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已录入] 《闷骚老公夜夜宠》作者:凌兮兮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107 | 回复1 | 2020-3-22 20:2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本帖最终由 泪娃儿 于 2020-4-24 20:28 修改

【Casino  名】闷骚老公夜夜宠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凌兮兮
【出书日期】2020年03月20日
【内容简介】
女性难寻求,尽管又恰又娇难豢养,却很妩媚;
男人死命缠,尽管霸气独裁不温顺,魅力满分。

林瑶欣傻得信任大总裁刘湛说要她等他回来, 成果她一等便是三年。
这男人不光没回来, 再碰头时,竟然还敢大吹牛皮的问,他们知道吗?
林瑶欣这人一贯很知趣,刘湛跟她除了上床, 该做的不应做的全都做足了,
但他已然不计划认帐 她也不想死缠烂打,不便是谈恋爱嘛? 被甩跟甩人,
她仅仅刚好不幸的被刘湛给甩了, 仅仅,被甩的人是她,刘湛有什么好不爽的?
什么教没上床前是他的女性,上床后一辈子便是他的女性!
嘴上清楚说想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但没志气的她, 先是被拉上床拾掇了一顿后,
又被拐回家同居。 分手?刘湛凶恶地撂话,他是不小心忘了她,没说不要她!
她要敢找其他男人,他必定让她几天下不了床。
【链  接】https://www.pink2.net/thread-115594-1-1.html
沙发
泪娃儿 | 2020-3-22 20:20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第一章

  林瑶欣也不知道自己怎样了,最近梦里总是重复地呈现一个男人,他具有一张秀美的脸庞,五官精美,特别是那双眼睛,美丽得像两颗黑色的宝石。梦中他的音容笑貌那么真实,一如往昔。

  林瑶欣再一次从梦里醒来,幽幽地叹了口气。她一直都记住他脱离时的场景,身材巨大的他将她拥在怀里,一遍一遍摸着她的头发,目光里充满了宠溺和浓浓的不舍,「宝物,等我回来。」

  她幻想过全部他回来后的甜美场景,等来的却是他的石沉大海。她再也没有他的任何资讯,他如同就这样从她的国际里蒸发了。她好想他,很想很想,刚开端那段时刻,怀念令她很难熬。

  不过跟着时刻的搬运,她也逐步地想开了一些,这国际上那么多的恋人,并不是全部的恋人都能走到最终。

  最近总是频频地梦到他,或许是由于见到她的好闺蜜秦时悦找到好归宿,她也想谈恋爱了。

  这么多年来,追她的男人多的是,只需她想要谈恋爱有的是时机,可她总是抱着最终的期望,觉得那个人会回来,不论怎样她总想要一个成果。但是这样一等就等了三年,或许,她真的要抛弃了吧。

  模含糊糊地又睡了一小会,闹钟在这个时分叮铃铃地响起。林瑶欣呆了半晌,快速地爬起床,今天但是时悦和霸世集团总裁墨晏订亲的大日子,她可不能迟到。

  她一边对着镜子化装,一边想着,不愧是霸世集团的总裁,连订个婚都那么独出机杼。清楚早就命人安置好全部,却偏偏要瞒着时悦,只为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现在她要做的便是,将毫不知情的时悦骗到订亲现场。她为了让时悦乖乖化好妆穿上美丽的礼衣,乃至编出了带她去见自己富豪男朋友且不能给自己丢人的理由……尽管这个理由有点扯,究竟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好在悦悦好骗。

  ◎◎◎

  订亲的地址是台北市最为豪华的饭馆。

  林瑶欣挽著秦时悦,踩着高跟鞋往里边走,里边是长长的赤色地毯,两头是极尽豪华的装修。

  秦时悦审察著周围,笑着问她,「假如不是妳提前告知我,我一定会觉得这不是一般的碰头,而是订亲宴。」

  「哈哈,我也这么就觉得。」当然了,便是妳的订亲宴啊!她现在很等待时悦等一下的表情,不过作为女孩子她也超仰慕啊。

  「看不出来,妳男朋友那么有钱。」

  林瑶欣为难地蛤了一声,她可不想持续说谎了。当他们走到红地毯的止境时分,两名身着正装,戴着白手套的服务生将紧锁的大门逐步推开……

  里边的布景尊贵豪华,高雅大气,整个布景倾向粉赤色,是时悦独爱的色彩,许多的水晶灯,巨大的花球,缥缈的薄纱造就了整个现场的梦境。

  周围的秦时悦又惊奇又感动,简直说不出话来。林瑶欣笑着拿出手机快速地拍下她此时的表情,又顺着她的视野转化镜头往舞台的方向看曩昔……忽然,她的眼角莫名地一跳。

  是他吗?她梦里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她认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的那个人!

  全部的人的视野或许都在今天的主角身上,但是她一眼就看到了墨晏周围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身着深灰色西装,身形巨大,容貌秀美,气势内敛中却又带着一股冷傲,即使是站在墨晏周围,他也丝毫不差劲。

  比起三年前,他愈加成熟了,特别是那双若宝石般的眼睛愈加深邃了。

  林瑶欣的心咚咚咚地跳,跳得剧烈,周围的全部尘嚣如同都离她远去,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刘湛。

  就在这个时分,他的视野忽然朝这边转了过来,眼底有悄悄的疑问。她期望他认出她来,却又怕他认不出她来,她的视野忽然就含糊了。

  她不想他看到她哭,她回身就跑。

  ◎◎◎

  她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只隐约感觉到死后的脚步声越来越重。

  走廊的止境,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紧紧地箍住了她的手臂,悄悄消沉的声响了解又疏远,「妳为什么跑?」

  「那你又为什么要追?」林瑶欣说出的话都带着哭腔。从前狠狠忍住的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冤枉、怀念、仇恨各种杂乱的心情交错在一起,一股脑地从心头涌了上来。

  「我,知道妳吗?」他拉着她的手臂迫使她转过身来。

  我知道妳吗?呵……他竟然敢问他知道她吗?这句话像一记重捶重重地击打在她的心田上。那些在一起的甜美韶光都仅仅她一个人的胡思乱想吗?这些年来她那么想他都是她活该!她内心深处仅存的那点欢喜登时化为乌有。

  林瑶欣垂下眼眸,用力地忍住泪水。他如此无情,她又何须持续滥情,为了这种人哭,一点都不值得,她飞速地抹了一把眼泪,紧紧地咬著牙,一字一顿道:「不知道。」

  刘湛高高在上地看着面前这个女性,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恰似他宿世就知道她。她容颜姣好、身姿妖娆,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尽管含着泪水看起来楚楚动人,惹人爱怜,但掩盖不住她的顽强。

  一种反常古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忽然想低下头来吻住她嫣红的唇,他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他做这种动作全凭天性,如同他原本便是应该这样哄她的。

  林瑶欣一怔,抬眼直直地望进他那双深重若黑宝石的眼眸里,如同堕入两个深邃的黑洞。

  林瑶欣整个人都呆了,可就在这一会儿,刘湛的唇现已紧紧地覆在她的唇上,舌头也悄然无声的探了进去,有力的、打听的、杂乱地寻觅她的舌头舔舐著并纠缠着。他的气味清冽又如同带着一种清新的味道,是她觉得了解却又久别的。

  被他这样吻著,她简直不能考虑了,可有一个声响告知她不能这样沉沦下去。她欲往撤退,可刘湛身体往前一抵,将她整个人困在墙和他的身体之间,他紧紧地箍住她,令她不得动弹。

  一边伪装和她不知道,一边对她做这种事,他把她当成什么了?林瑶欣又气又怒,字觉得一股热血直往上涌。

  她用力咬下去,只听见闷哼一声。他温热的唇离了她一些,秀美的脸仍近在咫尺,凝视着她,「仍是只凶横的猫儿。」

  「刘湛,你混蛋!」林瑶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扬手就要给他一个巴掌。

  刘湛反响比她更快,双手快速地捉住她的两只手,按在死后的墙上。他俯身,气味喷在她的脸上,「咱们知道?嗯?」

  「你明知故问。」林瑶欣红着眼,愤恨地瞪着他,「逗我很好玩吗?你已然脱离了,不要我了,为什么又还要回来?已然回来了,为什么又伪装不知道我?我不是非要缠着你的女性,假如要分手,你彻底能够跟我说清楚,何须用这样恶劣的法子躲着我?如你所愿,从现在这一刻开端,我也不知道你。」

  心尖微疼!刘湛缄默沉静了半晌,骨节清楚的手指逐步地松了开来。

  林瑶欣微扬下巴,笔挺脊背,她不是输不起的人,已然这样她也要傲慢地脱离,只当是错爱一场。

  「抱愧。」刘湛的声响消沉而缓慢,「三年前我出了事故,或许忘掉了一些作业,包含妳。」

  「嗯?」林瑶欣停住脚步,瞳孔忽然紧缩,脸上呈现了震动的神色。她逐步地转过头来看他,一起他也在看着她,她忽然觉得,和三年前比较,他是有什么不相同了。

  她忽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在她内心深处底子不信任这么狗血的现实,乃至说难以承受,这不是偶像剧里才有的戏码吗?可他就这样清楚白白地站在她的面前,他的目光真挚而明澈,他没有骗她。

  仅仅她爱的是那个眼里有她的刘湛,眼前的刘湛不记住她,所以,他们两人现在应该还算是……陌生人?

  ◎◎◎

  刘湛一步一步朝她走来,唇边勾起美观的弧度。他对她伸出手,「咱们……或许能够测验重新开端。」

  清楚在商业上他能够杀伐决断,但此时面临面前这个小女性,他却不由得小心谨慎,生怕再次冒失了她,惹她哭。

  「谁说要和你重新开端了?」林瑶欣虽是这样说著,但是言语的情绪却软化了许多。

  「现在只需妳能帮我,我也很想记起那些和妳有关的事。」

  林瑶欣现在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怎样答复他。她垂下眼眸,岔开论题,「今天是悦悦的订亲宴,我先进去了。」

  刘湛上前一步捉住她的手,戏谑地挑眉,「就这样进去?」

  「嗯?」

  「妳看,妆都花了。」周围的装修玻璃镜刚好能够照出人脸,刘湛将她拉到一边,对着镜子抚上她的脸颊,又用大拇指指腹揉了揉她的嘴唇,「还有这……」

  「你!」她的妆竟然花成这样,脸上一道道泪痕,眼睑处黑乎乎的,特别是她唇上的口红都被吃掉了!林瑶欣不由得跺了跺脚,要不是这个男人作祟,她会这样难堪吗?

  「过来。」刘湛将林瑶欣带到周围厕所门口,「去补个妆,我在外面等妳。」

  「不必你等。」

  刘湛依在门口,「当然了,这儿横竖也没人,我也能够陪妳进去。」

  林瑶欣瞪了他一眼,这人……怎样仍是这么油腔滑调的!

  幸亏方才随身揹著包包,不然真不知道现在该怎样办。林瑶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悄悄地叹了一口气,怪不得最近总作梦梦见他。她从包里拿出化装品细心替自己上妆,究竟是旧日恋人,不论成果怎样,她仍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林瑶欣出来的时分,刘湛如同正在想什么,她低低地说了一声,「走了。」

  刘湛箭步跟在她的死后,「这个场景很了解,我曾经是不是常常在等妳?」

  林瑶欣随口道:「哪里是你常常在等我?清楚是我常常在等你。你那个时分刚刚作业不久,每次约会都迟到,有一次害我在冷风里冻了大半个小时……」

  他们知道的时分,她仍是个大学生,刘湛确实常常到校园里等她下课。但是她也常常等他的好欠好。他很忙,她每次等他的时刻都很长,特别是这次让她等那么久,等了他足足三年……想到这儿,她的声响又逐步地沉了下去。

  「然后呢?」刘湛很感兴趣地问道。

  她有些精疲力竭地答复,「没有然后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含义啊?」

  他的黑眸深深地望着她,似在确保什么,「今后不会再让妳等了。」

  「我也不要再等了。」林瑶欣飞快地说了一句,箭步踏入订亲宴的会场,里边的男女主角正跟着美丽的音乐翩然起舞,看起来唯美而浪漫。

  ◎◎◎

  曲终,秦时悦一个旋转被墨晏来回怀里,紧接着墨晏俯身厚意地吻上她的唇。看到好闺蜜找到好归宿,林瑶欣不由得拍手尖叫,从心里为她感到高兴。

  紧跟在她死后的刘湛,凑到她的耳边道:「假如你喜爱,我能够给妳更好的。」

  「不稀罕。」

  刘湛很是沮丧地说道:「早知道让妳这样不高兴,我应该骗妳我还记住妳。」

  「对哦,已然你说忘掉我?为什么又知道是我?」林瑶欣满脸疑问地望着刘湛,期望从他的神色中读出点什么。

  刘湛奥秘浅笑,「等一下订亲宴完毕,我就告知妳。」

  整个宴会,刘湛都和林瑶欣寸步不离。拿出今天来订亲宴的还有秦时悦和林瑶欣的大学同学,他们看到林瑶欣周围的帅气男人,一个个都不由得凑过来八卦。

  其间一个同学低声问:「他是谁?长得好帅,是不是妳男朋友!」

  「不是。」

  「我觉得是,你们两人金童玉女,看起来超级配!」

  刘湛端著餐盘过来,动作高雅地坐在她们身边,「嗯,很快便是了。」

  林瑶欣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这人怎样回事,可这个神色看着怎样都像是在打情骂俏。

  「我觉得他有点眼熟……如同哪里见过。」

  「哪有……」最初林瑶欣和刘湛谈恋爱时没几个人知道,连好闺蜜秦时悦都不太清楚。

  刘湛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你好眼力。」

  「我、我想起来了,你便是三年前和瑶欣在校园接吻的那个人,我记忆力很好的……」她说完又很欠好意思地捂住唇,「嘻嘻,这个是不是不能讲?」

  收到刘湛含糊的目光后,林瑶欣登时脸红,「妳,妳少胡说,吃妳的东西啦!」

  ◎◎◎

  想听八卦的人太多了,林瑶欣干脆不说话。十分困难挨到订亲宴完毕,刘湛替林瑶欣拿起包包,「我送妳回去。」

  两人走到门口,已有泊车小弟把他的车子开过来。刘湛绅士地翻开车门让林瑶欣坐进来,又贴心肠替她把安全带系好。林瑶欣怔了怔,清楚他不记住她了,可他做的动作和当年如出一辙。

  刘湛询问了林瑶欣家的住处之后,就开端往前行驶去。不过过了一会,林瑶欣逐步觉得有点不对,他的车子但是超跑,怎样速度只开个三十公里,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林瑶欣不由得开口,「你是不是不了解路?我能够自己搭出租车回去。」

  刘湛轻咳了一声,不苟言笑道:「在国外待久了,还有点不习惯。」

  「原本是这样……」林瑶欣表明了解,究竟交通规矩不相同嘛!

  「咱们最初是恋人,联系密切无间的那种?」

  林瑶欣怔了怔,下认识地否定,「便是相互了解的那种。」

  「相互了解?仅仅这样?那妳为什么为我流泪,还哭得那么不幸,究竟都曩昔三年了,妳还对我记忆犹新,阐明妳爱惨我了。」刘湛理直气壮地说道。

  林瑶欣脸色一红,「你少往自己脸上添金了,清楚是你……」

  「是我怎样?是我爱惨妳?应该吧,如若不是,这三年来,我也不会总梦见妳。」

  「什么?」林瑶欣愣住,他也总是梦见她吗?

  ◎◎◎

  眼看着快到家了,车子忽然一个拐弯,驶入一条偏远的小道,然后停了下来。林瑶欣的家不太远,总共也就十多分钟的旅程,即使他开那么慢,仍是快到了,所以他只能先找个当地停下来。

  「不论你信不信,我方才吻妳的那瞬间,我觉得这种感觉很了解。」林瑶欣还没有反响过来,刘湛现已解开她身上的安全带,然后一把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

  午夜梦回,他脑海里总是闪现过这样的情形。仅仅面前的那张脸被烟雾缭绕着,他怎样都看不清楚。现在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庞总算和那张含糊的影子对上了。

  「你、你干嘛靠我那么近……」他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精美立体的五官近在咫尺,长长的睫毛简直刮上她的眼睑,互相呼吸交缠,她的脸莫名地就红了。清楚心里仍是对他有所恼怒,但她的身体不会说谎,会由于他感到严重脸红,心也会怦怦剧烈地跳个不断。

  他很满足她的反响,唇角扯出一抹邪佞,「我想再试试,信任妳也期望我能记起咱们过往的全部。」他说完垂头狠狠地吻住了她。

  林瑶欣还欲挣扎,他的双手紧紧地箍紧她,令她不得动弹。

  「宝物,把嘴巴打开……」他一点一点地吻着她的唇角,温顺而纠缠。

  心狠狠地跳了一下,思绪如同回到了当年热恋的时分,他也是这姿态诱哄她的。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迷惑了,她只觉得自己那安静了好久的心忽然就在胸腔内横行无忌。

  他柔软有力的舌头她柔软的口腔中扫荡,一遍一遍地舔舐过她每一处的甜美,每一秒都变得很长,她忽然觉得这个国际变得很慈祥。

  刘湛逐步加深这个吻,林瑶欣觉得自己如同被他要吃进去,她闭上眼睛,不断沉溺在他的吻里,到了最终,她的双手无认识地攀着他的脖颈。

  她想他啊,牵挂他的吻,牵挂他霸道地对她做如此亲暱的作业,好夸姣的感觉。

  这个吻不知道吻了多久,林瑶欣被吻得认识涣散了,他才松开她。此时的刘湛,眼眸幽静,他垂头看着她怀里的女性目光迷离,娇喘吁吁,胸口剧烈崎岖的容貌,他的喉结不由得动了动。从他这个方向望曩昔,她丰满洁白的胸部呼之欲出。

  她今天穿得这件紫色礼衣很衬她的肤色,衬得她的肌肤犹如白雪,由于取舍共同,将她女性凹凸有致的曲线完美地展示了出来,特别是胸口这个方位,两团绵乳被紧紧地挤压着,真实吸睛。此时,她的衣服有些杂乱,他只需悄悄一撩就能使它跳出来。他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

  ◎◎◎

  「啊!」林瑶欣反响过来的时分,她的乳房现已被他握在掌心里了。她下认识地捂住胸口,却按在了他的手上,「你、你、你别这样……啊……」

  「妳会喜爱的。」刘湛低低一笑,温热有力地大掌逐步地抚摸她柔软丰满的胸部,指腹若隐若现地刮上那灵敏的红尖尖。

  林瑶欣身体一颤,她尽管不想供认,可他的动作给她带来几何难以言说的味道。但是……这是在车里……她心里砰砰直跳,面上却强自镇定地说道:「我不喜爱这样,我要下车。」

  她挣扎了几下,臀部却忽然碰到了他下腹那硬邦邦的当地,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刘湛笑得很坦荡。

  林瑶欣不睬他,拿开他的手,垂头开端收拾自己,她的衣服被他扯成什么姿态了都不知道。

  「咱们十分困难见上一面,妳舍得脱离,这样好欠好?我不碰妳,咱们说会话。」刘湛见她不高兴了,也没有持续撩拨,将那被他扯歪的胸贴帮她贴回去,仅仅他不知道这东西怎样用,怎样贴都贴欠好,乃至没少占她廉价,还将两头乳房都暴露在空气中了。

  「你、你是成心的吧!」林瑶欣气地甩开他的手,「你别乱了,我自己来!」

  她现在只想快点收拾好自己,下车回家。她可不敢确保持续在这儿待下去,刘湛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家伙便是个大色胚,当年便是如此,现在失忆了仍是相同,只知道占她廉价。但是她要的是他整颗心,才不要这样不明不白地跟他玩含糊。

  仅仅她太心急了,手有点抖,一个不稳,胸贴就掉了。

  空气里有顷刻的缄默沉静,林瑶欣好想打死自己。可没方法,她只能垂头去捡,可身体被他这样困着,她捡得有点费劲,只能以一种无比歪曲的姿态……

  刘湛看着她这个动作,目光一黯,差点疯了。这些年,他没少交女朋友,但是每次做到最终一步的时分,他的脑子里莫名地呈现一个含糊的身影,导致他的愿望也呈半软的状况,原本有的那么点愿望也逐步远去。

  他一度认为这是他事故之后呈现的后遗症,现在这个谜题但是解开了。原本仅仅由于没有遇见对的人,这次碰到林瑶欣之后,全部都不相同了,他不过是逗逗面前这个女性,体内就勾起一股史无前例的躁热,一种奇特的兴奋在血液里漫延开来,特别是那根棒子此时坚固无比,渴望着一展雄风。

  她此时正趴在他身上,柔软的胸部不断地磨蹭着他那坚固的当地……刘湛不由得倒吸一了口气,他一把将林瑶欣给拎了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妳在引诱我吗?妳成功了。」

  他低下头来,含住一边呈粉赤色的乳尖。

  「啊……」林瑶欣低呼。

  刘湛轮番地爱怜两头乳尖,手口并用,使它们含羞带涩地硬立起来,他由衷赞叹道:「真软,真心爱。」

  「不要这样,你……」被他男性的气味包围住,耳边是他粗重短促的呼吸声。她全身发热,整个人都软连绵地化成了一滩春水。时隔这么多年,她依旧对他有感觉,她的身体依旧无法抵抗他,「不要在这儿……」

  「不会有人看见,放松。」他的吻再次吻上她的唇,互相交流著津液,用最原始,最简略的方法发泄著自己此时的愿望。

  往昔的高兴重现,体内的情欲汹涌而出,想要寻觅一个突破口。这种感觉太剧烈了,她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样办。

  刘湛的吻落在她的鼻尖、脸上,然后吻住她的耳珠,悄悄舔舐,他在她的耳边道:「咱们之前有过这样吗?」

  林瑶欣微咬著唇,极力让自己不嗟叹作声,她底气不足地说道:「没有。」

  「想要我吗,嗯?」他拉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坚固上。

  好烫、好硬!她的手虚虚地环在他的坚固上,「不要!」

  「那妳摸摸我。」傲慢如他,竟也有撒娇的时分。

  这姿态的他,林瑶欣彻底不忍回绝,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上上下下套弄他的坚固。她的脸越来越热,有些无措,眼睛也不敢往那里瞄,尽管曩昔他们也做过很密切的事,但都在黑夜……她从来没有细心看过他那里……

  「嗯……宝物,握紧一点……真棒……好舒畅……」得到刘湛的必定,林瑶欣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一些。

  他的唇再一次寻上她的唇,这次的吻愈加剧烈,她差点认为他会把她吞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掌心一片滑腻。刘湛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不断地喘气。他原本只想和她开个打趣,可没想到竟然一发不可拾掇,乃至他现在还想……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闷骚老公夜夜宠》作者:凌兮兮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闷骚老公夜夜宠》作者:凌兮兮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