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我的老公好蛮横》作者:凌兮兮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198 | 回复1 | 2020-2-23 18:5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我的老公好蛮横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凌兮兮
【出版日期】2020年02月21日
【内容简介】
风流的男人,甜言蜜语外,还能哄女性上床;
单纯的女性,青涩害臊外,还要躲男人羁绊。

何媛媛被踢出家门时,没钱没车,不得不跟人合租。
刘淳作业一流,才能一流,外型更是一流,
多少女性的眼珠子都盯在他身上移不开,
没想到何媛媛不光天天啃他做的美食,强占他的大床,
还把他的下半身给收了。两人床布滚来滚去, 滚得她腰酸腿软,
小腰只差没被撞断。 这才发现刘淳看着文雅温文,
可真被他压上床, 却是兽性大发,哪还敢抵挡。
身为房产大佬的心肝宝贝, 何媛媛无心挣钱,除了混吃聊八卦外,
只想找个养得起她的男人过一辈子。哪知, 这个睡她许多夜的男人,
不光是个豪门富家子, 仍是个蛮横又爱乱吃飞醋的男人,干脆非他不嫁了。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2-23 18:51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楔子

  夏天的正午,炎炎酷日之下,路途两旁旺盛的植物都显得焉焉的。

  何媛媛历来怕热,她从租借车上下来,才拉着行李箱走了几步,全身都是汗。此时,她恨不能立刻跑到屋子里边吹冷气,好在目的地就在眼前,她不由得拉着行李箱往前小跑起来。

  就在这个时分,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接起来之后,仆人李嫂略带哭腔的声响传来,「小姐,妳榜首次脱离家门,会不会不习气?我好忧虑。」

  何媛媛叹了一口气,仍是安慰道:「习气、习气。」

  「老爷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不给妳满足的零用钱,妳会不会饿肚子?要不要我做些点心给妳送过去。」

  何媛媛有点头痛地叹了口气,「李嫂,我都不是三岁小孩子了,我能照顾好自己。」

  李嫂在电话的另一头抹了抹眼泪,「老爷真是太决然了,去哪里实习欠好,非让妳去霸世集团。我探问过了,都说那个墨总裁无情无义,是个很可怕的人,就怕妳被人欺压了去。」

  「哎哟,都是流言啦。李嫂,妳别哭了,不然我就不能好好作业。」

  不过何媛媛心里想的是,她爸到底是哪里想不开,她才刚结业,还没玩够,他就把她送到霸世来实习。说是什么作为何氏的继承人,必需求像强者学习。问题是,她对什么何氏继承人一点都没爱好好欠好。

  传闻霸世的总裁墨晏是个冰脸魔王,很可怕,不过算起来,她算是他的远房表妹,应该不会被多加尴尬吧。

  非常困难挂了电话,她也总算走到了她租的房子门前。这房子是她在网络上看到的,房东由于出国急着租借。这房子尽管年代久远了一些,但离霸世集团很近,更重要的是,房租很廉价。

  她和房东签约付订金之后,房东就把钥匙寄给她了。

  何媛媛刻不容缓地用钥匙翻开门,里边不算太大,铺排简略却温馨洁净,看起来很令人满意。她一边审察一边把自己的行李拿进来放好。她正预备好好观赏观赏一番时,澡堂的门忽然被人从里边翻开,一个半裸著的男人从澡堂里出来。

  「啊!」何媛媛彻底没有心理预备,不由地被吓了一大跳,她尖著嗓子叫道:「你你你……是谁?」

  那个男人微垂著头,让人看不清容貌。他的头发还半湿的,正往下淌著水。水珠从他健壮的胸肌上滑下,流动过性感腹肌,最终淹没在松松垮垮的浴巾里。

  咳……何媛媛轻轻撇去了脸。

  男人怔了半晌,往后后退一步,快速地关好澡堂的门。过了一小会,他才从里边出来,此时的他现已穿戴整齐,脸上架著一副金丝框眼镜,看起来白皙而文雅,他轻轻蹙眉,「妳又是谁?」

  「我昨日刚租了这儿的房子。」何媛媛说道。

  「我也是,我只比妳早到一会。」

  「我还认为只要我一个人,这房东也真是的,怎样都没说清楚。」何媛媛越想越气愤,坐到沙发上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就在这个时分,她看到茶几上的一份文件。

  「入职文件?」她昂首从头审察著面前这个男人,他叫刘淳,五官端正,眼镜后的眼睛亮堂明澈,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坏人。

  并且他是霸世集团的总裁秘Casino,能进霸世集团的人都是通过层层选拔的人才,不行能有任何污点,她若不是被她父亲加塞进去,只怕也是没这个时机。

  何媛媛的脑海里千思万绪,怪不得这儿的房租是别处的一半,应该便是这个原因了。现在她身上余钱不多,也只能租到这样价位的房子。她思量了半晌,微笑地动身对着刘淳伸出手来,「我是何媛媛,也是霸世集团的职工,今后咱们就好好共处吧。」

  刘淳唇角略略一勾,「请多指导。」

  榜首章

  何媛媛把行李箱拉到其他一个空房间,简略地整理了一番。做完这一切,她坐在床上环顾四周,这儿还不错,尽管和她家的豪宅没方法比较,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从前她还嫌李嫂囉嗦,此时此时她却现已开端在想家,想李嫂了。其他不说,她开端思念李嫂做的饭菜了。她现在都不知道晚餐要吃什么,叫外送吗?仍是去邻近的店家转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何媛媛想着想着就靠在床头睡着了,等她睡醒才发现天色现已暗下来了。她预备去洗脸,刚翻开房门,一股好闻的菜香味传来,像一只柔软的小手抚摸她饥不择食的胃,勾出了她所有的馋虫。

  何媛媛昂首望向厨房那个方向,刘淳颀长的背影正背对着她。他的身上系著围裙,一手拿着铲子在锅里快速翻炒著什么,动作嫺熟。她爸爸便是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男人,所以在她的认知里,从不知道男人也能烧一手好菜。

  落日的余晖落在他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温顺,猛然增加了一份居家的滋味。她的心莫名地跳了一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要一同吃吗?」刘淳如同感觉到了她的凝视,头也不回地说道。

  「好啊。」何媛媛一口答应下来,她箭步上前帮助放好碗筷,盛好饭,这才发现桌子上有好几盘煮好的菜,青椒牛肉、红烧排骨、糖醋鱼和蛋花汤,卖相也太好吧!她的眼睛登时就亮了,「哇,好丰富,会不会太美好了!」

  刘淳很快将炒好的青菜端上来,「开动了。」

  何媛媛高雅地坐在桌前开吃,她挟了一块排骨,酸甜不油腻,这滋味她都不知道该怎样描绘。

  「怎样?不合口味?」刘淳见何媛媛满脸惊讶不说话,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天哪,这也太好吃了吧!」何媛媛又飞快地夹起一块牛肉塞到嘴里,牛肉新鲜,配上青椒清新的口感,好吃得连舌头都要吞下去了,「太、太好吃了吧!刘大厨,你是不是有厨师证照?我今后能够跟你一同合伙吗?」

  面前的女孩脸上真挚夸大的表情让刘淳表明疑问,「真的有那么好吃?」

  「好吃!」何媛媛抛开拘谨,嘴巴里塞得鼓鼓的,「比我家李嫂做得都还要好吃。」

  刘淳轻轻一笑,满脸真挚,「好吃妳就多吃点。」

  「嗯!」真的好吃,连她往常不是很爱的青菜都被他炒得有滋有味,鲜美可口。

  何媛媛脸圆圆的很心爱,吃饭的姿态又津津乐道,让人看着就莫名地有胃口。刘淳重视饮食,历来自律,今日破天荒地吃了两碗饭。

  何媛媛吃饱之后,自动表明要洗碗,刘淳也就任由她去,何媛媛一边洗碗一边问道:「你的厨艺是专门跟人学的吗?」

  刘淳在周围切生果,随意答道:「我外公曾经是饭店里的大厨,我小时分在周围看过他做菜。」

  何媛媛茅塞顿开,「原来是这样,看来你很有天分,你往常都自己煮菜吗?」

  「很少有这种时机。」

  「嗯?也是,现代人节奏日子那么快,的确很少有时间静下心里做照料。」

  刘淳刚要辩驳,随即又浅浅一笑,并不欲解说什么。

  何媛媛洗好碗,发现周围的盘子里整整齐齐地放著生果,她快速地塞了一块苹果放到嘴里,甜美可口,嗯……幸亏,她做了留下来的决议,不然她就失掉了这样一个好室友!

  此时已是六点半,电视里播映著文娱八卦,她顺嘴向周围的刘淳介绍,「你知道她吗?名模苏心怡,是不是觉得超美丽?」

  刘淳昂首看了一眼,要言不烦,「不知道。」

  「苏心怡但是声称宅男榜首杀手,你竟然不知道!」何媛媛一向觉得苏心怡众所周知,现在竟然还有人不认识,她立刻和刘淳遍及苏心怡的出道前史……

  面临的何媛媛侃侃而谈,刘淳对她的榜首印象,八卦、聒噪,但不厌烦。

  而何媛媛对刘淳的榜首印象是,温顺、好厨艺。

  ◎◎◎

  晚些,李嫂给何媛媛打电话,「小姐,妳吃过晚餐了吗?」

  「吃过了,李嫂。我和妳说,我的室友超级超级会煮饭,他做的那个红烧排骨滋味真是一绝,还有那个青椒炒牛肉……」何媛媛兴奋地和李嫂描绘她的晚餐。

  李嫂踌躇道:「室友?我之前怎样没听妳提起过?」

  「这个……我也是刚知道。」

  「那女生人品应该能够吧?」李嫂很慎重地问道:「妳从小被老爷护在掌心里,就怕妳被人欺压了去。」

  「女生……哦,他很好,很温顺的。」何媛媛可不敢和李嫂说她和一个男人同居,不然只怕李嫂立刻就要冲过来了。

  挂了李嫂的电话,何媛媛靠在床头玩游戏。她忽然觉得,其实离家一段时间也蛮好的,无拘无束,没有人管她,她不必被约束着几点有必要睡觉,几点有必要起床。

  忽然,房间乌黑一片,这是……停电了?何媛媛瞪着眼睛望着乌黑的房间,这命运还真是……背啊。

  就在这个时分,一道闪电划破乌黑的暮色,烦闷的雷声犹如爆炸声响起,可怕得很。

  「好可怕,呜呜……」从小到大,何媛媛最怕闪电雷鸣,小时分还有李嫂抱着她,哄着她,可现在身边什么人都没有。

  雷声隆隆不断,暴雨忽然落下,不停地敲打着窗户。这些声响如同敲在她的心上,敲得她心杂乱跳,何媛媛吓得差点哭出来……不对,这屋里并不只她一人。

  被吓得简直失掉沉着的何媛媛抱着自己的枕头飞快地跑到近邻,敲开了刘淳的房门,由于惊魂未定,声响还略带哭腔,「我能够跟你一同睡吗?」

  漆黑中正躺着的刘淳被她问呆了,他坐动身下认识地信口开河,「不行以。」

  「但是我惧怕啊。」何媛媛冤枉地说著,人现已进到房里来,「外面好吓人。」

  又有闪电闪过,照清了此时何媛媛的姿态。她穿戴卡通睡衣,抱着枕头,头发披散著,表情委冤枉屈的,像个被人扔掉的不幸小孩,刘淳心里隐约闪过一丝维护欲,「妳不怕我是个坏人?」

  「不怕,我是跆拳道高手。」

  刘淳缄默沉静了半晌,「那妳上来吧。」

  又是一声炸雷,何媛媛飞快地跳到床上,钻到被窝里。

  这动作趁热打铁,非常流通,刘淳被这女孩豪气的动作惊到了。这张床不算大,单人睡正好,两人睡就显得有点拥挤了,所以此时的他僵坐在床上,不知道怎么应对……

  都说女性费事,的确费事,可现在把她扔出去如同也来不及了。

  刘淳将身体往外挪了挪,躲在被子里的何媛媛认为他要脱离。她的脑袋从被子里显露一些,手捉住他衣服的下䙓,小声道:「你不要走……」

  「我没有要走。」刘淳说著又往外挪了挪,尽量让自己和何媛媛坚持间隔。

  拉着刘淳衣䙓的手又紧了紧,「外面雷声好可怕,你能不能和我说说话?」

  又是一阵缄默沉静,「嗯。」

  「这仍是我榜首次离家,有点不习气,总觉得什么都不相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认床,我要是睡不着怎样办?好在有你,要是没有你就太糟了,我一个人一定会吓死的……」何媛媛絮絮不休地说著,她生怕自己睡着又生怕自己睡不着。

  她的鼻息之间是好闻的滋味,是刘淳男性气味和他身上淡淡沐浴乳混合的滋味,莫名地让人觉得很安心。

  ◎◎◎

  外面的雷声不断,但她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刘淳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唇角略略勾了勾,有抹无法的意味。他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的衣䙓还被她紧紧地环绕在指尖,也不知道她是怎样弄的,他轻轻地拉扯了一下竟拉不出来,他生怕弄醒她,只好作罢。

  刘淳当心谨慎地在床边缘躺好,也不知过了多久,里边的女性一个翻身转过来,环住了他的胸膛。

  刘淳愣了一下,整个身体僵直。

  「妈妈,妳不要走……」睡梦中的何媛媛模糊地叫了一句,声响带着乞求,紧接一只纤细的腿伸了过来勾住了他的腰身,「不要脱离我,妈妈……」

  滚热的气味喷在他的脖颈里,柔软的曲线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何媛媛整个人像一只八爪鱼相同缠着他。

  刘淳的心尖滑过一丝异常的感觉,疼爱?悸动?漆黑中这种古怪的感觉无限地扩大。他莫名地觉得很热,他闭了闭眼,一点一点地把她的四肢从他的身上拿开。下一秒,何媛媛再次缠了上来,声响中略带哭腔,「不要脱离媛媛,妈妈,我会乖乖的。」

  「唉……」刘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次他没有推开她,仅仅略带厌弃地说了一句,「这睡相太差了吧。」

  ◎◎◎

  何媛媛模模糊糊中张开眼,猛然对上一张男人的脸。她不由地吓了一跳,可很快地她就把尖叫声压在嗓子里,她并没有失忆,昨晚是她自己自动爬上刘淳的床,是她不幸兮兮地非要挤在他床上。

  在她的认知中,她还从没有这样近间隔看过一个男人。昨日初次见面,她并没有好好审察他的长相,现在发现他长得那么美观。他尽管睡着,但眉眼间模糊能感遭到这人凌厉的气势,或许他并不如往常看到的那样温顺接近,或许他会是个傲慢的人吧。

  他的睫毛又黑又长,鼻子高挺精美,唇很薄,但唇形很美丽,她忽然就萌生了一种摸一摸的主意。

  她这样想的,也想这样去做。

  这个时分,何媛媛再次惊呆了,由于她发现,她的手,不!是她的四肢全都缠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哦,天呐!她怎地如此孟浪,不不不,她一定是把他当成自己的绒毛玩偶了!何媛媛发现被子都不知道被她踢到哪里去了,她身上的睡衣本来就偏短,现在都缩到她胸口了,衣冠不整的她就这样紧紧地贴著面前这个男人,她穿戴底裤的当地贴着他……那里!这也太……太亲暱了吧!

  呼,幸亏此时他还睡着,他什么都不知道!何媛媛生怕弄醒他,屏住呼吸,当心谨慎地将自己的身体挪开,再挪开一点……她急得浑身都是汗,好在总算把自己给挪开了,仅仅……就当她想要挪下床的时分,她左脚不当心勾住了自己的右脚,然后整个人都摔到了他的身上。

  「唔!」何媛媛瞪大了眼睛,她整个人都疯了,她摔得视点何其刁钻,刁钻得连她自己都怀疑是成心的。她摔在他身上也就算了,偏偏她的唇还贴在他的唇上。这一摔,令她一大早就投怀送抱,还送上了自己的初吻!

  老天啊,能不能在地上开个口儿让她装进去!

  刘淳昨晚被何媛媛折腾得很迟才睡,所以此时睡得有点熟,但何媛媛的动态太大了。他也没方法持续装睡,他张开眼时,就发现自己被吻了。

  这个女孩子长而翘的睫毛简直靠近他的,她的眼睛瞪得老迈,她的唇很柔软……就这样柔柔地贴在他的唇上。温热又带着甜美的气味在他的鼻尖环绕,他的心莫名地跳得有点快。

  「唔……」何媛媛对上刘淳的迷濛疑问的视野,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来,滚烫滚烫。她想站起来,可支撑点不对,整个人才起来一点又趴在了他的身上,唇也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何媛媛着急得差点哭作声来。

  她非常困难坐起来,脸红得乌烟瘴气,「对、对不住,我不是成心的,我真的不是成心的……」

  刘淳也有点呆,唇边的柔软忽然离他而去,他竟莫名地发生一丝不舍的意味。他漠然地望着她道:「那妳能够从我身上挪开吗?」

  「哦哦哦!」何媛媛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他的小腹处,她挪动了一下,手却不当心碰到他小腹处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啊……」

  刘淳闷哼了一声,神色有点不自然。

  何媛媛啊了一声,也没想到有什么不对劲,她只想逃离。她飞快地从他的身上挪走,惊惶失措地跑出房间。她觉得很热,整个房间都很热,她觉得自己都没方法在这个屋子里待下去了。她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就从家里逃走了。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我的老公好蛮横》作者:凌兮兮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我的老公好蛮横》作者:凌兮兮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