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辣妻不侍寝》作者:朱轻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163 | 回复1 | 2020-4-18 20:1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辣妻不侍寝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朱轻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22日
【内容简介】
想要被他爱,由于看上眼,她随手斩了他的桃花;
为了她的爱,早以上了心,他抬脚踢跑了野男人。

平江府人人都知道,邵七令郎秀美如花, 性情暴戾凶恶,
还特别喜爱用拳头跟女性打招呼。 萧楚楚为了救自家爹甘愿卖身为奴,
不过她没想当一辈子的侍女,只想做赚够银两走人。
谁知,她银两还没赚饱,却跟暴戾的七令郎大打出手, 还一个不小心,
将传说中的暴戾七令郎打成手下败将。
邵星河不敢相信自己竟对打人不手软的萧楚楚上了心,
更没想到这丫头对他竟这般厌弃。可再不甘愿也是他买来的,
直接将人给压上床,逼着她夜夜给他侍寝, 萧楚楚她不想一辈子为婢做妾,
邵家的高门大户她高攀不起。 可看着趴在她家墙头的男人,
再想他床上治她的那些手法, 傻气的她急得直摆手,不要不要,
她不要回去…… 她再也不要给他侍寝了!
邵星河霸气地勾唇一笑, 没关系,今后都换他来为娘子侍寝,可好?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4-18 20:16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第一章

  夏天的太阳很毒辣,晒得青石板滚烫,一脚踩下去热气很快穿透薄薄的布鞋底,烘出一脚的汗。街上几乎没有人,只需路周围的树上有知了偶然宣布一声短暂的鸣叫。

  萧楚楚已走了半日,被热得不可。她将手儿搭在额前,严重地望了望街角处的药铺,有些手足无措。爹爹生了沉痾,可是家里的银钱现已花光,她要到哪里找钱,好给爹爹抓药?

  要不要去找何大哥借钱?

  这想法一冒出,萧楚楚马上摇头,不要不要。何大哥人虽好,可何家婶子说话也忒难听了,她甘愿去求药铺的蒙大叔赊帐,也不要欠何家的情面。

  这么一想,萧楚楚鼓起勇气进了药铺,又趁掌柜蒙大叔转过身子拾掇小抽屉里的药材时,飞快地说道:「蒙大叔,我、我爹的药……喝完了,烦你再给抓一副,等我有了钱就还你。」

  蒙大叔头也不回地说道:「楚楚啊,妳这是第几回没带钱就来我这儿抓药了?」

  萧楚楚羞得面红耳赤,懦懦说道:「第、第五回了。」蒙掌柜叹息,「俗语都说,事不过三。楚楚啊,我这儿是药房,又不是善堂。我一家老小也是靠这点儿小钱吃饭的。若咱们都如妳一般,我还要不要活了?妳行行好,找别家去吧。」

  萧楚楚低声抱歉,静静脱离了药铺。

  上别家药铺去抓药?可是……平江府里一共有五家药铺,萧楚楚全都赊着帐。但爹爹一贯病著再,也不能不吃药。这么一想,萧楚楚只好又去了别的几家药铺。公然,别的几家药铺的掌柜也都不肯再赊帐给她了。

  萧楚楚真实没办法了,只好磨磨蹭蹭的又来了蒙大叔这儿。

  蒙大叔又看到了她忍不住愣住。想了想,蒙大叔告诉她,「楚楚啊,刚才邵府的人来这儿抓药,如同说她们贵寓正要聘任侍女,不如……」

  萧楚楚愣住,侍女?她去当侍女?开什么打趣。女孩儿会做的活她相同也不会好吗。她去应聘当个侍卫还差不多,或许女护院什么。

  蒙大叔持续说道:「邵府是为邵七令郎招聘侍女。妳还不知道邵七令郎是什么人?给他当侍女,那必须得找个不像女性的女性……」

  萧楚楚呆住,「蒙大叔,你什么意思?」她哪里不像女性了?分明就很健康,很健美,很强健好不好。

  蒙大叔回过神来,急速解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仅仅我听他们说,如同签活契,最少一年,一个月可领三两银子的月钱。」

  什么什么?三两银子?并且仍是活契?萧楚楚大喜,回身就往外跑。可她跑了两步又回来了,「蒙大叔,有劳……邵府在哪儿啊?」

  蒙大叔指了指东边,「楚楚,妳可得想清楚,邵七令郎可不是好人,他……」一语未了,萧楚楚现已跑远了,蒙大叔摇了摇头,持续繁忙。

  ◎◎◎

  萧楚楚一边往东跑去,心里就一边盘算了起来,一个月三两银子的月钱,一年便是三十六两。她欠五家药铺合计五两四钱的药钱,还了钱,还能余下三十两银子。

  这样鸠能够请个好大夫给爹爹治病,剩余的钱让爹爹养好身子……她呢,反正在邵府当侍女嘛,必定有吃有喝有穿有住的,一年今后她就能够回去,和爹爹在一块儿了。

  这么一想,萧楚楚跑得更快了,一个月开出三两银子的月钱。并且仍是活契,这么好的差事儿,怕是人多到要打架才干挤进去的吧?

  一路问着人,萧楚楚总算找到了邵府。嗯,不错不错,白墙黛瓦,高门大户的,一看便是开得起三两银子月钱的大户人家。便是门口冷冷清清的,压根儿没人排队应征。想来,是她跑得太快了,他人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

  萧楚楚马上扣响了门环,有人在里头问了句谁呀,萧楚楚朗声答道:「传闻贵寓为邵七令郎聘侍女,我……」

  吱呀一声,门裂开了一条缝儿。一个圆脸婆子从门缝里看了她一眼,然后惊喜地扭过头大喊了一声,「李嬷嬷,七令郎的侍女来啦。」然后把门大大翻开,一把就将萧楚楚拉了进来,激动地说道:「姑娘,妳怎样才来啊。」几乎一副喜极欲泣的容貌?

  萧楚楚不可思议。

  很快,一位姓李的嬷嬷就过来了。审察萧楚楚一番,又问萧楚楚姓甚名谁,家住哪儿,李嬷嬷笑得合不拢嘴,当场就拿出了身契,交给萧楚楚,「姑娘,这是一年的契约,妳看往后无恙就画押吧。」

  萧楚楚有些不安地问道:「嬷嬷,我想问问……能不能预付一年的银子呀?」李嬷嬷满口应下,萧楚楚心中的不安就更甚了,「那,能加到……每个月三两五钱银子吗?」李嬷嬷再次坚决果断的就容许了,萧楚楚呆住,满心懊悔,刚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四两银子一个月。

  萧楚楚不是个会借题发挥的人物,爽性直问:「嬷嬷,按说这么好的条件,应该很多人抢著来应聘才是,怎样……只需我一人呢?」

  李嬷嬷叹息,「姑娘是个直爽人,我也就不瞒妳了。姑娘是外地人吧?没传闻过咱们贵寓七令郎的脾气?」萧楚楚摇头,「我家住在乡间,接近驻军那儿,平常我也只需在替爹爹抓药时才进城。」

  「那难怪了。」李嬷嬷说道:「我家七令郎呢,什么都好,便是脾气有些不太好,看到不顺眼的侍女……就会、就会……嗯,悄悄打几下。所以姑娘要想好了,若是不肯签这身契的,也没关系。」

  萧楚楚又联想到蒙大叔说的,邵家想找个不像女性的侍女,茅塞顿开,又追问道:「七令郎会看什么样儿的侍女不顺眼呢?」

  李嬷嬷想了想,「美艳动听又温顺高雅的。」

  萧楚楚张大了嘴,呃,这跟她彻底打不着边。呃,所以说……或许邵七令郎看到她,会特别顺眼,彻底不打,那一个月三两半的银子岂不是妥妥到手?

  可是,萧楚楚又问:「嬷嬷,七令郎会功夫吗?他打人凶猛吗?」她跟着爹爹学过功夫,身手不错。但若七令郎是个壮汉的,那她仍是不要冒险好了;但若七令郎是个文弱Casino生……

  「七令郎不爱出门,所以身体懦弱。」李嬷嬷现已看穿了萧楚楚的心思,说道:「日后姑娘伺候令郎的,可要好生照料。」

  萧楚楚大喜,「那这身契我签了。劳烦嬷嬷将一整年的月银先支给我,然后陪我回去一趟,待我将银钱交与爹爹,再组织稳当,这就过来当差。」说著,将那身契看了一遍,承认无误的,便画了押。

  李嬷嬷也直爽,先是带着她去见了邵府的女主人,邵夫人,也便是邵七令郎的母亲。邵夫人与萧楚楚交谈了几句,对她很是满足。

  当下,李嬷嬷就拿出四十二两银子交给萧楚楚,又奉邵夫人之命,乘坐着马车带萧楚楚去了蒙大叔的药铺还了钱后又为萧父抓了药,随后再去了城里几家有赊帐的药铺还钱,终究去了乡间的萧家,陪着萧楚楚将病父安排好了,这才又回到了府中。

  ◎◎◎

  李嬷嬷引著萧楚楚去了后院,还一边走,一边解说著萧楚楚要干的活,「其实也不需求姑娘做些什么,七令郎的衣食住行都有人打点……只他不喜爱有人进入小院。所以他要什么,姑娘就拉动系在院门周围的绳子。绳子的一头系著铜铃,守在外头的婆子听到了动态,就会赶过来会听姑娘的叮咛,把七令郎要的东西预备好,送给姑娘,姑娘再递进屋里去……就这么简略。理解了吗?」

  萧楚楚连连允许,心想不便是当个传话筒吗?这三两半的银子几乎太好赚了。

  李嬷嬷带着她在后院花园里七拐八弯了良久……直走到腿儿都有些酸了,李嬷嬷才引着她来到一座独立的小院门口,先是悄悄地扣了扣紧闭着的门,轻声说了句,「启禀七令郎,前头的秋菊不听话,夫人为您换了个侍女,现在她便要进来伺候您了。」说著,李嬷嬷悄悄将门推开,又把萧楚楚给悄悄推进了宅院。

  萧楚楚呆住。

  只见宅院的旮旯站着个穿戴一袭简致白衣的清雅佳人,正静静地站在花树下,仰头看着什么。暖风吹来,将佳人儿的衣角层层掀起,显露一双跻著木拖鞋的双足,那脚踝纤细劲瘦,显得卷起的裤脚宽松无比。

  佳人眉淡如烟,目含愁露,双唇丰盈微嘟,似乎心中装满万千冤枉,教人顿生心痛,恨不得将他捧在手心,细细哄他高兴。

  世上怎会有生得如此美观之人啊。

  萧楚楚只觉得有只无形的手,将她的心脏一把捏住,教她无法呼吸,乃至茫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

  邵星河攥紧了拳头,冷冷地盯着这个新来的侍女,她穿戴半旧,但浆洗得很洁净的简练布衣,脑后绑着条油光黑亮的大辫子,一看便是穷人家的女孩子。她姿容中上,浓眉斜长入鬓,一双眼睛流光溢彩的,看起来神采飞扬,英姿勃勃的。

  便是……她也和那些个庸脂俗粉相同,看他看呆了?邵星河怨恨这样的目光,便口出恶言,「哼,贱婢!」

  萧楚楚登时如坠冰窟。

  她回过神来,既为自己的失礼而感到惭愧,心头也浮起了淡淡的恼意。这人也真是的,怎样无缘无故的谩骂呀,真真白瞎了一副好皮郛,哼。

  她把头高高昂起,尽力不去看他,然后扬著下巴进了屋,在未来的一年里,她就要在这儿,和这个厌烦的人待在一起了。哎,真厌烦呀,但她得先去好好了解一下环境。

  邵星河冷冷地盯着这一身布衣的大辫子姑娘恍若无人一般的直接闯进他的卧室,又去了他的Casino房,终究还闯进他的花房逛了一圈儿……

  他攥起了拳头,心想她要是敢像上一个侍女那样,直接脱了鞋就躺在他的床上,还嚷着要为他暖床侍寝的话,那他爽性活活打死她算了。

  萧楚楚勘验完了这座小院,根本理解了,正屋的三间屋子应该都归于这个口恶面美的七令郎,分别是卧室,Casino房和正屋;东厢空着,摆着几盆半死不活的花,也不知是干嘛用的;西厢房有张小床,不大的衣橱和一个小几子?那大约,这便是她的房间了。

  忽然有人轻扣门环,「请问楚楚姑娘在吗?」

  萧楚楚看了邵星河一眼,邵星河直接给了她一个后脑杓,弯下腰,扶住了一株芍药花。萧楚楚便跑曩昔开了门。门口站着个十八九岁的美丽侍女,手里还拿着个大包袱,「楚楚姑娘,这是李嬷嬷让我送来的,里头是给妳穿的侍女衣裳与鞋袜,回头妳就换上。」

  萧楚楚允许,接过,「多谢姐姐了。」

  那侍女又严重地问道:「还有,厨房问……七令郎今儿想吃些什么?」

  萧楚楚转过头,对着邵星河喊道:「哎,你晚饭想吃什么?」侍女一听,被吓了一跳,小小声提示她,「妳怎样这么喊?要喊他七令郎啊。」

  萧楚楚便又转过头,对着邵星河从头说了句,「哎。七令郎,你晚饭想吃什么?」

  邵星河便知道这个新来的侍女是彻底不理解规矩的了。他背对着她,莫名松了口气,面上显露了一丝笑,口气却是冷冰冰的,「随意。」

  萧楚楚便对侍女说道:「他说随意。」

  侍女快要哭了,每次来问七令郎想吃什么,七令郎永久都说随意,然后厨房送来的吃食,他永久都不喜爱吃,夫人知道了,只会责怪她们就事不力。

  「随意是什么?」侍女哭丧著脸说道。

  萧楚楚想了想,「那就要个糖醋肉丸子,炸豆腐拌蒜蓉,还要嫩嫩的红油笋尖,再来个清清淡淡的芙蓉蛋花汤。」他都说随意了,那就随意来几个她爱吃的菜吧。

  侍女瞪大了眼睛,看看萧楚楚,又看看一声不吭的邵星河的背影,这是七令郎的意思?仍是这位新来的楚楚姑娘的意思?

  萧楚楚也瞪大了眼睛,古怪地看着侍女。

  终究,侍女一败涂地。

  ◎◎◎

  萧楚楚抱着大包袱,看都没看邵星河一眼,兀自喜滋滋地跑进西厢房,心想在邵府做工真是好,不光月钱高,又发衣裳,还让她一人住一间屋子。哇,不错不错,连丫鬟穿的衣裳都是丝绸的,邵家还真有钱,便是穿戴这样的衣裳干活也太不方便了,滑溜溜的……

  邵星河古怪的看着这新来的侍女的背影,由于生得秀美无双,不论在哪儿,做什么,一贯都是世人的视野聚焦点。现在头一回被个侍女给无视了?他堕入深思,心想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性?

  没一瞬间,又有人过来轻扣门环。

  邵星河自然是一点点不予理睬的。

  萧楚楚从屋里跑了出来,翻开门一看,这回是个拎着食盒的婆子?婆子陪着笑脸说道:「楚楚姑娘,我是来送饭的。」

  「多谢嬷嬷。」萧楚楚接过食盒,关上门。好诶,有得吃了,现已饿很久了。她拎着食盒走到宅院里的石桌石椅处,将香馥馥又热火朝天的饭菜摆好了,然后跑去洗了个手,回来坐好,拿起筷子就开吃。

  唔,好好吃。糖醋肉丸超甘旨,肉质新鲜弹滑,酸甜开味,油炸豆腐原本无味,淋上了拌了盐末的蒜蓉,滋味质朴但咸淡正好,酥脆的外表嫩嫩的豆腐心……太好吃了,红油笋尖超级下饭,芙蓉蛋花汤清淡解腻,太好吃啦。

  比及萧楚楚吃干抹净,动身正预备拾掇一下碗筷什么的,去忽然看到仍旧站在宅院旮旯花树下仇视着她的白衣谪仙……

  萧楚楚一呆,看看邵星河,又顺着邵星河的视野,看向了被自己吃得一尘不染的饭菜空碗空盘子。

  「哎呀。」她惊呼了一声,「对不住,七令郎,我,我把你给忘了……我、我这就给你再叫一份。」说著,萧楚楚从速跑到门边,扯了扯绳子。

  邵星河被气笑了,这女性是来给他当侍女的?一个侍女,居然当着主子的面,享用主子的晚饭,还把站在她面前的主子给忘了?

  这女性……不过,她吃饭的规矩礼仪仍是有的,便是不知为何,居然吃得那么香,那么享用?难道说,她点的那几个菜,特别好吃?

  想着自个儿也现已良久没有好好用过一顿饭了,邵星河便忍下了这口气,心想等会试吃一下她点的菜,要是真好吃,那就算了,要不然……那他就打死她。

  哼,不过这女性是成心这么造作的,意图是想引起他的留意吧?

  ◎◎◎

  萧楚楚翻开院门等了等,公然有个婆子跑了过来,萧楚楚急速叮咛她,说七令郎没吃饱,让再预备一份饭食过来。

  那婆子呆住,「天哪,七、七令郎没吃饱?好好好,奴婢这就去要饭。」

  要饭?萧楚楚笑出了声,婆子也认识到了口误,急速纠正自个儿,「不不不,不是奴婢要饭,是七令郎要饭。」萧楚楚哈哈大笑,合上了门。成果关上门一回头,她就看到了秀美的邵星河面上愤恨的表情,以及喷火的目光,立时止住了笑。

  站在原地考虑了一瞬间自己应该干些什么今后,萧楚楚总算有了侍女的担任,问道:「哎……不是,七令郎,待会儿你要在哪儿用饭呢?」

  邵星河仇视着她,又看了一眼刚才她坐着用饭的石桌石椅那儿,萧楚楚理解了。从速曩昔将她用过的碗筷拾掇好了,放回到食盒里,又把食盒说到门外放著。

  这时,门环轻响,萧楚楚又跑去开门。公然,刚才那个婆子气喘吁吁的拎着食盒跑了过来,说道:「楚楚姑娘,饭来了,七令郎……今日食欲这么好吗?」

  萧楚楚嘿嘿笑了两声,关上了门,然后拎着食盒,将之放在石桌上,对邵星河说了声吃饭吧,然后回身进了屋,她得找点儿茶水喝。本来在家里养成的习气,每天饭后都要饮杯茶水,解油腻且可祛除口气。

  邵星河震动地看着她把食盒放在石桌上今后就什么也不论的走了……

  怔忡了半晌,他总算理解过来,这女性真是,真是彻底没有当侍女的自觉啊。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要不要朝她发火。但转念一想,她不会服侍人也好,以免像曾经的侍女们那样呱噪得很,一天到晚的就想方设法的往他身上靠。

  这么一想,他只好自个儿走到了石桌旁,把食盒里的饭菜相同相同拿了出来。然后坐下吃饭。他忽然睁大了眼睛,这是他家厨子的手工?怎样这么好吃?味浓鲜美的酸甜肉丸既开胃又送饭,微辣咸酸的红油笋尖几乎不要太好吃,喝上一口清淡的芙蓉蛋花汤解解腻,然后再来一颗肉丸子……

  在这一刻,邵星河几乎觉得这个国际太美好。

  他一贯体弱,动不动就害病,所以母亲总让他吃得清淡些。一朝一夕的,厨房总送些淡而无味的菜肴给他,几乎让人倒食欲。

  有时分他是想让侍女去厨房拿些好吃的,可侍女总对着他犯花痴,只需他对她们说上几句话……侍女们的目光就开端疯狂黏人,有的非要喂他吃,有的还想用嘴渡了食物来喂他吃,真把他气个半死,又厌恶得不可。

  现在这个楚楚……还真是个奇葩,不过,甚合他的心意。

  萧楚楚在自己屋里没找著茶水,犹疑了一瞬间,她来到宅院里,问邵星河,「七令郎,咱们宅院里没有茶水吗?」

  正大块朵颐的邵星河登时将饥不择食的吃相调整为高雅文静,冷冷地说道:「我吃药,所以不能喝茶,会解药的。」

  萧楚楚啊了一声,有些绝望,但她也没泄气。下午李嬷嬷带她过来的时分,她看到邵家花园里栽培著一些可泡水喝的花草。当下,她就去东厢房里找了个小花锄,扛着出了门。

  邵星河瞪视着她,不知她又想搞什么鬼,且心里非常不高兴,想着那花锄分明是他的,怎样她也不问一句就拿走了?

  但没一瞬间,萧楚楚就回来了,花锄好好的扛在她的肩头,手里还拎着几株带着泥的花草?邵星河认得,那是茉莉花,薄荷和艾叶,其实这些在他眼里都不算花,不过是长在路周围的野草算了。

  萧楚楚将这几样种在墙角边,然后去洗了手,又跑过来摘了几片薄荷叶,两朵茉莉花儿,从头拿去洗了洗,将花与叶放在杯子里,倒了热水进去。

  她不是不知道,邵星河一贯在盯着她,她心想,哼,这人真小心眼儿,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嘛,干嘛要鬼鬼祟祟的……不便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没见过乡间人喝点花草茶?

  萧楚楚又跑去拿了个杯子过来,从头摘了几片薄荷叶和茉莉花,依样画葫芦了一杯,放在邵星河面前,然后跑到一旁喝花茶去了。嗯,滋味真不错,茉莉花香香的,薄荷叶泡了水以的,尽管水儿含在嘴里是温热的,但咽下去今后又是凉凉的,很是舒畅。

  邵星河吃完饭,泰然自若地拿起了那杯花草茶,动身脱离。他端著这杯水儿一回到屋里,就马上啜了一口,然后呆住。不便是泡了两片薄荷叶和茉莉花吗,怎样这么好喝?香香的,又暖暖的,但咽下去今后嗓子凉凉的,太舒畅了。

  他站在窗口,看着萧楚楚正在宅院里拾掇着他吃剩余的碗碟,不觉有些羞赧,这仍是他近两年前头一回吃得这样饱。居然将一切的饭菜全都吃光了,乃至连糖醋肉丸和油炸豆腐的汤汁都被他用白米饭给蘸得干洁净净……吃得粒米不剩。

  说来也怪,他怎样就没发觉家里的厨娘手工这么好呢?曾经给他吃的那都是啥。

  邵星河对这个楚楚产生了一丝猎奇,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您需求登录后才干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辣妻不侍寝》作者:朱轻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辣妻不侍寝》作者:朱轻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