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好个触目惊心的爱情》(那家公司的禁爱令之一)作者:可乐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15 | 回复1 | 2020-5-16 19:4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好个触目惊心的爱情
【系  列】那家公司的禁爱令之一
【作  者】可乐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08日
【内容简介】
  
憎恶!她是小偷?他才是臭流氓!  
她爬墙不是要偷东西,是帮茕居的老婆婆送晚餐  
还来不及解说就被他限制在地,疼得她哭爹喊娘  
过后他诚意抱歉,她也只好自认倒楣  
瞧他一副不亲热的鬼样,浑身宣布生人勿近的气味  
这样的男人开罪不起,与他坚持间隔才是上策  
话是这么说,他脱掉衣服后比美猛男的精壮身段  
让她差一点抛开女性的拘谨,来个饿虎扑羊──  
许是她想对他不轨的妄图太显着,惹得他不爽  
分明两人不算知道,他竟胆大妄为的夺走她的初吻  
她吓得逃了,这一逃就跑到中南美洲的森林里考古  
但他的身影与他的吻,已深深烙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原以为他们只需夺吻之缘,命运却再度组织他们重逢  
她受命带宝贵古物回法国,他是担任维护她的保镳  
初次碰头她就被他招引,重逢后对他的感觉愈加剧烈  
即便在杀手攻击、子弹乱飞这样触目惊心的情况下  
她被他的男色引诱得只需一个主意:好想扑倒他……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5-16 19:50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楔子

  夜色来临,由于遭受烽火突击的乡镇尽毁。

  马路两边本来蓊郁盎然的行道树像被悍雷劈过,有的直接拦腰折断、更有的起火燃烧,仅剩焦黑树干。

  原是民宅的建筑物被炸弹炸毁得残缺不胜,大部分的房子被炸得七零八碎,有几间只剩半边墙,显露歪曲的钢筋。

  暗夜中,几名戴着夜视镜的战士手持FNC自动步枪,安静且灵敏的穿行在失掉灯光照明的城市,履行追剿叛军使命。

  一开端,使命小组按照计画行事,不断在乡镇废墟中查找,叛军火力强壮,一正面交锋便是哒哒哒哒的漫天枪声。

  但一个出人意料的埋伏,让计画生了变。

  「轰」的一声,一颗突袭的榴弹轰来,将本来已残缺不胜的石墙,炸得破坏,白色的灰伴跟着细碎的石块在那冲击下冲上天边,再慢慢的砸落。

  络绎其间的战士被炸弹的威力给震得弹飞,其间一人狠撞上死后一面布满弹孔的颓圮石墙,宣布一声痛哼。

  「该死!」

  他低咒作声,只觉耳膜被近间隔炸开的巨响给震得嗡嗡作响,侧眸一看,左肩头被半截钢筋削去一角,显露白色的骨头,汩汩流出的血瞬间染湿了布料。

  顾不得迷彩头盔、军服上满是散落的灰石,他正想替自己止血,却看到不远处,一具被炸掉半个身子的尸身,整个人震撼不已的僵住──

  「陈、陈朗……」

  喊出姓名的一同,他脑中回荡着五年前,两人在老家时,由于欧洲佣兵团招募的文宣而热血沸腾的画面。

  只需百分之十的选取率,两人却一同选取,他们撑过最困难的练习期,履行过无数个风险的使命,挺过一次又一次简直要送命的难关。

  只剩三个月,他们就能够请求退役了……

  只剩三个月……

  由于重伤,他的思绪愈来愈含糊,却感觉不到身体的痛……直到思绪被拖入深重的漆黑傍边……

  1-1

  泱泱华夏五千年前史,跟着朝代更迭,代表着各朝各代的光辉文明,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埋藏着丰厚的前史遗物。

  但不只我国,许多具有古文明前史的国家相同有着丰厚的前史遗物,相同迷惑着爱好者投身探寻。

  言睦星正在自己的房间,盘腿坐在翻开的行李箱前拾掇行李,母亲李秀月在一旁叨念着。

  「我说你这孩子怎样这么乖僻,这考古的作业哪儿都有得做,为什么偏偏要飞去那麽远的国家?之前都要大半年才干回家一趟,现在──」

  没等母亲叨念完,言睦星顿住手中的动作,没好气地昂首望向她。「妈!够了喔!」

  李秀月哀怨的瞥了女儿一眼,啐了一声,「多久才让我念一次就这么不耐烦……有没有良知?」

  见母亲尽是哀怨,她心里一个内疚,巴结的低下头抱歉。「对不住对不住,您持续您持续。」

  李秀月没好气拉了张椅子坐在一旁,「当然得持续,你回来还不到半个月,都还没能见见你玉姨介绍的那个男孩子就又要飞出去了,都约好了,你让我怎样跟人家告知?」

  关于相亲这件事,其时她还在彼岸的遗址地址,天天累个半死,真实受不了母亲隔着手机叨念,为求喧嚣才容许的。

  回台湾后,她知道自己得到了寻访千年龙冥王朝地宫遗址的作业,热血沸腾的压根儿忘了这件事。

  又由于动身的时刻提前,她留在台湾的时刻只剩一天。

  开端她还对没能多陪母亲几天感到内疚,但想到竟然因而避开相亲,高兴的感觉很不当心就压过了心里的内疚。

  「团长说要提前动身,我也没办法啊!你去帮我跟玉姨说说啦!我确保,这次回来,必定跟对方抱歉!」

  李秀月冷哼一声,「确保确保,最初就不应该让你念这个科系……我在你这个年岁早生了你,乖乖在家带孩子,哪像你天天蹲在石坑土堆里,脏也就算了,假如遗物遗址埋藏在地底深处,愈挖愈深,也不知道会不会跑出什么丧命的古代细菌……」

  李秀月叨念着,心头不由出现无限感叹。

  前夫也是考古学者,却在一次考古中,坑壁崩塌被活埋。

  现在身边的男人是老公当年的搭档兼老友,多年来一向陪同在母女俩身边。

  或许是由于这样,言睦星在生父以及继父的潜移默化下,也对考古充溢了热心,大学时坚决决断便选了相关科系,结业后也天经地义地进入考古圈子。

  她阻止不了女儿的热心,却不时忐忑啊!

  言睦星不知母亲剧烈崎岖的心境,有些头痛的对立。「老妈啊!志玲姊姊四十多岁才找到真爱甜甜蜜蜜出阁,我本年才二十六岁,你忧虑什么啦!」

  李秀月不悦地伸手推了推女儿的脑门,「你有志玲姊姊的美腿、美胸和高颜质吗?我能不忧虑吗?」

  「我也想跟志玲姊姊相同啊!但你也知道……基因……」她不由得瞄了瞄母亲的身段感叹。

  李秀月被女儿充溢无法的目光审察了一圈,不甘的挺起胸,自豪的开口。

  「基因怎样?你老娘我基因好得很,尽管……胸部是小了点,但风韵犹存,出去还被二十多岁的少年郎搭讪──」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抹略沉笑意打断她的话。

  「谁这么斗胆,敢觊觎我家水某耶!」

  听到那声响,言睦星像比及援兵似的匆促开口:「叶叔,托付,快把您这风韵犹存的美魔女带走!」

  叶振飞走到爱妻身边,手落在她的肩上,看着继女,温顺笑问:「行李整理得怎样样了?」

  「嗯,差不多了。」

  这一次,言睦星参加的考古团队来自法国,是发掘古文物的专业公司──「GUARD」。

  「GUARD」背面有财力雄厚的集团支撑,此次龙冥王朝地宫遗址,便是该团队发现遗址并与当地政府协作发掘的。

  而她之所以能这么顺畅拿到这个作业,最大的原因仍是靠继父叶振飞的人脉关系,加上她结业后直接转往我国进修考古学方面的常识,没多久参加考古队,前进偏境内陆的遗址考古阅历,也是让她锋芒毕露的最主要原因。

  李秀月非常困难盼着女儿回台湾,想着要托人替她找个好目标让她乖乖定下来,却没想到这次搅局的竟然是老公,不由得摆开他的手。

  「你啊,帮星星找这个作业前怎样没先跟我说?她一个女孩子,飞去跟一堆外国人混,还去那麽远的国家,你都不忧虑喔!」

  叶振飞在老友的意外后转往教职,现在是大学教授,彬彬有礼,说起话来嗓音柔软沉厚,有安靖人心的力气。

  本来叶振飞也想参加这次的考古,但由于同为考古学者、也在大学任教的搭档季泽琛和妻子出意外骤逝,校园的课表大乱。

  校长头痛之余,不得不把季泽琛的课全都拨给他,让他不得不抛弃这次随团的大好机会。

  尽管惋惜,但依妻子忧虑的程度,他不去应该也是功德。

  「定心,费尔逊是老朋友了,他的团员都通过严峻挑选,才干人品都是审阅的条件之一,里边有几个年青人和星星年岁相仿,说不必定能和她看对眼,你也不必烦着要帮她组织相亲……」

  他还没说完,李秀月现已急得跳脚了。「不不不,我们星星不嫁同行!」

  不必多问也知道,李秀月是由于前夫的意外,不期望女儿有和她阅历相同疼痛的或许。

  叶振飞好脾气的笑。「我仅仅打个比如,缘分这种事也不是我们说了算,不是吗?」

  李秀月无法辩驳,双手压着太阳穴。「天哪!这种或许我连想都不敢想。」说完,仍是不由得轻推了老公一把。「都怪你,假如这个或许发作了,我唯你是问。」

  叶振飞压着胸口显露惊慌的表情,随即拉着妻子的手臂。「好了,是我的错,我冲杯咖啡给你压压惊,让星星把行李整理好,我们才有时刻跟宝物女儿在动身前一同吃顿晚餐啊!」

  李秀月还想说什么,现已被老公拉了出去。

  见母亲被拉了出去,言睦星朝叶振飞显露感谢的目光,与他交流一个会意的浅笑。

  回收目光,言睦星心头突地涌上无限感受。

  父亲在她十二岁时发作意外,之后她们母女的大小事便由父亲的老友,也便是日后母亲再嫁的目标叶振飞扛起。

  他对她及母亲极好,胜任的扮演着老公及父亲的人物。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这个具有新爸爸和妈妈的家,她却总有种方枘圆凿的感觉,一向无法改口喊他「爸爸」。

  她不知道是由于孑立,或许父亲陪同她短短十二年年月的日子真实太深化,她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也是由于这样,她总是不自觉的离家愈来愈远……

  想起这些她的心境变得有些紊乱,她急速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定下心,切当的再为行李做最终的查看。

  1-2

  「突援使命」,一个以盈利为意图的民间救援公司。

  团队集结了各个方面专才的菁英,公司担任人雷霆是中法混血儿,巨大秀美,具有多年的佣兵资格。

  在他的团队里,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孤儿,由于他确认,唯有无父无母无忧无虑的人,才干冒大险、冲锋陷阵完成使命。

  现在在行为组里有着让雷霆头痛万分却又千般注重的两大爱将。

  卫天慕,团队里仅有一个出生在医师世家,具有医学布景的组员。

  他拿手运用手边现有的东西去类拟出功用相似的医疗用具,为帮助之人做紧迫处理;由于手法有用却粗犷,被冠上「蛮医」的封号。

  另一个是具有五年欧洲佣兵资格的陆皓白,受过森林野战及战场练习,上过战场,也曾被派到中东追剿叛军,有着敏锐的直觉和高明的功夫实力。

  仅仅最优异的人才,往往也是最难搞定的。

  此时,会议室里凝着一股说不出的沉肃气氛,情报资讯组里年岁最小、年仅二十岁的电脑天才柳奕迪平常独爱打闹,这会儿吭也不敢吭一声地静静退到旮旯,乖得像小猫。

  「这件事没有商议的地步,这次使命让容泰接。」

  窒人的缄默沉静后,雷霆打破缄默沉静,不容置疑的将档案资料丢给容泰。

  容泰被点了名,眼见着资料夹顺着宽阔的会议桌往他的方向滑行而至,却不敢伸手去接,所以资料夹「啪」的一声,直接掉在地上。

  听到那「啪」的一声,雷霆瞪大着眼,冷斥:「容泰!」

  容泰高举双手屈服。「乔完再跟我说。」他回头看向柳奕迪,「DD,买饭!」

  这本来仅仅接任托付的行为会议,柳奕迪能够不必参加会议,见气氛这么差,早懊悔跟着开会,现在听容泰一说,开开心心跟着他冲出会议室。

  雷霆看着容泰那死姿态,再看向眼前的男人,心力交瘁的撑额叹息。

  陆皓白无视周遭的情况,仅是绷着一张线条坚毅的脸,冷冷看着眼前的男人,坚决地吐出一句话:「我能够。」

  「你不能够。」

  「我能够。」

  从会议开端,他想把使命交给容泰,到确认把使命交了出去后,这寡言的家伙从头到尾便是这一句话。

  坚决、不容置疑,乃至有点像坏掉的录音机,不断重复同一句话。

  他固执,但雷霆更固执,由于他知道,陆皓白放掉爱情,把自己当没有生命的机器、像个搏命三郎的冲,是由于一向没走出老友同袍战死的暗影。

  这暗影有个专业名词──PTSD创伤压力症候群。

  这个心思病他很了解,由于也曾是佣兵的他,身边有许多同袍都是因而退役。

  决议聘任陆皓白后,他组织他做过心思治疗,作用不错,但如同没让他的魂灵由事发地址回来。

  他苦恼无法,却在陆皓白的再三确保下,尽量组织使命给他,让他成为集体里出使命最频频的人。

  但这一次,陆皓白还带着上一次出使命的腿伤,他决断且不容置疑的回绝他的要求。

  「伤兵不出使命是『突援使命』的主旨,我给你一个星期的假,养好伤,你想怎样就怎样着。」

  心思医师说他的情况改进许多,陆皓白自己也有感觉,但不出使命,脑袋一放空,关于过往的点滴便会塞满他的思绪,让他抑郁模糊,他不喜爱这种感觉。

  「我不必放假。」

  雷霆啧了一声。「卫有了女性,恨不能不必出使命,我给你假,你竟然还不要?」

  说完,他暗叹,这年头老板不好当,太交心便是会被手下吃得死死的。

  「腿伤没事。」

  雷霆激动的吼怒:「大腿都像摩西分红海似的开了那麽大一口儿,你跟我说没事?」

  陆皓白面无表情的说:「卫现已帮我缝起来了。」

  雷霆撑额叹息。「卫的医术好是现实,但不代表缝了就没事了,别忘了你也是血肉之躯,是肉做的好吗?」

  连续聘了陆皓白和容泰这两个「死人」后,雷霆决议改写聘人准则。

  他今后绝不聘这种三拳打不出一个闷屁性情的人,除了超难聊,超淡定,显得他人小小的激动都像疯子似的,让人压力好大……唔,想想如同不只如此,陆皓白仍是个苦行僧,不碰女性了,不喝酒,所以要把无趣加上去。

  雷霆说完,没得到他的反响,很确认这臭小子脑袋在想什么。

  他暗暗怜惜自己的境况,整理了一下心境,讥讽道:「呵,真行,找谁去玩玩极限体能,创伤不裂开就随意你。」

  「突援使命」毕竟是卖力的作业,具有自己的体能练习场,其规范装备都是第一流、最严峻且专业,以提高战斗力为准则。

  陆皓白缄默沉静了一瞬间。「DD。」

  ×!还真的开口了,雷霆差一点飙出三字经。

  「国军规范跑三千公尺十五分钟及格,柳奕迪那颗烂草莓三千公尺给我跑了快一个小时,哼,你还真懂得挑软柿子应战!」他气得拨拨金褐色的发,顺了气才说:「休一个星期仍是一个月自己选。」

  陆皓白再度缄默沉静,好半晌才开口:「三天。」

  成果不满意但尚可承受,至少陆皓白这颗硬得像茅坑的臭石头总算肯退让了。

  「给假。」话落,雷霆碎念,「不是同年吗?非得搞得我像你爷爷相同啰嗦,再聘来一个像你的,我真的会加快老化……」

  听着他边碎念边走出会议室的背影,陆皓白垂眸盯着桌面叹了口气。

  陈朗都走了两年,他也该好好面临这个现实……

  父亲在她十二岁时发作意外,之后她们母女的大小事便由父亲的老友,也便是日后母亲再嫁的目标叶振飞扛起。

  他对她及母亲极好,胜任的扮演着老公及父亲的人物。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这个具有新爸爸和妈妈的家,她却总有种方枘圆凿的感觉,一向无法改口喊他「爸爸」。

  她不知道是由于孑立,或许父亲陪同她短短十二年年月的日子真实太深化,她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也是由于这样,她总是不自觉的离家愈来愈远……

  想起这些她的心境变得有些紊乱,她急速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定下心,切当的再为行李做最终的查看。

  1-3

  夜幕低垂,路灯亮起,驱走了老旧巷弄的漆黑。

  今天是言睦星在家的最终一晚,由于闲着没事,便被母亲派出门跑腿,帮一个茕居的老婆婆街坊送饭盒。

  茕居的老婆婆是个和蔼的婆婆,我们喊她三婆,她有个相依为命的孙子,年岁长她一点,还记得跟着继父搬来后,她还满常跟着母亲到三婆家玩。

  三婆家有个小宅院,庭园很美,有树有花,她最喜爱屋角一隅的栀子花,总喜爱在树下将一朵朵坠落的花捡起来串成花冠。

  加上三婆的厨艺很好,时不时会做些古早味的糕点,热呼呼、甜蜜蜜的糖香,总招引着邻近的小孩往她家钻。

  仅仅她自从上大学脱离家就很少和三婆碰头,进入考古团后连母亲都见得不多,更别说是老街坊了。

  算算三婆都七十多岁了,听母亲说,她的身子骨还很勇健,却由于孙子骤逝的凶讯,身体情况日薄西山,街坊们见她垂暮,总会轮番送饭给她吃。

  知道这些情况,言睦星心里愈加抑郁难过。

  也由于如此,她接这跑腿的活儿还挺愿意的。

  言睦星边想边拎着饭盒走了好一瞬间,总算在街尾看到那间有着赤色老铁门、石头围墙的屋子。

  她加快脚步走向前,却在路灯的映照下,发现摆在门口的几棵芙蓉菊由于多日未洒水,看起来枯恹恹的。

  「这几棵芙蓉菊不是三婆的宝物吗?怎样成了这样……」她忧虑的咕哝,伸手去按门铃,却发现门铃没有反响?

  门铃坏了吗?

  她不确认的又连按了好几下,干脆踮高脚尖,透过赤色的老铁门向内张望,只见客厅留了一盏黄色小夜灯,看不出来三婆人是不是在家。

  言睦星想了想,心境愈来愈忐忑,不知道老人家是不是发作什么意外?

  她正苦恼,却忽然瞄到围墙外有个不知什么用处的大木箱,心里闪过个主意。

  三婆家的围墙并不高,她小时候就爬过,现在长大了,腿长了,要攀过围墙应该不是难事吧?

  言睦星仔细审察一番,很确认自己能够攀过围墙,但当心里决议这么做时,竟稍稍感到怯步。

  意识到心里窜出的主意,她难免感叹,人是长大了,忌惮却也多了,连胆子都比小时候还小是怎样回事?

  兀自天人交兵一番,忧虑三婆的主意打败心里的怯步,她便利放在门前,豁出去了!

  言睦星当心翼翼地站上木箱,发现只需自己再踮个脚尖,应该能够轻松跨上围墙。

  仅仅……没料到要爬墙,她身上是一件运动风洋装,裙摆只到她的大腿……唔……如同有点不太恰当……

  但情况紧迫,再说这个时刻点,家家户户都在吃晚餐,放眼望去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应该不会有人看见她粗鲁失仪的行为吧?

  言睦星在心里自问自答,做完心思建造后,双手攀住围墙上方,脚一蹬,一条白嫩嫩的美腿顺畅攀上围墙边际。

  想不到如此顺畅,她美美的想,还为自己的膂力和运动细胞自鸣得意时,却在听到一声严峻的沉喝后,瞬间僵住──

  「小偷!」

  ×,不会这么倒楣遇上巡查的差人吧?

  言睦星回过头,只见一个不知由哪儿冒出来的男人,杵在围墙前看着她。

  看着男人的穿着打扮,她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幸亏,不是差人!

  但男人非常巨大,头上戴着黑色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让人看不清楚容貌,却能够看出是个非常强健的男人。

  那双线条强健的手臂带着青筋,把T恤袖口撑得鼓鼓的,看得出来应该是常健身或运动,才会具有这样充溢力气的一双手……

  只需一拳挥来,她必死无疑。

  想着她欲哭无泪,急速开口解说。「你别误会……我不是……」

  话还卡在嘴边,她发现男人的目光落在她那条攀上墙缘的大腿上,心忽然一惊,她腾出一手想遮,嘴上嚷着:「禁绝看!禁绝看!」

  决议爬墙是由于她看准了四周没人,却没料到男人忽然冒了出来。

  陆皓白被她一喝才惊觉自己的目光落在女性的腿上。

  女性有一身吹弹可破的牛奶肌,匀称的大腿攀在墙缘,一边的裙子跟着拉高,显露她嫩紫色的内裤,以及一小片浑圆白嫩的臀肉。

  面临这样诱人的美景,只需是男人,心头无法不骚乱。

  仅仅这么看着女性真实不恰当,陆皓白抑下心里的骚乱,略垂头移开目光,指令道:「下来!」

  男人的声响有一种不怒而威的冷肃,让言睦星有种回到学生时代,做了违背校规的事,却被教官当面逮着的感觉。

  再加上她这时的动作真实太不雅观、太引人违法,她觉得丢人又心虚,慌张间想把攀上墙的那条腿移下,却发现──

  她的腿由于严重,抽筋了!

  见女性的动作不变,陆皓白皱起墨黑浓眉,开口又肃喝:「下来!仍是想让我逮你下来?」

  言睦星看向男人,仍旧看不清他的容貌,却由于他昂首,发现他冒着青青胡髭的下颔线条坚毅,一时刻失了神。

  这应该是她最近看过最男人的男人……

  陆皓白见女性看着自己没有反响,伸手捉住她的后背衣料,计划直接将她拎下来。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好个触目惊心的爱情》(那家公司的禁爱令之一)作者:可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好个触目惊心的爱情》(那家公司的禁爱令之一)作者:可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