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厌烦你》作者:安祖缇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16 | 回复2 | 2020-5-16 19:4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厌烦你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安祖缇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08日
【内容简介】

若是问章佩筑这个世界上最厌烦的人是谁?  
她的答案必定是──左镇垣!  
说起她跟他之间的梁子,早在小学时就结下  
先是班上同学的钱被偷,他矢口不移她便是小偷  
等她的洁白被证明,他没有抱愧反而要挟要打她  
后来又替她取了「佩佩猪」的绰号,带头讪笑她  
原认为毕业了就不会再遇到这个厌烦的煞星  
没想到这回姑姑硬塞给她的相亲目标居然是他!  
古怪!他是拿错剧本演错戏了吗?  
他在人前是个雄壮威武、霸气十足的大男人  
在她面前却像只忠犬,摇著尾巴期望她能多看他两眼  
让她在心头演练屡次讨回公道的计画再三中止──  
什么嘛!还认为他老是羁绊不休是对她有意思  
她傲娇的拿奶奶当托言,决议给他一个时机  
成果人家随即就给她打脸,跟其他女性好给她看了  
憎恶!是她愚笨,才会自作多情  
哼!她立誓今后肯定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牵扯了……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5-16 19:42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楔子

  「是谁偷了程泓文的餐费,自己举手。」

  导师的眼睛凌厉的扫向班上三十多名学生。

  我们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不谋而合摇头。

  「把眼睛闭起来。」导师确认每个人的眼睛都闭上之后,才又道:「拿了钱的人自己把手举起来,教师容许,不会赏罚。」

  等了好一瞬间,没有半个人举手。

  导师怒了,「假如不供认,被我找出来的话,不只需记过,我还要处分全班跑操场。」

  导师妄图运用同侪的压力,来让偷盗者就范。

  「哪有这样的啦!」

  「到底是谁偷的快供认!」

  「被我知道是谁偷的,我必定要打死他!」

  学生对立的对立,不平的不平,要挟威吓、委屈不满的声响此起彼落。

  「是章佩筑偷的。」

  忽然有道指控随便冒了出来。

  原本还一副事不干己样,托着腮,望着操场上打球的同学的章佩筑惊奇的转回头来,不明白怎样会遭到指控的长睫疑惑又吃惊地眨了眨。

  「左镇垣,你亲眼看到的吗?」导师责问。

  「想也知道啊。」左镇垣两手穿插在颈后,身子往后倾,椅子的四支脚有两支离地,不务正业的笑脸藏着满意。「章佩筑每次餐费都拖好久才交,但她今天却是一来就缴了,必定是她偷了程泓文的餐费去缴的。」

  视柯南为偶像的他发挥侦察精力,关于自己的推理有根有据而洋洋满意。

  章佩筑望向坐在最终一排,个子是班上最高,体魄是班上最壮,拳头也是最大,仍是校园学生个个闻之色变的小霸王的左镇垣。

  「我没有。」天然生成嗓音细嫩的她弱弱的争论。「餐费是奶奶给我的。」

  但是同学们彻底没有把她的抗辩听进去。

  「对耶,为什么她这次缴得这么快?」

  「搞欠好程泓文的钱真的是她偷的。」

  「过分分了,快供认啦,我不要跑操场!」

  同学众说纷纭逼她供认。

  「我没有。」章佩筑原本就白净的面孔这会儿更是白得像张纸,但口气非常坚决。「钱真的是奶奶给的。」

  导师觉得左镇垣说的话不无道理。

  每个月要缴的餐费,章佩筑总是一拖再拖,乃至拖到两个月一同缴,一向让教师很头痛。

  章佩筑的爸爸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分就离婚,妈妈再嫁,爸爸不知在上一年还前年由于意外过世,现在是由奶奶抚育,而不知道是她的姑姑还叔叔家中有房产,所以没有办法请求清寒补助,但她家的状况也的确欠好,相同让导师很烦恼。

  「章佩筑。」导师做了手势要她站起。

  手扭着学生裙裙摆站起来的章佩筑原本头低低的,但是想到奶奶说过,没有做错事就该抬头挺胸,立刻又把头高高昂起,小小的鹅蛋脸写着顽强。

  「我没有偷。」柔嫩的嗓音让她的辩解听起来很单薄。

  「没有关系的,」导师浅笑,「我能够谅解你,不会责怪你的。」

  「我真的没有偷。」她咬着唇,不让委屈的眼泪掉下来。

  导师叹了口气,「下课后到导师室来,你先坐下。先上课了。」

  上课了,但班上同学仍在交头接耳,责备章佩筑偷盗不敢供认。

  章佩筑难过得小小拳头在桌上握紧,手臂发颤。

  快要下课时,忽然有名妇人仓促忙忙跑进来。

  「欠好意思,教师,我是程泓文的妈妈。泓文的餐费放在家里忘了拿了,我帮他拿过来。」

  错愕惊奇声此起彼落,左镇垣的脸色更是丑陋。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推理错误了。

  导师面色为难的下了讲台,「是忘了拿吗?」

  「对啊。」程妈妈歉然一笑,招手叫程泓文曩昔。「你忘在客厅桌上了,每次都这么模糊。」

  「噢。」程泓文拿过放餐费的信封,头低低的,不敢看班上任何人。

  「所以不是章佩筑偷的?」

  「那左镇垣底子猜错了嘛,还认为他多凶猛跟侦察相同。」

  四周同学们的交头接耳全落入左镇垣耳里,他气得简直要把牙齿咬碎。

  程妈妈走了后,导师清了下嗓子,面色也有些为难,逃避章佩筑明澈的目光。「已然餐费找到那就好了,我们持续上课。」

  章佩筑怔怔看着导师。

  为什么没有人跟她抱愧呢?

  误把她认错小偷,为什么没有人觉得该给她一声「对不住」呢?

  下课时,左镇垣走来程泓文的位子,火大的朝他的桌子重重捶了下去。

  「你自己钱忘了带,差点害我们跑操场。」左镇垣怒骂。

  「我……我忘掉了嘛。」吓到的程泓文哭了出来。

  「便是啊便是啊!」同学异口同声,「差点害惨我们了。」

  「下次你再胡言乱语我就揍你!」左镇垣气愤的挥动拳头。

  「呜呜呜……」程泓文吓哭了。

  左镇垣一回身,就看到章佩筑一双大大的眼直直盯着他。

  「看屁!」

  拳头转朝她挥了挥。

  她没有任何惧意,仍然直视着他,「你要不要跟我抱愧?」

  「我干嘛抱愧?」

  「你猜错人了,我没有偷钱。」章佩筑气愤的喊。

  「没偷就没偷,再吵我就揍你。」拳头再次举起来威吓。

  「你应该要抱愧。」章佩筑固执道。

  「你跟程泓文害我丢人,我没打你就不错了,还抱愧。」恼羞成怒的左镇垣狠狠踢了章佩筑的桌子一脚。

  章佩筑如他所愿安静了,低下头去,坐正身子朝前,心底仍然不平,拳头握得死紧。

  分明是他弄错了,为什么不抱愧?

  为什么导师不抱愧?

  为什么程泓文不抱愧?

  莫非就由于她每次餐费都迟缴,所以活该被委屈吗?

  章佩筑忿忿不平地想着。

  她今后必定要当那种只需犯错就得跟她抱愧的人!

  不管是谁犯错,都得跟她抱愧!

  1-1

  「教师,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章佩筑拉着小男孩的手温声问道。

  「我不应该拉陈筱英的椅子害她跌倒。」小男孩扁着嘴,泫然欲泣。

  「你知道,一屁股跌在地上是很痛的,假如摔到尾椎骨,很或许痛到站不起来,假如是你被同学这样恶作剧,必定也会很不高兴吧?」

  「嗯。」

  「那今后不要再犯了。」

  「好,谢谢教师。」

  「记得要跟陈筱英抱愧喔。」

  「我会的。」

  章佩筑温顺笑笑,「回去教室吧。」

  小男孩允许后,敏捷跟陪他来教师办公室的同学跑开了。

  「章教师说话总是这么温顺呢。」坐在章佩筑周围办公桌的体育教师任中勋笑道,目光模糊散发着爱恋之意。

  章教师个子小小的,目测不满一六○,人也瘦瘦的,皮肤白净得跟豆腐相同,五官精美、气质文雅,说话轻声细语,与她搭档两年了,从没见过她大声说话,顶多板起小脸,不过她的长相虽文弱,一旦目光放冷却莫名让人从心里感到害怕,真是一名独特的女孩。

  「他们年岁还小,我不想太严峻。」章佩筑边收拾下堂课的教材边回应。

  「现在的孩子精得像鬼相同,太凶说不定就回家告状,隔天家长就跑来校园谩骂了。」五年八班的导师宋竹芯摇头叹息。「现在教师真难当。」

  「我小时分,教师说的话跟圣旨相同,家长都不敢不听,现在教师一点方位都没有。」担任音乐教师现已有二十六个年初的朱秀颖一脸无法。

  「在我小时分,教师的言行举止都充溢让人禁绝抵挡的威望。」章佩筑将讲义在桌上轻敲了两下,好让边际规整。「所以那些教师就算做错事也不抱愧。」

  「欸?」世人有些讶异的看着她。

  这是在责备教师的意思吗?

  「不过还好我们校园的教师不会这样。」她浅笑动身。「我去上课了。」

  上课钟声在她脱离办公室时敲响。

  「我也该去上课了。」大伙纷繁拿起教具脱离。

  ☆☆☆☆☆☆☆☆☆

  放学后,由于这日她为值勤教师,故过了六点才干脱离校园回家。

  走到校园邻近的公车站牌,此刻是一般公司的下班时刻,等车的人不少。

  她拿起手机阅览暑假时要去进修的课程内容。

  过了约莫非常钟,公车来了,她温吞吞的排在人龙后头,不疾不徐,也不急着抢在前头上车。

  排在她前方的是一名人高马大的男人,壮硕的体魄足以彻底遮挡娇小的她的视野。

  那人上车之后就停住不动了,手在口袋里翻找着东西。

  章佩筑瞟了他一眼,拿起电子票卡在感应机器上「哔」了声,走到后边空位站着。

  一切的乘客都就定位了,那个人还在掏口袋。

  「我没有零钱。」那个男人说。「只要一千。」

  「你没有票卡吗?」

  「忘掉带了。」

  「那……你要不要去找家商铺换零钱啊?」司机面有难色道,「搭乘下一班吧。」

  「这邻近哪里有商铺能够换零钱的?」男人问。

  「这个嘛……」司机左看右瞧,「你找个路人问问吧,这邻近我不熟。」

  「噢。」男人收起钱包预备下车时,忽然有只白净瘦长的小手伸过来,在零钱箱内丢了零钱。

  「我帮你付了。」柔细的女声道,「找个当地站吧。」

  松了口气的司机急忙踩油门滚动方向盘驱车上路。

  男人有些惊奇地回头望向帮他一把的女子,只见她的高度大约只到他膀子,体型瘦弱,面庞清秀,小小的脸蛋不及巴掌大,最引人留意的是她的肌肤白净得像纸,没有什么血色,唇色又很淡,没擦口红,看起来有点苍白。

  男人站来她周围,道谢,「我等等下车去换钱给你。」

  「不必。」章佩筑淡声道,「没多少钱。」

  何况两人的下车站又不见得相同。

  「我出门时忘了带卡,钱包内也没有零钱。」

  章佩筑轻轻点了下头,没作声回应。

  她仅仅举手之劳,并没有计划找个人陪她谈天,她爽性把手机拿起来持续看研习的内容,好让那男人识相的住嘴。

  惋惜那男人并不是个懂看眼色的。

  「我叫左镇垣,你好。」他朝她举起手。

  那手跟蒲扇相同大,相比之下,章佩筑的手大约只要他的掌心大。

  章佩筑长睫轻颤了下,踌躇了一瞬间方抬手回握,不过是唐塞的轻握一下指尖就放开了。

  「你叫什么姓名?」左镇垣热络的问。

  「不方便。」

  「你叫不方便?真是特其他姓名。」

  死后模糊有窃笑声传来,但左镇垣不认为意。

  章佩筑面无表情,持续看她的手机。

  「你在看什么?」左镇垣凑过脸来,「教师研习?你是教师?」

  章佩筑有点懊悔自己不应多事了,谁知这男人如此聒噪烦人,并且……讨人厌。

  「嗯。」

  「真巧,我也是教师,不过是开道馆的。」

  小脸忍受着不要宣布不耐烦的叹息声。

  「你该不会是在那间国小当教师吧?」左镇垣指着刚通过的那间小学。

  「不是。」章佩筑扯谎。「我到站了,再会。」

  她决议换辆公车搭乘。

  「这么快?」男人帮她按了下车铃。

  唐塞的弯了下嘴角,目光毫无笑意的章佩筑在公车停妥后下车。

  公车内的男人朝站牌前的她挥手,她伪装没看见,目光盯着站牌资讯。

  下一班车还要十五分钟,考虑现在是交通最壅塞的时刻,若是塞车的话,不知道要等多久。

  轻叹了口气,她垂头持续阅览研习资讯。

  1-2

  回到家,章佩筑发现门口脚踏垫上有一双生疏的黑色包头鞋,她眉头一皱,心头有不祥的预见。

  她脱了鞋放在大门周围的鞋柜内,开了门,眼前便是细巧的客厅。

  这是两房一厅,约莫二十坪的小房子,就她跟奶奶两个人一同住。

  客厅里现已摆放了刚煮好的晚餐,早就接到电话知道她在回来路上的章奶奶刚盛了饭过来。

  而在客厅,还有一个客人。

  那是她姑姑,本年五十八岁,几年前离婚,带着一子一女住在近邻的县市,小孩现在在外地读大学了,偶然会过来串门子。

  章佩筑不太喜爱姑姑,小时分,姑姑简直不跟她们来往,就算奶奶辛苦的一天做两份工赚菲薄薪水,她也没帮助过,在金钱上有困难想跟她借钱时,她也总是以家里吃穿用度急迫,不愿出手帮助。

  其时她年幼,不知终究,后来才知道,姑丈其实还满有钱的,房子好几间,分明没有抚育奶奶跟她,也把她们报请抚育以减税,也由于这样,章佩筑与奶奶无法请求清寒补助,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学杂费跟午饭费用老是迟缴。

  姑姑离婚时,章佩筑也考上了教职,日子总算变得较有余裕,至少,偶然想吃块蛋糕解馋,也不必只能看着橱窗流口水了。

  就在那时,姑姑自动来找奶奶,如同曩昔那近乎遗弃的行为从未发生过。

  奶奶疼女儿,不计较,但章佩筑心上却很难没有疙瘩。

  她觉得自己是个记仇的人,曾让她为难的工作,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佩筑回来啦。」姑姑一脸热络的笑。

  「姑姑。」章佩筑嗓音清淡如水,不冷不热。

  「快来吃饭。」章奶奶手上的饭碗朝她扬了扬。

  「我去换件衣服。」

  章佩筑走进房间,把去校园穿的洋装换成轻松的家常服,额上浏海用小鲨鱼夹夹到耳上。

  「……对啊,我便是觉得是个人才,所以才想要介绍给佩筑知道啊。」

  一出房门,章佩筑就听到姑姑的推销。

  现在是怎样?又要叫她去相亲吗?

  姑姑是典型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好几次来都是为了推她直销的东西,奶奶为了女儿的成绩考虑,每次来每次买,还好奶奶脑筋算清楚,一次大约花个一两千,也不敢买太多,究竟现在日子费用都是孙女赚的,她拿出来花的都是孙女给的零用钱。

  章佩筑每个月给奶奶一万二的家用跟五千块的零用钱,剩余的钱则是付房租跟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历经前期的辛苦日子,所以奶奶用钱很省,几年下来也存了不少,都是用章佩筑的名义存的。

  除了推直销,姑姑还很喜爱帮她找相亲目标,身为国小教师的她,要找到相亲目标并不难,而那些人简直也都是姑姑靠直销知道的。

  章佩筑不喜爱姑姑,天然也就不喜爱她介绍的目标。

  但碍于奶奶,相亲饭仍不得不去吃,仅仅吃完之后,没一个有下文。

  与相亲目标吃饭时,她情绪总是冷冷淡淡的,从不自动开口说话,回话跟挤牙膏没两样,问一句才答一句,非常简略,再愚钝的人也清楚她对自己没兴趣,即使一开始对她有好感,吃完饭就摸摸鼻子没再连络。

  坐来奶奶的身边,章佩筑拿起饭碗。

  「佩筑,你姑姑说有个好目标要介绍给你知道,你这个礼拜天没有排工作吧?」章奶奶问。

  「我要带学生去美术馆。」

  「这么不巧?那下星期天能够吧?」姑姑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抛弃的。

  「有研习营的活动。」

  「星期六呢?」

  「研习营有两天。」章佩筑夹了块鸡肉放到奶奶碗里。

  「那你直接说,你什么时分有空吧?」姑姑口气微带不爽。

  「我得回校园时看行事历。」

  「你自己身上没行事历吗?」姑姑不信。

  「往常不带回家的。」

  「好,那你明日看完之后跟我说,哪个周末有空。」姑姑想了一下又道:「仅仅吃一顿饭的时刻,应该乔得出来吧?」

  「我再回复你。」

  「欸,妈。」姑姑转而对母亲诉苦,「你看佩筑年岁也老大不小了,对自己的婚事毫不关怀,让我这个做姑姑的操白了头发呢。」

  介绍目标给我,也不过是想撮合那些直销客户的爱情吧。

  章佩筑静静在心里吐槽。

  「是啊,佩筑,奶奶也很忧虑你一向没目标的事。」说着,章奶奶不由得老调重弹,「你校园里没有喜爱的男教师吗?」

  「没有。」章佩筑毫不加考虑就摇头。「都成婚了。」

  其实有几个独身,像体育教师任中勋就独身,但她不想说这么多,替自己制作费事。

  「所以妈你看啦,」姑姑立刻找到要点,「要不是还有我这个做姑姑的,谁来关怀我们佩筑的婚事啊。」

  「是、是啊。」章奶奶笑得为难,不时偷看章佩筑的表情,就怕她不高兴。

  「我觉得呢,这女性最怕老,必定要好好保养,保养得年青,相亲成功的机率才会高。」姑姑拿出公司最新出的保养品。「这罐精华液给佩筑用刚好。它能紧致拉皮美白……」

  「我现已够白了。」章佩筑不由得回嘴。

  这项现实,谁也无法辩驳,姑姑登时为难了一下下。

  「呃……还有紧致拉皮……」

  「我才二十八岁。」

  「你尽管才二十八岁,但你看看,嘴角有细纹了,眼睛一笑也有细纹,现在不从速保养就会变皱纹了,要是被人家认为快四十了,那不是很丢人吗?」

  你才有细纹,你全家都有细纹。

  章佩筑在心里不爽吼怒,外表泰然自若。

  「好啦好啦,我买。」章奶奶怕女儿越说越离谱,急忙安慰她。「多少钱?」

  「原本要两千四的,自家人打八折,去零头,一千九就好。」

  「我等等拿钱给你,先吃饭吧。」

  今天又顺畅推销出去一瓶精华液的姑姑总算高兴的端起饭碗就食。

  1-3

  相亲的事,章佩筑本想伪装忘掉,拖到姑姑也忘掉,但没想到她来日晚上就来诘问行程,章佩筑又拖了两天,发现这个拖延战术对姑姑是无效的,所以又想爽性长痛不如短痛算了,但现已撒的谎当然不能翻盘,就约了下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并指定了离家两站的简餐店,这样她能够吃完饭后,顺便去后边的图Casino馆借Casino。

  周日,章佩筑与教师们带着三年级的学生来到美术馆观赏。

  边听着解说员的解说,她边留意学生意向,就怕有顽皮鬼趁教师不留意跑去其他当地,乃至偷跑出美术馆。

  「教师,我想去厕所。」陈筱英跟任于葳跑来章佩筑面前要求道。

  章佩筑看了一下周围,确认前往厕所的指示牌。

  「厕所在那儿,要从速回来喔。」

  「好。」

  陈筱英与任于葳手牵着手跑向厕所。

  直到她们身影消失在转弯处,章佩筑才转回头来看着解说员正在解说的画作。

  那是一幅抽象画,章佩筑自身对艺术方面没什么心得,彻底看不出解说员阐明的寓意,不过她喜爱画作的配色,很亮堂,就像夏天的向日葵,透着生动与奋发向上。

  「好,现在往我的右手边移动,那儿是年画特区……」

  解说员带着学生往右边走。

  章佩筑敦促几个落单的学生跟上,困惑的一再望向厕所方向。

  都快非常钟了,怎样还没回来?

  她对搭档赖伊薇以不惊扰别人的音量道:「陈筱英她们去上厕所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好。」

  走进女生厕所,章佩筑朗声喊,「陈筱英?任于葳?」

  喊了好一瞬间没人回应。

  她严重的问询一位在洗手的女子,「请问你有看到两个小学生吗?大约这么高,穿戴浅蓝色上衣跟灰色背心裙的制服。」

  女子摇头,「没看见。」

  章佩筑登时急了。

  这两个孩子该不会自己跑去玩了吧?

  她敏捷在每一间厕所门敲击,「陈筱英?任于葳?」

  厕所只要一间有人,回应的声响很明显是大人的。

  她匆忙拿出手机打给赖伊薇,「陈筱英跟任于葳没在这边的厕所,我再去其他厕所找找看。」

  很有或许由于厕所客满了,所以两人跑去找其他厕所也不必定。

  「好,假如仍是没看到,立刻打给我,我也来帮助找。」

  堵截通话后,章佩筑手机握在手中,从一旁的楼梯飞快下楼。

  厕所的方位每层楼并不相同,章佩筑寻了一瞬间,找到厕所方向的指示牌,飞快的跑曩昔。

  在弯过转角时,差点与一名带着孩子的男人相撞。

  「抱愧。」仓促抱愧,她闪过对方,奔向女子厕所。

  「不教师。」

  有人在她后头喊着。

  再弯过一个转角,总算看到粉红色门扉的女子厕所了。

  「不教师。」

  在她踏入厕所的片刻,有人拉住她。

  她满怀等待的回头,期望是不见的陈筱英或任于葳其间一个。

  可占满她一切视野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

  「什么事?」

  「不教师,好久不见。」

  章佩筑心想,你哪位啊?

  何况「不教师」是谁?

  「你认错人了。」

  章佩筑推开他的手挣脱箝制。

  「我没认错,我知道的女生中没有像你这么白的。」

  「欠好意思,我有急事,有事今后再说。」不要在这个紧迫时分烦她。

  「是什么事?」

  章佩筑有些烦躁的直接回头踏入厕所。

  「陈筱英,任于葳,在的话回我一声。」

  她喊了好几声,确认每一间厕所的状况,而那个男人还在门口等她。

  她出来时,男人问,「你在找人吗?我帮你。」

  「不必。」

  「陈筱英跟任于葳是不是?」

  「谢谢你,不必了。」

  她脱离厕所,前方有一个女子跟小孩形似在等人。

  男人走曩昔道:「我陪这个不教师找一下她的学生,等找到人,再手机连络看你们在哪。」

  本来这个男人现已当爸爸了。

  但他说的话却是提醒了章佩筑。

  她敏捷拿起手机,搜索陈筱英的电话。

  尽管校园制止学生带手机上学,不过今天是美术馆观赏日,她们极有或许带手机出门。

  班上有手机的学生号码她都有记录在通讯录上,调出了联络资讯,翻找了一下,找着了陈筱英的。

  她敏捷按下通话。

  手机通了,但是没有人接,在进入语音信箱时,章佩筑改找了任于葳的。

  任于葳的手机直接进入语音信箱,所以她再拨了陈筱英的。

  这回响了约五六声,总算通了。

  「陈筱英,你在哪里?」章佩筑对着手机大喊。

  「教师……」陈筱英的哭声传来,「于葳不见了,我上完厕所出来她就不见了。」
板凳
mammon1019 | 2020-5-17 09:08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我能够去官网下载完整版然后上传吗?
您需求登录后才干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厌烦你》作者:安祖缇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厌烦你》作者:安祖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