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录入] 《小农女当家》作者:子纹

[仿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检查79 | 回复1 | 2020-4-11 10:1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赏 |倒序阅览 |阅览形式
【Casino  名】小农女当家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子纹
【出版日期】2020年03月25日
【内容简介】
傻子才会乖乖嫁给有虐待狂的中年鳏夫,程欣月揹著幼弟马上落跑,
哪知半路遭一只通人道的海东青拦路要她救个受伤的男孩,
她原想拿了伤者的宝贵匕首就走人,哪知一挨近他,
失掉活力良久的空间居然复活了!为此,她毫不牵强留下他,
尽管他失掉回忆还不太爱理旁人,却必定遵守她且信任她,
劈柴、打猎、开垦荒地种草药、养鸡,通通难不倒他,
乃至遇上大黑熊也不怕,他直接打趴带回家,换成银两入她口袋,
她一向把他当亲人,殊不知,他早把她当媳妇,
所以媒婆上门说亲,他直接关门回绝,
乃至在她的讨厌亲人找上门时,他竟趁机白纸黑字买她做媳妇……
【链  接】
沙发
泪娃儿 | 2020-4-11 10:12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章节抢先试阅

  楔子 一只聪明鸟

  她最不想做的便是多管闲事,仅仅眼前这只鸟—— 好吧!她撇了下嘴,说是鸟好像凌辱了人家,人家分明便是一只毛色美丽的海东青。

  纵使她身世贫穷,却也知道这类珍禽可贵,常被富有人家捉来豢养,用于打猎。说句刺耳点,说不准这只鹰还比自己的命来得值钱。

  程欣月自知自己的重量,眼前的海东青若无主,捉鹰……她没本事!若是有主,随意碰掉人家一根茸毛她都赔不起,所以她知趣的绕路走。

  仅仅她往左,牠也跟着往左,她向右,牠也跟着向右,她忍不住呼了一口气。

  「大哥仍是大姊,让让路。」她疲累的对着面前的海东青低喃,天还未亮就揹著自己六岁大的弟弟离了家,现在弟弟在她背上睡得甜美,她却是又累又渴,真实想早点找到能喘口气的当地。

  海东青跳上前,尖利的嘴喙拉了拉她的裤脚。

  她皱了下眉,不能交流真是费事,仅仅看牠的容貌……

  「要我跟你走?」

  海东青有灵性的叫了一声。

  她的眼底闪过亮光,这是成精了不成?真是聪明。

  虽不想管闲事,但这只海东青勾起了程欣月的爱好,她当心的跟在牠死后,总算发现在山坡底下躺着一个人。

  由于隔了一段间隔,看不清长相容貌,也不知是死是活。

  她停下脚步,不是她心狠见死不救,只不过人世严酷,她死了爹娘,还带着一个六岁大的弟弟,吃穿都是问题,真实没本领再救人。

  她想也不想的回身就走,仅仅脚边的海东青死命的拖着她的裤角。

  她咬了下牙根,「我救不了他。」

  海东青好像未闻,便是不铺开她。

  她苦恼的皱了下眉,究竟仍是持续往下走。

  仅仅越走越近,她胸口的胎记莫名的开端火热,这个改动令她的脸色微变。

  这世上仅有她自己知道这块胎记的来历,现在不必海东青敦促,她加快了脚步来到昏倒的人身旁。

  满头鲜血看不出容貌,只含糊看出是个稚气未脱的男娃,年岁与她相仿,从山坡滚下来,却倒楣的一头撞上了石块。

  她的目光落在他身旁坠落的一把匕首,上头的玉石在初升的旭日中发著亮光,她哆嗦的伸出手要将匕首捡起。

  猛然她的手被抓住,那股力道简直要捏断她的手,她微惊的昂首,目光落进了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四目相接的瞬间,胸口的火热更甚。

  「我是来救你的。」她对这双丹凤眼的主人挤出一抹笑。

  不知是豁然仍是抛弃,他松开了她的手,再次闭上眼。

  她坚决果断的捡起匕首,塞进自己的衣襟,毫不留情的动身离去。

  救人是老天爷的事,身无分文又带着一个六岁弟弟的她,没有那份本领。所以不是她心狠,而是这个世风从来没对她公正过……

  第一章 不缺粮食缺银子

  「程福山,你不吃就算了,今天我就饿死你,今后还省粮食。」程欣月坐在炕桌旁不客气的朝着旮旯大吼一声。

  坐在程欣月身旁的多多,目光直落在炕桌上冒着香气的三菜一汤,正中央还有好几颗大馒头,他摸了摸有点饿的肚子,阿姊手工是一等一的好,便是脾气……不太好。

  偷瞄眼前耀武扬威的阿姊,目光又暗暗扫过旮旯一脸阴沉顽强的兄长,他灵敏的眼骨碌碌的转一圈,知趣的低着头,不掺和两人的事。

  缩在旮旯的男孩容颜娟秀,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此时带着顽强,紧抿双唇。

  程欣月目光与他对视,被他亮堂的眸子看得恍了下神,刚才她发狠的在他身上抽了几十下,偏偏他咬牙闷声不吭,坚持不垂头,她握著藤条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最初她本来回头就走,偏偏他那双丹凤眼在她的脑海中回旋扭转不去,让她脑子犯了浑,鬼摸脑壳回头救了他。

  这一年来,带了个弟弟多多,再多带一个他,本不是了不得的事,两人在她经验有方下也算听话灵巧,偏偏今天……

  她愤愤一哼,无视他,迳自坐回炕桌边,拿起筷子悄悄一挥,让多多一同举筷吃饭。

  本年七岁的多多,在自己阿姊尖锐的目光下,暗暗看着现已一日没有进食的兄长,身为家中年岁最小的人,夹在两人之间,心头较为伤心。

  「怎样?」看着多多一动不动,程欣月的声响阴沉了几分,「你也不吃吗?」

  冷幽幽的声响一从程欣月口中吐出,多多—— 台甫程阳的小家伙马上笔挺腰杆子,伸手拿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

  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可见往常多惧怕自己的阿姊。

  旮旯的程福山目光隐约带了丝哀怨,他的食量历来大,一餐至少能够吃掉三碗饭或是三颗大馒头,现在已一天没吃东西,肚子正饿得伤心。

  程欣月眼角余光留心到他抚著肚子,却成心视若无睹。尽管气恼程福山,她仍是照着往常的重量预备,简略的三菜一汤却摆满了一桌,就等他服软认错,天然就能上桌。

  「妳是坏人。」程福山的声响很轻,却清楚的传进程欣月的耳里。

  她身子一僵,用力将碗放下,狠瞪他,「程福山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程福山的心情不自禁的一颤,他历来不想惹阿姊气愤,不是惧怕她的怒火,而是怕她不要他,但是这次……他不能让步,绝不能让阿姊犯大错。

  他一个咬牙大声指控,「妳是坏人,大坏人。」

  多多差点被口中的馒头噎住,不理解兄长为何明知阿姊正在气头上,还火上浇油,这是嫌被打得不行?

  他忙不迭的想要开口替兄长求情,「阿姊—— 」

  他只来得及唤了声,程欣月马上朝他大吼一句,「闭嘴!」

  多多倒抽口气,想要劝和的话全吞回肚子里,闭上嘴,但忧虑之情浮上眼眸。

  他的忧虑并非针对兄长,他的目光悄然看着阿姊。他自小被程欣月护着,脱离程家时他六岁,其时他走累了被阿姊揹在背上,等他一觉醒来,发现人在一个山洞里不说,身旁还多了一个昏倒不醒的哥哥。

  阿姊对受伤的阿兄体贴入微的照料,非常困难将人救回,阿兄衰弱的躺了好几个月,偏偏伤了脑子,前尘往事尽忘,偶然还会犯头疼。

  多多原以为自己多了个长得美观却身子骨欠好的人当兄长,可就在前些日子,阿姊进城,村外跑进条偷食的黄鼠狼进了屋,差点咬到他,阿兄一时情急,一脚把黄鼠狼踢飞撞上墙,瞬间死透不说,时至今天,他俐落的身手和了断黄鼠狼生命时的冷漠已殷切的刻在他脑海中。

  他虽是家中最小的,却也是凡事看得最清楚的一个,脱离程家,身无分文的阿姊总能拿出吃食,看似温文的阿兄实则天然生成神力,他的兄姊身上都藏着祕密。

  他从未道破,但心中隐约有着忧虑,每逢阿兄犯错,阿姊出手经验时,他总忧虑阿兄哪天忍不住了,反手把阿姊经验一顿。

  「好,我是坏人,」程欣月浑然不知多多心中的纠结,被程福山一口一声的坏人气得直冒火,「你程福山人好心善,所以别让我污了你,门在那,自己滚出去。」

  看着程欣月气冲冲的指著大门,程福山的身子一僵,外头漆黑一片,他不惧怕漆黑,却怕她不要他。

  他一向抑制自己的脾气和力气,为了不想吓到她,但她居然仍是要赶他走……有一瞬间,他简直抑制不住想要把她捉到面前,问她的良心何在?

  但他才向前一步,脑中响起的却是她温顺的嗓音,请求他必定要活下去,好像他是天底下最重要的存在。

  在那段受伤、昏昏沉沉的日子里,他尽力想要睁开眼,却一向睁不开,耳里涌动的便是她的声响,就算她常常灌他喝很苦的药,药汁流下嘴角,她也没有厌弃过,还替他擦洗。

  她的动作很轻,一次在替他擦洗身子的时分,几近浑身赤裸的他醒了,对上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脑子里一片空白,仅有生动的只需她。

  他握紧双拳,怕对她着手,只能咬牙憋著一股气往大门的方向走。

  程欣月没料到他真要离去,一把抓起一旁的藤条砸曩昔,她即便气愤也还没失掉沉着,没把藤条往他身上砸,而是砸到门板上。

  看到坠落在自己脚边的藤条,程福山抿著唇停下脚步。

  屋内一阵压抑的死寂,程欣月绷著脸走过来,站在他面前,「把嘴巴打开。」

  程福山死死的盯着她,紧闭着嘴。

  「程福山,」程欣月抬起头,不过被她养了一年,本来比她还低矮的他,现在已高过她不少,「你真的不听阿姊的话?」

  程福山的拳头紧了紧,不太甘愿的打开嘴,程欣月飞快的塞了颗东西进他的嘴巴。

  他一愣,下认识的咬了咬,很甜,像是……葡萄。

  本来还憋著一股气的他,由于嘴里的一颗葡萄,眼眶红了,他就知道阿姊对他便是不同,纵然嘴上说要赶他,心里究竟舍不得他。

  他的感动只需一瞬,由于程欣月接下来的话令他神态大变。

  「你刚才吃的是我祕制的毒药,你只需踏出这个门,马上就会七孔流血,全身烂得没一块好肉的死掉。」程欣月一脸狰狞恫吓他,「你想清楚,若想死的话,就出去吧!」

  这话让程福山从头凉到脚,尽管仍旧一脸顽强,但微抖的双唇泄露了他心头的震动。

  程欣月微扬著下巴,满意的看着他。

  「但是……」程福山挤出了话,「这滋味分明是葡萄。」

  看着程福山俊美的五官,即便被他气得心肝疼,但他震动的容貌,令程欣月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傻小子还真以为她喂他吃毒,她喂的是空间里种的葡萄。

  压下笑意,程欣月显露哀伤的神态,「是啊,吃起来像葡萄,你看我对你多好?就连要喂你吃毒,还怕你觉得苦,特别把药弄成葡萄味。但你呢?你又是怎样报答我的?」

  她的指控令程福山秀气的眉头皱了下,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他历来舍不得程欣月伤心,所以心中纵使有再多纠结也马上抛下。

  「是我错了,阿姊,对不住。」

  听到他抱歉,程欣月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压根不觉得自己不宽厚,反而轻叹口气,状似绝望的转过身,「阿福,阿姊最不缺的便是你的一句对不住。是阿姊没本事,不会经验你,你要走便走,我不拦你。」

  程福山激动的上前从后头紧抱着她的腰,「我不走。阿姊。我会听话,妳别叫我走。」

  多多在一旁看着眼前演出的大戏,本来悬在半空中的心安稳的落回原处,慢条斯理拿起手中的馒头,咬了一口。

  他阿姊妥妥是个好戏子,演技好,再次成功消除阿兄的肝火,不过……他留心到被阿兄一把抱住的阿姊皱着眉头,不由心中偷乐,他知道阿兄的力气不小。

  程欣月背对着程福山的小脸歪曲。臭小子的手劲还挺大的,勒得她的腰都快断了,偏偏这个时分为了逼他垂头,她还不能骂他几句。

  她咬牙忍着痛,企图想要将他的手摆开,但他像是吓到了,死也不放,反而更用力。

  程欣月欲哭无泪,只能咬牙忍了,「你嘴上说得好听,听话?瞧瞧你做的功德,你可知道,你今天差点害得我被人捉了?」

  「我没有。」程福山大声否定。

  「没有?是谁从榷市回来的一路上大吵大闹,弄得村子里人尽皆知,要不是我其时说你吵着要买肉吃,现在的我早在牢里了。」

  程福山一听,马上意会到今天自己的行为的确差点害死了对他最好的阿姊,他惧怕得手又紧了紧,想要借此供认阿姊安好无恙。

  程欣月忍不住倒抽口气,再也端不住一副慈悲姊姊的嘴脸,用力连怕了好几下他的手,「松开、松开,痛死我了。」

  程福山底子不痛不痒,但听到她喊疼,急速松开手。

  程欣月苦着一张脸,揉了揉自己被勒痛的腰,回身看着程福山一副当心翼翼的目光,心莫名的一软。

  在外人眼中,她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年青姑娘,但上辈子她好歹活到了二十岁,上辈子的她不叫程欣月,而是叫程乐。

  倒楣的她有对会家暴的怨偶爸爸妈妈,在她五岁的时分离婚,各自嫁娶,她也开端了被当成皮球踢来踢去的人生。

  从她有形象以来,便在旁人或怜惜或不屑的指指点点下长大,她没有朋友,自怜自艾也仇恨这个国际。

  在她十五岁那年,她偷走了她爸爸跟一群相同目不识丁的家伙联手盗墓得来的木盒。

  木盒里稀有颗千年东珠,还有一把上头镶了颗玉的匕首。他们以为走了大运,本来计划藏个几日,等风声过了拿去卖,却没料到,终究落到她手里。

  她自小被奚落、打骂,看来怯弱,但骨子里却很顽强,成心偷了木盒子,原仅仅想给她爸爸一个经验,不料,匆忙之中让匕首掉到地上,匕首柄上的玉松落,却也因而,她莫名得了个空间。

  这个空间能够种东西、存东西,她理解靠着这个空间,自己能够不再依托那对不负责任的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所以她逃了,逃到外地,开端享用日子,仅仅她究竟仍是太单纯,巴望亲情与家人,所以在她爸找上门,她由于愧疚也由于情分所以接收了他。

  她以为自己做得很好,实际却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

  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天,她那对历来欠好的爸爸妈妈竟有志一同的决定给她下药,联手要抢她的玉,之后再把她卖到国外接客。

  被下药后,在整个人认识含糊的那一刻,她的心死了,人道果然是最靠不住的东西,特别亲情令人讨厌。

  中招后的她,果断的从十几层楼的大楼往下跳,她死也不让她爸爸妈妈好过,谁知道待她睁开眼,竟成了娃娃,仅仅与上辈子不相同的是,那块玉成了她胸口的一块胎记,本来气愤盎然的空间枯成一片,里头再也看不到一点活物。

  她不知这样的改动是否和她的穿越有关,尽管惋惜,但这辈子却具有了她作梦都想具有的亲情,她有一对好爹娘,日子再穷再苦仍极端所能的给她最好的吃穿。

  纵然没有空间,可她有着宿世的回忆,她知道年代的改动,仗着这世的爹对她的心爱,硬缠着她爹在自家的地步种上不少草药。

  她出世在间隔边境不远的小山村,出世时战乱才平定,大宋与契丹签定盟约,两国得以保持平缓,但初时仍偶有擦枪走火的时分,更别提边境漫长,私卖、私运频频,不单小户人家有暗里交易,后来还呈现巨大的商队集货私运。

  官府明令严查,仅仅私运带来暴利,无法真的根绝,官府捉得严,常听到与私运商队发生冲突,所以在边境,止血急救的草药三七、地榆、仙鹤草的价位极好,这几种草药除了三七得花些心思照料外,别的几种栽培不难,她看中这点,让她爹除了庄稼外,再花心思整治药田。

  她的爷爷奶奶生了二子三女,三个女儿早早嫁了人,换了彩礼如数给伯父求学识,她爹是次子,生性迟钝厚道,不像伯父是个读Casino人,能言善道,深受爷爷奶奶的欢欣。

  程家尽管清贫,但还不算落魄,因未分居,一大家子住在一同,她爹将地步拿来栽培草药时,三天两头被家里呵斥。比及草药花了三、五年的功夫长成,开端替程家赚进银子后,这块本来被厌弃的药田却成了程家全家的。

  程欣月讨厌这群吸人血的亲人,爹娘却总压着她,就怕她跟老一辈闹出风云,坏了名声。一个姑娘,名声为大,有了好名声,将来才干嫁个好人家,这是心爱她的爹娘最介意的事,她虽不以为然,但为了爹娘,她忍了。

  她在程家当影子,只可惜她爹娘不争,他人却不放过他们。

  她爹心软,被她伯父几句话给哄骗去执役,终究不幸身亡,没过两年,她娘就被逼着改嫁,争论之中,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娘亲掉入隆冬的河里,等人救起时现已没了气,只留下她和一个六岁的弟弟。

  以出息家不注重她爹娘,等她爹娘连续走了,更不论两姊弟死活,伯父父一家更是厚颜无耻的接手她爹细心栽植的药田,但又怕做得过分惹人闲话,便商议考虑将她嫁出去。

  对外说给她挑了个富有的城里人,实际上,富有与否她不知道,只知议亲时她只需十四岁,但议亲的目标却已是四十好几,之前娶过两个媳妇,一个死了,一个被打得求和离。

  看着那一家策画把她卖了换彩礼,还一副为她考虑的讨厌嘴脸,她为她爹到死护着这样的一家人感到不值,她一气之下,就带着多多在天还未亮前脱离程家。

  仅仅天大地大,身无分文的她压根走不远,仅有想到的去向便是外婆留下的破房子,万万没想到,在路上会救了程福山,让本来没有活物的空间,奇蹟的开端有了活力。

  其时她以为是由于匕首的原因,却惊奇的发现匕首是有用,但最主要的改动来自于程福山,只需与他挨近,空间活物成长得更快,这个状况她尽管不解,却激动不已,有了空间,她有决心能给自己和弟弟许一个夸姣的将来。

  所以救下程福山后,她细心照料,就怕他一口气没喘上来死了,求天求地便是要他好好的活下来,终究人救活了,却发现他前事尽忘,不知自己名姓,不知从何而来、多大年岁。

  她一时不知该怎样是好,但随即看开,他想不起曩昔其实挺好的,能水到渠成的留下来,替她养空间。

  花了一年时刻,空间虽还未完全康复以往的盎然活力,但至少养活他们姊弟和大胃王的程福山不成问题。本来以为好日子要来了,偏偏程福山却闹了起来—— 

  「阿姊,」程福山心情低落,「我仅仅不想要看妳死掉。」

  程欣月蹙眉,忍不住啐道:「胡言乱语,我人好好的,怎样会死掉?」

  「但是妳卖茶叶。」程福山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指控。

  她的心一突,下认识看着吃着馒头的多多一眼,见他好像没有留心他们俩这边的动态,她马上拉着程福山的手,将人推动房里。

  不是她要成心隐秘多多,而是怕多多还小,出去时口没遮拦,为家里招祸。

  「卖茶又怎样了?」程欣月将门关上,这才一脸严厉的对着程福山道。

  程福山指了指自己的头,「我记住朝廷有令,茶叶不许私卖。」

  程欣月闻言,一时哑口无言。

  有了空间的蔬果能够填饱肚子,可她还要想法子生钱才成,便将脑筋动到茶叶上。

  她成心在空间种上几棵茶树,由于有程福山在,茶树花不到一年的时刻便能收成,尽管产值不多,但茶价好,今天上了榷市卖掉后,她得了三十两的银子。

  其时她手握著三十两银,心中激动不已,这但是她这辈子赚得最大的一笔钱,但现在听到程福山的话,她心中的高兴全飞了。

  「你撞伤脑子,什么都忘了,连自个儿的姓名都想不起来,却记住茶不行私卖?这是什么道理?」

  程福山听见她的咕哝,一时之间不知怎样答复,只能拿着美丽的丹凤眼看着她。

  程欣月被看得莫名心虚,在宋朝活了十多年,她天然知道这个朝代的规矩,盐、铁、酒、茶都是专卖,对茶订下的规矩不少,例如种茶的要在官府造册才干种,还得付茶租,卖茶也得跟卖茶专户买,还要付茶税,所以茶是稀罕的贵重物,往常老百姓喝不起。

  她是由于有空间,种出来的东西没人知道,所以暗里生意,无须再付商税、茶税,本来她满心还在为得到一大笔银子自鸣满意,想着有了银子能够翻修屋子也能送多多和程福山进Casino院,但现在—— 

  「好,我供认我的做法不对。」程欣月嘲弄一笑,「那你告知我,咱们要吃饭,你和多多要进Casino院,外婆留的房子岌岌可危,每一处都要银两,不这么做,能怎样办?」

  她的话令程福山心头一拧,自己被救起的那段年月,他忘了全部,身子衰弱,三天两头发热,程欣月却从未厌弃过,日夜对他精心照护,还给他四处找大夫,外头欠了不少银两……想起刚才她塞进他嘴里那颗凭空呈现的「毒药」,他知道程欣月身上有祕密,能够让他们不愁吃穿,但银两—— 还真的没有。

  「妳身上不是还有草药吗?」

  程欣月脸色大变。

  程福山微敛下眼,低喃说:「我瞧见了,除了茶,还有草药。」

  程欣月抿了下唇,她不是没想过隐秘自己的空间,仅仅同住一个屋簷下,程福山又不是傻子,会看出端倪不令人意外,仅仅她从未提起,程福山也没问过,现在他开口了……

  「草药能卖钱,但我手边的量不多。」

  「阿姊,咱们种,种许多。」程福山越想越觉得可行,「多多说过,曾经阿姊家便是种草药的,咱们也种。」

  程欣月完全缄默沉静,脱离程家转瞬一年,她很少想起曩昔,一方面是觉得程家的人讨厌,更多的却是不想回想自己死去的爹娘,让自己伤心。

  至于空间,除了自己之外,底子装不了活物,就算阿福有心,也无法。

  「咱们种?」她自嘲,「种哪?外婆留的地不过丁点大,还都是贫瘠地,种点豆薯都牵强了,更别提草药。阿福,咱们急需银子。」

  程福山哑口无言。尽管他因养伤的原因,这一年都待在家里,甭说村口,去过最远的当地不过便是自家大门外,昂首期望等著程欣月回家,家里的状况,他全看在眼里。

  他们地点的村子方位极好,挨近乡镇,不远处还有个专门给边境的两国人生意,互通有无的榷市。

  他在好几日前得知程欣月要走一趟,他便缠磨着要跟从。他是男子汉,是家里的男人,纵使他很享用她对自己的关爱,却也不肯总是让她护着。

  程欣月勉为其难的允许,他高兴的跟着,仅仅他的高兴在看到她还未到榷市就悄悄跟个外族人触摸,卖了草药不说,还拿出茶叶私卖后,他的脸完全黑了。

  他愤恨,不是由于她私卖,而是怕她出事,怕失掉她。

  他想消除她私卖茶叶的想法,让她不要再犯险,却又无法辩驳她。家里的确需求营生,房子要重修,多多要进Casino院—— 他主动将自己的姓名划去,他不是读Casino的料,要他进Casino院,不如要他的命。

  他尽力的想要寻觅一个一举两得的法子,但是越想脑子却越疼。

  留心到他神态不对,程欣月表情一变,手轻柔的落在他额头上,「怎样?又头疼了?」

  程福山苦着脸,额上布上薄汗,但他忍着痛,一把抱住程欣月,喃喃说道:「阿姊,对不住!是阿福错了,阿福今后不会不听话,阿姊要做什么,阿福都帮阿姊。」

  程福山的退让天然是程欣月心中所愿,尽管一开端她收留他是由于他身上的匕首,终究更发现只需有他在身旁,她的空间会开展得更快,但不行否定,他的确交心。

  不知道他多大岁数,但她仗着比他多活了一辈子,所以让他叫自己一声阿姊。

  「好,阿姊信任。」她安慰的轻拍他的背,「你快把我铺开,我去给你煎药,你喝了,头疼会好一点。」

  「不,我不喝,」他操控着自己的力气,却没有铺开她的计划,「妳抱抱我,我一瞬间就好了。」

  程欣月不以为抱着他就会好,但看他伤心,她不忍心将人推开,横竖被他抱着也不是没优点,她的认识进了空间看了一眼,瞧这满园子的活力……她便由着他了。

  第二章 卖酱菜换鸡崽

  天才亮,程福山吃了三大碗面,神清气爽的计划去整地。

  程欣月挑了下眉,看他一脸细心,才知道他真的计划要种草药。

  「傻子。」她嘴里这么唸著,心里却挺感动的。

  「阿姊,我真行的。」程福山有大把力气,尽管不理解庄稼之事,但他能学。

  程欣月笑了笑,「你先在屋里待着,等我叫人才出来。」

  程福山疑问,但仍是乖乖的允许,一比及程欣月的声响,他首先走了出去。

  本来坐在窗前看Casino的多多分神瞧了一眼,也跟着动身走出去,等他走到后院,就见到兄姊蹲在屋后的水缸旁,一旁摆放了一地的白萝卜、青椒和黄瓜。

  「阿姊,家里怎样有这么多的蔬菜?」多多挨近,开口问道。

  程欣月正忙着清洗,头也不抬的答复,「阿姊是仙女,变出来的。」

  多多忍不住对天翻了下白眼,他现已七岁了,还当他是孩子那么好骗。他看向自己的兄长,就见他眼也不眨的盯着程欣月,一点置疑都没有。

  他往程福山的身边凑曩昔,低声问道:「阿兄,阿姊说的是真的吗?」

  程福山不以为然的扫了他一点,没有踌躇的允许。「当然,阿姊必定不会哄人。」

  好吧!多多僵著脸,静静的移开视野,即便他不信,却也不想自讨无趣和阿兄辩。

  程福山伸手要协助,程欣月也没拦着他。她之所以将空间的蔬果拾掇出来,也是由于程福山的原因。与其看他去捣鼓那一小块贫瘠地,不如将数量不多的蔬果加工做酱菜。

  在边境隆冬时节罕见鲜果时蔬,所以简直家家户户都会醃酱菜,各家的口味皆不同,而她死去的娘亲就有一手醃菜的能手工,她年幼时便从娘口中得知这是死去的外婆传下来的。

  现在靠着程福山,她的空间活力再现,能够想见将来的蔬菜多得吃不完,正好把外婆的手工拿来发扬光大,将这些蔬菜换成白花花的银子。

  多多见自己的兄姊都在忙,天然也不妥闲人,主动自发的动身去提水。

  当程欣月发现时,他现已弄得一身湿,她急速作声阻止,气候逐渐冷了,若是染了风寒,要请大夫,反而费事。

  程福山动身接过多多手上装水的木桶,「你还小,别做了,进屋去读Casino,这儿有阿兄协助就成。」

  多多踌躇的目光看向程欣月。

  程欣月也直爽的对他一挥手,「去吧,今天我要醃的不多。」

  多多眼睛微睁了睁,瞄了一地的蔬果,这还不多?

  「阿福,不如你也别做了,」程欣月对两个弟弟天公地道,「跟多多去习字。」

  程福山马上摇头,抵抗的意味非常显着。

  程欣月见状,有些头疼。程福山顶着一张美观的脸,却是个花架子,对读Casino认字没半点爱好不说,一手大字写得不忍目睹。

  她虽没指望俊男成学霸,但好歹也不能是个学渣。身为家长,她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阿福,你得好好学习。」

  「不差这么点时刻,我想帮阿姊。」程福山抬起头,请求的看着她,「求求妳。」

  程欣月对上他的眸子,忍不住心软,心想习字也不差这一日,叹了口气,由着他了。

  程福山见她赞同了,马上挥手让多多快回屋里去。

  程欣月见他一脸愉悦的清洗手中的白萝卜,不由失笑,仅仅不必习字就这么高兴。

  程福山知道自己的手劲大,一向当心着,那副当心翼翼的容貌落在程欣月的眼中,当他干事特别细心,就更定心的将清洗的作业交给他。

  程福山在一旁一向留心著程欣月的工序,心中打定主意要好好学,由于只需自己多学一点,程欣月才干轻松一点。

  进屋去的多多灵巧的端了一盘洗好的葡萄出来放在一旁,让他们累了,休憩时能够吃。

  看着那盘晶莹的葡萄,程福山本来高兴的心忽然蒙上暗影,小声的道:「阿姊。」

  他叫唤之中的哀怨心情令程欣月的心莫名颤了一下,回头看着他,「怎样了?」

  「那个葡萄……」

  程欣月顺着他的目光看曩昔,一脸不解,「葡萄怎样了?」

  程福山冤枉的抿了下唇,究竟低下头乖乖的冲洗萝卜,在心中告知自己,自己不乖,所以程欣月喂他吃毒,一点错都没有。

  程欣月不解他为何心情低落,终究像是想起什么,眼睛一亮,眉眼悄悄弯起,「傻阿福,你真以为阿姊喂你吃毒?」

  程福山先是一愣,昂首看着程欣月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愉悦心情回到了眼底,「阿姊最疼我了,当然舍不得。」

  看他说得决心满满,程欣月忍不住伸手轻拍他的脸,真是个傻小子,「傻瓜,阿姊怎样舍得害你?昨儿个喂你吃的仅仅葡萄。跟你说是毒药,不过是吓唬你。」

  「我就知道。」程福山说得精神焕发,恰似刚才心情低落的不是他。

  程欣月也没点破他,成心拔了一颗葡萄递到他嘴边,「敢不敢吃?」

  程福山想也不想的一口咬下,「就算真是毒,只需阿姊给的,我都吃。」

  她微瞠了下眼,傻小子的话完全愉悦了她,忍不住笑得更乐。

  「阿姊很高兴?」

  程欣月手上的动作不断,边允许,「当然,阿福听话又乖,阿姊当然高兴。」

  「那……阿姊喜爱我?」

  「当然。」程欣月一挥而就答复,「阿姊最喜爱阿福。」

  程福山一脸满意,「我也最喜爱阿姊。」

  两人对视一眼,终究都忍不住笑了。

  多多被笑声招引,留心力从习字的石板上抬起来,透过窗看着后院两人的彼此赞赏,心头莫名发酸。瞧这画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儿只需他们俩在过日子,分明还有他这么个大活人坐在这儿,他们却直接无视他,说最喜爱对方,那他算什么?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汎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多多正在宅院里拿着石板在写大字,这种薄石板在寻常人家非常常见,娃儿习字运用炭笔在上头模仿字帖,写完后用湿布一擦再重复运用,节约笔、纸、墨的花费,程欣月有心,早早打磨好石板,意图便是让多多和程福山习字。

  看程福山又打了个呵欠,多多忍不住提示一句,「阿兄,看天色不早,阿姊应当要回来家门。若她进门,见你Casino未背全,必定又会发怒,说不准性质一来,又着手打你一顿。」

  程福山闻言,身子一僵,不悦的扫了多多一眼。

  多多尽管犯怂,但仍是硬著头皮道:「阿兄不想惹阿姊气恼吧?仍是多操练几回。」

  凭程欣月的力气,打他一顿,程福山压根不痛不痒,却也不想惹她气愤。

  他究竟心有不甘的拿起炭笔,瞪着石板上的文字。不是他不想好好唸,仅仅文字落入他的眼,就觉得莫名的烦躁,他并非读Casino料,偏偏程欣月逼着他得读。

  为了不让程欣月气愤,他只能忍。

  多多也感无法,他盯着程福山唸论语学而篇大半年,至今还背不全,他教得心累。偏偏程欣月只需出门,就要他盯着程福山背Casino习字,他不得不照做。

  程欣月的意图其实是忧虑程福山的头受过伤,偶然还会犯疼,忧虑他出去被人欺压,但事实上,看着写着写着就把炭笔捏得破坏的程福山,多多私心以为,阿兄不要出去欺压人就现已是万幸了。

  见又掐碎一枝炭笔,程福山厌弃的看着一手的漆黑,忍不住脱口问道:「为什么阿姊常常只带全国出门?我就得留在家里读Casino,做这种无用事?」

  历来喜爱读Casino的多多一脸的无辜,欠好单就读Casino一事跟不喜读Casino的阿兄争办,只答复,「全国机伶。」

  「我不机伶吗?」程福山眼底闪过一丝忧郁。

  「全国」便是程福山受伤时,拦下程欣月的海东青。

  程福山从程欣月口中得知,这只名叫全国,他现在觉得不顺眼的鹰是归于他的。牠总是不知趣的抢走程欣月对他的重视,就连出门时都只带着牠,而他却只能在家读Casino习字。

  多多看着程福山的目光改动,知道他的心情欠安,很知趣的说:「阿兄,这不是机伶的问题,而是全国会飞。」

  程福山苦恼的蹙眉,他以为自己很有本领,但是飞……他还真的不会。

  「会飞也没什么了不得。」程福山咕哝。

  「阿兄,你这话就不对了。会飞当然了不得,全国眼光锋利,飞在半空中,能够看得更远,若有风险,能够提早示警。阿姊出门身边带着全国,也会安全许多。」

  多多的话虽令程福山不快,但牵强说服了他。他只手托著下巴,心中仍是不豫,总觉得自己在程欣月的眼中,比不上全国。

  就拿姓名来说,他损失回忆,程欣月给他取了个简略易懂的姓名叫福山。她给的解说是,他是个有福之人,受伤在山里被她发现,所以就叫福山。

  程欣月喜爱叫他阿福,偶然会叫他什么福娃娃,听得他浑身别扭,觉得她把自己看成了个孩子,但由于程欣月喜爱,他也只能承受。

  可程欣月却给那只臭鹰取了个姓名叫做全国—— 一个威武又霸气的姓名。

  总归没有比较就没有损伤,他还记住在自己受伤的期间,日子过得很苦,非常有灵性的全国,三天两头便会从外头叼野鸡、野免改进家中的膳食,程欣月因而更喜爱全国几分,收支更是将牠带在身边。

  程福山愤愤的又捏断了一枝炭笔,其实他也能够像全国相同精干,只不过没时机体现。

  他忽然站动身,「我受够了,我去山上绕绕,也能打猎物回来。」

  多多并不质疑程福山的本领,只不过看天色,程欣月差不多就要回来了,若这时程福山出门,摆明找死,究竟阿姊离家前告知得清清楚楚,要他们乖乖待在家里。

  「定心,我去去就回。」程福山倒没想太多,想到就做,「多多,你乖乖待在家里。」

  他没给多多回应的时刻,门都不开,轻松一跃就跳出了一人高的篱笆。多多看傻了眼,不过瞬间,已不见程福山的人影。

  程福山振奋的往村外跑,他的呈现引起乡民的留心。

  村里的人都知道一年多前,死去楚婆子的外孙女忽然带着两个弟弟从竹水村的程家来到这儿,找上村长,说要落户在楚婆子留下的房子。

  楚婆子早年丧夫,只需一个闺女,日子并欠好过,房子在女儿、女婿还在时,曾整修过。不过待楚婆子走了,女婿、女儿连续的没了之后,这屋子年久失修又久未住人。

  楚婆子家住得偏远,屋后有块地,却是块贫瘠地,种不出什么东西,仅有称得上优点的是离村子的水井不远,村子里有几户人家盯着那块当地,想要占为己有,其间包含村长家。

  本来大伙儿都想着楚婆子家没了人,只需时刻一长,那地就能够成为村子的,届时要怎样分配能够再谈,却没料到忽然冒出程家姊弟。

  尽管楚婆子走了,但究竟程家姊弟的确跟楚婆子有血缘,房子给了姊弟仨没有问题,仅仅由于村长家有私心,一开端居然回绝三姊弟。

  终究仍是程家的小姑娘大闹一场,几户跟楚婆子生前有些私交的人家看不曩昔,出头说话,才逼得村长家的人允许赞同。

  程家姊弟落户后,偶然能看到程欣月出门,别的两个弟弟却鲜少出面,传闻一个是身子欠好,一个则是年岁还小。

  三个姊弟在乡民眼中是既生疏又贫穷,所以除了最初协助过他们落户的几户人家有打交道外,其他人都对他们敬而远之,一副怕靠得太近,会沾上霉运似的。

  程福山一路上,灵敏的察觉到外人的凝视。这样的审察令他感到不快,他目光阴冷的看曩昔,几个与他对上眼的乡民都惊了下,下认识的移开视野。

  他自知不能生事,否则程欣月会气愤,所以硬是压下自己胸中翻涌的心情,抿著唇往村外跑,仅仅他都还没出村,就看到了半空中的海东青。他不由停下脚步,看到了全国,就代表程欣月回来了。

  他这才记起程欣月的告知,阿姊要他乖乖待在家里,若被发现他跑出来,就算没被打也少不了挨一顿骂。

  想起程欣月发怒,他神态一变,搔了搔头,急速掉头往回跑,想要赶在程欣月回来前跑回家。但是半空中的全国现已看到他,敏捷飞到他身旁。

  「走开。」程福山一急,忙挥手赶牠。这只臭鹰居心害他不成?

  全国不管他一脸不快,硬是飞向他,站到了他的肩上。

  「下来,你这只臭鸟。」程福山不留情的将全国拨掉。

  全国一点点不以为意,还成心长啸一声,飞了一圈,又站到了他的头上。

  他正要开骂,眼睛余光现已看到远远有道娇小身影。

  纵使在家里最苦的时分,程欣月仍尽了全力不让他和多多饿著,就连全国也被养得极好,与他们相较之下,程欣月的身子显得单薄,衰弱的膀子好像一用力就能捏碎。

  看她踩着夕阳余晖推著放著竹篓的板车走来,他登时忘了全部,不管全部的跑向她,一把接过她的作业。

  程欣月看到他时有些惊奇,见他一时没拿捏好力道,差点让板车翻了,忙不迭的说:「动作轻点。」

  程福山没推过板车,但没一瞬间功夫就掌握住技巧,正满意的想要开口,就看到车上的竹篓子有动态,他伸长脖子一瞧,闻到竹篮子里散出一股滋味,眉头轻皱了下,入眼的是一堆毛烘烘的鸡崽。

  「阿姊,怎样这么多鸡崽?」

  「你怎样没在家里待着?」

  两个人简直一起开口,程福山不自在的眨了下眼,心虚的说了一句,「来接阿姊。」

  程欣月置疑的扫了他一眼,没跟他计较他跑出来,却也没计划放过他,「今天字学得怎样?」

  「极好。」程福山答复得倒不心虚,他真的以为自己学得挺好的。

  程欣月见他一脸自傲,满心不以为然。阿福年岁比多多大,认的字却没多多全。

  「真的挺好的。」程福山挺了挺胸,志满意满的表明,「阿姊等会儿回去看我写的字就知道。」

  若能挑选,程欣月并不想看。她不理解长得这么美观的小伙子,怎样能写出一手如蚯蚓爬的大字。

  「阿姊出去一天,必定累了,咱们快回去。回家后,我给阿姊泡杯袖子茶喝。」

  趁著秋天,程欣月做了不少袖子酱,天冷时喝上一杯,身子都暖了。

  程福山曾经对这些吃食全然没放在心上,但由于不想程欣月太累,一向在一旁帮着做。就跟醃菜相同,他也浑浑噩噩的把她的本事学个七七八八,乃至做的还比她好。

  除了不喜圣贤Casino外,程欣月不得不供认他真的非常聪明。

  「你当心推著车,这些但是咱们家的财神爷,我还指望着养大后给咱们家生蛋。」

  他眼底显现不解,「阿姊计划养鸡?」

  「当然,」她勾唇一笑,「否则我买鸡崽回来做什么?你莫非没发现,阿姊早上带出去的酱菜都卖出去了?」

  他天然发现了,本来放在车上的几瓮酱菜已不见踪影,「阿姊真行。」

  「不是阿姊行,是咱们福娃娃有福气。」程欣月赚了银两,心情好的夸他几句,「有间酱菜铺将咱们家的酱菜全收了。」

  今天程欣月卖出做的第一批酱菜,尽管量不多,却令她很振奋。

  买下她酱菜的铺子是由一对老配偶运营,位在郊外的集市,老配偶自身就懂醃制,醃出的酱菜滋味也别具风味,往常生意挺好,还请了个店员协助。

  照常理,小有名声的铺子断不行能收她的酱菜,不过老配偶心善,看她身子单薄,怜惜她,便做主将她带上门的五瓮酱菜全收了,不过是想要帮她这个小姑娘一把。

  程欣月感谢老人家好心之余也对自家娘亲留给自己的手工深具决心,尽管酱菜铺的生意极好,但口味保持了几十年,纵使滋味再好,总也有人想要尝鲜,现在有了她的酱菜,她信任铺子必定会更好。

  「回来的路上正好见有人在卖鸡崽,我一口气就全买了,二十只鸡崽,还廉价了我十个铜钱。」

  程欣月说得心花怒放,令程福山觉得推著一个散发着气味的板车也不是不能忍耐的事。

  「等回去,咱们先弄个鸡舍。」程欣月说得振奋,「这个鸡舍得要保暖又通风,争夺提前让鸡下蛋。」

  「有阿姊在,必定能够。」程福山对程欣月总有着莫名的决心。

  程欣月欢喜的拍了拍他的肩,「不是我自诩,我也信任酱菜能卖得好。在冬季到来前,我再去榷市一趟,届时便有钱能将咱们住的屋子修补一番。」

  她还记住刚到的第一个冬季,待在外婆留下的屋里,尽管她有空间的蔬菜不让程福山和多多饿肚子,但屋子究竟老旧,粗陋的屋瓦挡不住隆冬,让受伤未愈的程福山和年幼的多多连续染了风寒,养了大半年才见好。

  现在转瞬冬季又要到来,她不想再阅历一次,专心只想快点翻修好屋子。

  看着程欣月巴掌大的脸蛋,没几两肉的单薄身子,程福山不由疼爱,但一听见她说到榷市,他的神态微冷。

  留心到他的表情改动,程欣月一阵缄默沉静后究竟开口,「阿姊知道你忧虑,我容许你,只需日子过得去,便不会再犯险。」

  这是她所能做的最大退让,若能挑选,谁想去做杀头的生意?前次私卖的银两尽管不少,但远远不行修整屋子和供程福山和多多两人进Casino院,所以私卖……必定还得持续。

  今天买回这些鸡崽,不过是为了将来的私卖做保护,仅仅她并不计划跟程福山率直。

  「只需日子过得去,阿姊就不犯险,阿姊没骗我?」

  程欣月一脸真挚的反诘:「阿姊什么时分骗过你?」

  事实上,程欣月骗程福山的事多了,仅仅程福山对她盲意图信任。

  程福山绚烂一笑,「好!阿姊想做便做,今后阿姊去榷市,我就陪着阿姊。」

  程欣月没计划让他再去,不过现已进了村,她也没傻的在外头持续跟他议论这个忌讳的论题。

  她带着程福山先去把推车还给村里的李大娘,李大娘跟她死去的外婆交好,所以对他们姊弟多有照料,程欣月也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不忘送上一包从城里买回来的糕点。

  李大娘推托不了,终究才收下。「看来生意挺好的。」

  「是挺好的。」程欣月也没有隐秘,「今后还有事得要托付大娘。」

  李大娘直爽的回道:「不过便是辆板车,妳要用就来拿。」

  「谢谢大娘,」程欣月甜甜一笑,「其实除了板车外,我还有件事想跟大娘商议。」

  李大娘不解的看着她,「有事就说,能帮的,大娘必定帮。」

  「工作是这样的,我看李大哥种的大白菜长势挺好,等收成后,可不能够卖给我?大娘定心,价钱必定不会亏负你们。」程欣月心里理解,单靠自己空间的作物做酱菜,必定能撑上一段时刻,但时刻一久,不免引起有心人的置疑,比如无所事事、成天盯着他人家瞧的吴氏。为了防止费事,不如跟村子里交好的几户人家收作物,也算还了他们在她带着阿福和多多来落户时,协助他们的恩惠。

  李大娘闻言有些惊奇,「妳要收菜?」

  程欣月允许,「是啊,大娘今天也瞧见了,我的酱菜卖得好,将来的量也大,李大哥种田是一把能手,我天然期望大娘能卖给我。」

  李大娘被宠若惊,丹阳村是个小村落,尽管交通畅通无阻,但大多是只知看天吃饭的泥腿子,日子过得去,却称不上大富大贵。

  他们家除了自有地之外,还多跟地主承租了块地,作物收成后,除了交地租,留下来年家里要吃的粮之外,总有余裕拉到商场生意,多个营生。

  「妳说的是真的?」李大娘的双眼闪著亮光,她也期望家里能出个读Casino人,但偏偏生的几个儿子、孙子空有一身干活的力气,却不是求学识和作生意的料,把作物拿去乡镇生意,还常被人欺压压价,若是程欣月乐意收菜,对李家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

  程欣月允许,「天然是真的。大娘就跟李大哥说一声,他给我多少,我就收多少。」

  李大娘欢喜的允许,「好。妳是个有本领的,只需妳要,大娘都给妳藏着。」

  「谢谢大娘。」

  程福山静静的站在一旁,虽不理解为何程欣月要开口跟大娘买菜,但也没有在这个节骨眼问出来,仅仅对笑瞇著脸的李大娘道:「大娘,我能不能借大娘家的犁刀一用?」

  这仍是这么久以来,李大娘第一次听到程福山说出这么长的一串话,她马上允许赞同,「当然成,有需求,过来说一声就拿去用吧。」

  程福山咧嘴一笑。「谢谢大娘。」

  李大娘忍不住啧啧几声,「真是个美观的小伙子,这才多久时刻,长得真壮实。」

  程欣月也深有同感,显露满意的神态,这代表她养得好,仅仅一听见程福山要借犁刀,知道他真动了心思要整地,心中对他的固执有些无法,也有更多的感动。

  跟李大娘道别后,程福山揹着装著鸡崽的背篓,跟着程欣月往家的方向走去。
您需求登录后才干够回帖 登录 | 当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矩

热Casino吧发布的《小农女当家》作者:子纹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小农女当家》作者:子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