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害到总裁当老公》作者:可乐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191 | 回复1 | 2020-3-22 20:2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害到总裁当老公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可乐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01日
【内容简介】
什么?她成婚了!?这打趣开得也太大了吧  
她连男朋友都没有,是要跟谁成婚啊?  
搞了半天,原来是户政体系被骇客侵略材料紊乱  
才害得她不可思议成为某个男人的老婆  
要命的是,她名义上的老公竟然是她家总裁大人!  
天啊!她是走了哪辈子的霉运?  
他身为大集团总裁,长相帅到逆天,魅力爆表  
是许多名媛淑女哈得要死的黄金独身汉  
多少女性挤破头想跟他蹭沾上一咪咪联系  
假如他「已婚」音讯不小心传了出去  
只怕她会被总裁的爱慕者给生搬硬套了啊……  
总裁大人的主意真不是她这小职工能了解的  
认为他会很乐意离婚,没想到他提议爽性弄假成真  
还老是用足以让人浑身虚软的火热目光看她  
让她不由得春心萌发,花痴了一把──  
唉!分明她是要来跟他离婚,好康复自在身  
安知恢单意图还没到达,两人却先滚到床上去了……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3-22 20:33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1-1

  星期一,是全部上班族的「蓝色抑郁日」,对夏苒然来说,却不仅仅蓝色的抑郁罢了。

  一大早,她一如往昔的起了个大早,却遇上了事故引发的大塞车,足足迟到了十五分钟才进公司。

  打卡钟上扎眼的赤色,代表着她这个月的全勤奖金飞了。

  夏苒然捧心,正哀悼飞走的钱,同为职工医务室的医生大姊乔勤板著张脸,扬声喊:「夏苒然!」

  一听到了解的嗓调,夏苒然猛回过神,秒换上灵巧可人的笑脸冲进医务室,「乔姊!对不住对不住……」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业务部副总拿着手帕摀著脑门,身上的浅条纹衬衫感染著怵目惊心的血迹。

  没等她反响,业务部副总便先开口:「夏苒然,妳去帮我买件衬衫,最晚八点四十五分要回来,知道吗?」

  「八点四十五分……但是服饰店这个时刻还──」

  「我不论,妳想方法买到便是。今日季总从欧洲飞回来,说了九点开会,不能迟到。」

  夏苒然是「宙天集团」职工医务室的一员,说好听一点是与医生大姊一同办理职工健康的药剂师,但基本上她能够说是任人使唤的小菜鸟。

  见她怔著,正在处理创伤的乔勤走神提示,「记住要拿发票,届时跟副总的助理请款,速去速回,注意安全!」

  夏苒然头痛,但在这状况下却也是推拒不了,只能硬著头皮拿着包包火速冲出医务室。

  奔驰中,她听到业务部副总的声响远远飘来──

  「夏苒然,记住,珍珠白弹力真丝缎原料S号!」

  靠,这时刻她只能冲去二十四小时经营的大卖场裁缝部买来应急,最好还有得挑珍珠白的弹力真丝缎啦!

  夏苒然悲摧的奔出办公大楼,拿起手机看着只剩不到十五分钟的时刻,脑中火速转着公司邻近的地图。

  一承认方针,她回身,下一瞬撞上一堵墙。

  「噢。」这彻底没预期的一撞,让她痛得眼油都飙了出来。

  她皱苦了张小脸,摀著鼻子痛呜,心想,今日公然带塞……嗯……不对,哪来的墙?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清新滋味……?

  她伸出手摸了摸却发现触感不对,不是严寒坚固的墙,而是隔着层布料,温热有弹性的……肉墙。

  肉墙?!

  夏苒然的心忽然一震,目光顺着对方的衬衫往上,再往上,当眼底映入男人的喉结、绷紧的下颔线,她张口结舌,整个人像被烫到似的,往后退了几十步,一迭连声鞠躬抱愧。

  「抱愧抱愧!真的十分十分十分抱愧!」

  没等对方反响,她像坏掉的收音机讲了N次抱愧后,随即回身逃离现场。

  被撞的男人疑问的看着女性像见鬼似逃开的身影,皱了蹙眉,随即目光被掉在地上的东西给招引。

  他跨上前,捡起地上的卡片──

  宙天集团医务室夏苒然

  职工证上的女性五官精美,笑脸甜美得让一双像杏仁般的眸子微瞇,嘴角边泛动的小梨涡为她添了几分灵动心爱的气质。

  这是刚刚撞到他的女性?

  这主意闪过,他看到早他一步回公司的祕Casino急仓促由大楼跑了出来,走向他。

  他下意识将职工证收进口袋,敛住思绪,走向前。

  1-2

  夏苒然拿到药剂师执照后第一份作业,是进入一家点评颇高的大医院上班,却由于医院办理部分永久不会把药剂师的缺额补满,形成药剂师总堕入加班加到翻掉的恶性循环中。

  她虽年青,却不想在毫无质量可言的作业环境待下去,做了半年便辞去职务,走运的应征上宙天集团的作业。

  宙天集团是由创办人季祥治所建立的,在五十年前以一艘二手货船做买卖发家,度过草创时期的困难开展至今,已成为高度多元化的举世集团,作业地图的触角扩展至航空运输、参观、文娱等职业。

  在这样的大集团作业,薪水高、福利好,周休二日、不加班的上班准则,让她很满足现在的日子。

  所以即使一天的开端不是很夸姣,一到下班时刻没多久,她仍是开开心心的预备打卡下班。

  夏苒然才走到打卡钟前,手机铃声便响起一串振奋人心的愉高兴音。

  她掏出手机,看到了解的号码马上接起电话。

  「嗨──」

  夏苒然才开口说了一个字,电话那端传来一大串差一点震破她耳膜的声响──

  「夏苒然!我憋了好几个小时总算比及妳下班了,妳妳妳什么时候成婚了,为什么没跟我说?咱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妳没良心没良心!」

  哒哒哒哒!宛如机关枪扫射而过的惊人节奏,震得夏苒然的耳朵嗡嗡作响,一个字也没接收到。

  「喂喂喂!哈啰哈啰!夏苒然,妳有在听吗?收讯欠好吗?喂喂……」

  夏苒然感觉电话一端的声响总算镇定了下来,她困扰的皱了蹙眉才开口对立。「收讯很好,我当然有在听,但彻底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妳激动个什么劲啊?耳膜都快被妳震破了……」

  徐敏洁听着老友对立的咕哝,愣了两秒,从头开口:「夏苒然,妳什么时候结的婚,为什么没告知我?」

  由激动到镇定到几近严厉的声响让夏苒然很是不能适应,她消化顷刻,不承认地问:「谁成婚没告知?」

  听她这一句彻底状况外的反诘,徐敏洁浮躁的差一点翻桌。

  「妳下班了对吧?现在!立马碰头!」

  从没见过老友心情这么强硬、这么烦躁,她有些忧虑,仓促打了卡后,与她约了两人最常去的咖啡厅碰头。

  半个小时后,夏苒然一进店里就看到老友坐在临窗的方位。

  她才接近,徐敏洁与她对上目光,双手便激动地搭在她的肩上吵吵:「夏苒然!妳成婚为什么没告知我!成心不到我上班的户政业务所做成婚挂号?」

  夏苒然与老友面对面,清清楚楚听到她说了什么……尽管她被晃得很晕。

  「等等等……妳搞错什么了吗?谁跟妳说我成婚了?」

  「妳,夏苒然!」

  夏苒然愣了两秒后问:「今日四月一号吗?」

  徐敏洁瞇起眼,「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四月一号耍过妳这白痴吗?」

  两人是街坊,从幼儿园一贯到国中都是同班同学,就算大学由于各自自愿不同才完毕同班友情,爱情依然好得像亲姊妹。

  夏苒然从小便是个达观仁慈没啥神经,是那种被人卖了还乐乐的帮人数钱的单「蠢」女孩,搞得两人分明同年龄,她却像个长她许多岁的大姊似的,得不时盯着她,避免被人拐了还不知道。

  「是没有。」她当然知道老友对她很好,不然两人也不会从幼儿园含奶嘴时期就好到现在。

  想着,她扯出甜死人的笑,却听到老友气愤一喝。

  「收起妳的小梨涡!我在跟妳谈正经事……答复我的问题!」

  夏苒然冤枉地扁嘴,「没成婚啊……」略顿,她忧虑的看着老友。「小洁,妳今日是怎样了?」

  「我今日帮长辈收拾最近挂号成婚的电脑数据库,看到妳的名字了!」

  「同名同姓?」

  徐敏洁死盯着她。「户籍地址不会刚好在我家近邻吧?」

  夏苒然总算意识到工作有点怪异。

  尽管她的名字不是商场名,一喊能够抓一大把,但仍是有同名同姓的概率,仅仅……地址相同就怪了……

  被老友一瞅,她为了证明,急速掏出身分证。「爱人栏空白喔!」

  做了成婚挂号,身分证是一定要换过新的,这点无庸置疑。

  徐敏洁仔细的思索,「到底是谁搞的乌龙?」

  偶然单位里不乏有摆乌龙的事情呈现,但这乌龙呈现在老友身上,让她觉得有点夸大啊!

  夏苒然想得很简略。「最近成婚的人许多,是不是乱中犯错?先不用管究责问题,妳回去帮我批改一下材料,还我洁白吧!」

  徐敏洁瞥了她一眼,「小姐,这工作有点严峻耶!究责是一定要的,若承认是政府机关的人为疏失,应该不难……」她想了想,接着问:「妳知道季泽延吗?」

  「季泽延……」夏苒然很仔细想了想才问:「为什么这么问?」

  「妳老公,户籍材料上挂号的爱人名字,没听过?不知道?」这个乌龙让徐敏洁脑洞大开地揣想着各种或许。

  「唔……好像在哪里听过……」

  见老友一脸茫然的容貌,徐敏洁翻了翻白眼,「明日我进单位上报这件事,假如有需求再告知妳过来处理。」

  夏苒然抱住老友,「小洁妳最好了,我爱妳!爱妳!爱妳!」

  「少来!」徐敏洁无情的掰开她的手,「被妳气到没力气肚子饿了,妳请吃饭。」

  「我是受害者耶!没道理生我的气啊!」

  徐敏洁瞪了她一眼又随即笑出。

  「什么受害者,妳底子一点自觉都没有,我才是那个快被妳吓死、气死、急死的人,妳一定要请我吃饭劝慰受伤的心灵。」

  她急死了,但瞧夏苒然这个当事者遇上这底子不或许发生的乌龙状况,竟然还能够这么惬意?她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有什么问题。吃什么?吃什么?」夏苒然很大方的甜问,明显现已忘了早上还在哀悼全勤奖金飞了的事。

  徐敏洁啼笑皆非地看着老友,「不知道,妳看着办。」

  「噢。」她垂头,仔细地滑了下手机,直接爬美食网站的推文。

  徐敏洁看着她,诚如夏妈妈说的,夏苒然这粗神经的特性,高兴很简略,感触哀痛难过的负面心情没那么强,其实是美好的吧?

  忽然,正在爬文的夏苒然抬起头。「对了,妳可别跟我妈和我奶奶……不,还有妳爸妈,都甭说溜嘴了!」

  「妳傻啊!我怎样或许没事找事?」

  夏苒然的父亲几年前过世了,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女,家人对她可宝物了。

  假如让夏妈妈及夏婆婆知道她们家未嫁的闺女不可思议多了个老公,或许会杀来户政业务所讨公道吧!

  两人交换了个了然的目光,没再剩余的攀谈,心里现已极有默契的到达一致!

  1-3

  夏苒然激烈置疑自己最近真的有点倒楣。

  全勤奖金飞了那天,她由在户政业务所上班的老友那里得知自己「已婚」的音讯,跟着又发现弄丢了职工识别证,一连串的意外让她一整个星期过得浑浑噩噩。

  这一天,在医务室意外繁忙的状况下,夏苒然一贯到下班走出公司大门才不由得捶捶肩,大大喊了口气。

  脱离医院进入宙天集团后,她现已好久没有这么累的感觉。

  而这全部都怪变化无常忽冷忽热的气候,搞得一整天各部分都有人来医务室躺躺、拿药。

  不过在宙天集团上班这段期间,她的日子规矩许多,或许该抽时刻运动,加强一下,避免真的成了「奥少年」。

  夏苒然边走边想,思绪被忽然响起的铃声给打断。

  她接起手机还没开口,便听到徐敏洁的声响传来。

  「然然,妳已婚的乌龙应该是前阵子体系被骇客侵略,病毒程式损坏整个材料体系形成的紊乱,得要费事妳跟『妳老公』约一下来户政业务办『离婚』手续。」

  「啊?那……不是从内部作业批改过来就好了吗?」

  这个可谓整个单位有史以来由于骇客侵略所形成的乌龙真的极为稀有,许多资深搭档都没遇过,最终的抉择,不是直接从档案材料把过错批改就好,需求承认乌龙事情两边受害者「已挂号成婚」这件事不是现实,接下来一起到会免除法令上的婚姻联系。

  「是这样没错,但毕竟是法令收效文件,仍是需求妳和『妳老公』走一趟,日后才不会有胶葛。」徐敏洁解说。

  她说得很简略,但夏苒然却很慌张。「这是谁也不肯形成的意外,我当然能够做个合作的好公民,但我老公是谁啊?我跟他又不知道,上哪约啊?」

  听到老友的话,徐敏洁想喊救命。「夏苒然小姐,妳再跟我说不知道季泽延是谁,等见了面我铁定拿鞭子抽妳!」

  要不要这么暴力啊?

  不过想到老友或许最近被这个乌龙搞得头大,夏苒然没想着计较,认仔细真、小心谨慎地问:「我应该……知道吗?」

  「去问问发妳薪水的老板,假如能够,妳自己约他过来。妳不知道他有够难找,打手机全转到语音,底子找不到人,为什么?为什么?」

  上头施压要在最短的时刻内善后,避免影响民众对政府机关的形象,发现乌龙事情的她不可思议成了这件事的负责人。

  偏偏乌龙事情的男主角太难联络,逼得她只能从老友这儿下手。

  「关我老板什么事?」夏苒然咕哝,脑袋瓜却不知怎样的灵光一闪,闪过关于宙天集团的报导──

  宙天集团创办人季祥治,育有一子,也便是第二代接班人季彦行,却于多年前与妻子出意外后留下三个儿子,人称季家三少;后集团由二少季泽延接掌公司营运……

  季家三少之所以会被谈论,还不是由于个个具有逆天帅脸、大长腿、高学历的黄金独身汉。

  仅仅她最初进公司,主面试官不是季泽延,她更是在与行政业务业务彻底无关的医疗部分上班,一贯没有机会见到传闻中帅到逆天、却冷肃到扫一眼就会将人冻伤的大老板,更甭说要记住他的台甫。

  但被老友这一提示,却让她吓得魂不附体。

  她和大老板不知被什么状况「骇」成夫妻,尽管她也是受害者,但依季泽延的特性,她、她她她会有什么下场?

  在她单纯的脑袋瓜慌张张慌的兀自翻腾著这个或许时,徐敏洁的声响再次传来。

  「喂喂,妳没事吧?」

  夏苒然回过神,惊问:「小洁,妳妳妳说的那个季季季泽延,确确承认是宙天集团的季泽延?会不会同名同姓……」

  发现一贯直线回路考虑的老友慌张的反响,徐敏洁很不行义气的笑出了声,「当然不是同名同姓!他便是宙天集团每个月发妳薪水的大老板──季泽延……」

  没等她说完,夏苒然大受打击的哀号。「天、天天天啊!我这是走哪辈子的霉运?我我我……」

  徐敏洁没好气地打断她夸大的哀号。「小姐,妳这是什么反响?季泽延耶,名媛淑女最『哈』的黄金独身汉耶!多少女性想要跟他蹭沾上一咪咪联系,妳还厌弃?其实啊,妳转念想想,这几乎是零的概率都叫妳给碰上了,妳承认欠好好利用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夏苒然觉得老友的口气十分的……淫荡。

  她不自在的回绝。「我不要,死都不要……」

  「为什么?他独身妳独身,正巧有这么个机会来开展总裁和──」

  夏苒然打断老友不切实际的梦想。「人家什么身分我什么身分啊?还真的想演偶像剧喔?」

  徐敏洁在手机另一端撇了撇嘴。「就算不要,到户政业务所终归是得见到面的。妳就算帮我个忙,先帮我跟『妳老公』说一下,或许帮我想想能够联络到他自己的方法?事关妳的洁白,我火烧屁股的事啊!托付妳啦!」

  先甭说她这个小小药剂师要见大老板,基本上是有点难度的,她要想什么理由陈述想「觐见」的原因?光想她的头就痛。

  「徐敏洁,我恨妳!」

  「哎哟,搞这乌龙的又不是我……」徐敏洁放软了口气,「联络的事交给妳囉,我的亲!」

  夏苒然回绝不了地长叹了口气。

  1-4

  为了这个乌龙意外,夏苒然隔天原本想硬著头皮,提出见大老板的主意,却意外得知,这几天季泽延出国去了,难怪老友联络不上他……

  没多久夏苒然又传闻,他是今日晚上回国,今日承认不会进公司。

  知道这一点,她愈加抑郁了。

  明日是周六,这代表这件事得比及星期一他进公司才干告知他,要命的是,她也不承认季泽延星期一会不会进公司!

  所以,她一整天就被这个问题纠结,最终她有了主意,鄙人班前翻开宙天集团职工的体检材料,直接将大老板家的住址抄了下来。

  两人不可思议成了夫妻这个乌龙在公司其实欠好说,若让搭档知道了,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云。

  暗里说,不用有太多忌惮。

  今晚处理,她也好好度过她的周休假日。

  有了决议后,夏苒然拐弯抹角向搭档问到大老板的班机时刻,预备直接杀到大老板家堵人!

  ☆☆☆☆☆☆☆☆☆

  夏苒然一下班便用手机查询了一下道路,找到公车站牌,直接坐上开往大老板坐落市郊的豪宅公车。

  半个小时后,公车在半山腰的站牌停了下来,向前望去,有一区近年刚竣工的建案,传闻是宙天集团开发的建案,季家兄弟全都住在这一区。

  由所以以绿意风光与优闲日子气氛为诉求,住宅区周边的日子机能不如城市,也因而天一暗下,除了户户亮起的灯,周旁只要孤单的街灯照射,感觉有些苍凉。

  她搓了搓手臂,有些懊悔自己这么激动就跑过来了。

  心里不由又开端三心二意起来,尽管决议要到大老板家堵人,但白日是不是会比晚上好一点?

  夏苒然暗忖,无法她人都现已到这儿了,就这么回去好像有白搭功夫的感觉。

  兀自沮丧一番,她迈开脚步,却忽然看到住宅区滚出一颗小皮球,没多久冲出一抹小小的黑影。

  由于间隔有点远,加上天色暗,她并没有看得很清楚,但能够承认的是,在马路另一端,有道扎眼的光线由远处投来。

  这状况让她的心一凛。

  假如那一抹小小身影没打住脚步,很有或许会被那辆车撞到啊!

  这主意窜出,夏苒然一挥而就使出洪荒之力,冲向那一抹小小的黑影,伸手抱住!

  或许是由于她冲得太急、太快,一抱住那小小的黑影,她整个失控的往前一个踉跄,重重的跌坐在大门口。

  痛意袭来,她听到怀里传来哭声。

  小孩?

  心一凛,她管不了身上的痛,低下头一看,发现抱在怀里的小小黑影是个小女子。

  大门办理室的护卫明显由于小孩太小,或许是教什么分了心,底子没发现小女子追着皮球冲了出去。

  她急冲穿越马路、抱住女孩跟着重跌,总算引起护卫的重视。

  「怎样回事?」

  夏苒然循声望去,正想解说,护卫却在看到小女子的身影,惊声问:「啊!贝贝小姐,妳怎样跑出来了?」

  这儿满是独门独户的透天厝,户数不到二十,住户几乎是有权有势的政商名人、影视明星,若究责起来,他饭碗不保啊!

  小女子好像吓得不轻,没理他。

  感觉小女子一张脸埋在她胸前,双手把她抱得好紧,夏苒然一脸为难的牵强站动身,还没开口却听到护卫问。

  「小姐是贝贝小姐的……?」

  「啊?」

  见她一脸茫然,护卫解说:「贝贝小姐很怕生,这么让妳抱,我认为妳们知道。」

  夏苒然能够感觉小女子的双脚顺势缠在她腰间,她觉得自己像棵被无尾熊抱住的树。

  女孩依靠亲暱的动作,难怪会让护卫误解。

  夏苒然苦笑。「能够联络她的家人过来吗?我还有事……」

  护卫急忙说道:「好好,您等等,我告知管家过来接贝贝小姐。」

  她点点头,等护卫与住户通完电话后才知道,小女子家的管家请假,现在家中只要祖爷爷顾着她。

  想着小女子应该是吓到才黏着她不放,她看着保镳问:「她住几号?我送她曩昔好了。别的,能够费事您趁便帮我联络这户人家吗?我想要曩昔访问。」

  被小女子紧紧抱住的夏苒然困难的腾出手,拿出口袋里抄著大老板家住址的便条纸递给护卫。

  护卫一脸感谢,「那就费事妳了,老爷子腿力欠好,我正想着要请人送回去,已然小姐妳乐意帮助就太好了!」说完他伸手接过便条纸,「是哪一户人家?」

  「十二号……」

  护卫咧嘴笑着说了一长串话,夏苒然才知道,她刚刚救的小女子便是季家的孩子!
您需求登录后才干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害到总裁当老公》作者:可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害到总裁当老公》作者:可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