及了。

  他们底子没把她作为他们的女儿。

  她能够不计较陈宝喜爱计较,爱使小手法,从她这儿挖走一些优点,她一忍再忍,那是由于她们是一家人。

  就算偶然吵个架,那也是一家人,一家人是不会有隔夜仇的,可是,那一次吵架,全部埋在她心里的疙瘩如漫山遍野般,悉数冒了出来。

  她是记仇的,她怎样可能不记仇。

  春节的红包,她比陈宝珍少,每年的新衣服没有陈宝珍的美观,陈宝珍学钢琴、唱歌跳舞,她,什么都不会!

  不是她不想学。

  是由于陈宝珍。

  她上了一节钢琴课之后,陈宝珍对爸爸妈妈说钢琴教师说她没天分。乱讲!钢琴教师分明说她学得快,音感特别好,要好好培养。

  可是爸爸妈妈从不会去问一问钢琴教师,他们挑选信任陈宝珍。

  至于陈宝珍说自己没使手法,是学长先喜爱她的……

  她之前也这么想,可是后来才理解,不是她留不住男生,而是陈宝珍太厌恶了!

  由于陈宝珍跟学长上床了。

  ◎◎◎

  这是学长亲口跟她说,他说:「对不住,宝珠,妳很好,但对不住。」

  「学长你跟陈宝珍底子不认识啊!」

  「咳,公司集会的时分,宝珍喝醉了,是我送她回去的,我跟她……」学长的耳根子发红,「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尽管不要我担任任,可是我很喜爱她。」

  陈宝珠其时吃惊了,大了她一届的学长结业后去了一家金融公司上班,他们暗里一向有联络,还会一同吃饭,她想慢慢地跟学长培养爱情,等机遇适宜就跟学长表白。

  但陈宝珍先抢先了一步。

  后来她才知道,陈家有一个案件正好跟学长公司有协作,而陈宝珍正好担任那个案件,学长无意间知道陈宝珍是她的姊姊,两人来往接近……全部看似偶然的全部都不是偶然,她那一会儿就理解了。

  或许学长也曾在她和陈宝珍之间摇晃过,最终由于和陈宝珍上床了,下了决计。

  太厌恶了!

  学长是个渣,陈宝珍也是个渣,两个渣渣,天生一对。

  可是她备受冲击,她怎样也想不到,陈宝珍能厌恶到这种程度,看着毫不知情,还一副深爱着陈宝珍的学长,她气到脑袋要爆破。

  不过,这还不足以点着她全部的怒火,是她打了电话给陈宝珍,责问这件事,陈宝珍在她面前历来是不加以粉饰的,大大方方地供认便是用了一些手法抢走了学长。

  不对,是她从前有过好感的男生,陈宝珍用了相似的手法抢走了,她记住陈宝珍其时好笑地说:「妳挑男生的眼光真的很差劲,只需我献献殷勤,不小心亲一下,乃至上床,他们就上钩了,陈宝珠,妳在他们的心里也不是很特别嘛。」

  她气到胸口闷,这口气怎样也吞不下去,压抑到了极点,她爆破了,气到一回家就跟陈宝珍吵架。

  当然,她没有吵赢。

  她搬出了陈家,先去朋友那里借住几天,将从小到大收到的零用钱、红包以及她大学时期打工的钱领出来,预备租房子和租店面,开端她自己的人生。

  陈爷爷和陈奶奶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跑过来,二话不说买给她一间公寓和一个店面,「租他人的,他人一赶妳,妳就要走,这些都是我和妳奶奶给的,收著!」

  陈爷爷自始自终的蛮横,陈奶奶则是温顺地说:「本来想让妳来咱们那里住,可妳也大了,要自己作业挣钱,不能一向靠着爷爷、奶奶,知道吗?」

  两位老人家是极为明理的,尽管心爱孩子,却是知道恰到好处,仅仅不知道陈父为什么会这样的偏疼。

  不过这件事还没完,由于她闹出的作业,也由于爷爷、奶奶给了她支助,陈宝珍也跟着闹了。

  陈宝珠是从弟弟陈恩宇那里知道的,陈宝珍大哭大闹,最终从陈父陈母那里拿到了一间公寓和一间店面。

  仅仅听陈父、陈母的口气,这些东西是要从陈宝珠今后的陪嫁品里扣掉的,陈恩宇打电话过来时,很气愤,「爸妈怎样回事啊,到底是被陈宝珍灌了什么迷汤!」

  陈宝珠也不知道,横竖不关她的作业了,陈恩宇跟她的联系比较好,陈宝珍是家里的大小姐,是心肝宝贝,而陈恩宇也是被爸爸妈妈当成眼珠子地心爱。

  陈恩宇至少是陈家的继承人,陈宝珍不敢骑到陈恩宇的头上,可是他们三人的联系很奇妙。

  陈宝珍欺凌陈宝珠,陈恩宇接近陈宝珠,陈宝珠便是个小不幸。

  但由于之前陈宝珠没迸发,所以一家人能牵强地平缓共处,可现在,陈家的气氛不是很好,陈恩宇冷脸对着陈宝珍,陈宝珍没有可欺凌的人,心里闷得很,可是在爸爸妈妈前面又要扮演灵巧明理。

  啧啧,陈宝珠才不要回去,自己一个人多洒脱!

  「二姊,妳什么时分回来?」陈恩宇问。

  「不回去,回去干什么,没事找虐吗?」陈宝珠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擦著桌子,闻着屋子里的咖啡香,她整个人美好得飘飘欲仙。

  她才不要回去,傻子才回去。

  陈恩宇有些绝望,但也没有办法,小声地说:「二姊妳定心,我今后会帮妳预备陪嫁品的。」

  陈宝珠高兴地笑了,「要给我预备多少?」

  「我赚的都给二姊。」

  「那你老婆呢?」

  「甭说没影子的事,横竖我赚来的给妳,我现在手上的这一支股票涨得很高,能够买一间公寓,到时分买给妳。」陈恩宇很大方地说。

  「哎呀,我真的是太美好了,小富婆一个!」陈宝珠高兴地直笑。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睡了总裁不认帐》作者:金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睡了总裁不认帐》作者:金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