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邻家姊姊好难搞》作者:安祖缇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200 | 回复1 | 2020-3-22 20:3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邻家姊姊好难搞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安祖缇
【出版日期】2020年04月01日
【内容简介】
每个女性都期望把初夜献给最喜欢的男人  
从此那人将会占有心里最重要的方位,谁都无法替代  
但是对她来说,最怕自己堕入情爱就万劫不复  
因她不想沦落到跟母亲相同,为男人耗尽终身的境地  
更不想让自己变成爱情的奴隶,在爱情里牵丝攀藤  
所以她决议要把第一次给不喜欢的人  
邻家那小她一岁的弟弟便是最好的丢掉初夜目标……  
尽管他们从小一同长大,但爱情必定称不上好  
他一开口不是尖刻便是尖刻,老讲些五四三惹她发火  
已然他们两个相互厌烦,她断定他是最安全的挑选  
给完后两人仍然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  
没想到作业彻底不依照她想好的剧本开展  
认为是最不或许有交集的,才会挑选他当上床目标  
哪知道真上了床后,对他的感觉就变了  
分明那跟一夜情无异,不会有任何爱情牵扯  
却在听到他说出一辈子都不或许喜欢她的话后  
她不光没有松了口气,反倒觉得心头酸酸的……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3-22 20:39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阅览

  1-1

  踏出电梯,没有近家门,从图Casino馆回来的石焄卉就听到自家屋里传来争论声。

  她重重叹息了声,夹杂着无法与愤恨,掏出钥匙,站在家门口,耳里传入的诅咒言语一向如一,满是出自父亲口中,而她的母亲温声好言相劝,但满满的温顺一向不曾进入暴怒、丧失沉着的父亲耳里。

  又是一个叹息,石焄卉胸口的愤恨越发升高,钥匙刚刺进,就听到后方大门敞开的动静。

  「焄卉,妳回来啦。」

  这声响来自住在对门的谷家家长。

  石焄卉转过头去,伪装无事般以不失礼貌的浅笑朝谷母与她的儿子,小石焄卉一岁的谷季恩轻轻允许。

  屋内的争论诅咒声明晰可闻,谷家人必定也听到了。

  她觉得尴尬与问心有愧,即使对他们来说,或许早就习气了,但她仍有想要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的激动。

  谷季恩上前来,头往前倾,一双尖利的单眼皮狭长黑眸像是看透了门板,看穿里头的情形。

  「妳爸妈又在吵架了?」他偏过头来,凝视穷困的石焄卉。

  石焄卉抿了抿唇,嗓子动了动,「嗯。」

  「真不幸。」

  这句话不知道是指谁,但不论指谁,都是让石焄卉胸口早已翻滚的肝火更是发酵。

  「季恩!」懂得看眼色的谷母敏捷拉了儿子一把,「你在说什么啦?」

  「没有啊,」谷季恩耸了下肩,「能每天这样吵也厉害了。」

  「关你什么事?」石焄卉怒瞪谷季恩。

  「吵到我家都听得到了,怎会不关我的事?」

  谷季恩与她对视的目光看不出任何非难,却是有一丝怜惜。

  石焄卉甘愿他是责怪噪音扰到街坊,而不是用悲悯的目光望着她,那只会让她更觉难以忍耐。

  「哪有听得到啦?」谷母尴尬的笑,扯了扯儿子的衣袖,「别再讲了。」

  「报警把她爸抓走啦,她妈真不幸。」

  「你在骂脏话仍是指谁不幸?」石焄卉如刺猬般竖起防卫的刺尖利责问。

  「妳觉得是哪个便是哪个囉。」谷季恩一副不务正业的容貌。

  「季恩,走了走了。」谷母硬把儿子往电梯方向拉。「你要帮我记取我要买的东西啊,你复述一遍给我听,看有没有记错。」

  「妈,不要把妳当教师的习气用在我身上啦,还复述一遍咧,没答对要不要誊写功课?」

  「没答对就罚写一百遍。」谷母煞有介事道。

  「那答对呢?有奖品吗?」

  「晚上我煎你最喜欢的玉子烧给你吃。」

  「妳的玉子烧每次都煎得破破烂烂的,做炒蛋比较不难为妳啦。」

  「哪有这样吐槽妈妈的啦!」谷母佯怒推打个子高她一个头的儿子。

  「电梯来了。」谷季恩握著母亲的肩头让她先进去。「我的炒蛋要加起司喔。」

  「就跟你说是玉子烧!」谷母笑骂。

  谷季恩按下关门键,在门彻底合上之前,一双黑沉的眸一向盯着石家门口那个一向犹疑是否滚动钥匙的石焄卉。

  电梯门合上,往一楼而去,这栋老公寓没有地下泊车场,谷母的车子长时间放在后边约一百公尺间隔的公有泊车场内。

  与儿子聊着要买的购物清单,直到电梯到了一楼,谷母才开端说隔壁街坊的闲话。

  「你爸说,咱们仍是找间新房子搬走好了,对面每天都在吵架,你石叔叔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回来,你妹每次回家时都会怕。」

  「现在妹下课时,咱们不是都会去接她吗?」谷季恩以不认为然的口气回应。「石叔叔那次也不是故意的,不是说他仅仅想拿糖块给妹妹吗?并且传闻他再疯也没着手打过人。」

  方才还说要把石政以报警抓走,现在却为石政以说话,谷母心想这儿子情绪变得还真快。

  「谁知道以后会怎样?等出事就来不及了好吗?」谷母瞪了如同事不关己的儿子一眼。「依霈也真没眼光,嫁了那样一个男人,不事出产不挣钱,还一向跟老婆讨钱,讨不到就偷,偷不到就骂,真是没救了。」谷母摇头叹息。

  「那假如咱们搬走的话,杜阿姨要找谁吐苦水?」谷季恩的情绪摆明不拥护搬迁。

  由于是对门街坊,所以两家人的联系一向不错,但自从三年前石政以生意失利后,不论是求职或是做小吃生意也都非常不顺利,房子都典当了,钱却是越赔越多,在悲观丧志之下,石政以染上了酒瘾,石家的状况从圆满的中产家庭变成了八点档的乡土剧,家里三不五时就有吵架声传来,石政以只需与家人一言不合就外出喝酒。

  一日他喝得醉醺醺回来,刚好遇到补习完回家的谷思辰,居然上前抓了她的手,浑身酒气,加上嘴里不知咕哝著什么,把谷思辰吓得哭喊回家,从尔后就对石政以怀有惧意,每次快到家时必定会叫家人下来接她,或许跑去谷季恩的补习班找哥哥一块儿回家。

  谷季恩现在就读高三,再过不久就要学测了,正是最重要的时分,谷家家长也不期望对门街坊的状况影响到谷季恩的学习状况。

  要是像石焄卉相同,分明是优异的孩子却考不上国立大学,只能顶着高中学历去打工,他们必定会恨死石家人的。

  何况谷思辰现在是国二生,下一年也要升国三,为了两个孩子好,两家长商议良久,觉得搬迁是好主意。

  「依霈她……」谷母小声嘀咕道,「我也不是很喜欢一向当垃圾桶。」说完,讪讪加快脚步,把儿子甩在后头。

  谷季恩蹙了蹙眉头,面色凝重。

  他也不是无法了解爸爸妈妈的顾忌,但是就这样把那家人……那对母女……那个女性抛下,不加干预也不关心,他真实无法允许拥护爸爸妈妈的决议。

  可石家的窘境他也是力不从心。

  上个月才满十八的他恨恨地握拳,为自己的无能而发怒,指节用力得泛白突起。

  「季恩,」现已走到房车前的谷母对着儿子招手,「快点啊。」

  将不爽的拳头塞入外套口袋,他加快脚步行进。

  1-2

  日日千人一面的争持真实令人厌烦,总是发酒疯的父亲既让人觉得不幸,亦感可恨。

  她咬著牙,滚动钥匙,门甫开,就被狠狠拉启,踉跄走出来的父亲不经意撞了石焄卉肩头一下。

  很痛,却没有方法跟任何人抱怨抱怨,便是她现在的心境。

  「爸,你要去哪?」她下意识回头喊。

  父亲在家每天谩骂使人厌烦,可他若要出门又要忧虑醉酒的他会不会出事,这种对立的心境每天都在她心头挣扎,做着天人交兵。

  假如冷漠一点,不要理睬父亲,放他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她的日子必定好过多了。

  但是办不到。

  就算她真能狠下心,仍深爱着父亲的母亲也办不到。

  石政以没理她,径自走了出去,手上还捏著几张起皱的蓝色纸钞。

  必定是他找到母亲藏钱的方位,或是从母亲手中抢走了,才会毫不牵强地完毕争持。

  石焄卉无法又烦躁地抓着头走进屋,却见母亲坐在严寒的地板上,双手撑地,头低低的垂著泪,头发掩盖了脸。

  叹了口气,石焄卉上前,拂开黏在母亲脸上的发丝。

  「妈,起来……」白净颊上的五指印令她登时心一凛,全身血液在霎时间忘了奔腾。「他打妳?」石焄卉瞪着眼,难以置信地问。

  她一向认为父亲再糟糕,便是使家里不得安定,至少不会着手动脚,这也是为什么她还能够忍耐至今的原因。

  但假如着手了,便是踩过了最终的底线,变成了不行宽恕的烂渣。

  「我骂了他几句,」杜依霈哆嗦的手指拢起秀发塞于耳后,「我一时激动口不择言说他没用,刚好说中他最无法忍耐的当地,是我的错,不能怪他。」

  头发撩起来时,青丝就明晰可见了。

  石焄卉心痛地想着母亲一向以具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为傲,四十二岁的年岁,仍无须靠染发来讳饰青丝,但自从父亲不论做什么都失利之后,劳心劳力的母亲青丝以惊人的速度增加,每多一根,石焄卉对父亲的怨就多一点。

  「这不是现实吗?他凭什么着手?」石焄卉愤恨的低吼。

  「现实才是最伤人。」杜依霈凄楚一笑,「别怪妳爸。」

  「妳每次都叫我别怪他,但妳看看他现在一向拿咱们辛苦赚的钱去喝酒、去抽菸,妳一天做两份工,不是挣钱来给他糟蹋喝酒的,是要过日子、是要还他搞出来的债款的!」

  「他现在仅仅低潮期,过一过就会好的。」杜依霈企图纾解女儿的愤恨。

  「自他的小吃摊收起来后,他就一向赖在家里不出门作业,一向在低潮期里。这样的状况现已两年了,这两年来他没有拿过一毛钱回家!」石焄卉愤慨地喊,「还要给他多少时机?今天会着手,明日就杀人了!」

  「不会的。」杜依霈摇头,拍拍女儿的手,「我知道妳爸,我最了解他了,他晚上回来就会跟我悔过了。」

  「会家暴的男人哪个不是这样?早上着手、晚上悔过,所以妳才离不开他!」石焄卉厉声道,心痛母亲的冥顽不灵。

  「不论怎样说,妳爸是我独爱的男人啊。」杜依霈眼眶含泪央求女儿少说两句让她伤心的话。

  「他这姿态还有什么好爱的?」石焄卉不理解。

  她并不想要这个家土崩瓦解,她也不想爸爸妈妈离婚分隔,但她无法忍耐母亲持续这样宠著父亲、放纵父亲,不思振奋颓丧两年,彻底没有出去找份餬口作业的主意,眼高手低的只想当老板。

  「等妳真的喜欢上一个人就知道了。」杜依霈凄楚的微浅笑了笑。

  「那我甘愿不要喜欢上人!」石焄卉斗气道。

  「爱情的事不是妳说要或不要就能决议的。」杜依霈悠然的表情像是沉湎于美好的曩昔。「当年妳爸是那么的神采飞扬、与众不同,我第一眼就好喜欢他,当我知道他也喜欢我的时分,我的感觉比中了一亿乐透还要高兴。」杜依霈显露少女般的梦境笑脸。

  「妳又没中过乐透,怎会知道比民乐透高兴?」要是她,甘愿挑选乐透,也不要选一见钟情的目标。

  面包与爱情比较,当然是面包比较重要!

  爱情是什么?能吃吗?

  不,它只会让人失掉沉着,被人予取予求,乃至都被施以暴力了还在为那个男人说话。

  杜依霈白了吐槽的女儿一眼,「我等着妳爱上一个优异的男人,就能理解我的心境。」

  「我必定不会。」石焄卉直截了当道。

  「妳的初恋总有一天会呈现的,妳会把妳的身心交给他,从此之后,就算妳跟他分手,遇到其他的男人,都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他。他会一向占有妳心里最最重要的方位,谁都无法替代。」

  石焄卉眉头皱紧的程度简直能够夹死一只蚊子。

  她才不信母亲的说法,根本是母亲单纯浪漫过了头。

  「我得出门去上班了。」杜依霈恍然发现时间差不多了。「晚餐我来不及做了,妳自己煮喔。」

  杜依霈白日在一家塑胶工厂当作业员,晚上则在速食店担任厨房作业,每天都忙到十一、二点才回家,隔日早上七点又要起床上班。

  石焄卉自己则在一家便利商店当早班店员,下班后还要预备大学重考的功课。

  她从前跟母亲提起晚上也要去找份兼差,却被杜依霈严峻阻挠。

  她才十九岁,本来就该以课业为重,最初她是读升学高中,身无才有所长,若没念个好大学,很难找到什么高薪的好作业。

  「我带饭曩昔给妳吃。」石焄卉压抑著不平与肝火,尽量口气温文。

  「傻瓜蛋,」杜依霈笑着点了下女儿圆润姣好的鼻头。「我就在速食店上班,干嘛还要妳带饭?」

  「你们店里尽管有供餐,但都是些炸鸡、薯条那种高热量没养分的东西,吃久了对身体没优点。」

  「我会在汉堡里多放点生菜,别忧虑。」杜依霈笑了笑动身,「我去洗把脸。」

  「妳的脸……还会很疼吗?」石焄卉不舍的问。

  「不会啦,他下手不重。」

  下手不重还会到现在仍有显着的五指红印吗?

  石焄卉关于母亲老是保护父亲一事非常气愤却又百般无奈。

  「他假如再打妳,我就帮妳打回来。」石焄卉勃然道。

  「不会啦,必定不会有下次了。」

  但是,像是为了印证难道规律似的,有了第一次的经历,石政以后来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概率便增加了。

  杜依霈一向竭力粉饰不让女儿发现,但挨揍的频率升高之后,石焄卉怎或许没有察觉到,她火大的跟父亲争持,石政以着手推她去撞墙后,石焄卉也抓起桌上的旧杂志扔往石政以身上。

  那其实不痛,但更让石政以肝火冲冲,迁怒到杜依霈头上。

  「妳教出的好女儿,居然敢打我,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当爸的放在眼里?」石政以朝着妻子咆哮。

  「焄卉,快跟妳爸抱歉。」杜依霈匆忙拉着女儿的手托付。

  「我不要!」石焄卉愤恨瞪着石政以,「你还知道自己是个爸,那就给我出去作业、给我挣钱,不要只会用你老婆的钱、用我的钱,讨不到就用偷的,不要脸!」

  「焄卉!」杜依霈一时激动,打了口不择言的女儿一巴掌。

  石焄卉整个傻了。

  她的母亲……居然打她?

  过往最是心爱她、连骂都舍不得的母亲,居然着手打她?

  「对不住,焄卉,」杜依霈紧张抱歉,充溢抱歉的手轻触女儿被打的颊面。「会不会痛?」

  眼里蓄满泪水的石焄卉又怨又恨的甩开母亲的手,跑出家门。

  「焄卉!」

  「快把钱给我。」石政以一把捉住杜依霈的头发。「妳女儿打了我,要给我两千块!」

  杜依霈心痛的看着老公,眼泪掉了下来,自口袋拿出纸钞哆嗦地放在石政以手上。

  石政以拿了钱后便拂袖而去,那一晚没有回家。

  1-3

  石焄卉边哭边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恨父亲,也怨母亲,气恼自己为何成长在这样一个家庭。

  在她十六岁之前,他们家是多么圆满的啊,身为独生女的她具有爸爸妈妈仅有的爱,每天都开高兴心、和乐融融,为什么那样的情形现在却似乎仅是梦一场,乃至回忆越来越含糊了呢?

  有人与她擦肩而过,膀子撞著了她,她理都没理,持续走她的。

  「喂!」

  被撞的人喊她,她回忆瞪视,计划对方若想出手打人,那她也不会谦让的。但一回头就看到住在对门的谷季恩,肩上还背著Casino包,身边跟着谷思辰,看起来应该是刚补习完要回家。

  「妳在干嘛?」谷季恩看到她脸上的泪了,但他知道石焄卉这人自负心有多高,要是直接问她干嘛哭,必定给他一张臭脸看。

  「焄卉姊,妳怎样……」

  谷季恩敏捷扯了一下没有眼力的妹妹。

  谷思辰有些困惑的抬首看着哥哥,不理解他干嘛拉她。

  「关你屁事。」石焄卉毫不谦让地回。

  「这么晚了妳要去哪里?」谷季恩彻底不受石焄卉显着的肝火所影响,仍然气定神闲地问他想问的、说他想说的。

  「不必你管。」石焄卉一点都不想理睬他。

  「我也不想管,」谷季恩不谦让道,「但我不想明日在新闻看到妳,假如有记者跑来咱们家采访,很费事,还要很虚伪的说妳是个好孩子,必定是被朋友带坏了。」

  「你有病啊?」

  石焄卉一向觉得谷季恩特性很古怪,老是喜欢说一些有的没的,瞎说瞎扯,彻底找不到论题的中心在哪里。

  谷季恩垂头对妹妹说了几句话。

  「焄卉姊,我哥……」她的手又被扯,「我哥说不要说我哥……欸,不要拉我,会痛啦!」谷思辰对立后道:「假如妳没当地可去,要不要来我家看电视?」

  「我没叫她来咱们家看电视。」谷季恩对加油添醋的妹妹瞪了一眼。

  他只叫妹妹邀石焄卉去他家坐坐。

  「意思不是差不多吗?」谷思辰不解的翻了个白眼。

  现在回家便是吃消夜看电视啊,每天都是这样的,所以她约请焄卉姊来家里看电视哪儿说错啦?

  「妳真是背叛期到了,敢跟妳哥翻白眼?」

  谷思辰朝谷季恩吐舌做鬼脸后又持续道:「不然咱们一同写功课,」她上前捉住石焄卉的手,「焄卉姊,妳国中成果比我哥好,可不能够趁便教我一下?」

  谷季恩心想妹妹真是蕙质兰心,一点就通,但是就爱自作主张,常弄巧成拙。

  「不了。」看到他们家温馨愉快的局面,只会让她觉得更伤心罢了。「国中上了些什么我现已忘了。」

  「妳这个人怎样这么决然?对小妳五岁的妹妹的要求也能这么冷漠的回绝,妳的心是铁打的吗?假如她将来考不上好校园怎办?妳要担任吗?」谷季恩装出一脸不爽的责问。

  石焄卉心想这个哥哥是塑胶做的吗?自己的妹妹不会自己教,推到她头上干嘛?

  她但是个高考失利的人耶,学测没考好,指考也考差,不得不重考,不然依她家债台高筑的状况,若上私立大学,就算牵强去借了学贷,对家中经济也是落井下石,说不定就成了压垮这个家的最终一根稻草。

  「对啊对啊,」谷思辰在一旁不断的赞同允许。「好啦,焄卉姊,来教我嘛,人家想当妳的学妹,读同一所女中。」

  谷思辰拉着石焄卉的手撒娇。

  谷思辰不只长相香甜声响细嫩,或许由于她是家中的么子,特别会撒娇,很受人喜欢,不过身为最得宠的,又是女孩,对哥哥总是颐指气使,从没谦让过。

  说实话,她的要求让人很难回绝。

  「我……」石焄卉抿了下嘴,「就教妳功课罢了喔。」

  「谢谢焄卉姊。」

  谷思辰朝石焄卉甜甜一笑,石焄卉因那香甜的笑脸而动容,不由也回以暖暖的浅笑。

  这么好的妹妹,却有谷季恩那种尖刻尖刻的哥哥,真是惋惜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谷季恩先发了消息给母亲,奉告谷思辰要把石焄卉带回家教她功课还有吃消夜,避免爸爸妈妈反响不过来,届时要是让石焄卉觉得不舒服的话,恐怕甩头就走了。

  爸爸妈妈宠妹妹,只需推到妹妹头上,就算尴尬也会吞下。

  公然,母亲回讯奉告会多预备一份消夜给石焄卉,走在妹妹与石焄卉后头的谷季恩高兴的挥拳,无声喊了声「yes!」。

  他没有方法改进她家的境况,无法感染她父亲从头振奋,他只能尽自己的才能从其他当地去帮她。

  昂首望向今晚特别圆的月亮。

  假如他是什么有钱的蛮横总裁富二代就好了。

  英俊的把一卡皮箱的钱送曩昔,还掉她家一切债款跟典当房子的告贷,仅有的条件是把女儿给他。

  对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来说,公然有梦最美。
您需求登录后才能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邻家姊姊好难搞》作者:安祖缇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邻家姊姊好难搞》作者:安祖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