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已录入] 《老公甭说要离婚》作者:金晶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246 | 回复1 | 2020-3-22 20:1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本帖最终由 泪娃儿 于 2020-4-24 20:24 修改

【Casino  名】老公甭说要离婚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金晶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20日
【内容简介】
被逼跟她往来时,娇憨的她,让他骑虎难下,
扬言跟他分手时,霸气的他,哪肯让她走人。

苏慧颖身边的富二代,不是花心便是爱劈腿, 身为富家女的她,
第一次见到蒋译时惊为天人。 这个高冷孤僻的男人,完满是她的天菜,
二话不说直接倒追, 还问他知不知道大小姐她在追他?
究竟追人这技术活, 她不熟练,怕他没理解,干脆推墙面咚。
追了三个月被当路人,花了三秒钟成了她男朋友,
自此苏慧颖将蛮横女友开关发动,又是偷牵手,又是偷亲一口,
色欲上身直接将人给扑倒上床,却反被他收拾得哭着说不要了。
蒋译这种有颜值,有脑袋,床上体力活又擅长的男人,
苏慧颖分明爱得不得了却闹分手。成果分手还没来得及复合,
在蒋译逼婚时,她才知道,这位前男友竟是家世雄厚的富二代,
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个老婆,并且非苏慧颖不娶!
【链  接】https://www.pink2.net/thread-115597-1-1.html
沙发
泪娃儿 | 2020-3-22 20:17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第一章

  蒋译推开门走了进来,等在家中的妈妈走了过来,急急地问:「怎样样,你爸要你去相亲的那一位女生怎样样?」

  他在门口换了鞋子,淡定地问:「妳专门过来便是问我这件事?」

  「否则呢?我怕你爸跟我有仇,帮你找一个脾气欠好的大小姐怎样办?」

  他唇角轻缓地弯了一下,走过去,轻轻地在他妈的膀子拍了拍,「妈,脾气再欠好也没妳欠好。」

  「臭小子!」蒋欣狠狠地瞪着他,「翅膀硬了是不是!」

  「妈,妳定心吧,我不喜爱。」

  「不喜爱就好,你爸那个人,能有什么好目标要介绍给你,我早就探问过了,那一位苏小姐性情一点也不温顺,传闻长得很美丽,可再美丽有什么用,仍是要性情好,仁慈。」

  「知道了,妈。」

  「嗯,我走了。」蒋欣见儿子对死对头介绍的目标没兴趣也就定心了,「搞什么相亲联婚,都什么年代了。」嘀咕著走了。

  等他妈走了,蒋译揉了揉太阳穴,坐在沙发上,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他爸朱立峰,「爸。」

  「怎样样?这一位苏小姐怎样样?她爸爸从前跟我作过生意,是一个老实人。」

  「不是很喜爱。」

  「为什么?」

  「嗯,和妈相同,大小姐脾气。」

  朱立峰顿了一下,「你妈那样也没什么欠好的,苏小姐欠好就欠好,干嘛扯上你妈,不过你妈脾气是不太好。」

  蒋译笑了,「嗯。」

  「那就算了,你早点歇息。」他爸挂了电话。

  蒋译将手机丢到了一旁,解开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胸口那一块湿掉了,贴著肌肤,显现出他的肤色,他垂头看了看衬衫上的水渍,无声地笑了笑,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的钮釦,显露精瘦的身段,腰腹处没有一丝赘肉,都是由于某个人说喜爱摸起来感觉好的,他每天早上晨跑,固定的腰腹练习。

  紧绷美观的人鱼线从他的小腹直入黑色的裤子里,若有若无,发出著男人的荷尔蒙。他半裸著上身,将湿掉的衬衫放到澡堂的洗衣篮里,又脱去一切的衣服,站在莲蓬头下面冲水。

  洗完澡,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走了出来,走到酒柜旁,倒了一点威士忌慢慢地喝着。

  他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外面飘起的雨,眼眸深重。

  ◎◎◎

  三个小时之前,他坐高档餐厅里,他安静地如一幅画,等著呈现的人。一抹轻盈的身影呈现在他的面前,「欠好意思,路上塞车了……」

  他温温一笑,抬起头,灯火打在他的脸上,他看到她脸上显露的震动神色,他站起来,绅士替她摆开椅子,在外人看起来很温顺的行为,实际上他附在她的耳边低语,「是真的塞车仍是成心迟到吊男人食欲?」

  他的手轻压在她稍微生硬的膀子上,往下一压,让她坐了下来,薄唇吐著冷漠的口气,「苏小姐的手法还真的是没什么改变。」

  她轻颤了一下,「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他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方位上,在她的对面坐下,显露诱人又客套的笑脸,「哦,对了,我没有跟苏小姐说过,我是豪门继承人?真的很抱愧,让妳绝望了,我的确很有钱,有钱到现在能够买下苏先生抛出来的一切股份。」

  她动了动,好像想走,可听到他的话,她忍住了。

  「想喝什么?」

  「水就好。」

  「不喝酒吗?究竟我可贵请妳喝这么贵的酒。」他笑着替她倒了一杯酒。

  她没动,就看着他。

  他不慌不忙地先喝了一口,对她碰杯,「传闻苏先生现在寸步难行。」

  苏慧颖看了他一眼,脸上没什么笑脸地拿起杯子,对着他的酒杯碰了一下,轻轻地沾了一下酒杯,但没喝下去,很快地放下。

  蒋译放下酒杯,看着她留在酒杯上的口红,挑了一下眉,「换色号了?这个色彩很美观。」

  「谢谢。」她口气硬邦邦的。

  「很适宜勾引人。」

  她的身段发育得前凸后翘,V字领包裹着她浑圆,他知道那两团洁白是怎样样的绝色,一抹幽光闪过他的眼底,「妳很适宜这样装扮,之前装扮得太纯洁了,现在的男人不吃这一套了,太寡淡的菜没什么滋味。」

  她深吸一口气,他能看到她胸前的圆滚滚上下崎岖了一下,嗯,他也记住这手感很不错。他的嗓子滚动了一下,看她的目光也愈加的显露,「现在这样很好,很挑逗人,像一件能够摆到台面上的物品,呈现出最好的状况。」

  他说话的口气很轻,不带任何轻视的口气,黑眸落在她紧紧抓着酒杯的手,他温文一笑,「我记住妳胃不是很好,应该喝点温水。」说著,他叮咛一旁的服务生端来一杯温水,换掉了她手里的酒,「先吃吧,这家的牛排滋味很不错。」

  她抿著唇没说话,他拿起刀叉,慢慢地切著牛排,一小块牛排被他放入嘴里,他细嚼慢咽地看着她,好像被放入他嘴里的不是牛排,而是她。

  「蒋译,你知道来的人是我?」苏慧颖紧绷著嗓音问。

  「是啊,苏家大小姐的名号谁不知道,鲜艳动听,才学过人,多的是男人想娶回家。」

  苏慧颖端起那杯温水,喝了一口,「你想怎样样?」

  「什么叫我想怎样样?」

  「你知道我家现在快破产了,我需求……」

  「钱,仍是男人?」他打断她的话,「陪我睡一晚,我给妳钱,但是妳要我,恐怕妳要不起。」

  苏慧颖忍到了极致,她的膀子哆嗦,猛地站起来,将手里的温水狠狠地泼向了蒋译,「去死吧!」

  蒋译轻轻避开身,水洒在他的胸口,衬衫湿透了,温水在空气中翻滚一圈落在他的肌肤上,凉凉的,布料贴在身上的感觉很难过,他神色不变,「妳苏大小姐除了泼水还会做什么?」

  苏慧颖咬紧牙关,拿起包,飞快地往外走,他的声响如魔鬼般在她的耳边响起,「睡一晚罢了,又不是没睡过。」

  「我便是饿死,都不会来求你!」她冷冷地说,仰起下颚,像一个打了胜战的公主,昂扬着下颚,走了出去。

  「蒋先生……」服务生吓得拿着毛巾过来。

  「不必。」蒋译挥挥手,拿起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买单。」

  「好。」

  蒋译开着车,没有急着回家,在路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苏慧颖是他的前女友,在没有任何解说之下,她朝他泼了水说了分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和方才一模相同。他咬牙切齿,冷淡的脸上呈现了龟裂的痕迹,他在她面前再怎样淡定,再怎样冷嘲热讽,他的心一直像是被针扎着。

  今日,是他被苏慧颖甩了的第三个月。

  而她,才过了三个月,就急着要找下一个男人了。

  苏家要破产了吗?或许这便是她甩了他的报应。

  呵,他冷冷地笑了笑,开车回家了。

  ◎◎◎

  苏慧颖气疯了,她气得一边抹眼泪一边在出租车上打电话给好朋友何叶,「呜呜呜,蒋译这个王八蛋!」

  何叶正跟男友吃饭,吓了一跳,「怎样了?蒋译?不是分手了吗?」

  「呜呜,他骗我!」

  苏慧颖哭了好一会,何叶听得头皮发麻,仍是没有抓到要点,究竟苏慧颖为什么要哭,「慧颖,怎样回事?」

  「他有钱,很有钱,我这个白痴竟然认为他家庭很一般,呜呜……」

  「那妳懊悔了?」

  「懊悔个头!早知道他是这种人,我才不跟他往来,妳没看到他趾高气昂的姿态,我眼睛瞎了,最初才会喜爱他,看到他跟蜜蜂看到糖相同移不开眼。」

  「乖啦,不要哭了,妳家里的工作怎样样了?」

  「我会处理的,妳别忧虑,我先回家。」苏慧颖哭了一会,没有那么气愤,「欠好意思,打扰妳跟妳男友约会。」

  何叶翻了一个白眼,「说什么傻话,回去路上注意安全。」知道自己老友的状况,她想帮助也帮不了,几十万能够帮一帮,可苏家要破产了,她也劝不动她爸妈帮老友的忙,只期望老友能找到牢靠的目标翻身了。

  苏慧颖擦干了眼泪,出租车司机看了她一眼,苦口婆心肠说:「小姐别泄气,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她差点又要哭了,她不知道下一个好欠好,横竖她是不或许再回去找蒋译,蒋译这个劈腿的臭男人!

  他看着高不可攀,自有一股洁净的气质。她想他这样身世一般的家庭,应该不会有有钱人的坏习惯,她便是看多了坏男人,才想着找一个一般点没钱的男朋友也好,可谁知道,她命运欠好,找了一个劈腿又装出一副没钱的狷介姿态的臭男人。

  ◎◎◎

  她到现在还记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分,惊为天人。

  她眼光原本就高,身边的男人不是有钱便是帅,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花心。在她家里,爸爸妈妈很恩爱,听她妈说,从前她爸是个穷小子,搭上了她妈这个有钱人家的小姐,慢慢地开端作生意挣钱,她爸对她妈超级关心,一点也没有男人有些钱就想做坏事的想法,她就想找一个远离他们这个圈子的好男人。

  那一天,她去上课,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男人背着光而来,他就像一道行走的光辉,垂手可得就招引了一切人的目光,她也被招引了。好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五官挑不出一丝瑕疵,端倪尽管冷淡,却透著一股拘谨和禁欲,让人想摘下他这朵高岭之花。

  她抱着Casino本从他的身边走过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阳光滋味,她脑袋瞬间一卡,她被迷晕了,她脚步一转,就跟了上去,脚步轻盈地跟着他往外走,上课这事都被丢到了脑后,她被美色迷得魂不守舍。

  身前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她也跟着停下来,他似是不耐地回头看她,她朝他一笑,「哈啰,我叫苏慧颖。」她知道她长得美丽,笑起来更是鲜艳,许多人都想追她。

  可她踢到铁板了,他不假辞色地说:「有事?」

  「嗯,没什么,我……」她便是想跟他知道。

  「没事不要跟着我。」他说完就走了。

  这么讨人厌的姿态她却觉得他很不相同,十分的风趣,怎样会有这么风趣的人?她笑了,她长得欠美观吗?为什么不多看她一眼?他看她的目光就似看空气相同。苏大小姐的胜负心被挑起,找到自己那一帮好朋友出谋划策,很快就知道了他是谁。

  他们校园金融系的大帅哥,被封为校草,但行迹成谜,不少想倒追的女生都找不到他的踪迹。但苏慧颖有奇特的追寻天分,一天能遇见蒋译一次,每一次都会笑着朝他打招呼,他仍旧冷冷淡淡,就这样偶遇了三个月,她将他拦下,「你不会不知道我在追你吧!」

  她是真的忧虑他不知道,她追他,他的反响都太冷淡了,出人意料的,他点了一下头,「我知道。」

  她松了一口气,用一双等待的美目望着他,「你觉得我怎样样?」

  他口气冷淡,「嗯,就这样。」

  这样是怎样样?她瞇起眼,一把将他推到墙上,可站在巨大的他面前她没有任何身高优势,反而显得很搞笑,她脸颊红红的,「我很喜爱你。」

  他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她静默了一下,小心肠调查他的脸色,仍是一张看不出什么神色的脸,心里一着急,也不想等他表明了,大声地说:「请你跟我往来!」喊得中气十足。

  忽然,他笑了,「欠好意思……」

  她用力地抱住他,「啊,就这么说定了,男朋友!」吃了他的豆腐,占了他的廉价,蛮横地下了往来告诉Casino,也不听他说什么,对他挥挥手,「男朋友,我先走了。」她羞涩地着急跑了。

  他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响过来,他方才被一个女生抱了……

  从那以后,苏慧颖好像找到了什么抵挡他的方法,每天找他吃饭,他要是不同意,她二话不说演出熊抱,将一个蛮横女友演出地酣畅淋漓,也不知道他是不知道怎样回绝她,仍是总算被她感动了,没有再拒她于千里之外。

  有时分,她狗胆包天地悄悄牵他的手,他也没有甩开她,在她对他人说她是他的女朋友的时分,他也没再否认了,脸仍是那张脸,彷若对什么都无所谓,可她就发疯似地开端沉迷他,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她色心肠亲他一口,他也会默许,在他们的爱情联系中,她永远是自动的那一方,而他很被迫,但是他再被迫,也有被她挑起的张狂,例如他们的第一次。

  ◎◎◎

  出租车到了苏家,苏慧颖付了钱下车,走进家里,她妈正在煮红豆汤,她爸则是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她动作轻轻地走进厨房,「妈。」

  「回来了,怎样样,对方怎样样?」苏母温顺地问。

  「不是很适宜。」

  「嗯,那就算了,下一次再看看其他目标。」

  「妈,必定要联婚吗?」

  苏母神色转淡,「妳不想?」

  「嗯。」她原本不是那么排挤的,可今日看到蒋译之后,她的心境很欠好,他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她现在的确把自己装扮得满足招引他人,靠着表面期望有人能跟她联婚,处理家里的窘境,简略地来说,她就像是货品,跟他人买卖交换她想要的。

  蒋译的呈现刺痛了她的心,她原本装备不见一丝漏洞的心,一会儿就痛了,看到他,就会想到他们甜美的时分,那时分她什么烦恼也没有,只需跟他甜美爱情就好,可现在他一回身成了豪门继承者,而她家快要破产了。

  她乐意为了家人出卖自己的婚姻,究竟她享受了二十三年的幸福日子,但是大学一结业就要她嫁人,她的人生还没开端就被定了,心底是不甘的,可她不敢流显露来,一切的不甘都压在心底,蒋译却放出了她的不甘。

  她从前这么自豪的一个大小姐,最终要流落到靠出卖自己的美貌和婚姻才干保持苏家和自己富有日子,她心里很难过。

  「妳怎样想都能够,慧颖,但是妳要考虑妳爸爸,他年岁大了。」苏母轻轻地说。

  苏慧颖的目光看向还在打电话的爸爸,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爸脸上闪过愤恨,可又低三下四地同那人商议著,她心愈加的痛了,她认为自己是城堡里的公主,但她没想过有一天,她的城堡会坍毁。

  而她,没有王子来救。

  她,只能自救。

  「妳爸很期望妳今日能成功,那一位蒋先生尽管不是跟妳朱叔叔姓,但是妳朱叔叔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很疼他。」

  苏慧颖悄悄地咬了一下牙,「妈,他为什么不跟朱叔叔姓?」

  「唉,妳朱叔叔年青的时分跟将先生的妈吵架,成果惹怒了对方,两人现在就跟仇敌似的,吵吵闹闹,对方也是有钱人家女儿,怀了孩子不要妳朱叔叔担任,自己一个人生下来了。」

  「这么凶猛?」苏慧颖惊呆了,蒋译的妈好强悍。

  「嗯,蒋家的人都很强悍。」

  苏慧颖当然听过蒋家人的名号,蒋家有专门的医学研究机构,从前他们都是做医药类的,后来到了蒋欣这一代的手上,开端往美容方向开展,现在的女生为了美丽很舍得花钱,蒋家出产的产品很得人心,便是她,也有用蒋家出厂的护肤品,作用的确要比一般的牌子要好。

  怪不得有自己生孩子不成婚的底气,原来是那个蒋家,苏慧颖传闻过蒋家蒋欣的传奇人生,可当她知道蒋译是蒋欣的儿子的时分,她仍旧觉得像作梦,而蒋译的生父朱立峰在金融界也是个人物,她这个前女友竟然不知道蒋译的布景这么强壮,他们在一同整整三年了。

  她恨得想咬下蒋译的肉,装穷?在她面前装穷!不对,他好像也没有装穷,是她下意识地认为他家境一般,所以她关心肠不会跟他一同收支高档餐厅,也不会乱用他的钱,他们就跟一般大学生相同,可仍是气!他为什么不自动告诉她!

  也对,干嘛要告诉她,他在外面都不知道脚踏几条船了。

  「蒋译,我也看到过一次,长得很帅气,背面有蒋家和朱家,他们一出手,我们家的问题就能方便的解决了。」苏母很惋惜,「妳也别气愤,这样的身世,总会挑剔些。」

  苏慧颖一开端没听理解,听到后边马上就理解她妈的意思了,她妈是认为是蒋译没看上她!见鬼的没看上,他们之前就在一同过了,她想这么说,可说不出口,她能说出自己放掉了一条大鱼吗?但是一想到蒋译憎恶的行为,她甘愿自己抛弃这条大鱼。

  这世上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欠好找,可有钱的男人肯定是好找的。

  苏慧颖现已作好了预备嫁一个丑却有钱的男人,横竖关了灯,男人都是一个姿态,她咬著牙,尽力让自己不去想蒋译身上手感极好的腹肌,真的是吃了山珍海味之后变得挑剔了,她闭了闭眼,驱赶了这个想法。

  「妈,妳定心。」

  「慧颖,假如能够,妈不想妳去联婚,但是妳被娇养了这么多年,妳能受得了不做温室花朵,那妳爸呢?」苏母摸摸她的头,「对不住,女儿,妈妈不能看着妳爸无精打采的姿态,前几天我看到妳爸悄悄买了安眠药……」

  提到这儿,苏母眼睛红了,「妳爸说是由于睡欠好觉才买的,可我不由得想,他是不是计划要……」

  「妈,不会不会的,爸不会这样做的。」

  「妈知道冤枉妳了,对不住。」

  「妈,没有啦,我知道你们最近压力也大,蒋译其实也欠好,妳看他长得这么帅,必定很花心。」苏慧颖哄着她妈,「我们家必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的。」

  苏慧颖抱着她妈,心却沉了下去,得从速动作才行。安慰完了她妈,她见她爸还在说话,安静地上了楼,她爸瘦了许多,她记住她爸的身段圆滚滚的,看起来很福态,而现在,多了几分沧桑,身上的肉也扁下去了,是真的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了。

  她走进卧室,坐在床上,对角的全身镜里映出她姣好的容貌,她今日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连身裙,她肌肤白净,黑色使得她看上去多了一抹魅惑,少一点纯洁的气质,蒋译说的没错,她把自己装扮成精巧的货品,任君选择。

  她站起来,手伸到后边,拉下拉链,夸姣的胴体呈现在镜子里,她想到蒋译对她身体的痴恋,谁都不知道,翩翩正人似的蒋译在床上对她有多张狂。那张禁欲的脸高潮时就如罂粟般勾人,她脸颊泛起红晕,冷冷一笑,朝着镜子竖起一根中指,「想睡我,作梦去吧!」

  她肯定不吃回头草。
您需求登录后才干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老公甭说要离婚》作者:金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老公甭说要离婚》作者:金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