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Casino吧_言情小说吧

标题: 《辣妻不侍寝》作者:朱轻 [打印本页]

作者: 泪娃儿    时间: 2020-4-18 20:16
标题: 《辣妻不侍寝》作者:朱轻
【Casino  名】辣妻不侍寝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朱轻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22日
【内容简介】
想要被他爱,因为看上眼,她顺手斩了他的桃花;
为了她的爱,早以上了心,他抬脚踢跑了野男人。

平江府人人都知道,邵七公子俊美如花, 性格暴戾凶狠,
还特别喜欢用拳头跟女人打招呼。 萧楚楚为了救自家爹甘愿卖身为奴,
不过她没想当一辈子的侍女,只想做赚够银两走人。
谁知,她银两还没赚饱,却跟暴戾的七公子大打出手, 还一个不小心,
将传说中的暴戾七公子打成手下败将。
邵星河不敢相信自己竟对打人不手软的萧楚楚上了心,
更没想到这丫头对他竟这般嫌弃。可再不甘心也是他买来的,
直接将人给压上床,逼着她夜夜给他侍寝, 萧楚楚她不想一辈子为婢做妾,
邵家的高门大户她高攀不起。 可看着趴在她家墙头的男人,
再想他床上治她的那些手段, 傻气的她急得直摆手,不要不要,
她不要回去…… 她再也不要给他侍寝了!
邵星河霸气地勾唇一笑, 没关系,以后都换他来为娘子侍寝,可好?
【链  接】

作者: 泪娃儿    时间: 2020-4-18 20:16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夏天的太阳很毒辣,晒得青石板滚烫,一脚踩下去热气很快穿透薄薄的布鞋底,烘出一脚的汗。街上几乎没有人,只有路边的树上有知了偶尔发出一声短促的鸣叫。

  萧楚楚已走了半日,被热得不行。她将手儿搭在额前,紧张地望了望街角处的药铺,有些不知所措。爹爹生了重病,可是家里的银钱已经花光,她要到哪里找钱,好给爹爹抓药?

  要不要去找何大哥借钱?

  这念头一冒出,萧楚楚立刻摇头,不要不要。何大哥人虽好,可何家婶子说话也忒难听了,她宁愿去求药铺的蒙大叔赊帐,也不要欠何家的人情。

  这么一想,萧楚楚鼓起勇气进了药铺,又趁掌柜蒙大叔转过身子整理小抽屉里的药材时,飞快地说道:「蒙大叔,我、我爹的药……喝完了,烦你再给抓一副,等我有了钱就还你。」

  蒙大叔头也不回地说道:「楚楚啊,妳这是第几回没带钱就来我这儿抓药了?」

  萧楚楚羞得面红耳赤,懦懦说道:「第、第五回了。」蒙掌柜叹气,「俗话都说,事不过三。楚楚啊,我这儿是药房,又不是善堂。我一家老小也是靠这点儿小钱吃饭的。若大家都如妳一般,我还要不要活了?妳行行好,找别家去吧。」

  萧楚楚低声道歉,默默离开了药铺。

  上别家药铺去抓药?可是……平江府里一共有五家药铺,萧楚楚全都赊着帐。但爹爹一直病著再,也不能不吃药。这么一想,萧楚楚只好又去了另外几家药铺。果然,另外几家药铺的掌柜也都不肯再赊帐给她了。

  萧楚楚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磨磨蹭蹭的又来了蒙大叔这儿。

  蒙大叔又看到了她不由得愣住。想了想,蒙大叔告诉她,「楚楚啊,方才邵府的人来这儿抓药,好像说她们府上正要聘用侍女,不如……」

  萧楚楚愣住,侍女?她去当侍女?开什么玩笑。女孩儿会做的活她一样也不会好吗。她去应聘当个侍卫还差不多,或者女护院什么。

  蒙大叔继续说道:「邵府是为邵七公子招聘侍女。妳还不知道邵七公子是什么人?给他当侍女,那必须得找个不像女人的女人……」

  萧楚楚呆住,「蒙大叔,你什么意思?」她哪里不像女人了?明明就很健康,很健美,很健壮好不好。

  蒙大叔回过神来,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听他们说,好像签活契,最少一年,一个月可领三两银子的月钱。」

  什么什么?三两银子?而且还是活契?萧楚楚大喜,转身就往外跑。可她跑了两步又回来了,「蒙大叔,劳驾……邵府在哪儿啊?」

  蒙大叔指了指东边,「楚楚,妳可得想清楚,邵七公子可不是好人,他……」一语未了,萧楚楚已经跑远了,蒙大叔摇了摇头,继续忙碌。

  ◎◎◎

  萧楚楚一边往东跑去,心里就一边盘算了起来,一个月三两银子的月钱,一年就是三十六两。她欠五家药铺共计五两四钱的药钱,还了钱,还能余下三十两银子。

  这样鸠可以请个好大夫给爹爹看病,剩下的钱让爹爹养好身子……她呢,反正在邵府当侍女嘛,肯定有吃有喝有穿有住的,一年以后她就可以回去,和爹爹在一块儿了。

  这么一想,萧楚楚跑得更快了,一个月开出三两银子的月钱。而且还是活契,这么好的差事儿,怕是人多到要打架才能挤进去的吧?

  一路问着人,萧楚楚终于找到了邵府。嗯,不错不错,白墙黛瓦,高门大户的,一看就是开得起三两银子月钱的大户人家。就是门口冷冷清清的,压根儿没人排队应征。想来,是她跑得太快了,别人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

  萧楚楚立刻扣响了门环,有人在里头问了句谁呀,萧楚楚朗声答道:「听说府上为邵七公子聘侍女,我……」

  吱呀一声,门裂开了一条缝儿。一个圆脸婆子从门缝里看了她一眼,然后惊喜地扭过头大喊了一声,「李嬷嬷,七公子的侍女来啦。」然后把门大大打开,一把就将萧楚楚拉了进来,激动地说道:「姑娘,妳怎么才来啊。」简直一副喜极欲泣的模样?

  萧楚楚莫名其妙。

  很快,一位姓李的嬷嬷就过来了。打量萧楚楚一番,又问萧楚楚姓甚名谁,家住哪儿,李嬷嬷笑得合不拢嘴,当场就拿出了身契,交给萧楚楚,「姑娘,这是一年的契约,妳看过后无恙就画押吧。」

  萧楚楚有些不安地问道:「嬷嬷,我想问问……能不能预支一年的银子呀?」李嬷嬷满口应下,萧楚楚心中的不安就更甚了,「那,能加到……每个月三两五钱银子吗?」李嬷嬷再次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萧楚楚呆住,满心悔恨,刚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四两银子一个月。

  萧楚楚不是个会拐弯抹角的人物,索性直问:「嬷嬷,按说这么好的条件,应该很多人抢著来应聘才是,怎么……只有我一人呢?」

  李嬷嬷叹气,「姑娘是个爽快人,我也就不瞒妳了。姑娘是外地人吧?没听说过我们府上七公子的脾气?」萧楚楚摇头,「我家住在乡下,靠近驻军那儿,平时我也只有在替爹爹抓药时才进城。」

  「那难怪了。」李嬷嬷说道:「我家七公子呢,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些不太好,看到不顺眼的侍女……就会、就会……嗯,轻轻打几下。所以姑娘要想好了,若是不愿签这身契的,也不要紧。」

  萧楚楚又联想到蒙大叔说的,邵家想找个不像女人的侍女,恍然大悟,又追问道:「七公子会看什么样儿的侍女不顺眼呢?」

  李嬷嬷想了想,「美艳动人又温柔优雅的。」

  萧楚楚张大了嘴,呃,这跟她完全打不着边。呃,所以说……也许邵七公子看到她,会特别顺眼,完全不打,那一个月三两半的银子岂不是妥妥到手?

  但是,萧楚楚又问:「嬷嬷,七公子会功夫吗?他打人厉害吗?」她跟着爹爹学过功夫,身手不错。但若七公子是个壮汉的,那她还是不要冒险好了;但若七公子是个文弱Casino生……

  「七公子不爱出门,所以身体孱弱。」李嬷嬷已经看穿了萧楚楚的心思,说道:「日后姑娘服侍公子的,可要好生照顾。」

  萧楚楚大喜,「那这身契我签了。劳烦嬷嬷将一整年的月银先支给我,然后陪我回去一趟,待我将银钱交与爹爹,再安排妥当,这就过来当差。」说著,将那身契看了一遍,确认无误的,便画了押。

  李嬷嬷也爽快,先是带着她去见了邵府的女主人,邵夫人,也就是邵七公子的母亲。邵夫人与萧楚楚交谈了几句,对她很是满意。

  当下,李嬷嬷就拿出四十二两银子交给萧楚楚,又奉邵夫人之命,乘坐着马车带萧楚楚去了蒙大叔的药铺还了钱后又为萧父抓了药,随后再去了城里几家有赊帐的药铺还钱,最后去了乡下的萧家,陪着萧楚楚将病父安顿好了,这才又回到了府中。

  ◎◎◎

  李嬷嬷引著萧楚楚去了后院,还一边走,一边解释著萧楚楚要干的活,「其实也不需要姑娘做些什么,七公子的衣食住行都有人打点……只他不喜欢有人进入小院。所以他要什么,姑娘就拉动系在院门旁边的绳子。绳子的一头系著铜铃,守在外头的婆子听到了动静,就会赶过来会听姑娘的吩咐,把七公子要的东西准备好,送给姑娘,姑娘再递进屋里去……就这么简单。明白了吗?」

  萧楚楚连连点头,心想不就是当个传话筒吗?这三两半的银子简直太好赚了。

  李嬷嬷带着她在后院花园里七拐八弯了许久……直走到腿儿都有些酸了,李嬷嬷才引着她来到一座独立的小院门口,先是轻轻地扣了扣紧闭着的门,轻声说了句,「启禀七公子,前头的秋菊不听话,夫人为您换了个侍女,如今她便要进来服侍您了。」说著,李嬷嬷轻轻将门推开,又把萧楚楚给轻轻推进了院子。

  萧楚楚呆住。

  只见院子的角落站着个穿着一袭简致白衣的清雅美人,正静静地站在花树下,仰头看着什么。暖风吹来,将美人儿的衣角层层掀起,露出一双跻著木拖鞋的双足,那脚踝纤细劲瘦,显得卷起的裤脚宽松无比。

  美人眉淡如烟,目含愁露,双唇丰润微嘟,仿佛心中装满万千委屈,教人顿生心痛,恨不能将他捧在手心,细细哄他开心。

  世上怎会有生得如此好看之人啊。

  萧楚楚只觉得有只无形的手,将她的心脏一把捏住,教她无法呼吸,甚至茫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

  邵星河攥紧了拳头,冷冷地盯着这个新来的侍女,她穿着半旧,但浆洗得很干净的简洁布衣,脑后绑着条油光乌亮的大辫子,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女孩子。她姿容中上,浓眉斜长入鬓,一双眼睛流光溢彩的,看起来神采奕奕,英姿勃勃的。

  就是……她也和那些个庸脂俗粉一样,看他看呆了?邵星河痛恨这样的眼神,便口出恶言,「哼,贱婢!」

  萧楚楚顿时如坠冰窟。

  她回过神来,既为自己的失礼而感到羞愧,心头也浮起了淡淡的恼意。这人也真是的,怎么平白无故的骂人呀,真真白瞎了一副好皮囊,哼。

  她把头高高昂起,努力不去看他,然后扬著下巴进了屋,在未来的一年里,她就要在这里,和这个讨厌的人待在一起了。哎,真讨厌呀,但她得先去好好熟悉一下环境。

  邵星河冷冷地盯着这一身布衣的大辫子姑娘恍若无人一般的直接闯进他的卧室,又去了他的Casino房,最后还闯进他的花房逛了一圈儿……

  他攥起了拳头,心想她要是敢像上一个侍女那样,直接脱了鞋就躺在他的床上,还嚷着要为他暖床侍寝的话,那他干脆活活打死她算了。

  萧楚楚勘验完了这座小院,基本明白了,正屋的三间屋子应该都属于这个口恶面美的七公子,分别是卧室,Casino房和正屋;东厢空着,摆着几盆半死不活的花,也不知是干嘛用的;西厢房有张小床,不大的衣橱和一个小几子?那大约,这就是她的房间了。

  突然有人轻扣门环,「请问楚楚姑娘在吗?」

  萧楚楚看了邵星河一眼,邵星河直接给了她一个后脑杓,弯下腰,扶住了一株芍药花。萧楚楚便跑过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个十八九岁的漂亮侍女,手里还拿着个大包袱,「楚楚姑娘,这是李嬷嬷让我送来的,里头是给妳穿的侍女衣裳与鞋袜,回头妳就换上。」

  萧楚楚点头,接过,「多谢姐姐了。」

  那侍女又紧张地问道:「还有,厨房问……七公子今儿想吃些什么?」

  萧楚楚转过头,对着邵星河喊道:「哎,你晚饭想吃什么?」侍女一听,被吓了一跳,小小声提醒她,「妳怎么这么喊?要喊他七公子啊。」

  萧楚楚便又转过头,对着邵星河重新说了句,「哎。七公子,你晚饭想吃什么?」

  邵星河便知道这个新来的侍女是完全不懂规矩的了。他背对着她,莫名松了口气,面上露出了一丝笑,语气却是冷冰冰的,「随便。」

  萧楚楚便对侍女说道:「他说随便。」

  侍女快要哭了,每次来问七公子想吃什么,七公子永远都说随便,然后厨房送来的吃食,他永远都不喜欢吃,夫人知道了,只会责怪她们办事不力。

  「随便是什么?」侍女哭丧著脸说道。

  萧楚楚想了想,「那就要个糖醋肉丸子,炸豆腐拌蒜蓉,还要嫩嫩的红油笋尖,再来个清清淡淡的芙蓉蛋花汤。」他都说随便了,那就随便来几个她爱吃的菜吧。

  侍女瞪大了眼睛,看看萧楚楚,又看看一声不吭的邵星河的背影,这是七公子的意思?还是这位新来的楚楚姑娘的意思?

  萧楚楚也瞪大了眼睛,奇怪地看着侍女。

  最终,侍女落荒而逃。

  ◎◎◎

  萧楚楚抱着大包袱,看都没看邵星河一眼,兀自喜滋滋地跑进西厢房,心想在邵府做工真是好,不但月钱高,又发衣裳,还让她一人住一间屋子。哇,不错不错,连丫鬟穿的衣裳都是丝绸的,邵家还真有钱,就是穿着这样的衣裳干活也太不方便了,滑溜溜的……

  邵星河奇怪的看着这新来的侍女的背影,因为生得俊美无双,无论在哪儿,做什么,一向都是众人的视线聚焦点。如今头一回被个侍女给无视了?他陷入沉思,心想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没一会儿,又有人过来轻扣门环。

  邵星河自然是丝毫不予理会的。

  萧楚楚从屋里跑了出来,打开门一看,这回是个拎着食盒的婆子?婆子陪着笑脸说道:「楚楚姑娘,我是来送饭的。」

  「多谢嬷嬷。」萧楚楚接过食盒,关上门。好诶,有得吃了,已经饿很久了。她拎着食盒走到院子里的石桌石椅处,将香喷喷又热气腾腾的饭菜摆好了,然后跑去洗了个手,回来坐好,拿起筷子就开吃。

  唔,好好吃。糖醋肉丸超美味,肉质鲜嫩弹滑,酸甜开味,油炸豆腐本来无味,淋上了拌了盐末的蒜蓉,味道纯朴但咸淡正好,酥脆的表面嫩嫩的豆腐心……太好吃了,红油笋尖超级下饭,芙蓉蛋花汤清淡解腻,太好吃啦。

  等到萧楚楚吃干抹净,起身正准备收拾一下碗筷什么的,去突然看到依旧站在院子角落花树下怒视着她的白衣谪仙……

  萧楚楚一呆,看看邵星河,又顺着邵星河的视线,看向了被自己吃得一干二净的饭菜空碗空盘子。

  「哎呀。」她惊呼了一声,「对不起,七公子,我,我把你给忘了……我、我这就给你再叫一份。」说著,萧楚楚赶快跑到门边,扯了扯绳子。

  邵星河被气笑了,这女人是来给他当侍女的?一个侍女,居然当着主子的面,享用主子的晚饭,还把站在她面前的主子给忘了?

  这女人……不过,她吃饭的规矩礼仪还是有的,就是不知为何,竟然吃得那么香,那么享受?难道说,她点的那几个菜,特别好吃?

  想着自个儿也已经许久没有好好用过一顿饭了,邵星河便忍下了这口气,心想等会试吃一下她点的菜,要是真好吃,那就算了,要不然……那他就打死她。

  哼,不过这女人是故意这么做作的,目的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吧?

  ◎◎◎

  萧楚楚打开院门等了等,果然有个婆子跑了过来,萧楚楚连忙吩咐她,说七公子没吃饱,让再准备一份饭食过来。

  那婆子呆住,「天哪,七、七公子没吃饱?好好好,奴婢这就去要饭。」

  要饭?萧楚楚笑出了声,婆子也意识到了口误,连忙纠正自个儿,「不不不,不是奴婢要饭,是七公子要饭。」萧楚楚哈哈大笑,合上了门。结果关上门一转头,她就看到了俊美的邵星河面上愤怒的表情,以及喷火的眼神,立时止住了笑。

  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自己应该干些什么以后,萧楚楚终于有了侍女的担当,问道:「哎……不是,七公子,待会儿你要在哪儿用饭呢?」

  邵星河怒视着她,又看了一眼方才她坐着用饭的石桌石椅那儿,萧楚楚明白了。赶快过去将她用过的碗筷收拾好了,放回到食盒里,又把食盒提到门外放著。

  这时,门环轻响,萧楚楚又跑去开门。果然,方才那个婆子气喘吁吁的拎着食盒跑了过来,说道:「楚楚姑娘,饭来了,七公子……今天胃口这么好吗?」

  萧楚楚嘿嘿笑了两声,关上了门,然后拎着食盒,将之放在石桌上,对邵星河说了声吃饭吧,然后转身进了屋,她得找点儿茶水喝。原来在家里养成的习惯,每天饭后都要饮杯茶水,解油腻且可祛除口气。

  邵星河震惊地看着她把食盒放在石桌上以后就什么也不管的走了……

  怔忡了半晌,他终于明白过来,这女人真是,真是完全没有当侍女的自觉啊。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要不要朝她发火。但转念一想,她不会侍候人也好,免得像以前的侍女们那样呱噪得很,一天到晚的就想方设法的往他身上靠。

  这么一想,他只好自个儿走到了石桌旁,把食盒里的饭菜一样一样拿了出来。然后坐下吃饭。他突然睁大了眼睛,这是他家厨子的手艺?怎么这么好吃?味浓鲜美的酸甜肉丸既开胃又送饭,微辣咸酸的红油笋尖简直不要太好吃,喝上一口清淡的芙蓉蛋花汤解解腻,然后再来一颗肉丸子……

  在这一刻,邵星河简直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妙。

  他一向体弱,动不动就害病,所以母亲总让他吃得清淡些。久而久之的,厨房总送些淡而无味的菜肴给他,简直让人倒胃口。

  有时候他是想让侍女去厨房拿些好吃的,可侍女总对着他犯花痴,只要他对她们说上几句话……侍女们的眼神就开始狂热黏人,有的非要喂他吃,有的还想用嘴渡了食物来喂他吃,真把他气个半死,又恶心得不行。

  如今这个楚楚……还真是个奇葩,不过,甚合他的心意。

  萧楚楚在自己屋里没找著茶水,犹豫了一会儿,她来到院子里,问邵星河,「七公子,我们院子里没有茶水吗?」

  正大块朵颐的邵星河顿时将狼吞虎咽的吃相调整为优雅文静,冷冷地说道:「我吃药,所以不能喝茶,会解药的。」

  萧楚楚啊了一声,有些失望,但她也没气馁。下午李嬷嬷带她过来的时候,她看到邵家花园里种植著一些可泡水喝的花草。当下,她就去东厢房里找了个小花锄,扛着出了门。

  邵星河瞪视着她,不知她又想搞什么鬼,且心里十分不高兴,想着那花锄明明是他的,怎么她也不问一句就拿走了?

  但没一会儿,萧楚楚就回来了,花锄好好的扛在她的肩头,手里还拎着几株带着泥的花草?邵星河认得,那是茉莉花,薄荷和艾叶,其实这些在他眼里都不算花,不过是长在路边的野草罢了。

  萧楚楚将这几样种在墙角边,然后去洗了手,又跑过来摘了几片薄荷叶,两朵茉莉花儿,重新拿去洗了洗,将花与叶放在杯子里,倒了热水进去。

  她不是不知道,邵星河一直在盯着她,她心想,哼,这人真小心眼儿,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嘛,干嘛要偷偷摸摸的……不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没见过乡下人喝点花草茶?

  萧楚楚又跑去拿了个杯子过来,重新摘了几片薄荷叶和茉莉花,如法炮制了一杯,放在邵星河面前,然后跑到一旁喝花茶去了。嗯,味道真不错,茉莉花香香的,薄荷叶泡了水以的,虽然水儿含在嘴里是温热的,但咽下去以后又是凉凉的,很是舒服。

  邵星河吃完饭,不动声色地拿起了那杯花草茶,起身离开。他端著这杯水儿一回到屋里,就立刻啜了一口,然后呆住。不就是泡了两片薄荷叶和茉莉花吗,怎么这么好喝?香香的,又暖暖的,但咽下去以后喉咙凉凉的,太舒服了。

  他站在窗口,看着萧楚楚正在院子里收拾着他吃剩下的碗碟,不觉有些羞赧,这还是他近两年前头一回吃得这样饱。竟然将所有的饭菜全都吃光了,甚至连糖醋肉丸和油炸豆腐的汤汁都被他用白米饭给蘸得干干净净……吃得粒米不剩。

  说来也怪,他怎么就没发觉家里的厨娘手艺这么好呢?以前给他吃的那都是啥。

  邵星河对这个楚楚产生了一丝好奇,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作者: wd437745773    时间: 2020-8-2 20:52
怎么不能下载




欢迎光临 热Casino吧_言情小说吧 (https://www.pink2.net/) Powered by Discuz! X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