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契约老公不离婚》作者:夜炜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84 | 回复1 | 2020-4-18 20:1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契约老公不离婚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夜炜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22日
【内容简介】
她被她买回家的男人,上床时,手法把戏她招架不了;
嫁他当老婆的女性,啃了后,上床下床他都要定了。

为了三十岁前嫁出去,她叶尔杉这四年天天被催婚, 她妈不光离家出走,
她爸还扬言,女儿不嫁人, 老婆离家出走,他还不如去住养老院。
被逼急的她, 看着娇憨傻气,居然想出了找男人买婚的方法。
横竖便是假成婚,名不副实,爬不上她的床, 离婚后再拿钱打发就好。
本来她只想男人不要太渣, 表面美丑她不介意。可谁来告诉她,
楚荀这等绝世美男,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银行里的钱还比她多了好几个零,
为什么要跟她假成婚?谁知这男人心眼坏到不行, 先是爬了她的床,
坏心坏肺地每夜把她啃得愉快, 把戏百出的折腾。她冤枉的想离婚,
他坏心肠说, 他喜爱她这么多年,人也被他压上床了,哪或许离婚。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4-18 20:19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第一章

  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萤幕亮起之后,铃动静不断。

  正在敲击键盘作业的叶尔杉,不太甘愿地瞥了一眼手机,所幸不是爸妈来电而是老友,她接起了电话。

  「安小贝,妳要是也来催婚,就马上给我挂掉电话。」

  「不是啦,但尔杉妳是不是该回家一趟?」安小贝的动静有些忧虑。

  叶尔杉抛弃持续作业的计划,瘫坐在椅子上,「妳也是由于我妈离家出走,来劝我回家的吧?」

  「本来妳妈真的离家出走了。」

  「妳是伪装不知道是吧?」

  她们可是同个社区一同长大的朋友,尽管安小贝三年前现已成婚搬到她老公那住,但她也知道,她叶尔杉这四年来是怎样被自己的妈妈催婚的。

  现在为了完成把她在三十岁之前嫁出去的方针,她妈妈不吝闹了一场离家出走。这招曾经没用过,所以在爸爸打电话奉告时,她急速跑回家。

  可到了家,发现家中坐着大阿姨、二阿姨跟小阿姨,口径共同跟她说,前次相亲目标各个方面都很不错,赶忙容许成婚了,这样她妈妈才干回家来。成果她一败涂地,又在社区碰到左邻右舍的三姑六婆,无不劝她赶忙嫁。

  那局面真让她体会了一回什么叫作山穷水尽,要是有个虞姬大约她也能自刎了。

  安小贝又说:「讲真的,我也蛮怜惜妳,但今日我说的不是妳妈。」

  「那是什么事?」

  「妳爸。」

  好吧,她刚被妈妈催婚时,爸爸偶然还站她这边,但最近两年一向助纣为虐……咳,横竖爸爸嘴上不说,但一向帮忙妈妈逼她相亲,现在还经过安小贝来直接催婚了。

  安小贝说:「我公公不是在养老院作业吗?妳爸来找我公公,问了关于去养老院的事,他说女儿不嫁人,老婆又离家出走,他一个人还不如去住养老院。」

  叶尔杉短暂一笑,「妳下次见到我爸就跟他说,我找妳探问关于去精神病院的事。」

  「哈哈,妳爸妈这阵仗,妳的事大约又颤动咱们社区了吧?」

  「甭说社区了,前几天大学群里的同学忽然加我,问我妈还好吗?」

  「是知道妳妈离家出走?」安小贝疑问道。

  「那还算谦让,有个我不知道的大校园友群里传言,我妈由于我现在还没嫁人跳楼了。」

  安小贝大骂,「谁那么过火,这种话都诽谤……不过妳要再不嫁人的话……」她妈妈搞不好真会跳楼给她看。

  两人心照不宣,一同叹了口气。

  安小贝说:「妳爽性让同学帮妳介绍。」

  叶尔杉无目光一呆,「前不久有个学姐给我介绍她表哥,说是大我十届的学长,离婚但有钱,是仅有算不上缺陷的惋惜,是他有个十一岁的女儿,不过配我这样没有安稳作业的大龄剩女也还好……」

  叶尔杉还蛮抑郁的,可是她才二十九岁,真滞销到这种程度吗?

  还有,她不是没有作业,她画漫画的收入也不比他人差,为什么在他人乃至在家人眼中,她便是一个没有像样作业,非得一定要嫁人的剩女?

  安小贝喋喋不休替她抱打不平了一顿,见她没反响,又打听地问:「叶尔杉,我仔细问妳,这么多年妳都没看上一个男人,是不是由于王志浩?」

  叶尔杉被问得愣了一下,「不是,诶?又有人加我老友……妳好,我是妳大校园友罗宾。」唸完对方的老友请求内容叶尔杉想了想,「这个姓名很耳熟,但不会又是为我介绍表哥的吧?安小贝,我先不跟妳说了。」

  挂了电话,叶尔杉看罗宾传来的短信,「哈啰,叶尔杉,还记住我吗?我是罗宾,大四那年,咱们有一同参加过争辩竞赛。」

  啊,是那个跟她同届同系不同专业的罗宾,她记住,罗宾尽管长得不算特意美丽,但具有一张很东方的超模脸,身段高挑,当年不知是多少男人的女神。

  叶尔杉:「记住,罗宾,妳找我有什么事?」

  罗宾:「介不介意我开宗明义?」

  叶尔杉登时有种十分了解的不妙的预见,但仍是回复:「不介意。」

  罗宾发了一个心爱的表情:「在校园我就觉得,妳是个很优异跟美丽的人,我这边也有个很不错的朋友,觉得跟妳很适宜,不知道妳现在有没男朋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不成婚不爱情是开罪了全世界吗?

  想到之前学姐帮她介绍的表哥学长,叶尔杉一向压抑的脾气瞬间就爆破了,她劈劈啪啪打着键盘:「我有没有男朋友嫁不嫁人关妳什么事!就算我妈跳楼,我爸去养老院跟妳也……」不要紧。

  三个字她无法打出来。

  由于此刻更觉压抑。

  作为女儿,再不能承受爸爸妈妈催婚,又怎样或许真的对他们的伤心无动于衷?

  可莫非关于爸妈来说,就只需她嫁人,而不论她嫁给谁,会不会美好吗?

  愤激、冤枉、不甘不断地在折磨着她,过多挣脱与退让的对立累积到极点,叶尔杉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十分张狂的主意……找个人假成婚吧!

  那头的罗宾还在说:「他是咱们系的学弟,叫楚荀,现在从事建筑设计作业,尽管比咱们小了三届,但十分有潜力。」

  叶尔杉想到爸爸妈妈,再想到自己这些年被逼相亲的各种难过的局面,她决然将之前的话遗忘,回复罗宾:「好的,请妳让那个学弟联络我。」

  ◎◎◎

  星期五下午四点半,叶尔杉带着她草拟的成婚契约初稿,来到跟楚荀约见面的椿树咖啡厅。大约现已被逼到极点,即使到了此刻,叶尔杉对找人假成婚的决议也没有一点不坚定,乃至在来到咖啡厅门口时,心里更有了一种必胜的决计,不论对方是什么样的,她都会尽量压服他跟她签约。

  她推了一下脸上的黑框眼镜进了咖啡厅,目光寻觅自己的商洽对手。

  此刻,落地窗前座位上有个男人站起来,并对她抬手暗示。

  说了不论对方是什么样都知难而进的她,却下意识回头看向自己死后。

  她死后没有他人,所以那个男人的确是在跟她打招呼?

  所以,他便是楚荀?

  不会吧?这男人个子很高,身姿细长挺立,穿戴一件白色高领羊毛衫,外罩灰色的长大衣,不论从身高仍是穿戴品尝,他也不该是来相亲的人啊。

  带着疑问,叶尔杉仍是朝他走了曩昔。

  十二月的气温现已很低,但今日阳光明媚,冬日的斜阳透过落地窗,落在这男人身上,让他周身透著一层光晕,显得明亮又明澈。

  当走近他时,叶尔杉更觉得他认错人了,由于……他也太美丽了吧?

  白净的脸上长眉飞扬,一双桃花眼水光淡淡,高挺的鼻梁如同雪峰,唇形美观,唇色还带着些粉红。

  假如只看五官,这完全能够比美很美观的女孩。

  但他剪著很阳刚的平头,加上他立体的脸部概括,还有唇角那抹坚毅,美丽的脸蛋又不会显得阴柔,更是有一种毫不违的健康的美丽。

  叶尔杉的脚步又放慢下来,调查周围其他或许的人选。

  「叶尔杉。」

  美丽男人却叫出了她的姓名,叶尔杉有点被他声线酥到了,这么美观的男人,还有这么温润的动静。

  特别在她再次看向他时,他坚毅的嘴角轻轻卷起,弧度很小,可这小小的表情,却让透过落地窗的阳光,都来到他的脸上似的,让他显得温暖明亮,温暖得不像话。

  也让她这种靠吸漫画美男子存的漫画作者,都有一种被瞬间迷倒的幻觉。

  但这么美观的男人还需求他人介绍女朋友?还要相亲……一想到这,叶尔杉瞬间就清醒了。不论什么美色,在被逼婚到吐的人面前都会被大打折扣,叶尔杉都能感觉自己方才快被美化的心,马上硬起来。

  「楚荀?」

  「嗯,妳好,我叫楚荀。」

  「你好,我叫叶尔杉。」还介绍什么,他方才都叫出了她的姓名。

  「请坐。」楚荀说道。

  两人坐下,他将菜单递给她,「妳看看要喝点什么。」

  叶尔杉将菜单接过来,却并没有看,随口跟服务生说:「美式咖啡。」看楚荀在看着自己又问了一句,「你需求其他的吗,我请客。」

  「不必谦让。」

  叶尔杉就把菜单给了服务生,「那就这些。」

  「好的。」服务生礼貌离去。

  叶尔杉看向楚荀,这么美丽的家伙来跟她相亲,不会是由于在校友圈内听到她被催婚的各种传言,成心跑来看她笑话,或是来乘人之危整她的?

  她下意识往后靠坐,双手环胸直视他。

  她显着摆出了审视与警戒的姿态,楚荀目光静静调查了她顷刻,嘴角有起了一丝几不行辨的笑意,「妳仍是跟曾经相同。」

  「曾经你就知道我?」

  「咱们同科系。」

  「但你比我小三届吧?」

  楚荀停顿了顷刻,说了一个理由,「其时咱们班的男生都知道妳。」

  也对,其时在校园她很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各种竞赛,还不时拿拿名次出出风头,唉,假如不是其时那么高调,大约今日也不会被拿出来议论。

  假如这家伙真是来看笑话的,那她还有必要跟他谈成婚契约的事吗?

  但为什么不呢?

  假如他真是来消遣她的,那她要契约成婚的事他肯定会宣扬出去,那今后就没人再帮她介绍目标了吧?

  那假如他容许了呢?呵,为什么要忧虑他容许呢?她本来便是要来打胜仗的。

  ◎◎◎

  服务生送上咖啡。叶尔杉端起喝了一口,然后挺起脊柱,对楚荀显露职业化的笑脸,「老实说,我并不觉得你需求出来相亲。」

  「为什么?」

  明知故问是为了那点虚荣吗?叶尔杉心里轻视,但脸上还坚持笑脸,「光外在条件就不需求吧?」

  「那妳怎样会在这里?」

  这是在变相夸她美丽?

  或许她曾经的确长得不错,但现在胖了十公斤……

  叶尔杉推了下脸上的黑框眼镜,再想自己出门连脸都没好好洗,身上穿的是这两天宅家都没换洗的毛衣,外面的外套,如同也是顺手从衣帽架上取的。

  越想越觉得这家伙是明赞暗讽。

  大约是没什么好谈的了,叶尔杉也懒得跟他废话,抱着必死的决计,直接问他,「所以你真的是来跟我相亲的?」

  「嗯。」

  叶尔杉答应,「好,那我觉得你完全符合我的要求。」

  一向很安静的楚荀被这话震了一下,有些不行相信地看着她。

  「你觉得太快了?」叶尔杉反诘。

  楚荀咽了咽喉咙,「不是。」

  「那是对我很不满足?」

  「不是。」楚荀这次答复得很快。

  没有不满足?叶尔杉挑眉再问:「那假如让你跟我共处一段时刻,你乐意吗?」

  乐意吗,这个用词如同有点太……太像求婚了?

  「我是说……」

  「我乐意。」楚荀过火娟秀的脸又康复了安静的姿态。

  这就有点逾越叶尔杉的预期了,她轻轻动了动脖子,「我的意思是,你要跟我成婚吗?」

  「成婚?」她确认说的是成婚?

  「别误会,我不是真的求婚……」这解说也不对,算了,直入主题吧,「我想找个人跟我契约成婚,你乐意吗?」

  什么?不是来往,不是成婚,而是……契约成婚?叶尔杉是被逼婚逼傻了吗?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时之间,楚荀底子作不出反响。

  公然这个计画过分前卫了,不过已然现已说出口了,叶尔杉仍是计划将自己的计画说出来,她坐直,身体轻轻前倾,测验压服他。

  「当然我不会让你无偿做这些,我会付你酬劳。」

  她还要花钱请人跟她假成婚?方才一向很淡定的楚荀,现已情不自禁皱起眉头,他的表情变得很严厉。

  叶尔杉觉得是真没戏了,但也无所谓了,她又靠坐回椅子靠背,双手环胸,无精打采地持续说出自己能够给的待遇。

  「开端定的时刻是一年,期间只做名不副实的夫妻,不彼此干与,两边之间除了多个成婚名分,日子跟作业不会有任何改动,当然,这是在你不介意自己的材料从此从未婚变成已婚的的前提下,咱们能够谈谈酬劳的事。」

  叶尔杉说完等了他一会,他不只没回应,表情也愈加严厉,大约是觉得她不行理喻吧。

  她耸了耸肩,「没事,我理解,的确有点荒诞。」

  叶尔杉说完伸手去拿自己的包,这种事仍是你情我愿比较好,否则到时会很费事的。

  楚荀看她毫不介意,不悦地问:「妳之前也跟他人这么提过?」

  叶尔杉拿出钱包预备结帐,「没有,你是第一个。」

  「第一个?意思是还会有下一个?」

  假如他不多嘴帮她宣扬的话,会有下一个,当然假如他帮她宣扬的话,或许也会有下一个,仅仅让她爸妈知道她这个犯上作乱的决议,会适当费事,但叶尔杉想了想,仍是天经地义地答应:

  「你不容许的话,我当然会问了一下他人的定见,或许有人会承受呢?」

  ◎◎◎

  「我容许妳。」

  什么意思,剧情回转这么快吗,「你的意思是?」

  「我跟妳成婚。」

  真的?莫非是她没表达清楚?

  「我的意思是……」

  「契约成婚,一年。」

  所以,不是她没说清楚,而是他真的容许下来了?什么情况啊,她都觉得自己百分之百会失利。叶尔杉身体渐渐坐回座位上,再看楚荀绝美的容貌,怎样想也不觉得这么一个大美男,真会合作她这样荒诞的计画。

  「你该不会……是那个吧?」

  「哪个?」

  「你性取向不正常,需求找女性做保护?」

  楚荀不苟言笑说答复,「我性取向很正常。」

  「那怎样会赞同……你比较缺钱?」其实他为什么赞同不重要,可是全部太顺畅了,反而让人有点不安,「其实你回绝的,尽管咱们是校友,但并不熟,你不必不好意思回绝。」

  楚荀暗自吐了一口气,很想反诘她,为什么这么草率决议自己的终身大事,但想了想,他没有责问而是说:「妳不必想太多,我仅仅由于家里催婚比较急。」

  叶尔杉愣了半晌,然后拳头一握,「是不是?」

  这种感觉她太理解了,叶尔杉登时对他发生同病相怜的认同感,「我懂你。」

  她理解这种感觉,什么都不说了,不是被逼婚逼疯的人,谁会来契约自己的婚事?叶尔杉从背包里拿出大约草拟的一份契约,摊开在桌面上。

  「这是我大约列出的内容,时刻是从挂号成婚那天开端持续一年,两人不存在肉体联系,不干与对方的日子与作业,在对方需求时彼此敷衍对方爸爸妈妈……你看还有什么需求弥补的,尽管提出来。」横竖她只需能敷衍她爸妈就差不多了。

  楚荀没看她纸上罗列的条款,就看着她说:「挂号之后,妳跟我住在一同。」

  「我跟你……」对,婚后通常是女方到男方那住,「能够,我会付你房租的。」

  「不必。」

  「这个要的,一码归一码。」她说著还拿出铅笔,在契约上弥补了这一条款。

  楚荀看她分外仔细,再说道:「尽管仅仅形式上的成婚,但期间不行以跟其他异性,有逾越一般联系的交游。」

  这个……叶尔杉用铅笔笔头指了他一下,笑了,「我要是有逾越一般男女联系的异性,也不必跟你在这里谈条件了。」

  不过男的都比较爱面子吧,即使假成婚也忧虑自己被戴绿帽,叶尔杉再一笑,「没问题,这条我加上,还有吗?」

  楚荀看着她的笑脸好一会,持续说:「假如两边觉得有必要,能够延伸契约的期限。」

  奋笔疾Casino的叶尔杉停了下来,抬眼看向他。

  楚荀解说,「意思是假如期限到了,但由于爸爸妈妈或其他必要原因,能够洽谈延伸期限。」

  这个她还真没想过,她想的是,只需结一次婚,到时候离婚了,爸爸妈妈应该就不会再张狂逼她再婚,不过现在是楚荀仗义承受她的提议,她把期限延伸也没什么吧,横竖各不相干与,她就适当于跟房东持续租房。

  叶尔杉答应,「能够,乃至,假如在跟我挂号成婚逾越半年后,你要是有了喜爱的人也能够提出来,我会跟你离婚。」

  「不行以。」

  「啊?」他为什么否定得这么爽性俐落?

  楚荀那美丽的脸上满是严厉,「上一条我说的很清楚,在咱们成婚期间,不行以跟其他异性有逾越一般联系的来往。」

  二十几岁的男人都这么单纯要强吗?叶尔杉好笑地答应,「好,不过我这个口头许诺,仍是帮你藏着。」

  「我不需求。」

  「话可甭说太满,像你这个年岁的小男人,说不定哪天就……」看楚荀面色严厉的姿态,她再答应,「OK,你还有其他要求吗?」

  楚荀看了她好一会,摇头。叶尔杉将追加的条款加上去之后,跟他说:「我拿回去整理好打印出来,再拿给你签字,所以在那之前,你有任何追加条款都能够跟我说。」

  「嗯。」

  「那咱们来谈一下酬劳吧。」

  「不必,咱们仅仅各取所需。」

  说是这样说,但总得有些保证跟束缚的,叶尔杉礼貌地微笑说:「一码归一码,是我提的要求,总不能白占用你的时刻,当然要付你必要的费用,并且,咱们这样的契约,还需求一个保密条款对不对?」

  所以酬劳是其次,她真实的意图是为了尽或许避免他毁约呢,楚荀心里有些好笑,但仍是容许了下来,「那妳看着办。」

  能拿钱谈妥那就好办多了,叶尔杉持续坚持礼貌又商业化的笑脸:「现在北部一般上班族的年收入平均在五十万左右,我会按照这个双倍酬劳。但在未经对方答应,任何将契约内容泄显露去的一方,将以酬金的五倍付出违约金,这样能够吗?」

  楚荀仍是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妳本来就计划以这样的条件,让他人跟妳成婚?」

  「毕竟让一个人从未婚变成已婚,我总得负点职责。」

  「妳不是也相同吗?」

  「我不介意。」

  楚荀深呼吸,「妳本来就不计划嫁人吗?」

  「也不是,横竖没遇到让我想要跟他成婚的人。」

  「是由于那个……」楚荀简直信口开河的话,又戛然而止。

  叶尔杉不解,「哪个?」

  「没什么。」楚荀的眉,从她说了契约之后就没有舒展过,「妳说的这些我没有贰言。」

  叶尔杉也没介意他详细什么主意,今日她便是计划来办成契约成婚的事的,仅仅没想到会这么顺畅,并且还报到了这么一个美丽的男人。

  「那楚荀学弟,你觉得哪天公证比较好?」

  楚荀想了想,「已然咱们一定会成婚,那就星期一吧。」

  ◎◎◎

  次日上午。被厚重窗布遮住阳光的安静的房间里,电话铃动静个不断。

  是谁啊!不知道她才刚睡下没多久吗?

  一只手很不甘愿从被子里伸出来,摸到了床头的手机,再缩回被子里放到耳边,叶尔杉带着满腔的起床气说了一句,「喂?」

  「妳好,我是楚荀。」

  「楚荀是谁啊!」

  对方缄默沉静了顷刻,「……咱们昨日刚见了面。」见她还没反响过来又加了一句,「还说好星期一去公证成婚。」

  开什么打趣成婚……啊!

  叶尔杉的眼睛突然张开,成婚,楚荀!她瞬间从床上坐起来,「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不会是要反悔了吧?那她岂不是又得去找下家?

  楚荀说:「不好意思打扰到妳。」

  「没事,你直接说。」

  「咱们星期一不是要去公证吗?」

  「是,但你现在是有什么变化,仍是要弥补条款呢?」

  「不是。」

  不是就好,叶尔杉紧绷的身体登时放松了下来。

  楚荀说:「我是觉得,在咱们去公证之前,应该先见一下爸爸妈妈。」

  还要见爸爸妈妈?叶尔杉张口要否决,但成婚之前见爸爸妈妈如同也是应该跟必要的流程。

  楚荀温润的嗓音不急不缓地再问:「妳觉得呢?」

  她个人是很不乐意了,但又避无可避,「好,那我再计画一下见爸爸妈妈的细节。」

  「假如妳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出发去妳的公寓,今日先一同去见妳的家人,然后我带妳回家见我的家人,能够吗?」

  星期一要挂号的话,那这个组织的确比较合理,可总觉得如同哪里不对。

  「能够,你来吧,不过我还没起床。」

  「给妳半个小时能够吗?我大约十二点到妳那。」

  「能够。」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契约老公不离婚》作者:夜炜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契约老公不离婚》作者:夜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