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回到曩昔解救妳》作者:安祖缇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查看180 | 回复1 | 2020-2-23 19:1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回到曩昔解救妳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安祖缇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06日
【内容简介】
林海欣原是开畅的女孩,很有正义感会去管闲事  
看到有人被霸凌也会仗义执言,替受害者支撑  
可当心情反过来她却被孤立了,因没有人想步她的后尘  
在袖手旁观的人里,唯有邵仇尧会出手帮助、为她说话  
但她不想殃及无辜,更不期望仅有帮她的男生出事  
仅仅都正告过他不要多管闲事,他却彻底听不进去  
看来他天然生成正义感过剩,才老爱干预她的事  
他是校草人家不敢惹他,但他三番两次帮她突围  
让那些霸凌她的女生心生嫉妒,更肆无忌惮欺压她……  
憎恶!他已然要管她的闲事,为什么遽然变脸?  
前一天像个骑士相同守着她,第二天却对她视若无睹  
他前后判若鸿沟、时冷时热的心情让她莫衷一是  
不了解究竟哪里惹到他了,要这样大费心计的整她  
直到他救了简直命丧车轮下的她,并与她许下十年约好  
她这才了解,本来昨日的他跟今天的他是不相同的人  
那位热心不惧恶势力的男孩,其实是来自十年后……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2-23 19:16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1-1

  「你们记住高中同学的那个林海欣吗?传闻她死了。」

  邵仇尧拿着酒杯的手一顿,乍听到「死」字难免心口傻愣,可困惑马上又起。

  「谁是林海欣?」他疑惑的问。

  他只觉得这名字很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究竟林海欣不是什么特别冷门的名字,若是熟人,就算良久不见,也该有形象的。

  「高中同学啊,你忘了?便是那个常被翁衍菀带头欺压的女生。」见邵仇尧仍是神色茫然,毕祖豪霍然想起原由。「难怪你记不起来,你本来是第三类组,三年级才转到第一类组,转到咱们班来,加上你又不太跟女生来往,所以跟她们不熟。」

  「也是。」邵仇尧想想也对。

  邵仇尧与毕祖豪是高中同学,加上大学考上同一间,所以友情才会一贯延续到二十八岁的现在。

  从前的高中同学尚有联络的一只手就数得完,两三年一次的同学会,邵仇尧也只去参加过第一次就懒得再去了,他不想浪费时刻被不熟的同学盘查身家细节,几个友谊不错的偶有联络就行,不熟的就不必理会了。

  本来父亲期望他考医学院,所以二年级时进入了第三类组,但他对当医师真实没爱好,以为自己志不在此,才干更不在医科上,通过一年的反抗,父亲才总算退让软化心情,乐意让他转去第一类组,考取他抱负中的餐饮办理科系,现在是连锁咖啡简餐店的老板,具有十家直营连锁店跟八间加盟店。

  邵仇尧身段高大,体魄壮硕,身高有一百八十五公分,读Casino时是校园的篮球校正队员,大学时还从前当选校际赛的游水选手,生的是端倪俊朗,目光深邃灵动,高挺垂直的鼻梁,更是让他的五官立体有型,坚毅方正的下巴有着十足十的男人味,他还有股掉以轻心的气质,冷淡随兴,举手投足有一般男孩短少的高雅,因而一贯遭到学姊学妹跟女同学的张狂追捧。

  便是倒追的女生太多了,连放学时都有校外女生来校门口排队想一睹男神风貌,其时的他只对想考上的科系热中,素日闲暇时也都埋首在研讨厨艺、咖啡之中,对交女朋友爱好缺缺。

  女同学的倒追使他烦不堪烦,因而故意跟女同学疏远,在周围构建出一张无形帷幕,才会谁是林海欣、谁是翁衍菀都想了好一会儿还想不起来。

  毕祖豪现在是执业律师,说话有些油腔滑调,他在高中时不仅仅邵仇尧的同班同学,也相同是篮球校正,仅仅他的颜值一般,加上周围又有一颗耀眼的太阳,天然就被比下去了。

  他是不以为意,也常以他惯用的油腔滑调帮邵仇尧挡那些烦人的寻求女生,所以简直全校女生都知道,音讯也灵通。

  酒吧的酒保也是老板的江名庸从后方的小厨房出来,放上一盘刚炸好的香酥薯条后问询,「我进了一款法国起司,要不要试试?」

  他说话时故意挑了挑眉,企图引起两名男人的爱好。

  特性飞扬跳脱的江名庸也是高中老同学,但他没有上大学,离家出走跑去当背包客,在国外打工换盘缠或住宿餐食,花了数年时刻环游世界,连南极都去过,前年回来台湾开了这间晚上七点才开端经营的酒吧,白日则是Casino写旅行Casino籍跟部落格,现在是个小有名气的旅行作家。

  「好啊。」两个男人允许。

  江名庸在白色圆盘上放了两块薄薄的乳酪切片,上头有美丽的蓝色纹理。

  「吃吧。」江名庸放上两只叉子。

  叉子握把分别是卡纳赫拉的粉红兔兔跟P助的图样,也只需他会在吃法国起司的时分运用彻底不相衬的餐具。

  起司一挨近毕祖豪鼻尖,他的眉头就难以忍受的皱起来了,脸退得老远。

  「好臭。」毕祖豪嫌恶的放下起司,「你是不是把多天没洗的臭袜子沾水加进去,否则怎样能够臭成这样?」

  「我还有更臭的,要不要试试?」江名庸作势翻开冰箱。

  「不不不!」毕祖豪匆忙摆手。「我不想在嘴里塞臭袜子。」

  「不了解吃。」江名庸哈哈大笑后,看向现已把起司吃进肚里的邵仇尧,「怎样?」

  「还能够,」邵仇尧轻轻允许道,「放久一点会更浓郁。」

  「行家便是行家。」江名庸竖起拇指赞赏。

  「但也会更臭。」毕祖豪补了一枪。

  「嗯……」邵仇尧表情遽然凝重了起来,道:「我如同想起来了,这个滋味……」

  「这滋味怎样?」毕祖豪猎奇。

  「是那个林海欣的滋味。」

  「啊?」毕祖豪跟江名庸不谋而合宣布困惑之声。

  起司的臭味怎样会跟林海欣连在一块儿呢?

  「林海欣家是做起司的?」江名庸问毕祖豪。

  「没有吧。」毕祖豪在回忆之库搜索。「我记住她爸妈便是一般上班族的姿态,跟起司不要紧。」

  「所以你是说林海欣很臭吗?」江名庸看向还在考虑,想捉住纤细回忆丝线的邵仇尧。

  「记住如同有一次……」邵仇尧微偏著头尽力回想。「应该是她进教室时,浑身湿湿的,身上滋味像被泼了屎水,由于我有跟她擦肩而过,滋味太呛鼻,所以留下了形象。」

  「那算是粗茶淡饭了吧。」江名庸口气无法,接着表情夸大,双眼瞪得大大。「我还从前看到她讲义里有死甲由。是真的死掉爆浆的那种,不是假甲由喔。」

  「噢,托付。」毕祖豪掩鼻做出欲呕的表情,「不要在吃东西的时分讲甲由爆浆,想吐。」

  「托付,我也很想吐。」江名庸显露厌恶的表情。「但她很厉害,直接把那个讲义拿去废物桶丢了,爽性俐落,我那时还挺敬服她的。」

  这要换成是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威逼要挟,派遣他人帮他扔了讲义。

  邵仇尧心里也是差不多的主意。

  他个人非常厌烦甲由,特别身为餐饮业的老板,关于甲由、老鼠更是疾恶如仇,他所知道的女生中没有一个看到甲由不尖叫的,说来林海欣应该算是奇葩?

  对这个在脑海里留下的回忆稀少得不幸的女孩,他隐约起了爱好。

  「她是不是特性很阴沉?」邵仇尧问。

  就他的认知,特性阴沉的人如同比较简单遭到欺压。

  「其实一开端不是这样的,」毕祖豪拿起酒杯加了威士忌进去。「本来被欺压的不是她,她仗义执言的成果,换她被欺压,而本来被欺压的那个人还反过来欺压她。」

  「好心没好报,难怪现在人越来越冷酷。」江名庸唏嘘不已。

  所以她是名有正义感的女孩?

  「那她为什么死了?」邵仇尧不由得猎奇又问。

  该不会是由于正义感过剩引来杀身之祸吧?

  「传闻是自杀的。」毕祖豪啜了口威士忌。「如同日子一贯过得很不顺,加上身体又欠好,就自杀了。」

  真实的概况他也不是很清楚,他手上得到的八卦也都是传了好几手的,仅有能确认的是林海欣真的死了。

  自杀的?

  暗暗惊诧的邵仇尧看着面前金黄色的酒液,一股欣然莫名升起,环绕于胸,心境登时闷了起来。

  或许是由于为了创业、完成愿望,他的人生因而遇到林林总总、大大小小不同的波折,一路走来,也曾有过扔掉的主意,要不是遇上贵人──一位在咖啡界的资深老一辈,或许他现在还郁闷不得志,乃至患了忧郁症也不一定。

  可林海欣就没他的好运,在无人拉一把的情况下,挑选将时间短的人生完毕了。

  他不认同自杀,但也不以为自杀的人是窝囊,究竟有些事只需当事人能了解当下想要扔掉一切的激动。

  见谈天的气氛整个失落,一贯在三人中担任带气氛的毕祖豪不想持续烦闷的气氛而转了论题。

  「聊点愉快的吧,上回我姪子说……」

  1-2

  洗完澡后,邵仇尧倒了杯水,走往房间,通过Casino房时,一道主意忽起,他转了向走到坐落房门左边的Casino架前,在占了九成的东西Casino中,找著了高中的结业纪念册。

  纪念册的封面是褐色PU皮革,上头印着烫金的校名,没有什么富丽或特别的美术设计,显现出校园风格的务实。

  厚重的一本Casino放在手上翻阅很是担负,他把Casino靠在Casino架隔板上,凭著形象很快地翻阅到他的班级页面。

  「林海欣……」他喃喃唸著那个旧日简直忘却的名字,指尖在一张张的结业照上滑过,最终定格在一张细巧的鹅蛋脸上。

  那是张娟秀的脸蛋,五官精巧规矩,唇形丰盈,上唇中心有颗美丽的唇珠,紧抿的嘴角透著一丝顽强,杏形双眸则是木然无神,空泛的像是两汪深不见底的幽潭,谁也看不清心情与主意。

  这样美丽的女孩死了。

  而且是自杀死的。

  其时的她会想到十年后,竟会亲手完毕自己的生命吗?

  他不觉叹了口感叹之气。

  再翻了翻后头的生活照,没瞧见她的,却是在某张他与毕祖豪、江名庸合照的相片上,看到她奔驰的身影。

  绑着马尾的发型杂乱,表情严重,似在流亡。

  「这应该是她吧?」由于对她的脸没形象,合照上的又仅是旁边面,所以无法断定。

  他猜毕祖豪应该认得出来,究竟毕祖豪跟班上的女生们爱情都还不错,与冷酷的他截然相反。

  他拿起手机摄影,传给毕祖豪。

  「是她没错。」过了约莫五分钟,毕祖豪回讯了。「她一贯都绑着马尾,发型万年不变。」

  相片上的前方三人笑脸绚烂,每个人关于未来都充满期望,但是后方却有个女孩为了逃避霸凌而慌乱逃逸,邵仇尧遽然觉得于心不忍。

  假如那个时分,曾往后看一下、阻挠一下,为她仗义执言的话,会不会这条年青的生命就不会提前自我了结了呢?

  这个答案,永久无法知晓了。

  他再次叹息,合上结业纪念册,放入Casino架时,手机遽然响起尖利的「哔哔」声,萤幕跳出地震警报的消息。

  仗恃着他的住所是前年才完工的大楼,契合地震法规,邵仇尧不慌不忙地将纪念册放好,并把其他的Casino本也摆放调整了下。

  遽然,他感觉地板晃了下。

  地震要来了。

  四周的空间呈现细微的揉捏声,很快地,激烈的摇晃感呈现了,他不得不抓着Casino架好稳住身子。

  这地震怎样这么大?

  他不由得忧虑这样的摇晃程度会不会使老旧建筑物坍毁,发作憾事。

  Casino架是在墙上钉死的,他不必忧虑会倒下来,但也不知是不是由于晃得太剧烈,他的头竟开端昏了。

  他轻声嗟叹,两手皆抓上Casino架来保持跟着地震晃动的身躯。

  他以为是遭到地震影响才会头昏,但是直到地震停了,他的头不只未康复正常,乃至开端剧烈苦楚起来。

  「啊……」他难过的跪倒在地,抱着头苦楚的哀鸣,直到再也受不住晕了曩昔。

  1-3

  白光乍然入眼,双眼受不住影响的邵仇尧垂头以手挡住那扎眼的光线。

  「在这边呢,咱们用X代入公式,就能够得到Y等于3X……」

  公式?

  X?

  Y?

  他打开眼睛,瞪向前方,讶见他四周规整摆放了数十个位子,而旧日的高三数学教师兼任导师的范沧云正在讲台上解说算式。

  为什么会呈现高中时的上课景象?

  难道他在做梦?

  视野扫过周围一圈,座位上的人全都是他的同学,一个不漏……他发现有张位子是空的,不由疑惑是谁在他的梦里缺席?

  转向右手边,正是毕祖豪,非常仔细的抄着笔记。

  他变得年青了,是少年的幼嫩脸庞,脸上还戴着黑框眼镜,仿韩国男生的遮额发型盖住了半张脸,身段则是相同的瘦巴巴,调配他的高个子,像是劲风吹来就会被吹到天上去了。

  邵仇尧的座位是最终一排的最终一个位子,而他前面坐的是最厌烦数学的江名庸,此刻他的左手托腮,右手执笔,嘴巴开开,早就梦周公去了。

  没错,这是梦,他正做着清醒梦。

  但这梦也太清楚了。

  以往的梦境都是有些含糊的,即使是五颜六色,色彩也带着暗淡,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光线如此亮堂,窗边斜洒而入的阳光在最终一排的同学身上散落大片金光,绚烂得让人乃至觉得扎眼。

  「江名庸,你来告诉我,我刚运用的是哪个公式?」范沧云凌厉的眼瞪向还在睡的江名庸。

  江名庸彻底没听见教师点名他,仍然睡得愉快,嘴角还轻轻抽动着沉浸于美梦中的笑意。

  邵仇尧马上踢了他的椅子一脚。

  撑著头颅的手掉下来,头失去了支撑,「砰」的一声,直接撞在桌面,全班的人都笑了。

  「发作了什么事?」江名庸一脸茫然的瞻前顾后,嘴角的口水忘了擦。

  「给我去外面罚站!」范沧云怒道。

  「我为什么要罚站?」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的江名庸不平。

  「上课打瞌睡,还不能罚站?」做错事还敢顶嘴?

  「教师,」江名庸举手后站起来发问,「这不能怪我,数学的组合便是一首催眠曲,比我妈唱的摇篮曲还好睡,我才会不知不觉睡着了。」五官挤出很是冤枉的容貌。

  「你这么大还听你妈唱摇篮曲?」范沧云笑骂。

  「其实……」江名庸泫然欲泣,「我妈早就过世了,我是把她小时分唱的摇篮曲录起来,每晚放在枕边听……哎哟!」

  粉笔不偏不倚的打中那张毫无演技的脸。

  「你妈上星期才跟我做过家长谈判!」要编谎也不编高超一点!

  「那是继母啊。」江名庸煞有介事道。

  「给我滚出去!」懒得再跟他五四三的范沧云手指向外头。

  「好吧。」江名庸一脸无法,拖着仍然睡意浓重的身体走出教室。

  「教师不知道这多称他的意。」毕祖豪挨近邵仇尧以气声道,「他站着也能睡。」

  邵仇尧忍笑允许。

  江名庸独爱惹恼导师了,导师每次气愤都会把人叫出去教室外面罚站,这样他就能够光明磊落地持续睡,还不会被发现。

  遽然,有个人从教室后门走了进来,邵仇尧眼角余光瞥见,回头,赫见是林海欣。

  居然梦见已通过世的亡者?

  他分明不记住她的长相,现在有形象的也只需结业照,怎样在梦中她的容貌如此明晰,如同是联络不曾中止的友人相同?

  邵仇尧很是疑惑,觉得这梦有点古怪。

  林海欣头发微湿杂乱,身上的制服也是湿的,还好他们校园的制服是水蓝色细格纹衬衫搭深蓝色A字裙,即使衣服湿了也不会走光。

  「林海欣,妳怎样现在才进教室?」范沧云如同没看到她的难堪,仅仅不悦的责问。

  林海欣缄默沉静了一下下才回,「我身体不舒畅,去保健室。」

  去保健室怎或许衣服湿湿的回来?邵仇尧断定她是为了掩盖实际而扯谎。

  若是据毕祖豪所说,她极有或许是遭到翁衍菀的欺压,譬如被泼水什么的,所以才会这么晚又一身湿的回教室。

  提到翁衍菀,邵仇尧难免猎奇是哪一个,因而在女同学中俯首搜索。

  「下次去保健室要先说,否则也要告知同学。」范沧云沉着脸道,一看就知道他没计划细究她为何从保健室回来竟会如此难堪。

  邵仇尧看穿一动身兼导师的范沧云心思。

  霸凌的事若要处理便是一个费事,一旦处理欠好,臭名有或许反落到教师头上,早就失了热心,仅是把教师当成一份作业,专心等退休的范沧云是尽量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林海欣没有回应,回座后从抽屉里拿出数学讲义,顺手翻开时遽然尖叫了声,把班上同学吓了一跳。

  「林海欣,上课中妳叫什么?」范沧云怒问。

  「没事。」她低下头来,不再说话。

  在她邻近,有几个同学正交头接耳交头接耳,嘴角带着让人不舒畅的笑。

  由于邵仇尧座位在最终,很难看到同学的脸,光从背影他底子不知道谁是翁衍菀。

  「喂,」他推了下毕祖豪,「翁衍菀是哪个?」

  「你问翁衍菀干嘛?」毕祖豪可猎奇了,难不成这位校草总算对女生有爱好了?

  可哪个欠好挑,挑中身败名裂的翁衍菀,也太没眼光了。

  「林海欣不是被她欺压的吗?」

  毕祖豪闻言大吃一惊,「你居然会关怀这种事……不,你居然会知道林海欣被谁欺压?」

  毕祖豪心想,邵仇尧不是对女生的工作都漠不关怀的吗?今天是怎样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便是你讲的?」否则他哪会知道。

  「我什么时分有说?」彻底不记住有这回事的毕祖豪瞪大眼。

  已然知道邵仇尧对女生小团体的事毫无爱好,天然也不会成为他们的谈天论题,由于只需一开口,邵仇尧就会叫他闭嘴,不要讲无聊事浪费时刻。

  这就叫做被倒追惊骇症候群。

  1-4

  「由于这是我的梦,所以你不记住十年后的事。」

  「你在说呓语啊?」什么十年后,什么梦的?

  「对啦,是呓语。」邵仇尧敦促,「是哪个?」

  「那一个。」毕祖豪手往前方指去。

  手指曩昔的时分,正巧翁衍菀转过头来,一看到毕祖豪指着她,马上狠狠的瞪上一眼,可见其性质呛辣,但她再略微偏头,与邵仇尧四目相触,脸敏捷红了,无限娇羞的低下头,顷刻又抬起,速速给了他一个甜甜的浅笑,而且马上回头拉坐在近邻的死党,咬耳朵说邵仇尧刚刚偷看她。

  她一连串的表情改变让邵仇尧感觉很不舒畅,打了个冷颤后视野改投往林海欣。

  从他的方向能够看到林海欣头微垂,像木偶似的动也不动,眼睛简直未眨,不知道在盯着什么东西直看。

  看起来便是很阴沉的姿态。

  毕祖豪曾说过她本来并不是这样的特性,仅仅由于一贯遭到欺压,性情才会变得如此忧郁。

  老实说,这是梦,是无法改变实际的,就算给予再多的关怀也没用,人死了便是死了,不或许复生,但是下课的时分,他仍是不由得朝林海欣的座位走去,至于到她面前要干嘛,他尚无条理。

  便是……觉得应该关怀她一下。

  来不及在生前做的事,就算现在是在梦里,多少仍是能够补偿一点心上的惋惜吧。

  林海欣仍然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儿,如同石化了相同。

  快挨近时,他听到笑闹声。

  「哎呀,好厌恶喔!」那是翁衍菀的声响。「林海欣,妳家是不是到处都甲由,否则怎样会连讲义里都有甲由。」

  「什么?甲由?」

  「呀!好厌恶啊!」

  「该不会Casino包里也有甲由吧?」

  他看到好几个女生一搭一唱,表情造作备至。

  他走近了,也看到林海欣Casino上那只爆浆甲由,被压得扁扁的,体液沾满了讲义,连邵仇尧也觉得厌恶想吐了。

  这时在外头睡饱的江名庸走进来,一边伸懒腰一边打呵欠,通过林海欣的座位时,大叫了声,「哇!怎样会有甲由!」

  刚睡醒的视觉冲击更大,他夸大的往后跳了数步。

  邵仇尧的回忆猛地被挑起──这不是江名庸在酒吧时说过的吗?

  难道他是遭到江名庸说的话的影响,才会梦到那只爆浆甲由?

  林海欣一语不发的将Casino本合起,拿着Casino动身时,每个人都离她远远的,就怕那只甲由遽然活了起来,飞到他们身上。

  她直接走向废物桶把Casino扔了,坚决果断。

  本来她上课时一贯在盯着那只甲由吗?

  邵仇尧这才惊觉。

  其时她心里怎样想的呢?

  怎样能够一整节课都盯着Casino里的爆浆死甲由,而什么也不说呢?

  那只甲由会是翁衍菀她们抓来的吗?

  他环顾那几个凑在一块儿,夸大笑闹的女生,注意到有个最娇小的笑得非常牵强。

  「……本来被欺压的那个人还反过来欺压她。」他想起毕祖豪说的话。

  或许,那个较娇小的女生便是曾被欺压过的?

  该不会甲由是她担任抓的吧?

  在他考虑之际,林海欣回来了,一屁股坐下,一直面无表情,如同方才什么事都没发作相同。

  「喂,妳家也太脏了吧?」翁衍菀走到林海欣桌前,口气夸大,故意扩大的音量全班都听得到。「怎样到处都甲由,连Casino都爬进去?妳家该不会塞满了废物吧?」

  「哇,太厌恶了!」跟班吴慕莳双拳抵在下巴上,造作的显露惊骇的姿态。「她身上会不会也被甲由爬过啊?」

  「查看一下她的Casino包啦,要不如果甲由爬到咱们这边来怎样办?」跟班陈迎璇提出主张。

  「好啊,查看Casino包。」翁衍菀指挥桑玥雪,也便是最娇小的那一个。「妳去查看。」

  「我、我吗?」桑玥雪面有难色。

  「便是妳啊!」陈迎璇猛地将人往前一推。「快呀!」

  桑玥雪不得不伸手拿起林海欣挂在桌侧的Casino包。

  邵仇尧见状,一股肝火猛然升起,伸出手想阻挠,但Casino包刚脱离钩环,林海欣遽然扣住桑玥雪的手腕。

  「不要碰我的东西!」林海欣瞪着桑玥雪。

  桑玥雪一严重,手就松了。

  林海欣一把将Casino包抓回来。

  翁衍菀朝吴慕莳使了个眼色,吴慕莳狠瞪了桑玥雪一眼,悻悻然上前去用力抢过Casino包,将里头的东西全都倒出来。

  Casino本、钱包、笔袋还有卫生棉、湿纸巾等掉了一地。

  「妳大姨妈来喔?」陈迎璇拿起卫生棉在掌中揉成一团。「像妳这种废物人怎需求用卫生棉?」她回头朝翁衍菀灿笑求取认同。

  「是啊,浪费了。」

  得到翁衍菀认同的陈迎璇把卫生棉塞到桑玥雪手里,「拿去丢掉。」

  桑玥雪怯怯接过,照着指示把卫生棉丢了。

  邵仇尧在一旁看得拳头都硬了。

  他彻底没想到,本来这些女生往常都玩这种欺压人的花招。

  火大的正要开口吓阻,遽然膀子被拍。

  是毕祖豪。

  「要不要买饮料?」毕祖豪问。

  「买饮料?」现在?

  「我口渴,想喝奶茶。」

  邵仇尧心想眼前就上演着霸凌事情,但毕祖豪却只想喝奶茶?

  但是环顾班上其他同学,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聊自己的天,无人特别注意关怀这一区。

  他想到自己从前也是这样的,下了课都不在教室里,要不便是静心抄笔记,对其他人漠不关怀,连有个人长时间遭受霸凌也不晓得。

  「你怎了?」毕祖豪见他迟迟未动,心生疑惑。「不走喔?」

  「她们……」邵仇尧指向翁衍菀世人。「你没看见吗?」

  「那咱们管不了啊。」耸肩的毕祖豪又是一头雾水。「何况你不是不论女生的事的?」

  邵仇尧似被点醒了般的一愣。

  是啊,他们管不了,不是由于现在的他不想管,而是由于这是梦。

  就算想在梦中做一个正义使者又有何用?

  由于人们的冷酷,林海欣早在实际中死了!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回到曩昔解救妳》作者:安祖缇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回到曩昔解救妳》作者:安祖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