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收录] 《害到总裁当老公》作者:可乐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393 | 回复1 | 2020-3-22 20:2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Casino  名】害到总裁当老公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可乐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01日
【内容简介】
什么?她结婚了!?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  
她连男朋友都没有,是要跟谁结婚啊?  
搞了半天,原来是户政系统被骇客入侵资料错乱  
才害得她莫名其妙成为某个男人的老婆  
要命的是,她名义上的老公竟然是她家总裁大人!  
天啊!她是走了哪辈子的霉运?  
他身为大集团总裁,长相帅到逆天,魅力爆表  
是众多名媛淑女哈得要死的黄金单身汉  
多少女人挤破头想跟他蹭沾上一咪咪关系  
万一他「已婚」消息不小心传了出去  
只怕她会被总裁的爱慕者给生吞活剥了啊……  
总裁大人的想法真不是她这小职员能理解的  
以为他会很乐意离婚,没想到他提议干脆弄假成真  
还老是用足以让人浑身虚软的炽热眼神看她  
让她忍不住春心萌动,花痴了一把──  
唉!明明她是要来跟他离婚,好恢复自由身  
怎知恢单目的还没达成,两人却先滚到床上去了……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3-22 20:33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1-1

  星期一,是所有上班族的「蓝色忧郁日」,对夏苒然来说,却不只是蓝色的忧郁而已。

  一大早,她一如往昔的起了个大早,却遇上了车祸引发的大塞车,足足迟到了十五分钟才进公司。

  打卡钟上刺眼的红色,代表着她这个月的全勤奖金飞了。

  夏苒然捧心,正哀悼飞走的钱,同为员工医务室的医师大姊乔勤板著张脸,扬声喊:「夏苒然!」

  一听到熟悉的嗓调,夏苒然猛回过神,秒换上乖巧可人的笑脸冲进医务室,「乔姊!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业务部副总拿着手帕摀著额头,身上的浅条纹衬衫沾染著怵目惊心的血迹。

  没等她反应,业务部副总便先开口:「夏苒然,妳去帮我买件衬衫,最晚八点四十五分要回来,知道吗?」

  「八点四十五分……可是服饰店这个时间还──」

  「我不管,妳想办法买到就是。今天季总从欧洲飞回来,说了九点开会,不能迟到。」

  夏苒然是「宙天集团」员工医务室的一员,说好听一点是与医师大姊一起管理员工健康的药剂师,但基本上她可以说是任人使唤的小菜鸟。

  见她怔著,正在处理伤口的乔勤分神提醒,「记得要拿发票,到时跟副总的助理请款,速去速回,注意安全!」

  夏苒然头痛,但在这状况下却也是推拒不了,只能硬著头皮拿着包包火速冲出医务室。

  奔跑中,她听到业务部副总的声音远远飘来──

  「夏苒然,记得,珍珠白弹力真丝缎材质S号!」

  靠,这时间她只能冲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大卖场成衣部买来应急,最好还有得挑珍珠白的弹力真丝缎啦!

  夏苒然悲摧的奔出办公大楼,拿起手机看着只剩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脑中火速转着公司附近的地图。

  一确定目标,她转身,下一瞬撞上一堵墙。

  「噢。」这完全没预期的一撞,让她痛得眼油都飙了出来。

  她皱苦了张小脸,摀著鼻子痛呜,心想,今天果然带塞……嗯……不对,哪来的墙?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清爽味道……?

  她伸出手摸了摸却发现触感不对,不是冰冷坚硬的墙,而是隔着层布料,温热有弹性的……肉墙。

  肉墙?!

  夏苒然的心猛然一震,目光顺着对方的衬衫往上,再往上,当眼底映入男人的喉结、绷紧的下颔线,她瞠目结舌,整个人像被烫到似的,往后退了几十步,一迭连声鞠躬道歉。

  「抱歉抱歉!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抱歉!」

  没等对方反应,她像坏掉的收音机讲了N次抱歉后,随即转身逃离现场。

  被撞的男人疑惑的看着女人像见鬼似逃开的身影,皱了皱眉,随即目光被掉在地上的东西给吸引。

  他跨上前,捡起地上的卡片──

  宙天集团医务室夏苒然

  职员证上的女人五官精致,笑容甜美得让一双像杏仁般的眸子微瞇,嘴角边荡漾的小梨涡为她添了几分灵动可爱的气质。

  这是刚刚撞到他的女人?

  这念头闪过,他看到早他一步回公司的祕Casino急匆匆由大楼跑了出来,走向他。

  他下意识将职员证收进口袋,敛住思绪,走向前。

  1-2

  夏苒然拿到药剂师执照后第一份工作,是进入一家评价颇高的大医院上班,却因为医院管理部门永远不会把药剂师的缺额补满,造成药剂师总陷入加班加到翻掉的恶性循环中。

  她虽年轻,却不想在毫无品质可言的工作环境待下去,做了半年便辞职,幸运的应征上宙天集团的工作。

  宙天集团是由创办人季祥治所成立的,在五十年前以一艘二手货船做买卖起家,度过草创时期的艰难发展至今,已成为高度多元化的环球集团,事业版图的触角扩展至航空运输、观光、娱乐等行业。

  在这样的大集团工作,薪水高、福利好,周休二日、不加班的上班制度,让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所以即便一天的开始不是很美好,一到下班时间没多久,她还是开开心心的准备打卡下班。

  夏苒然才走到打卡钟前,手机铃声便响起一串振奋人心的愉快乐音。

  她掏出手机,看到熟悉的号码立刻接起电话。

  「嗨──」

  夏苒然才开口说了一个字,电话那端传来一大串差一点震破她耳膜的声音──

  「夏苒然!我憋了好几个小时终于等到妳下班了,妳妳妳什么时候结婚了,为什么没跟我说?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妳没良心没良心!」

  哒哒哒哒!宛如机关枪扫射而过的惊人节奏,震得夏苒然的耳朵嗡嗡作响,一个字也没接收到。

  「喂喂喂!哈啰哈啰!夏苒然,妳有在听吗?收讯不好吗?喂喂……」

  夏苒然感觉电话一端的声音终于镇定了下来,她困扰的皱了皱眉才开口抗议。「收讯很好,我当然有在听,但完全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妳激动个什么劲啊?耳膜都快被妳震破了……」

  徐敏洁听着好友抗议的咕哝,愣了两秒,重新开口:「夏苒然,妳什么时候结的婚,为什么没告诉我?」

  由激动到冷静到几近严肃的声音让夏苒然很是不能适应,她消化片刻,不确定地问:「谁结婚没通知?」

  听她这一句完全状况外的反问,徐敏洁暴躁的差一点翻桌。

  「妳下班了对吧?现在!立马见面!」

  从没见过好友态度这么强硬、这么急躁,她有些担心,匆匆打了卡后,与她约了两人最常去的咖啡厅见面。

  半个小时后,夏苒然一进店里就看到好友坐在临窗的位置。

  她才靠近,徐敏洁与她对上目光,双手便激动地搭在她的肩上嚷嚷:「夏苒然!妳结婚为什么没通知我!故意不到我上班的户政事务所做结婚登记?」

  夏苒然与好友面对面,清清楚楚听到她说了什么……虽然她被晃得很晕。

  「等等等……妳搞错什么了吗?谁跟妳说我结婚了?」

  「妳,夏苒然!」

  夏苒然愣了两秒后问:「今天四月一号吗?」

  徐敏洁瞇起眼,「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四月一号耍过妳这笨蛋吗?」

  两人是邻居,从幼儿园一直到国中都是同班同学,就算大学因为各自志愿不同才结束同班情谊,感情仍然好得像亲姊妹。

  夏苒然从小就是个乐观善良没啥神经,是那种被人卖了还乐乐的帮人数钱的单「蠢」女孩,搞得两人明明同年龄,她却像个长她很多岁的大姊似的,得时时盯着她,免得被人拐了还不知道。

  「是没有。」她当然知道好友对她很好,否则两人也不会从幼儿园含奶嘴时期就好到现在。

  想着,她扯出甜死人的笑,却听到好友生气一喝。

  「收起妳的小梨涡!我在跟妳谈正经事……回答我的问题!」

  夏苒然委屈地扁嘴,「没结婚啊……」略顿,她担心的看着好友。「小洁,妳今天是怎么了?」

  「我今天帮前辈整理最近登记结婚的电脑数据库,看到妳的名字了!」

  「同名同姓?」

  徐敏洁死盯着她。「户籍地址不会刚好在我家隔壁吧?」

  夏苒然终于意识到事情有点诡异。

  虽然她的名字不是市场名,一喊可以抓一大把,但还是有同名同姓的概率,只是……地址一样就怪了……

  被好友一瞅,她为了证明,连忙掏出身分证。「配偶栏空白喔!」

  做了结婚登记,身分证是一定要换过新的,这点无庸置疑。

  徐敏洁认真的思索,「到底是谁搞的乌龙?」

  偶尔单位里不乏有摆乌龙的事件出现,但这乌龙出现在好友身上,让她觉得有点夸张啊!

  夏苒然想得很简单。「最近结婚的人很多,是不是乱中出错?先不用管究责问题,妳回去帮我修改一下资料,还我清白吧!」

  徐敏洁瞥了她一眼,「小姐,这事情有点严重耶!究责是一定要的,若确定是政府机关的人为疏失,应该不难……」她想了想,接着问:「妳认识季泽延吗?」

  「季泽延……」夏苒然很认真想了想才问:「为什么这么问?」

  「妳老公,户籍资料上登记的配偶姓名,没听过?不认识?」这个乌龙让徐敏洁脑洞大开地揣想着各种可能。

  「唔……好像在哪里听过……」

  见好友一脸茫然的模样,徐敏洁翻了翻白眼,「明天我进单位上报这件事,如果有需要再通知妳过来处理。」

  夏苒然抱住好友,「小洁妳最好了,我爱妳!爱妳!爱妳!」

  「少来!」徐敏洁无情的掰开她的手,「被妳气到没力气肚子饿了,妳请吃饭。」

  「我是受害者耶!没道理生我的气啊!」

  徐敏洁瞪了她一眼又随即笑出。

  「什么受害者,妳根本一点自觉都没有,我才是那个快被妳吓死、气死、急死的人,妳一定要请我吃饭抚慰受伤的心灵。」

  她急死了,但瞧夏苒然这个当事者遇上这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乌龙状况,居然还可以这么惬意?她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有什么问题。吃什么?吃什么?」夏苒然很大方的甜问,显然已经忘了早上还在哀悼全勤奖金飞了的事。

  徐敏洁啼笑皆非地看着好友,「不知道,妳看着办。」

  「噢。」她低头,认真地滑了下手机,直接爬美食网站的推文。

  徐敏洁看着她,诚如夏妈妈说的,夏苒然这粗神经的个性,快乐很容易,感受悲伤难受的负面情绪没那么强,其实是幸福的吧?

  突然,正在爬文的夏苒然抬起头。「对了,妳可别跟我妈和我奶奶……不,还有妳爸妈,都别说溜嘴了!」

  「妳傻啊!我怎么可能没事找事?」

  夏苒然的父亲几年前过世了,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女,家人对她可宝贝了。

  如果让夏妈妈及夏婆婆知道她们家未嫁的闺女莫名其妙多了个老公,可能会杀来户政事务所讨公道吧!

  两人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没再多余的交谈,心里已经极有默契的达到共识!

  1-3

  夏苒然强烈怀疑自己最近真的有点倒楣。

  全勤奖金飞了那天,她由在户政事务所上班的好友那里得知自己「已婚」的消息,跟着又发现弄丢了员工识别证,一连串的意外让她一整个星期过得浑浑噩噩。

  这一天,在医务室意外忙碌的状况下,夏苒然一直到下班走出公司大门才忍不住捶捶肩,大大呼了口气。

  离开医院进入宙天集团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累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怪变化多端忽冷忽热的天气,搞得一整天各部门都有人来医务室躺躺、拿药。

  不过在宙天集团上班这段期间,她的生活规律许多,或许该抽时间运动,加强一下,免得真的成了「奥少年」。

  夏苒然边走边想,思绪被突然响起的铃声给打断。

  她接起手机还没开口,便听到徐敏洁的声音传来。

  「然然,妳已婚的乌龙应该是前阵子系统被骇客入侵,病毒程式破坏整个资料系统造成的错乱,得要麻烦妳跟『妳老公』约一下来户政事务办『离婚』手续。」

  「啊?那……不是从内部作业修正过来就好了吗?」

  这个堪称整个单位有史以来因为骇客入侵所造成的乌龙真的极为罕见,许多资深同事都没遇过,最后的决议,不是直接从档案资料把错误修正就好,需要确认乌龙事件双方受害者「已登记结婚」这件事不是事实,接下来共同出席解除法律上的婚姻关系。

  「是这样没错,但毕竟是法律生效文件,还是需要妳和『妳老公』走一趟,日后才不会有纠纷。」徐敏洁解释。

  她说得很简单,但夏苒然却很惊慌。「这是谁也不愿造成的意外,我当然可以做个配合的好公民,但我老公是谁啊?我跟他又不认识,上哪约啊?」

  听到好友的话,徐敏洁想喊救命。「夏苒然小姐,妳再跟我说不知道季泽延是谁,等见了面我铁定拿鞭子抽妳!」

  要不要这么暴力啊?

  不过想到好友可能最近被这个乌龙搞得头大,夏苒然没想着计较,认认真真、小心翼翼地问:「我应该……认识吗?」

  「去问问发妳薪水的老板,如果可以,妳自己约他过来。妳不知道他有够难找,打手机全转到语音,根本找不到人,为什么?为什么?」

  上头施压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善后,以免影响民众对政府机关的印象,发现乌龙事件的她莫名其妙成了这件事的负责人。

  偏偏乌龙事件的男主角太难联络,逼得她只能从好友这里下手。

  「关我老板什么事?」夏苒然咕哝,脑袋瓜却不知怎么的灵光一闪,闪过关于宙天集团的报道──

  宙天集团创办人季祥治,育有一子,也就是第二代接班人季彦行,却于多年前与妻子出意外后留下三个儿子,人称季家三少;后集团由二少季泽延接掌公司营运……

  季家三少之所以会被议论,还不是因为个个拥有逆天帅脸、大长腿、高学历的黄金单身汉。

  只是她当初进公司,主面试官不是季泽延,她更是在与行政业务事务完全无关的医疗部门上班,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传闻中帅到逆天、却冷肃到扫一眼就会将人冻伤的大老板,更别说要记住他的大名。

  但被好友这一提醒,却让她吓得魂飞魄散。

  她和大老板不知被什么状况「骇」成夫妻,虽然她也是受害者,但依季泽延的个性,她、她她她会有什么下场?

  在她单纯的脑袋瓜惊惊慌慌的兀自翻腾著这个可能时,徐敏洁的声音再次传来。

  「喂喂,妳没事吧?」

  夏苒然回过神,惊问:「小洁,妳妳妳说的那个季季季泽延,确确确定是宙天集团的季泽延?会不会同名同姓……」

  发现一向直线回路思考的好友惊慌的反应,徐敏洁很不够义气的笑出了声,「当然不是同名同姓!他就是宙天集团每个月发妳薪水的大老板──季泽延……」

  没等她说完,夏苒然大受打击的哀号。「天、天天天啊!我这是走哪辈子的霉运?我我我……」

  徐敏洁没好气地打断她夸张的哀号。「小姐,妳这是什么反应?季泽延耶,名媛淑女最『哈』的黄金单身汉耶!多少女人想要跟他蹭沾上一咪咪关系,妳还嫌弃?其实啊,妳转念想想,这几乎是零的概率都叫妳给碰上了,妳确定不好好利用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夏苒然觉得好友的语气非常的……淫荡。

  她不自在的拒绝。「我不要,死都不要……」

  「为什么?他单身妳单身,正巧有这么个机会来发展总裁和──」

  夏苒然打断好友不切实际的幻想。「人家什么身分我什么身分啊?还真的想演偶像剧喔?」

  徐敏洁在手机另一端撇了撇嘴。「就算不要,到户政事务所终归是得见到面的。妳就算帮我个忙,先帮我跟『妳老公』说一下,或者帮我想想可以联络到他本人的办法?事关妳的清白,我火烧屁股的事啊!拜托妳啦!」

  先别说她这个小小药剂师要见大老板,基本上是有点难度的,她要想什么理由报告想「觐见」的原因?光想她的头就痛。

  「徐敏洁,我恨妳!」

  「哎哟,搞这乌龙的又不是我……」徐敏洁放软了语气,「联络的事交给妳囉,我的亲!」

  夏苒然拒绝不了地长叹了口气。

  1-4

  为了这个乌龙意外,夏苒然隔天原本想硬著头皮,提出见大老板的想法,却意外得知,这几天季泽延出国去了,难怪好友联络不上他……

  没多久夏苒然又听说,他是今天晚上回国,今天确定不会进公司。

  知道这一点,她更加郁闷了。

  明天是周六,这代表这件事得等到星期一他进公司才能告诉他,要命的是,她也不确定季泽延星期一会不会进公司!

  于是,她一整天就被这个问题纠结,最后她有了想法,在下班前打开宙天集团员工的体检资料,直接将大老板家的住址抄了下来。

  两人莫名其妙成了夫妻这个乌龙在公司其实不好说,若让同事知道了,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私下说,不必有太多顾忌。

  今晚解决,她也好好度过她的周休假期。

  有了决定后,夏苒然旁敲侧击向同事问到大老板的班机时间,准备直接杀到大老板家堵人!

  ☆☆☆☆☆☆☆☆☆

  夏苒然一下班便用手机查询了一下路线,找到公车站牌,直接坐上开往大老板位于郊区的豪宅公车。

  半个小时后,公车在半山腰的站牌停了下来,向前望去,有一区近年刚完工的建案,听说是宙天集团开发的建案,季家兄弟全都住在这一区。

  因为是以绿意景色与优闲生活氛围为诉求,住宅区周边的生活机能不如城市,也因此天一暗下,除了户户亮起的灯,周旁只有孤独的街灯映照,感觉有些凄凉。

  她搓了搓手臂,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冲动就跑过来了。

  心里不禁又开始三心二意起来,虽然决定要到大老板家堵人,但白天是不是会比晚上好一点?

  夏苒然暗忖,无奈她人都已经到这里了,就这么回去似乎有白费功夫的感觉。

  兀自懊恼一番,她迈开脚步,却突然看到住宅区滚出一颗小皮球,没多久冲出一抹小小的黑影。

  因为距离有点远,加上天色暗,她并没有看得很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在马路另一端,有道刺眼的光线由远处投来。

  这情况让她的心一凛。

  如果那一抹小小身影没打住脚步,很有可能会被那辆车撞到啊!

  这念头窜出,夏苒然不假思索使出洪荒之力,冲向那一抹小小的黑影,伸手抱住!

  可能是因为她冲得太急、太快,一抱住那小小的黑影,她整个失控的往前一个踉跄,重重的跌坐在大门口。

  痛意袭来,她听到怀里传来哭声。

  小孩?

  心一凛,她管不了身上的痛,低下头一看,发现抱在怀里的小小黑影是个小女孩。

  大门管理室的守卫显然因为小孩太小,或者是教什么分了心,根本没发现小女孩追着皮球冲了出去。

  她急冲穿越马路、抱住女孩跟着重跌,总算引起守卫的关注。

  「怎么回事?」

  夏苒然循声望去,正想解释,守卫却在看到小女孩的身影,惊声问:「啊!贝贝小姐,妳怎么跑出来了?」

  这里全是独门独户的透天厝,户数不到二十,住户几乎是有权有势的政商名人、影视明星,若究责起来,他饭碗不保啊!

  小女孩似乎吓得不轻,没理他。

  感觉小女孩一张脸埋在她胸前,双手把她抱得好紧,夏苒然一脸尴尬的勉强站起身,还没开口却听到守卫问。

  「小姐是贝贝小姐的……?」

  「啊?」

  见她一脸茫然,守卫解释:「贝贝小姐很怕生,这么让妳抱,我以为妳们认识。」

  夏苒然可以感觉小女孩的双脚顺势缠在她腰间,她觉得自己像棵被无尾熊抱住的树。

  女孩依赖亲暱的动作,难怪会让守卫误会。

  夏苒然苦笑。「可以联络她的家人过来吗?我还有事……」

  守卫赶忙说道:「好好,您等等,我通知管家过来接贝贝小姐。」

  她点点头,等守卫与住户通完电话后才知道,小女孩家的管家请假,目前家中只有祖爷爷顾着她。

  想着小女孩应该是吓到才黏着她不放,她看着警卫问:「她住几号?我送她过去好了。另外,可以麻烦您顺便帮我联络这户人家吗?我想要过去拜访。」

  被小女孩紧紧抱住的夏苒然艰难的腾出手,拿出口袋里抄著大老板家住址的便条纸递给守卫。

  守卫一脸感激,「那就麻烦妳了,老爷子腿力不好,我正想着要请人送回去,既然小姐妳愿意帮忙就太好了!」说完他伸手接过便条纸,「是哪一户人家?」

  「十二号……」

  守卫咧嘴笑着说了一长串话,夏苒然才知道,她刚刚救的小女孩就是季家的孩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Casino吧发布的《害到总裁当老公》作者:可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害到总裁当老公》作者:可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