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已录入] 《下床怎能不认帐 》作者:石秀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442 | 回复1 | 2020-2-23 18:4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本帖终究由 泪娃儿 于 2020-4-24 20:34 修改

【Casino  名】下床怎能不认帐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石秀
【出版日期】2020年02月21日
【内容简介】
文雅专情的他,一旦蛮横起来,女性哪能不爱;
傻气死板的她,真要撒娇起来,男人宠上了天。

方梦琪被林家收养时,已是高中女生,娟秀纤细,
是男人都忍不住想多看一眼。林致谦历来喜爱女神,
方梦琪是邻家女孩,不是他的菜,不在他打猎名单。
但看着她身边一个接一个的寻求者,竟让他看了心烦,
终究还烦出了不爽,干脆在她十八岁那天, 将人给拉上床拾掇了一夜,
自此,方梦琪成了他的床伴, 陪他睡了好多年。
人人都认为他是富家子, 外头多的是佳人陪同,
方梦琪也认为他玩腻了就会放她走, 哪知,他还没放她走,就被家人逼着娶她。
方梦琪才想说不嫁,林致谦却直接撂话,她从十八岁就跟他,
一向让他欺压那么多年,不嫁他,他去哪里宠她?
【链  接】https://www.pink2.net/thread-115589-1-1.html
沙发
泪娃儿 | 2020-2-23 18:44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楔子

  午夜,窗外电闪雷鸣,北部的一所育幼院里,方梦琪被一阵雷声吵醒,黑私自,猛然睁大双眼。

  忽然,一道闪电从窗前划过,很扎眼。她一张小脸上满是惊慌,忙从头躺下并抓起被子蒙住脑袋,颤抖著身子,随即听到一阵雷声。

  暴风在窗外吹着,夹杂着雨点拍打在窗玻璃上的沙沙动静,让人联想到童话故事里老巫婆披一身黑袍在门外击打的恐惧画面,虽然捂住了耳朵,方梦琪仍是很怕。

  曾经打雷的时分陪着她的爸爸现已不在人世了。想到这儿,她忍住泪意,差点就哭出来,但是她咬住了嘴唇,嘴角冤枉地一抽一抽的,她想起爸爸临终时叮咛她的话,乖女儿,不要哭,要刚强,妳长大了,要学会英勇……

  「呜呜……」

  蒙头躺在床上的她,模含糊糊听到低低的抽泣声,动身一看,隔了一个床位,比她要小许多的安安妹妹在哭。

  方梦琪虽然也怕,但是又觉得安安妹妹很不幸,她抱住自己的布偶兔子壮胆,敏捷地爬到那个床位上,翻开双臂抱住安安妹妹,轻声地哄她道:「别怕,不要哭了……」

  安安妹妹也抱紧她,一同止住了眼泪。

  一声尖锐的雷响,两个小身体都颤了一下,虽然都在惧怕,但互相偎依著,有了依托。

  ◎◎◎

  半年前,她爸爸由于沉痾在医院离世,不舍地抛下了刚过十岁生日的她。

  她被姑姑带回家,虽然她乖乖的,但是姑姑不知道为什么,开端渐渐地变得不喜爱她,给她许多白眼,表姐也欺压她,还抢走她喜爱的裙子。

  三个月后,姑姑把她送到伯父家,但是伯爸爸妈妈总让她做许多家事,不管是洗碗,洗衣服,仍是其他家事,她都很用心肠去做,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伯爸爸妈妈跟伯父吵架,终究她被送到育幼院来。

  在这儿,她知道许多和她相同遭受命运冲击被遗弃的小孩子,但是由于院长妈妈还有其他阿姨、叔叔的尽心照料,每个小孩子脸上都充溢达观刚强的笑脸,让她也渐渐翻快乐扉,把这儿当成家,把一切人当家人。

  她悄悄地拍著安安妹妹的背,哄她入眠。直到安安妹妹睡着了,她才回到自己的床位上去,敏捷钻进被窝里边。

  窗外雷雨交加,她想起相继离去的爸爸妈妈,想起曾经在爸爸妈妈身边幸福快乐的日子,泪水含糊她的脸,就这样模含糊糊地,她睡着了。

  没多久,她挂著泪珠的脸上浮起一抹甜甜的笑脸,由于梦里,爸爸妈妈都陪同在她身边,没有脱离……

  第一章

  七年后。

  周五下午,育幼院油漆斑斓的大门翻开,方梦琪推着脚踏车走了进来,担任看门口的李爷爷见了她,瞬间有些失神,不经意间,那个瘦瘦小小像棵豆芽菜,但是干活不怕累不怕脏的小丫头,现已出落得婀娜多姿,是个人见人爱的大佳人了。

  他是看着她长大的,她性情仁慈,人也温顺,是一个开畅爱笑的女孩,他搞不懂当年她那些亲人为什么像踢皮球相同都不要她,把她送到育幼院来。小女子能喫苦,又不爱诉苦,逢人都是甜甜的笑脸,让人如沐春风,嘴巴也甜,特别爱哄人快乐。

  最重要的是她的成果优异,想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育幼院经费有限,怕供不起她念大学,不过很快他眉头又舒展开了,校园但是能够请求奖学金的!

  方梦琪漆黑的长发扎成马尾,软软地在脑后悄悄晃着,刘海让她光亮的脑门露出来,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鼻子细巧笔挺,唇形美观的嘴唇光润丰满,还有耳垂,就像圆润的白玉般心爱。

  她穿戴校园的校服,脚上穿戴白色运动鞋,清清爽爽的。一看到李爷爷就笑了,甜甜的喊了一声,「李爷爷,我回来了!」

  李爷爷应了一声,笑着对方梦琪道:「回来了,那些小鬼可想妳了!一天到晚跑来问我梦琪姐姐什么时分回来,我都被他们烦死了,刚方才把他们赶到球场去。」

  「哈哈,我悄悄去看一下他们都在干什么,给他们一个惊喜!」由于校园离育幼院有点间隔,方梦琪只好住宿,周末才回育幼院来,协助做些量力而行的作业,听到李爷爷这么说,她其实很感动,最起码,她不在的时分,有人惦记着她。

  「去吧,他们必定很快乐。」李爷爷摇著扇子,也想凑凑热烈。

  方梦琪把车子推去雨棚下放好,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树丛边,躲在一排花花草草的后边,透过枝叶的缝隙看一眼球场上那群小家伙,然后捏著鼻子喊著几个小家伙的姓名道:「安安、小呆、瓜瓜,你们都在干嘛?」

  在草地上玩球的几个小家伙一听这声响,都昂首向这边看过来,看到摇著扇子的李爷爷,一个个脸上都是大写的问号。

  方梦琪捂著嘴巴噗哧一笑,觉得他们一脸呆萌的姿态太心爱了。

  「是梦琪姐姐回来了!」安安认出声响来,快乐肠说道。

  「梦琪姐姐,是妳吗?」安安周围抱着球的小呆大喊一声。

  「梦琪姐姐,妳跟咱们玩捉迷藏吗?」瓜瓜对着空气问了一句。

  方梦琪蹲在树欉边,忍不住哈哈大笑,几个小孩循声跑了过来,一看到她,眼睛都齐刷刷一亮。

  「梦琪姐姐,真的是妳!」几个小孩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下,在走廊上还有在室内玩的小孩都蜂拥而来,究竟梦琪姐姐最好了,是和院长妈妈相同好的人。

  方梦琪知道,这些孩子都特别黏她,仔仔细细地把她作为自己的亲姐姐看待,她很爱惜这份没有血缘联系却胜似兄弟姊妹的缘分。她知道互相都是缺少亲情的人,所以用心肠帮院长妈妈照料他们,教训他们,从不小气自己的爱。

  苦难没有让她低沉,反而让她温顺而刚强,现在,她只想尽力考上抱负的大学,将来学有所成,报答这份恩惠。

  ◎◎◎

  星期六早上吃过早饭,院长妈妈让方梦琪带着孩子们到厨房里边一块做包子吃,她爽快地接下了这个使命。

  穿一件白T恤,配一条短裤,脚上是一双拖鞋,她身上很家居的装扮。把面粉倒到容器里,倒了温水,她使劲地搓弄起来,一群小家伙围在周围,眼睛一眨不眨地,嘴巴都张著,闻着面粉淡淡的香气,小脑袋里边都在想等一下要吃许多许多的包子。

  方梦琪知道这些小馋猫都在策画些什么,仅仅轻轻笑了笑。

  面团发酵的时分,她组织小家伙不同的使命,有的协助洗菜挑菜,有的协助将资料逐个摆放出来,等他们弄好了,她便亲身操刀,切碎菜叶,又剁碎肉块,加了调味料后,面团发酵好了,她便教这些小家伙们做包子。

  厨房里边充溢欢声笑语,一同由于某个小孩脸上沾了面粉又迸发一阵大笑,就连方梦琪脸上沾了面粉她都不知道,后来有几个小孩捂著嘴笑了,她才伸手去擦一把,却不想脸上更脏了。

  「梦琪姐姐,妳如同一只大花猫!」一旁的小家伙指著方梦琪的脸哈哈大笑。

  方梦琪伸手在那小家伙脸上抹一把,笑道:「现在你也相同哦!」说著又望向在偷吃红豆沙馅的瓜瓜道:「瓜瓜不能够偷吃!」

  瓜瓜捂住嘴巴,但是红豆沙馅真的好甜好好吃,他忍不住舔舔嘴唇。

  其他小家伙都很听话,这时方梦琪仔细道:「你们要乖,等一下做好包子蒸好了才好吃。」

  「知道了,咱们必定不偷吃!」咱们都挺著小胸脯做确保,但是一个个都馋到不可。

  方梦琪忍住笑,加快了手头上的动作,只想赶快做好包子蒸熟了给这些小家伙吃。

  包子做好,在蒸笼里边摆放规整,她正要拿去蒸,但是担任煮饭烧菜的王阿姨脚步仓促地从门外走进来。

  「梦琪,接下来的作业交给我就好,院长让妳去一趟院长办公室,如同是妳的亲人找来了。」王阿姨说完,把方梦琪手头上的作业接了去。

  「亲人?」方梦琪一脸疑问,她让孩子们乖乖等包子蒸熟了再吃,然后就脱离厨房。走向院长办公室的路上,她脑子里显现的面孔,一会是姑姑的,一会是伯父父的,一会是姑丈,一会是伯爸爸妈妈……其实那么多年,那些亲人的面庞概括在她脑子里边现已变得含糊,现在要见到他们,她反而生了怯意。

  她在想,假如他们来,是要带她走,她或许……不对,她真的不愿意走。

  她甩甩脑袋,转念一想,那么多年他们都对她漠不关心的,怎么可能来带她走?这下,她紧绷的心境轻松许多,横竖假如他们要带她走的话,她回绝便是了。

  ◎◎◎

  走到院长办公室,一迈进门口,她便开了口,「院长妈妈,妳找我有事吗?」

  话问出口,她留意到了院长妈妈正和一个西装笔挺的叔叔坐在沙发上说话,她不知道那叔叔,由于不是她亲属,所以她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想着必定是王阿姨听错了,才传达给她一个过错的音讯。

  「梦琪,过来,坐下。」院长妈妈一脸慈祥的笑脸看着她。

  方梦琪踌躇了一下,终究听院长妈妈的,坐到了她身边,一脸利诱地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叔叔。

  「这便是梦琪,她在这七年了,从小就叫我院长妈妈,您别见笑。」院长妈妈笑着对那叔叔说道。

  可那叔叔一向怔怔地看着方梦琪,眼睛轻轻有点湿润,他拭了下眼角道:「我有点失态了,妳别见笑才对。我真没想到,方成文的女儿会……假如早知道,我必定早就带她回去好好照料,我真的是愧对他!」

  院长妈妈温暖的大手捉住方梦琪的手,对她道:「这位林叔叔是妳爸爸生前的好朋友,也是咱们育幼院一向以来最大的好心捐款人士,妳对他有形象吗?」

  方梦琪傻傻地摇了摇头。

  院长解释道:「最初妳爸爸离世,他本想领养妳,但是又传闻妳被亲人带回去了,就消除这牵挂,想着妳爸爸现已做好了组织。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才得知妳被送去育幼院这个音讯,妳林叔叔动了不少联系,才在这儿找到妳。」

  方梦琪点允许,抬眸看林叔叔,脑袋查找关于他的回想,却毫无形象。

  林孝东看着方梦琪慨叹道:「妳对叔叔没形象,不古怪,由于妳妈妈离世后,妳爸爸很悲伤,就把妳带到台南,说要脱离悲伤肠。梦琪长得像妈妈,曾经妳小的时分我还抱过妳,那时分妳还小。对了,我家里还有曾经和妳爸爸、妈妈拍的相片,咱们是最好的朋友,惋惜……」他说不下去了,长长地叹了口气。

  方梦琪传闻林叔叔家有爸爸、妈妈相片这音讯,眼前一亮,她真的好想好想她的爸爸、妈妈,但是她连一张他们的相片都没有。

  林孝东看着方梦琪,满心满眼都是爱怜之情,他说道:「林叔叔这次来,是想带妳回林叔叔家,我会替妳爸爸好好照料妳。」

  听到这儿,方梦琪捉住院长妈妈的手,她不舍得脱离。

  院长妈妈拍着她的手背劝说道:「林叔叔想带妳走,我也是这样想的,他是生意人,有更好的条件,让妳承受更好的教育,将来能够协助更多的人。我知道妳这孩子很有爱心,放不下这儿每一个人,但是妳总有一天要长大,脱离这儿,到更宽广的国际。况且,林叔叔就在市区住,离这不远,妳有时刻随时能够回来看看,不是吗?」

  听到这样的话,方梦琪有点动摇了,她从小就听院长妈妈的话,知道她这一番劝说是对自己好。下一年她就十八岁了,也得独立了,育幼院仅仅她生长过程中的一个保护站,长大了,她就得脱离。

  「我真的能够常常回来吗?」方梦琪有点不确定地追问道。

  「当然了,院长妈妈什么时分骗过妳?」

  「梦琪,这个妳放心好了,我会让司机常常送妳回来,周末,或许假日都能够,只需妳想这儿了,随时能够回来看看。」林孝东一脸慈祥地说道。

  她望向眼前的林叔叔,林叔叔一派正气,一看便是很有威望很有位置的人,一番心里的挣扎之后,她点了允许。

  「太好了!」林孝东快乐地十指并拢,像是完成了一桩很大的愿望。

  而方梦琪其实有点怅惘,但一想到跟林叔叔回去,承受更好的教育,最起码,将来能够凭自己的才能协助育幼院,让她身边这些心爱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想到这儿,她一会儿有了尽力的方向。

  ◎◎◎

  林家处在市区富贵地段的高档别墅区,虽然外面很热烈,但大街很宽阔很整齐,进了别墅区的大门,像是把一切的喧哗都阻隔开来,一会儿成了一个环境清幽的世外桃源。

  车子驶进一扇大门,平稳地停下。

  「到了,咱们下车吧。」林孝东笑着对方梦琪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

  方梦琪允许,赶忙也推开车门,脚迈了下去,昂首便看到一栋很气度的三层别墅,在绿树红花之间。

  林孝东拎着行李袋,把方梦琪往他别墅带,门口,一个身段中等,长得亲热的女性迎了出来,一看到她,便粉饰不住掉眼泪。

  「这是妳林妈妈,今后,妳就叫我林爸爸,叫她林妈妈,咱们会把妳当亲生女儿相同的。」林孝东说完望向他的妻子,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今后咱们一同照料梦琪,以安慰成文配偶在天之灵……不会再让他们的女儿再受冤枉了。」

  林妈妈牵住了方梦琪的手,自责道:「都怪咱们,没好好去探问探问妳的状况,认为在亲属家就好好的,也一向在躲避与妳爸爸妈妈有关的悲伤事……」

  方梦琪一颗心暖了许多,眼眶一会儿红了,她摇摇头,对林妈妈道:「没联系,不是你们的错,并且我很好。」

  林妈妈为方梦琪的明理感到既欣喜又疼爱,搂住她单薄的膀子道:「快进屋,肚子饿了吧,我让仆人预备晚饭了,很快就能够吃,还有妳致谦哥刚放假回来,他成果很好,今后功课上的困难,妳能够找他。」

  方梦琪灵巧地址允许,她这才知道林叔叔有一个儿子。

  「对了,行李我都忘了。」林孝东望向妻子道:「不如妳先带梦琪去放好行李,看她有什么需求的。」

  「对,放好行李,趁便叫致谦下来吃饭。」由于行李不多,林妈妈说完一手接过行李,一手拉住方梦琪的手,带她往楼上走。

  「林妈妈,我来拿行李吧。」方梦琪觉得不该该要老一辈来协助,自动要提行李。

  林妈妈不给,只拉着她的手,一步步走上楼梯。

  「这个是妳致谦哥的房间,他昨夜去和朋友玩了一整晚,今日睡了一整天,一回来就像疯了似的不好好待家里,算了,不说他。妳的房间在走廊止境,我都收拾好了,就等着妳看喜不喜爱。」林妈妈显得很振奋,刻不容缓想让方梦琪看房间。

  ◎◎◎

  推开房门,方梦琪整个惊呆了,落地玻璃窗的窗布是浅粉色的,窗布风扬起,很漂亮。床上是浅粉色碎花床布,配同款花样的棉被,很新鲜的感觉。床一边摆放著Casino桌,Casino架上有许多Casino,还空出一行摆着精美心爱的小玩偶。而房间另一头则放著一个大衣橱,还有一面全身镜。

  她看傻了,喃喃问道:「林妈妈,这是我的房间吗?」

  林妈妈允许道:「对啊,是林妈妈亲身为妳安置的,喜爱吗?」

  方梦琪用力地址允许,「超喜爱的,谢谢林妈妈。」

  林妈妈笑了,她走到衣橱前,一把摆开衣橱的门,微笑道:「我听妳林爸爸说妳大约多高,我给妳预备了几套备用的衣服,还有睡衣,鞋子我还没买,看什么时分有时刻,我再陪妳去买。」

  方梦琪忙摆手,「不必买的,我衣服够穿,并且平常在校园,我都穿校服。」

  「提到校园,下学期开端妳林爸爸会组织妳到邻近的贵族校园念Casino,师资会好许多,并且离家近,妳也不必住校了,回来住,妳正在长身体,在家里吃的话会比较好。」林妈妈是真的计划把眼前灵巧的女孩当自己女儿养,以圆她的女儿梦。

  方梦琪笑笑,她知道来这儿,承受组织会比较好,林爸爸、林妈妈待人和顺,她很喜爱他们。

  两人攀谈间,一道不耐烦的声响传来,「很吵耶,妈,妳在跟谁说话?」

  方梦琪昂首望向门口,看到一抹颀长身影站在那里,一个男生眉眼冷峻站在那里,哪怕身上只随意穿一套居家服,也掩盖不住他身上发出的阳刚气味。也不是没有见过男生这姿态穿衣服,但是她脸上仍是轻轻一红。

  「致谦,你醒了,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之前跟你提过的梦琪妹妹,今后就住这房间,你们要好好共处。」林妈妈快乐肠做着介绍。

  「致谦哥,今后多多指教。」方梦琪笑着打招呼。

  林致谦点允许,算是回应。他的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方梦琪的身上,忍不住蹙蹙眉头,她这营养不良的小身板,虽不至所以根豆芽菜,但是比他出去玩的时分见到的那些发育完善的女生瘦多了,看起来真不像一个高中生。传闻她是他爸、妈年青时分的好朋友的女儿,他爸妈照料她也是应该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地盘忽然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他仍是很头大。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下床怎能不认帐 》作者:石秀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下床怎能不认帐 》作者:石秀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