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王子的成年礼》作者:可乐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137 | 回复1 | 2020-2-23 19: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王子的成年礼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可乐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06日
【内容简介】
「海希,我按照当年的约好回来!  
不论妳愿不愿意,我会一辈子守候妳。」  
这男人的容貌好看得像幅画,只惋惜脑子有病  
她底子不认识他,哪有或许跟他做什么约好  
还一辈子守候她咧,他究竟在演哪一出?  
什么?十年前他们两人救了互相的命?!  
在秦海希二十八年的人生中,仅有无法宣之以口的事  
那便是十年前溺水时的那个「恶梦」了  
在那个恶梦里,她失去了女性名贵的纯真  
被逼屈从在侵略她的那个男人的怀里……  
他说自己是人鱼族的四王子,身上带有人鱼公主的咒骂  
在夺走她纯真的一同她活下来了,便注定成为他的新娘  
哼!谁知道他用相同的方法骗了多少女孩失身又失心?  
即使他有一副惑人的好皮相,但那一天的感觉太糟糕  
就算丢了初夜,她也无法想像自己会爱上她──  
但看着那张帅到逆天的俊颜,听着让她心慌意乱的声响  
她的坚持开端不坚决,一颗心隐约有奔向他的激动……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2-23 19:03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终由 泪娃儿 于 2020-2-23 19:10 修改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1-1

  夏天,天空晴朗而亮堂,艳阳高照,散落的点点金光落在海面上,让那一片蓝色的海像铺满碎银。

  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伴跟着不断迎面扑来的海风,充满着一股浓浓的夏天气味。

  潮来潮往,高高卷起的浪花影响着体内想要站上浪尖的巴望。

  秦海希抱着冲浪板,正要下水的前一刻,有人开口喊住她。

  「小姐,这儿不适合下水。」

  秦海希回过头,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穿戴潜水衣,手中拎着条好像刚从海里抓上来的鲜鱼的男人。

  她悄悄拧起眉,心里疑问的想,这位大叔分明刚从海里上来,怎样告诉她不适合下水?

  她猎奇地问:「为什么?大叔,您不是刚从海上回来?」

  这个祕境是一个老前辈与她共享的,没听他说过这儿不适合下水啊!

  「男人能够女性不可。」

  「性别歧视喔?」

  男人表情凝重的说:「这个海滨有交抓替、且只抓女性的传说。否则妳认为这儿的游客怎样会这么少?」

  秦海希听了豁然一笑。「大叔,谢谢你的提示,不过我信阿爸的,不信任那种传说啦!」

  「查某囡啊!宁可信其有,否则妳长得这么美丽,假如发作什么意外,就太惋惜了……」

  秦海希不为所动。「大叔,谢谢你的提示啦!我会当心的!」

  没理睬他的正告,秦海希向他挥挥手后,径自朝着海的方向奔去。

  秦海希,本年十八岁,酷爱冲浪,有深潜执照、海域救生员执照,也是最被看好的年青新星。

  但她的状况并不安稳,成果时好时坏,为了提高成果,她严格遵守身为运动员的底子练习,更不断寻找不同的冲浪地址,增进自己的阅历,让自己能够在竞赛中坚持最佳的状况,提前成为工作选手。

  由于酷爱以及巴望驾驭波浪的愿望,让她勇于应战。

  即使被这么劝诫,她的目光依然没有一丝疑问以及退避的继续向大海走去。

  男人看着她跑远,没多久便进入海中,趴在冲浪板上,获得平衡后开端划水,很快的就观到好浪,撑板站上扑卷而来的浪尖上。

  只见她敏捷且轻盈的沿着浪壁画出一条美丽轻浅的线条,男人的神态却愈加凝重,心想,怎样现在的年青人都这么铁齿?

  年青女孩有着充满活力与热心的年青躯体,但这正是丧命要素啊!

  多年来,这一带海域的磁场实在太古怪了,专门招引这种年青的女生来这边戏水冲浪。

  每隔个几年,总是会带走几个年青女孩的生命。

  临海小镇也曾在海滨举行过各种超渡、祈福典礼,但这儿好像像被咒骂了似的,连神佛也化解不了这一带海域专吞噬年青女孩的魔咒。

  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不是会成为走运儿,或许成为下一个……祭品?

  ☆☆☆☆☆☆☆☆☆

  冲浪其实是超级耗费膂力的运动,被浪打到,更是疼得足以让人叫爹喊娘的。

  但秦海希在七岁仍是八岁时,在父亲的引导下踏上浪板的那一会儿,她就爱上那种感觉了。

  站在浪上,脚下踩的浪不断地活动,她整个人感觉很轻像在飞,也有种驾驭浪的成就感。

  即使站在浪上的进程很短,等浪停息了,很或许会难堪跌入海中,但却让人乐此不疲。

  秦海希无法解释这是什么样的感觉,仅仅知道她很喜爱,喜爱到上瘾了,以至于一有时刻,便是往海滨冲。

  今日这片海域像是她私家的冲浪天堂,少了游客的喧譁声,让她愈加忘情而投入。

  在不知驾驭了几个大浪后,一次直爽的大浪奔驰后,她被浪爪一把捉住,跟着碰击海面,下一瞬便被扯到海里去。

  也许是浪击的力道太惊人,她脚上连接着冲浪板的脚绳「啪」的一声断掉了。

  在海面下的秦海希心一惊,仰头透过大浪停息后有细碎的泡沫和浪纹的海面,眼睁睁看到冲浪板被海潮给带离。

  不!

  脚绳是防止冲浪板被海潮冲离冲浪者的东西,也是怕阻止其他冲浪者或伤害到其他人的小东西。

  这儿没见其他人冲浪,她不怕冲浪板去伤害到他人,但她现已玩了好一段时刻,离岸边有一段距离,没有冲浪板,她真的忧虑自己没膂力游回岸上。

  想到这一点,她使劲地踢著海水,伸手想捉住似乎就在头顶上方的冲浪板,却怎样也抓不到。

  她尽力了好一会儿,却仍是眼睁睁看着冲浪板被潮流带走。

  秦海希叹了口气,人在载浮载沉的海中回头看着岸边,心想,这当下只能放手一搏了。

  心略定,她正准备动作时,突地感觉到一只脚被捉住。

  心猛地一凛,捉住她脚的是什么海底生物?

  但那是海底生物吗?为什么那感觉像是被一双手捉住的错觉?

  在海底深处伸出来的一双手……无因由的,秦海希想起在下水前,那个中年大叔的提示。

  中年大叔说,这个海滨有抓替换、且只抓女性的传说。

  本来不以为然的正告由于此刻脚被捉住,她感觉一股颤栗由脚底往上直窜,让她整个人寒毛四起。

  尽管她不信这些风俗传说,但此刻的亲身阅历,却不由得她不信。

  她真的遇上抓替换的海上冤魂吗?

  思及这个或许,秦海希搏命的摇动四肢,企图将捉住脚的捆绑给狠狠踢开。

  仅仅一旦被逮著了,又怎样能容易松开?

  她愈是挣扎,扣在脚腕上的力道将她抓勒得愈紧,身体也由于那一股力道不断的往下沉。

  咕嘟咕嘟……当无法反抗的力道将她彻底扯入海中,她感觉海水从鼻孔、耳朵、嘴里不断灌了进来,肺叶里的氧气都要被咸咸的海水给占满、淹没了,呼吸逐渐感到困难,全身像灌了铅相同,沉重的往下沉。

  秦海希开端慌了,她不会真的死在这一片海吧?

  1-2

  由于水替代了空气,秦海希无法呼吸,只能苦楚的任认识堕入无尽的黑私自。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再醒过来,张开眼,映入眼底的是一颗发色深重如靛蓝的头颅。

  她的嘴,感觉被另一张嘴吻住。

  她被救上来了吗?有人正在帮她做心肺复苏术吗?

  秦海希疑问的想,认识到自己现已康复认识,且奇特的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想请那位好心人中止对她的协助。

  她轻别开脸,挣开贴住她的唇,没想到,却感觉一只严寒的大手扣住她的下巴,将由于她的动作而悄悄错开的唇,再度贴在一同。

  秦海希错愕的心一凛,还没有所动作,却感觉对方含住她的唇瓣,开端舔吮了起来。

  被对方的舌头舔过的那一会儿,秦海希简直是跳起来。

  没通过她的赞同就亲她的嘴、舔她,是强制猥亵啊!

  她忿忿的推了对方一把,却发现底子撼动不了对方半分。

  心既慌又怒又羞,她张嘴想呵斥,对方竟然顺势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

  对方有力却灵敏的像蛇的舌头钻进口中,把她口中的每一个旮旯都彻底舔过的感觉让她厌恶不已。

  「唔唔……」

  她拼了命的挣扎,却在身体扭动间感觉到,对方是一向悬在她身上,她踢动的腿蹭到对方的腿,健旺却冰凉。

  浑身不自在的感觉让她的心狠狠一凛,她侧过脸,瞥见身侧有一团粉红色的布料。

  秦海希一眼就认出,那是她现已穿了很多年,色彩乃至有些褪色的防寒衣。

  这一刻,她才实在认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事。

  这哪是什么好心人帮她做急救,底子是乘人之危想要侵略她的混蛋!

  她本年刚满十八岁,由于热中冲浪,没交过男朋友,没牵过手、接过吻,却莫名的要越过这些夸姣的阅历,被一个底子不知道来历的男人夺走童贞之身!

  想到这一点,她羞愤的涨红了脸,挣扎得更剧烈,四肢并用,想将那混蛋推离。

  但她的力气与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相较起来,实在太弱小了,她底子就反抗不了……

  「乖,别动。」

  男人带着怜惜与请求的柔嗓飘来,莫名的激起她心里的冤枉,她哽著嗓开口:「求你……」

  话都还没说完,男人的大手将她的双腿高举过头,横过的长臂容易便将她压扣住,连同被他的大腿限制的双腿,她在瞬间彻底动弹不得。

  想到自己的洁白就要毁在一个乘人之危的混蛋手里,说不出的冤枉涌上心头,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眼泪在她没发现时悄然滚落,落入饥渴尝着她口中蜜味的薄唇中。

  他抬起头,男性的薄唇,近近的悬宕在她被吻肿的唇瓣上。

  「别哭。」

  男人凉冷的呼息伴跟着他说出的话,抚在她的脸上,那双凝视着她的眼,郁闷,深邃,美得像深夜安静的靛黑色海面,倒映着点点星光。

  有那么一会儿,秦海希简直要醉在那一双眼底,但沉着却硬生生冒出了头。

  「求你……放了我。」

  「放了妳……我会死。」

  话落,他俯下头,吻掉由她眼角滚落的眼泪,笔挺的鼻尖,由于他的动作,温顺的蹭擦过脸颊,灵敏得让她浑身愈加紧绷。

  家教杰出的她心中闪过好几句脏话。

  死?被侵略限制的是她,他怎样会死?

  秦海希的眼泪掉得更凶,「我不愿意救你……我不愿意救你……」

  「对不住……」

  他垂头吻住她的耳朵,膝盖娴熟的顶开她夹紧的白嫩双腿,将现已焕发肿胀得像是要爆破的愿望抵在女孩的腿心间,干涩的小小穴口前。

  仅仅是一个碰触,便让秦海希颤巍巍的打了个惊慌的颤抖。

  「不──」

  她的反抗才到嘴边,便感觉男人将抵在穴口的壮硕顶端往她的身体内推。

  他的动作极为缓慢,一点一点,像凌迟,痛得秦海希不断扭动身体。「好痛!好痛!」

  他低垂下头,看着女性粉嫩得像萤光粉红海葵般的穴口被自己的欲根慢慢撑开,跟着他的推动,一点一点将它含入。

  「好美……」他一双眼像染了灿烂火光地赞赏,细长的手指悄悄拨弄、轻揉着上头的嫩瓣。

  秦海希看不到男人那里的尺度有多惊人,却很难信任自己虽牵强,却仍是被撑开,将它一点一点含入。

  由于他手指拨弄的动作,被撑到极致的痛被搬运,乃至还有丝丝酥麻的电流漫出,让她无法按捺的悄悄抽搐。

  她分不清自己是痛多一点,仍是酥麻的感觉多一点,认识却愈来愈紊乱。

  当他缓慢而坚决的挺入遭到阻止,他一挥而就,抬臀一撞,完彻底全深化她的体内深处。

  「啊!」

  秦海希感觉男人坚固的腹部撞上、贴紧著自己时,撕裂般的剧烈痛楚紧接着袭来。

  「混蛋!混蛋!」她痛得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扭动着,哭喊著。

  男人却在这时再度低下头吻住她的唇,将她的哭喊全含入口中,侵入的动作却愈来愈快。

  在那剧烈的挺送下,男人略冷凉的欲根在那一撤一退的进出下变得愈来愈热烫。

  秦海希只觉得腿心那一处被愈来愈硬烫的粗大健壮铁杵继续捅著,漫开的火意烧掉了痛苦,让她腿间不断吐出蜜液。

  在蜜液的效果下,由痛到难言的快感一波紧接着一波袭遍全身,麻痺了她的全部思绪。

  秦海希模含糊糊的想,这便是做爱所带来的欢愉吗?

  由于这样的欢愉,让她抑制不了身体的反响,迎向他,似乎求着他侵吞的更深,乃至情难自禁的宣布轻哼。

  这真的是由于生理影响发生的正常反响?

  仍是她其实是淫荡的?

  这样的自己让她感到剧烈的耻辱感,眼泪不断地掉,她只求这全部从速曩昔,逼自己不去感触……

  但最终,她仍是彻底沉浸在难言的欢潮里。

  1-3

  秦海希全身不断的轻颤著,那不断累积的快感,让她的身体像一把被拉紧的弓弦,似乎下一刻就会绷断了一般。

  这种生疏的感觉让她感到心慌,泪水狂落含糊了视野,「不要……啊……呜呜……」

  那不胜接受的不幸乞语,在男人耳中却如助兴的春药般,让埋在紧窒蜜穴中的热杵更是粗硕了几分。

  「别哭了。」男人的沉嗓在秦海希的耳畔泛动。

  秦海希摇著头,不断的流泪,「求求你……啊……不要了……」

  她悉数的感官全会集在两人给合的当地,男人的每一次抽插都像要带走她的魂灵一般。

  「别怕,去感触,我会爱妳的……」男人的声响由于忍受著愿望而变得沙哑。

  从夺取了她的纯真到结合至今,他能承认,这个女孩跟他是如此的符合,而他是何其的走运遇到了她。

  她便是他命中注定的新娘……

  「爱」这个字眼,让秦海希混沌的思绪闪过了一丝清明。

  这个生疏的男人,她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就夺走她纯真身躯的男人,凭什么对她说爱?

  凭什么……愤恨但更多是冤枉的心境从秦海希的心底冉升而起,她扭动着身体想挣开男人的箝制。

  「嗯啊……真舒畅……」她的挣扎像是回应着他的求欢似的,扭动的腰将他的热杵夹得更紧,像被很多张小嘴吸吮的快感让男人舒畅的低哼。

  他将她抱得更紧,整个人像要被融入他的身体里相同,直击蜜穴深处的热杵更是紧紧抵着她的灵敏磨著。

  「啊啊……」秦海希有些难堪的伸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快感再次顺着她的每一根神经攀升,她厌弃著自己的灵敏,却彻底无法反抗男人带来的感觉。

  她简直是瘫软在男人的怀里,身体的感觉是如此剧烈,手心下那健壮胸膛内快速跳动的心跳似乎也在跟她说着他相同的感触。

  不由得抬眸看向男人,而他也正好垂头看向她,四目相交,秦海希觉得自己像在瞬间被吸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风险」两个字瞬间窜入秦海希的脑际,她想别开眼,却在下一瞬被男人吻住了唇。

  男人的舌头就像在身下侵略着她的欲根一般,配合著律动的节奏,灵敏的羁绊吸吮着她口中的蜜津。

  全身上下都被男人侵入,秦海希再一次被汹涌而至的快感席卷,她现已忘了之前的反抗挣扎,双手紧紧的抱着男人。

  她下认识的投合让男人愈加振奋,粗长的欲根,一下又一下狠狠的碰击她的花心。

  秦海希的唇被男人堵著,一声声媚入骨髓的嗟叹被男人含在嘴里,剧烈的快感让她的大脑像要缺氧般的堕入时间短的空白。

  「啊啊……真、真的不可了……啊……」

  高潮如连绵不及的浪潮瞬间将她吞噬,秦海希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了,她的蜜穴不断的缩短,紧紧绞缠着他。

  「嗯啊啊……」男人也觉得反常难过,尤其是欲根最灵敏的顶端被她的媚肉紧紧的绞吮,直吸得他头皮发麻、背脊颤栗。

  男人深深的一个挺腰,炽热的生命在她的蜜穴深处颤栗。

  生疏的男女,却以最密切的姿势羁绊着、体液融合著,沉沦在炽热又赤裸的愿望中。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感觉男人中止宛如狂风暴雨般的侵吞,不再动作地伏在她身上,她想趁机推开他,数不清阅历了几回高潮后的身躯却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神魂飘飘荡荡的落了地,她无认识盯着上方的苍茫双眼聚了焦,却让她的思绪愈加昏乱。

  上方有跟着海潮动摇的波纹,月光穿透入海面,与四周的光线交织出一种似迷离又含糊的蓝光,在周围的空间里起浮。

  她苍茫的伸出手,悄悄抚过,瞬间,周围的蓝光被她搅散成细碎的波纹,那感觉像在水里,让她有种处在深海的错觉。

  跟着她看着自己黑色的头发像在水中飘动的海草,与一缕缕靛蓝羁绊在一块儿。

  那是男人的头发,色彩很特别,但一开端她并没有留意到他的头发有这么长,仅仅思绪转到这儿,她愈加含糊了。

  她真的在海里吗?

  但人怎样或许在海里自在的呼吸?

  所以这全部可怕的阅历是梦吧?

  在秦海希觉得这全部都是一场荒唐的梦境时,那生疏却又了解无比的气味再次环绕上她。

  「我的新娘,等我……等我……回来……」

  明晰无比的男性声嗓回旋在脑际里,秦海希的心一凛,不由想起下海前那个大叔的话。

  抓替换……并且只抓女性……

  那时只觉得荒唐的话,现在却让秦海希觉得无比惊骇,这不是抓替换,而是献祭,她被当成大海的新娘,祭品便是她的纯真和生命。

  2-1

  头痛欲裂,秦海希躺在沙滩上、望着天空,思绪恍恍。

  本来万里无云的湛蓝色天空现已被渲染成淡淡的粉橙色,阳光扎眼得让人简直睁不开眼睛。

  现在究竟是傍晚的天色仍是拂晓晨曦?

  秦海希抬高手臂遮住扎眼的阳光,思绪有些紊乱。

  她究竟是怎样上岸的?

  被海水冲上岸的吗?

  还有,从她落水到被冲上岸这段期间究竟通过了多久?

  她费劲的撑动身体,坐起死后摀住脸,宣布一声懊丧的啜泣。

  正沮丧之际,忽然一种古怪的感觉打断了她紊乱的思绪,她抬起头,瞬间捕捉到前方岸边的岩石后有一道窥看的目光。

  是谁?

  秦海希动身跑向岩石,却只听到扑通一声,以及大得有些难以想象的靛蓝色鱼尾落入眼底。

  鱼尾拍起的巨浪将她吞噬,她的心脏在瞬间猛地紧缩──

  秦海希张开双眼,床头的小夜灯,映照出的是了解的房间铺排。

  心脏急速跳动的心音在幽静的夜里显得愈加明晰,她松了口气,还好仅仅一个恶梦。

  当年溺水后走运的生还,她是在医院醒来的。

  至于她在溺水到被送到医院这段期间发作了什么事,她一窍不通。

  只知道有人打电话报警,救难人员到了海滨,看到在海滩上昏倒的她便把她送到了医院。

  至所以谁救了她,或是她自行脱困上岸,无人知晓。

  在医院查看她的身体没有大碍就出院了,至今十年的韶光曩昔了,秦海希仍是时常会梦到那时的情形。

  一个荒唐、怪异又可怕的梦,在大海深处被生疏男人侵略、含糊间在沙滩上看到的大鱼尾巴,还有那像是誓词般的莫名约好……

  这全部的全部跟着韶光的推移,秦海希愈加确定那是她罹难的错觉……一个可怕荒唐又实在的错觉……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王子的成年礼》作者:可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王子的成年礼》作者:可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